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止有演技完本[重生甜爽]—— by:义楚

堡主有条忠犬 完结+番外完: 1 页, 《堡主有条忠犬》作者:似相识文案:影十二守了主子两辈子,见云开了薛堡主查了真相十多年,有眉目了薛堡主:十二,说说你知道什么吧薛堡主:十二,给我生个孩子吧薛堡主:十二,嫁给我吧十二:……这其实就

陈醉接过来,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楞住了,原因无他这确实是个大制作。
“《余念此生》可是一本大火小说,导演余华再加上新晋小花林菲儿,可以说是未拍先火。”徐升看见陈醉愣神,样子有些洋洋得意。
“这可是公司最好的资源了,你可要好好把握。”徐升说到这的时候表情有些异样,双手不自然的搓了搓。
陈醉颠了颠手中的剧本,挑眉看了他一眼:“确实是好东西。”
徐升“呵呵”两声,就听见他问:“不过——怎么给我了?”
这么好的剧本给他这样一个新人,就算是没有上辈子的事陈醉都知道有诈,娱乐圈里多的是没有资源的人,公司怎么会舍得把这么好的一块好肉给他这个还没出道的人手里。
徐升脸色一僵,干笑的挠着头:“那个,确实是有一件事。”
陈醉躺在沙发上,随意的翻着手中的剧本:“哦?”
“上次聚会,有个黄老板你还记得吗?”徐升说到这坐到陈醉的身边,近看陈醉的这张脸更好看了,皮肤细腻五官精致,简直比那些女星的脸还要漂亮几分。
更难得的是漂亮却不娘气,在配上他刚剪的这个寸头,显得更清爽俊俏了些。
他不自然的将眼神往旁边扫去:“黄老板很赏识你,这个剧就是他花钱投资的,”
徐升的手往陈醉手中的剧本上拍了拍:“你只要跟着他,男主角就是你的。”
这个跟,意思当然不言而喻,上辈子陈醉就听说过,娱乐圈中有人就好这一口,当时自己还道:“好好的美女不要,却偏偏惦记上那些糙汉子。”
却没想到自己也是被人惦记的那一个。
“陈醉啊,你可要想好了,我是你的经纪人肯定是不会害你的,”徐升见他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些急了。
“组合都已经出道了,他们几个现在这么火,唱歌跳舞现在也难出头。”他苦口婆心的劝说,吃相实在是有些难看:“还不如跟了黄总,日后好在演戏方面好好的发展。”
“你说的黄总。”陈醉抬起头:“是黄新全?”
“是是是,”徐升眼睛一亮,“你还有印象是吧?”
“当然。”陈醉低着头,舌头顶了顶脸颊,随后斩钉截铁的说了句:“我去。”
***
徐升下了血本,直说陈醉这身不好看,带他去商场换了一身新的。
陈醉照单全收,知道要想在娱乐圈站稳脚跟,最重要的就是形象。
到了与黄总约好的会所,陈醉已经焕然一新了,他年纪轻穿什么都朝气,里面一件白色T恤外面套一件宝蓝色薄款毛衣,一件破洞牛仔裤,整个人都青春洋溢起来了。
这个会所玩什么的都有,黄总早年暴发户发家,圈内人都笑他什么都不会,现在居然约陈醉来这打网球,陈醉都要怀疑他那吃的胖的格外匀称的身体是不是挥的动球拍。
领班的带他过去,却没看见黄总他人,陈醉靠在一边的墙壁上,要了杯酒慢慢的喝着。
黄新全换好衣服走过来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年轻好看的男子一身简单的休闲装,背靠着墙浑身都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看不清脸,他垂涎的目光就往那又长又细的大长腿那看,然后慢慢的移到那一把就能掐的住的腰肢上,还有露在外面的皮肤上。
这小子实在是长的和他的口味,他玩过的男人这么多,还没一个像他这样的,只一眼就让他念念不忘。
情.色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花了那么大价钱,今晚务必要好好尝尝味儿。
“来了?”黄新全走近,好好的在陈醉的脸上看了几眼,这才笑呵呵的道:“来了就陪我好好玩玩。”
他凑上前,肥腻的大手将陈醉与他手中的杯子一同握在了手里:“随便玩,随便看。”
“一切我买单。”他越说越近,眼看着那张嘴就要凑到陈醉脸上。
美人就在眼前,他当然恨不得立马就脱了衣服好好玩玩,但色.欲.心再重也知道起码表面上要装装样子。
手掌被人挣脱出来,他眉毛一皱就要生气。却感觉手中被人塞了一个东西。
陈醉轻笑了一声,一双桃花眼往黄新全的脸上身上一一看过去,靠在墙上随意的身子已经站直,他垂下头声音带着诱惑:“黄总,打球有什么意思?”
