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昼完本[古耽]—— by:河汉

我不止有演技完本[重生甜爽: 1 页, 《我不止有演技》作者:义楚文案:老子将你当兄弟,你却想泡我?文案二:(重生后)娱乐圈中谁都知道陈醉与沈时安是关系最好的兄弟有一天沈时安参加一个直播综艺,主持人拿他的手机打了一个视频连接,只见大

华苍捡起木牌,只见上面画了小图,又是圆圈又是线条,最后还写了个“二丈九尺”,于他而言就像鬼画符一般,完全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要还给那人么?
身边有护卫,想来不是出身寻常人家,姓邵……秣京有哪个官家姓邵?
华苍一时猜不出少年的身份。
不过是萍水相逢,或许今后都不会再见面了。
华苍将木牌在手上掂了掂,最终还是收进了怀中。
也罢,先替他留着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
你知道华苍这个人吗?
第2章 解不开
“殿下,殿下……”小太监匆匆行来,推开门,见自家主子孤零零跪在南薰殿内,身子半伏于地,嘴里不知在嘀咕些什么,走近了看,发现他手里拿着算筹,像是在解算术题。
少年听见身后动静,边收拾散落的算筹边问:“卷耳,父皇怎么说?”
小太监跪下行礼,以额触地:“回殿下,陛下让您回东祺宫用膳。”
少年松了口气,将算筹收进袖里,抬头笑道:“父皇果然是吓唬我的,说什么罚我跪一夜,这才一个时辰他就心软啦。”
他要起身,卷耳赶忙伸手去扶。
只见这人一身绣金四爪蟒袍,那明眸皓齿、俊逸无双的模样,分明就是在天德寺自称“邵威”的锦衣少年。不过他的真名须冠以皇姓,姓李,名少微。
正是当朝太子。
少微跪了这么久,两条腿很是酸麻,颤颤巍巍地由卷耳扶着,往殿外行去。
卷耳不想给自家主子泼冷水,但皇帝的旨意又不得不传,只得硬着头皮道:“殿下,陛下说,用完晚膳之后,还、还要抄《国策》十遍……”
少微脚下一个踉跄:“还要抄书?”
卷耳点头,又道:“陛下派了人去东祺宫,说是要加强守卫,时刻保护殿下的安危。”
少微抿了抿唇,颓丧道:“看来今次父皇是真的气狠了……”
什么加强守卫,时刻保护,这根本就是禁足啊。
这是他第二次见父皇发这么大的火,第一次是他几年前称病逃了太傅的课,跑去藏书阁翻阅杂书典籍,结果不知何故引了火,差点把自己烧死在里面。那次父皇罚他禁足两个月,抄《诫子书》百遍,又封了藏书阁大半年,让他吃够了教训。不过也是从那之后,父皇允了他出宫拜“算圣”刘洪为师,不再让他抓瞎一般偷学算术历法。
少微回到东祺宫,就见院墙周围多了好些禁卫,不由摇头叹气。
明明是自家的地盘,可他知道,现下自己进了这门,再想私自出去就难了。他原先的两名卫率虽护主有功,但因后来又把主子给弄丢了,还是得了小惩,罚俸降级。如今这里到处都是父皇派来的人,他算是彻底没了自由。
一名圆脸大眼的侍女在门口候着,手里提着两盏十分亮堂的宫灯,远远望见他们便迎上来:“殿下可算回来了,晚膳都快凉了。”
少微道:“桃夭,我要饿死了。”
“哎,早知道陛下要留殿下这么久,就让卷耳备点小梅糕带去了。”桃夭比少微年长三岁,自入宫以来便一直在东祺宫侍候,大概是家里有个弟弟的缘故,她待少微恭敬之余不免多了几分亲近。
先是被卷入刺杀事件,接着又被教训了一天,少微可说是身心俱疲,这会儿狼吞虎咽地吃了晚饭,又好好沐浴了一番,才稍稍得以放松。
但他还有十遍《国策》要抄。
桃夭敲了敲书房门,捧了一盒御赐的药膏来。
少微承袭了已故皇后的好相貌,皮肤白皙细腻,双眸黑如点漆,唇畔似是天生带着笑意,哪里都是恰到好处的精致,那眉目中又透着股少年郎的英气,灵动慧黠,神采飞扬。如此漂亮出挑的孩子,也难怪皇帝把他放在心尖上疼宠,纵是一时气他怒他,也只是略施薄惩,舍不得真让他受委屈。
桃夭感叹,前脚刚罚的跪,后脚就差人送来了药膏,据说还是消肿化瘀、祛腐生肌的千金良药,那位九五之尊当真是操碎了心。
“殿下,陛下心疼您,让人给您送了药膏……”
屋内灯火通明,少微懒懒散散地抄着书,闻言道:“不用了,早猜到父皇要罚跪,膝上包了你上回给我做的棉布垫子。”
“殿下英明。”桃夭笑道,“那奴婢把这药膏收起来了?”
