我不止有演技完本[重生甜爽]—— by:义楚

堡主有条忠犬 完结+番外完: 1 页, 《堡主有条忠犬》作者:似相识文案:影十二守了主子两辈子,见云开了薛堡主查了真相十多年,有眉目了薛堡主:十二,说说你知道什么吧薛堡主:十二,给我生个孩子吧薛堡主:十二,嫁给我吧十二:……这其实就
1 页,
《我不止有演技》作者:义楚
文案:
老子将你当兄弟,你却想泡我?
文案二:
(重生后)娱乐圈中谁都知道陈醉与沈时安是关系最好的兄弟。
有一天沈时安参加一个直播综艺,主持人拿他的手机打了一个视频连接,只见大屏幕中先是出现一张凌乱的床。
没一会刚拿到最佳男主角奖的陈醉半眯着眼出现在镜头前,含水的桃花眼满是红晕,他蹭着被子对镜头另一端的人喊了声:“老公——”
(重生前)声名狼藉的陈醉碰到了世界上最好的沈时安。沈时安将他放在身边照顾了五年,陈醉也一直敬他重他,将他当成最好的兄弟。
却从来没想过,那晚喝醉后他将自己死死的摁在怀里,一双通红的眼睛里满是血丝,那眼神像要将他生吞活剥,拆入腹中。
沙哑的声音从他脖子间传来:“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想这么做了。”
陈醉:“……”老子将你当兄弟,你却想泡我?
排雷:本文苏,爽+作者无逻辑,傻白甜,看书图一乐,切勿较真么么哒mua! (*╯3╰)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醉 ┃ 配角:炮灰太多 ┃ 其它:
第1章 颁奖典礼
陈醉是在警察局醒过来的,脑子还没清醒,眼前一片昏沉。
浑身上下难受的紧,让他无端生起一阵烦躁。
面前还有个人喋喋不休的问着话:“醒了?。”
“醒了说一下姓名,年龄,家庭住址。”
他晕乎乎的哪里还有意识?不懂自己上一刻还在城南别墅,怎么现在却在警察局。
沙哑的声音就像是干枯的河床:“沈时安呢?”
五年来,陈醉已然将沈时安放在了第一位,况且这么多年他将自己带在身边几乎是形影不离,既然自己在警察局的话,他不可能不在。
语气中的理所当然让他下意识的一紧,沈时安存的心思怕是从来没有想过瞒他,也是自己傻竟然从没有怀疑过。
面前的女警察像是没有听清,诧异的挑眉看了面前的人一眼。
年轻男子穿着一身黑衣黑裤,腰细腿长身材倒是不错。头戴着帽子也看不清长相,全身上下就露出一截下巴。
白皙细腻,线条干净浑圆的有弧度。
像是感受到她打量的目光,缩在椅子上的人不舒服的动了动,也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黑色的帽檐下是一双桃花眼,圆润,狭长,眼稍往上弯曲,两眼旁边是淡淡的红晕。
一双眼睛扑朔迷离还带着三分醉意。
“是我。”陈醉抬起下巴让面前的人看清他的长相,随后又立马低下头:“沈时安呢?”他只当面前的人不认识自己才不让自己见他。
沈时安这么多年来,火遍大江南北,陈醉跟在他身边,托他的福不知上了多少次热搜,少有人不认识他。
女警察先是看见陈醉的样貌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帽子底下的面貌是这番的精致,拿着笔的手往桌面上敲了敲,随后放下打开电脑。
“你说的是他?”
硕大的屏幕推到他面前,陈醉一抬头就看见是场颁奖典礼,沈时安穿着简单的西装站在颁奖台上,身型修长,眼角含着笑意。
简简单单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却光芒万丈,惹的镜头下面的小鲜肉频频往他那看去。
就连站在一边的女主持人也忍不住调笑了几句:“看样子我们沈老师魅力还是不减当年啊。”
沈时安眉眼带笑,主动上抱了抱给他颁奖的嘉宾,随后站在颁奖台上致辞。
陈醉眼睛黏在那个光芒万丈的人身上,近几年来他的心思是越发琢磨不透。这种成熟中还带着意气风发的样子可是很难再看见了。
“看完了?”一只手将屏幕转了过去,“看你这样子是沈时安的粉丝?不知道自己的偶像在颁奖典礼?”
“知道。”沙哑的声音还带着几分骄傲:“这是五年前,沈时安得的第一个金马奖。”
五年前沈时安得到第一个影帝奖杯,正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时候,却遇到声名狼藉的自己。
“五年前?”
一只大手贴上他的额头,女警察带着诧异的尖叫道:“你不会是打架被打傻了吧?”