“不如,我们来喝几杯?”
黄新全暗自镇定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前面笑的张扬恣意的人,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往下面冲,真想什么都不顾找个没人的地方将这个人扒了。
“原来你也是个会玩的?”
“行。”他满意的点着头,会玩就更好了,省得到时候他还要□□。
黄新全自发家以后就开始挥霍,这么多年来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子,陈醉才灌了他几杯他便开始醉醺醺的说起胡话起来。
“再喝,再喝。”
他大着舌头肥胖的身体往陈醉身上钻,想乘机揩油。
“黄总,你醉了。”陈醉低下的头满是厌恶,一边躲开他伸过来的咸猪手,一边道:“我送你回房间。”
“回房间?”黄新全刚刚还迷茫的眼珠子明显的亮了亮,将手搭在陈醉背上:“好,我们一起去房间。”
醉醺醺的,就扶着陈醉往前走去。
沈时安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差点撞到这两人,挽着袖口的手也明显的迟疑了两下。
他目光先是放在陈醉身上,在那张脸上停顿良久才看向搭在陈醉肩膀上的黄新全,这人在圈内出了名的会玩,也出了名的淫.乱,风行不好。
面前的这两个人一副喝大了的样子往前面的房间走,他目光再次落在了陈醉的脸上。
陈醉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碰到沈时安,狭长好看的眼睛一眯,满是欣喜。
他的眼睛紧紧的黏在沈时安的脸上,这个时候的沈时安比以前瘦点,也比以前年轻了些,但还是那副熟悉的温文尔雅的样子。
刚想开口,伸出的手却僵硬在了原地,反倒是在他肩膀上装醉的黄新全急了,乘陈醉不注意伸手往后一模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你不说要去房间?”
黄新全将脸往陈醉脖子便凑:“那还不快点。”
听到这,沈时安移开目光,往后退了两步。
陈醉定了定心神,面色复杂的看了沈时安一眼,随后低头冷静的带着黄新全往前走去。
“时安,在看什么?”
这时,从他后面的洗手间内又走出来一个人,他寻着沈时安的目光往前看去,却是什么都没看见:“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面对好友的疑惑,沈时安摇了摇头,重新整理着袖口往前走去。
“没什么。”只是素来清冷的表情带着几分可惜。
第3章 在开直播
陈醉暗自淡定的将人扶回房间,用了几分蛮力将黄新全砸在了床上,刚刚还醉的睁不开眼睛的人伸出手来抓他的衣角,意味声长道:“一起睡?”
陈醉挥手扯开他,稍稍低头从他衬衫的纽扣那摸到大腿之间,黄新全呼吸一瞬就见他的手像灵活的鱼,一下子钻到大腿两侧,光明正大的从自己裤兜里掏出手机。
“解锁。”
看到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机,黄新全心情颇好的伸出手指开了锁,任由陈醉低头摆弄。
他手底下那么多公司手机里面肯定是有重要文件的,刚刚那么爽快的解锁不过是着了美色的道儿,现在看陈醉翻看手机便伸出手想拿回来:“手机有什么好看的?我们一起爽快爽快?”
像是感受到他的意图,陈醉躲开他的手,将手机随意的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指了指门口:“别急,我去关门。”
黄新全眼睛都亮了,单手撑头迫不及待的点着:“快点,我等你。”
背对着他的陈醉垂下眼帘,伸手将门“啪”的一声关的死死的。
“快来,”黄新全垂涎的目光往陈醉那细细的腰肢,挺翘的屁股上看去,只觉得胸中的一股欲.火从上到下,从下往上然后一起涌到中间。
话音刚落背对着他的人及时的转过头,微低着下巴的人稍稍昂起,朝他那个方向看过去,嘴角轻轻往旁边一瞥,眼里似笑非笑带着三分醉意。
黄新全只觉得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起来,只能愣愣的看着那人从门边走到他的床边,然后低下头:“黄总?”