“等等。”少微搁下笔,伸手取了盒子,“给我吧,父皇给的都是好东西,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说罢他将药盒收入怀中,再度提笔抄书。
十遍《国策》,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差不多要耗上小半夜。少微让桃夭先去休息,只让卷耳随身侍候。
待到月上中天,少微才终于就寝,坐在床帐中,偷偷把那盒药膏拿了出来。
打开盒盖闻了闻,有股浅淡的药香,他用手指挖了一点出来,涂抹在自己肋下和后腰处。沁凉的药膏缓解了皮肤的灼痛感,总算是舒服多了。
昨日太医就奉旨来看过他,然而他身上既没破皮流血,又没伤到内腑,脉象平稳,人看着也很有精神,太医自是没诊出什么来。
其实他还是受了点小伤的。
少微的肋下和后腰被刺客冲撞了几下,有些青肿,并不严重。他不想身边的人大惊小怪又生出什么事端,也不想让父皇担心,所以自己硬撑着没说。但他估摸着父皇见他时已看出来了,以往罚跪父皇也没给他送过药,这次既然送来药膏,应当是没有瞒过去。
这也不奇怪,在少微眼中,他父皇是很英明神武的,无论是边疆战事也好,民生大计也好,还是他心里那些小九九也好,都逃不过他父皇的眼睛。
只是不知道对于这次的事情,父皇想要怎么处置呢?
上将军家……
少微轻抚着木质药盒上的纹路,忽然想到那个受了刀伤的人。
华苍。
他是华家的什么人?好像在华家不怎么招待见?
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了,那伤口流了不少血,想来是挺深的……
太子寝殿彻夜不灭的灯火轻轻摇曳,随他入梦。
华苍用嘴衔住麻布的一端,一手抓住绕过肩头的另一端,用力拉紧。
粗质的药粉刺激着伤口,虽有愈合收口的效用,却着实疼得很。他想自己包扎好,奈何一只手总归不灵活,费了好些功夫才打了个略显松垮的结,一番折腾下来,已是满头大汗。
那个小瞎子也不知怎么弄的,昨日逃脱刺杀之后他独自回来,肩上的结却是怎么也解不开,那几根布条横七竖八地交错着,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一根压一根,一结套一结,饶是他取了匕首来割,也割了好几下才割散。
好在绑严实也有绑严实的好处,伤口被束得平平整整,止血效果还算不错。
华苍起身关窗,窗纸上有个破洞,从去年冬天就在那儿了,他跟华府管家提过一次,没人来理,他便也随它去了。
透过窗户洞,可以看见主屋那头人来人往地忙活。
华家小少爷伤了筋骨,脚踝肿得有馒头大,晚间痛得睡不着觉,这可把华夫人心疼坏了,大夫一个个地请,但就是治不好。
其实也不能怪大夫医术不精,华世源的脚踝需要正骨,然而大夫的手刚碰着他,他就疼得乱蹬乱动,哀嚎不止,大夫拗不过他,不敢随意施力,华夫人自己也狠不下心来,于是这就拖延了两天,眼见着那脚踝越肿越高,把全府上下都扰得不得安宁。
相反的,华苍这边就清静多了,没人顾得上他,他便与府中受伤的仆役一同问了大夫。身上两处刀伤,昨夜发热烧得头脑昏沉,也不过一盆井水一瓶十文钱的药粉就熬了过来。
趴伏在简陋的床榻上,华苍阖眼入睡。
夜风钻进窗纸上的破洞,吹得床前悬挂的一块木牌轻轻晃动。
天德寺遇袭一案,在整个秣京闹得沸沸扬扬。上将军正在战场上拼死御敌,家眷却在天子脚下遭到暗算,这种事情上至朝野下至百姓,谁人不震惊愤慨,只恨不能亲自提刀去将那些无耻贼人千刀万剐。
皇帝更是大怒,秣京的守卫已经弱到如此地步了?什么刺客可以堂而皇之地在佛寺杀人劫人?皇城威严何在!百姓何以安枕!而且皇帝比旁人更加心惊的是,此事还差点殃及储君,着实令他后怕不已,遂立即下令彻查此事。
为安抚上将军家眷,皇帝给了不少赏赐,除了金银布匹药品,还派了一队羽林军保护上将军府,足可见其看重之心。但关于太子在场一事,皇帝绝口不提,对内给太子下了禁足令,对外却一如往常,照样让太子上朝、听政,只是到哪里都有禁卫跟着,也不让他对天德寺的案情发表意见。
目前刺客来路尚未查明,必须处处谨慎,皇帝暂时不想让太子涉入其中。
然而少年人精力旺盛,被这么管束着,少微浑身都不舒坦。
皇帝不让他随便出去,也不让闲杂人等进东祺宫,不过有些人算不得闲杂,例如太子舍人,当朝左相之子,沈初。
这日下朝后,少微在东祺宫百无聊赖地等了两盏茶,把算筹摆了一整案,终于把沈初给盼来了。
“怎么才来?”少微抱怨。
“殿下,就您宫门口这阵仗,臣能进得来就不错了。”沈初没穿朝服,一身浅底暗纹的深衣,将面如冠玉、君子端方这八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他比少微年长一岁,是太子的竹马、伴读,以及一起人厌狗嫌、逃课挨批的莫逆之交。
“怕是又被哪家千金的丫鬟给绊住了吧,沈三顾?”少微一语道破。
沈初精通音律,弹的一手好琴,闲着没事常常作词谱曲,自那首《陌朝曲》在烟巷流传开来,就博得了许多闺阁女子、多情少妇的青睐。又有坊间传言说他在画舫与友人相聚,于嘈杂的欢歌笑语中听一名琴娘弹奏此曲,琴娘故意弹错三处,他三次回望而笑,便在秣京得了个“三顾公子”的美名。
方才确实又收了张散发着脂粉香的小诗笺,不过太子殿下被困在深宫,心气不顺,沈初不敢跟他提这些,知趣地打了个哈哈:“不知殿下叫臣来有何事?”