女人修长的手指往屏幕上戳:“你看清楚了,这是直播。”
一直低头的人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目光落在电脑屏幕的右下方上。
201*年*月*日。
他慌张的摸出身上的身份证与手机,才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就被人抽了过去。
“早拿出来不就好了,大半夜的跟我耗这么久。”女警察低着头一边看他的身份证,一边快速的记录着。
“你打了人,虽然说上面的人下了命令保你出去,但笔录还是要做的。”
女警察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份证与笔录塞到他手上:“在上面签个字,然后就可以出去了。”
大概是见陈醉长的好,女警察也难得多嘴了两句:“要不是上头有命放了你,你可要关个好几天了,年纪轻轻的下次可不能这么冲动了。”
陈醉看着手中的纸,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僵硬了好久才记起,这好像是五年前他将将二十岁的时候。
他大学还没毕业就被公司看中,与几个年纪差不多的搞了个组合。辛辛苦苦在公司做了一年的练习生,好不容易就要熬出头。
就在要出道的前几天,宣传照都拍了却没想到被人顶替。
上面直接空降一个公子哥,抢了他的名额、宣传照,唱片都将他从里面扣了出去。
一年多的功夫都成了泡沫,陈醉心里当然不爽快,去酒吧喝酒没想到碰到公司的几人在一起庆祝。
喝大了的几人还拉了个女孩强行要给她灌酒,开口下.流难听,陈醉新仇旧恨一起算将人给打了。
这才进了警察局。
等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五月初的早晨还带着冷意,门口四季青的枝干上蹲着几只麻雀。
“果然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陈醉呵了一声,扭扭隐隐发疼的手腕,抬脚准备往前走,迈出去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他扭头朝后面喊了一声:“谁在那?出来。”
跟在沈时安一起久了,为了防止狗仔他的敏感度可是十分的警觉。
只见安静的墙角边传来几声轻微的响声,随后就见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墙角那钻了出来,陈醉眯着眼睛开口问:“跟着我干嘛?”
低垂着头的女孩抬起头往陈醉那看去,纤细的手指紧张的扭动着,不安的眼神只能看见陈醉带着帽子的半张脸。
陈醉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许久,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他没想到救下的人居然是安歌,有着巨大的背景,被娱乐圈称为最神秘的女人,一出道就能让吴老导演,影帝影后做配。
迅速蹿红,却在红的发紫的时候迅速淡出娱乐圈的一个神秘存在。
视线转移到身上那件略显凌乱的衣服上,脑中闪过一群人强迫的拉着她灌酒的情景,他当时喝的醉醺醺的可真没看清那张脸,打了周壹他们一群人,也顺带的将她给救了出去。
“我救你只是顺手,你不用谢我。”陈醉略带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人,她的身份不是自己能招惹的起的。
他不想惹麻烦,转身就想往前走,没想到身后却有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
“谢……谢谢。”
陈醉诧异的挑眉,女孩咬着唇瓣样子十分的羞涩,陈醉看着她通红的脸颊,忽然间想起她上节目的时候说过的一段话。
那个时候的安歌已经红的家喻户晓了,可人还是与刚出道时候一样干净,纯粹,因为极少上访谈节目所以陈醉对那一场格外记忆犹新。
主持人问:“安歌现在这么火,有没有那种印象中记忆犹新或者是想感谢的人。”
听到这一直淡然的坐在那的人眼中有了丝光彩,镜头下的她明显的有些羞涩。
“出道前那段时间我特别迷茫,常常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那段时间是我最灰暗的时期。”
“有一次在酒吧有个男子救了我。”女孩温柔的声音有些犹豫,或者是缺少勇气显得有些不安。
想了想还是咬着唇说:“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但是却一直很想在有生之年说句谢谢你。”
坐在沙发上的女孩与眼前这个人重叠,一股坏心思涌上来,陈醉想都没想就将自己的帽子摘下反扣在她的头上。
“以后不要说不知道救你的人是谁了。”
帽子扣下,陈醉笑着挥手:“我叫陈醉。”
**********************************************
清早的城市还没苏醒,大街上也少有人来往,陈醉在一条街上反复转了三遍的时候控制不住的“艹”了一声。
眼前时是一家理发店,门口开着红色绿色的闪光灯,有种又浓又俗气的艳丽感。