黄新全不知道听人说过多少次黄总,但这两个字从来没有谁说出来这么好听过,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开始燥热起来。
从来没有人能让他那么着迷,他忽然间就对面前的这个人带了两分认真的心思,想着待会对他温柔些。
陈醉将人抵在床上,低头挑起黄新全的领带,一圈又一圈的绕在自己的手指上,越饶越紧。
黄新全还以为陈醉是在与他玩情.趣,任由自己在他手中,只那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这张好看的逼人的脸。
“黄新全,碧海房地产董事?”陈醉的声音低沉,每说一个字就像是在嘴里咀嚼过一般,垂下去的眼帘往那张油腻的脸上看。
黄新全一脸自豪不断的点头,伸手去摸陈醉抵在他喉咙边的手:“我家大业大,跟着我今后有你的好处。”
“黄总确实是家大业大。”陈醉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抓着领带的手却开始用力:“一年前黄总以资助为由,用钱包养了个叫李想的大学生。”
“玩残之后,将人扔到了精神病院。”
黄新全听到这,脸色顿时间白下来,两手开始反抗要将陈醉从身上推下去,但还没抬起来就见陈醉随手捞起床边的酒瓶,啪的一声砸在他脑门上。
他被砸的满头是血,由着陈醉掐住他的双手将他抵在床沿上。
“你……你是谁?”黄新全的脸色已经白的不成样子,随着不时往下.流的血,半边脸都是红色。
他看陈醉的眼睛已经带着恐惧:“你是谁,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醉将黄新全的领带束紧,再用力控住他的手,将他两只手腕绑的紧紧的。
“放开我,混蛋快放开我。”
床上,黄新全肥胖的身子缩在一起一边扭动一边喊,陈醉抬脚将他踹下床,他圆滚的身躯趴在地上楞了许久。
“你到底要怎么样?”
再说话,黄新全的声音已经到带了颤抖:“你想要什么?钱?还是资源?只要你说我统统都给你。”
这件事是黄新全心底的噩梦,就怕有一天会东窗事发。
资助穷学生上大学,这件事黄新全以前老做,不过是当好鱼好肉吃多了换换口味罢了,但前几次都是你情我愿。
却没想到碰到李想,那是黄新全第一次玩男人,只觉得比玩女人带劲儿,在加上那个叫李想的居然反抗,他一时蒙了心将人艹的下ti 流血。
送到医院已经半身不遂了,李想醒来后也开始疯了,黄新全害怕事发将人送到精神病院,这件事就这么假装淡了下去。
却从来没想到,一年后居然还有人提起来,黄新全此时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开始发抖。这件事他做的十分隐蔽,从来没想到会被人发现。
“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新全蜷缩在地上抬头看着坐在床沿翘着退的陈醉:“只要你不把这件事说出去,我给你五百万。”
“黄总还真是家大业大。”陈醉冷笑一声,一脚踩在他那张脸上:“有什么事,还是与警察说吧。”
“你,你觉得,我会承……承认。”黄新全被陈醉踩在脚底,说话都不利索,但是眼里都是狠毒。
那样子似乎就想立刻将陈醉千刀万剐。
“哦,我忘了。”床沿边的人站起来,只是那脚还踩在他的脸上,陈醉伸手将从一开始就放在一边的手机拿了过来。
陈醉一只手遮住摄像头,蹲下身将手机伸到黄新全脸边:“黄总,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开直播。”
黄新全挣扎的抬头,就看见手机屏幕上自己被踩的变形的脸,还有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弹幕。
陈醉跟着瞟了两眼,清爽的声音读了起来:“网友可爱敲可爱:公道在心,这样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网友陈情酌酒:我去过那个地方,**会所。”
“网友鹿先森:小哥哥6666,我已经报警,十分钟后警察就会赶到。”
“不好意思了黄总,看样子警察局你不进都要进了。”陈醉伸出手轻拍了两下黄新全的脸,从手边随意的找了卷纸巾塞进黄新全的嘴巴里。
“乖乖在这等着,警察叔叔马上就要到了。”
他布置完这一切,确定黄新全不会逃走后才拉开门走出去,“框”的一声关上门,将手里的房卡对半折断扔进前面的垃圾桶里。
出了会所之后,陈醉在对面等了十几分钟,直到看见警车才戴起帽子往回走去。
****
《惊天大瓜,某房地产商人居然借资助为名行这样的龌龊事》
《穷苦名牌大学生无端失踪,最后居然被人关押在精神病院》
这两天,黄新全毒害李想的事情占据了所有的头条,起因是因为微博上的一个视频,短短十几分钟开始只听见两人的声音,但敏锐的网友一听开头就知道不对劲,开始疯狂的转发起来。
视频到了中间,就可以看见被捆在一起,砸破头的黄新全,除此之外便是一双穿着牛仔裤却格外修长的腿。
网友在谴责黄新全的同时,也有人开始注意到那个镜头里面腿的主人。
网友A:“只有我发现,那双腿是真的又细又长吗?”
网友B:“还有那声乖乖等着警察叔叔,真的好苏好好听。”
网友C:“加一。”
网友:“加10086……”
“辛好你当时没去。”徐升拍着胸口,看着坐在沙发上刷评论的人,“这黄总已经完了,听说在警察局里还不安分。”
永昼完本[古耽]—— by:河: 1 页, 《永昼》作者:河汉文案:平生无憾事锈剑立地,枯骨成佛不过尔尔怼天怼地导盲犬将军攻X理科学霸夜盲症太子受本文又名《迷弟太子教你如何倒追爱豆》君臣文,1V1,HE,HE,HE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