可偏偏店门上还假装文艺的用木牌子写了个四个字——缘来是你。
陈醉已经是第四次绕到这家店了,再看见那块木牌的时候认命般的叹了口气:“真TM邪乎。”
店门还没开,陈醉却也不想走了,找了个广告牌蹲了下来,烦躁的他想抽一根烟,可蹲着身子翻遍了上下都没找到。
他这才想起,五年前的这个时候他是不抽烟的,自嘲的笑了笑,却看见迎面走来两个女孩正捂着嘴尖叫。
陈醉跟着她们的目光扭头往身后看去,原来巨大的广告牌正在放沈时安的广告。
广告牌上的他身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腰细腿长的身材显得十分的好看。手中拿着一杯奶茶,对着身边的女主角一脸温柔,奶茶的旁边也应景的写了四个字,缘来是你。
陈醉明显的楞了楞,他总算是知道,理发店门口的那四个字怎么来的了。
第2章 余念此生
这是沈时安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拍的广告,他要是记的不错的话,这个广告因为年岁长远没多久就快要下架了。
充满年岁感的广告可没日后那番出彩有新意,只不过是男女主在一起举着商品念台词,但沈时安眼中看着女主角的眼神可是宠溺加温柔。
所以当沈时安将他抱在怀里说那些话的时候他才会这么震惊,明明对着女人一脸爱意,明明这么多年来只说将自己当成兄弟。
“艹。”想到重生前他们还抱在一起,他的唇还贴在他的脖子上,他又开始烦躁开始爆粗口起来。
“真是烦透了。”
他摸着自己开始发烫的脸,这辈子回来一定要将沈时安给扳直了才行。
正说着呢,对面的缘来是你开始传来声响,陈醉随着声音看过去就见一穿着皮衣皮裤的男子边打哈欠边挠头将大门推开。
看见陈醉的时候他打哈欠的手停住了,半眯着的眼睛看过去:“兄弟,理发啊。”
陈醉看见那四个大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但还是点着头走了进去。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虽面色有些憔悴可眉目却都是张扬的,眼神清明没有日后那番混混沌沌的样子。
“兄弟,想剪成什么样的?”
一双大手板正他的身子,刚刚还满脸困意的人已经清醒了,看着镜子里的陈醉他连声啧啧:“兄弟,你这张脸长的真好啊,祸害了不少小姑娘吧。”
陈醉的脸确实长的好,不说那张小脸上精致的五官,单单就凭他那双桃花眼就能迷死一群人,况且陈醉的五官还这番的出众,眼角眉梢都是年轻自信的张扬。
放在娱乐圈,也难以找到对手。
陈醉扭身躲开身后那双陌生的手,对着镜子里的人来了句:“剃了”
“剃了?”
理发师的夸张的大叫,见那样子像是立刻就要手舞足蹈了,陈醉往身后一瞥,这个人实在是啰嗦。
顾客是上帝,理发师再心疼也只能拿着剪刀推子将他的头发给推了。
徐升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的,陈醉顶着一头剃了的头发一边听见他在那边大骂:“混蛋,你到底是有多大的胆子,居然将周壹他们给打了。”
“现在立刻马上滚到公司来,再不来以后你就别想出道了。”
“出道?”陈醉看着黑下来的屏幕心里呵呵了两声。
***
签他的公司放在娱乐圈也算是中等偏上的大公司,只不过公司阴盛阳衰,又喜欢签同一种类型的所以这么多年来也只捧红了一个二线的女星谭真真。
再加上几个三四线的,剩下的的都是些十八线的新人,一场电视剧拍下来最多当个记不住脸的配角。
出色的男星更是没有,好的资源公司也抢不到,公司的前途这才一日不比一日。
阴差阳错中陈醉待的组合倒是大火了,一来这个组合中的几人相貌可是精挑细选的,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便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二来就是那个代替陈醉位置的大少爷了,不要钱的投资砸下来,炒富二代的人设最近可是吸引了不少的粉。
“打人进警察局不说,你头发呢。”徐升从推门进来看见靠在沙发上的陈醉立马就开始跳起来。
他抖手指着陈醉快要看见青皮的脑袋:“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形象,就是因为公司把你的名额夺去了你就开始自生自灭了?”
徐升感觉自己简直是要疯,作为经纪人他手上自然不会只带陈醉一个人,现在正火的这个组合也是他带出来的,可大火之后人家就换了经纪人。
只将陈醉这个从组合里踢出来的留给了他。
“过去的事你就不要再想了,”徐升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陈醉的头发,挪开眼去:“公司觉得对不住你,给你找了个新资源。”
白色的文件伸到他面前:“好好看看,这可是大制作。”
永昼完本[古耽]—— by:河: 1 页, 《永昼》作者:河汉文案:平生无憾事锈剑立地,枯骨成佛不过尔尔怼天怼地导盲犬将军攻X理科学霸夜盲症太子受本文又名《迷弟太子教你如何倒追爱豆》君臣文,1V1,HE,HE,HE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