少微拨弄着算筹:“我是想问你,你知道华苍这个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
一面之缘罢了。
第3章 一面缘
“华苍?”沈初想了想,“听说过这个人,怎么突然问起他?”
“天德寺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在那儿跟他有一面之缘。”少微回忆道,“他身手不错,看衣着不像是护卫,但要说是主家的人,华家的亲眷又好像对他并不热络。”
沈初道:“我对这个人也不是很了解,不过他的身份我大致知晓。华将军年轻时戍边六年,之后带了个四五岁的孩子回来,那孩子便是华苍。华将军承认华苍是他亲子,但从未提及孩子的母亲,也没让华苍入族谱,所以这人在华家的身份有些尴尬。”
未入族谱的庶子……
少微心中愤懑,即便这样,到底也是华家的二少爷,他拼死拼活抵御刺客的时候,竟没有一个人想着要护他助他,这华家人未免太过无情!
“华家待他不好。”少微皱眉。
这话听着像是在赌气,沈初微讶,看样子太子殿下对那人很是上心?
“华将军应当对他还算不错,至少有请人教养过他,还教他习武。只是华夫人对这孩子尤为不喜,据说曾经诸多苛待,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后来华家幺子出生,华夫人全副身心放在幺子身上,才不再管他了。”
少微越听越不高兴,华苍怎么说也与他共过患难,怎能如此让人欺负?想到那人身上的伤,他心下难安,对沈初说了句“等我一下”,回屋拿了父皇赏赐的药盒来。
这药效果很是不错,他那天晚上只抹了一次,第二天早晨就好全了,想来对华苍的外伤也会有些帮助。
“你帮我把这个送给他,就说是‘邵威’给他的,让他好好养伤。”
沈初接过药盒:“一面之缘,就能得太子殿下的重视,他这伤受得也算值得了。”
少微知道他的言外之意,摇头道:“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他也不是那种人。”
沈初不语。
人心难测,是不是那种人,待他去见一见再说。
“对了,还有一事。”少微拿出一块空白的木牌,边在上面写写画画边道,“那日我在天德寺的题牌架上取了一块题牌,题我解出来了,但牌子找不到了,你帮我把这块挂上题牌架。之前的题牌上没有署名,有机会的话,我还想知道出题人是谁。”
“知道了,臣就是个跑腿的命啊。”沈初感慨万千。
“沈三顾,漫陶妹妹那日与我提起你……”
沈初急忙躬身拜别:“能为殿下分忧解难,是臣的荣幸,臣这就去为殿下把事情办妥。”
华世源的脚不能再拖了,大夫对华夫人说,再拖下去,怕是要落下残疾。
华夫人心急如焚,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今日定要狠下心来给儿子把踝骨正了。这边一应事物准备好了,大夫怕华世源再乱踢乱动,请华夫人让人按住他。
此时华苍探望过受伤的护卫,刚从偏院回来,就听见主屋内一片混乱,哀嚎声惊叫声不绝于耳,不由得停下脚步去看了一眼。
“嗷!你走开,你别动我!”华世源挣扎扭动着,几个家丁都按他不住,“娘,我不要这个大夫给我正骨!你看他一把老骨头,手抖个不停!万一失手,我可就成跛子啦!”
华夫人手足无措地安抚:“不会的,世源,你别怕,很快就好了,不会有事的。胡大夫,你手别抖啊!我告诉你,要是治不好世源,陛下也会怪罪下来的!”
亲亲就能长高高完本[星际甜: 1 页, 《亲亲就能长高高》作者:饮尔文案因一次实验失败,天才物理学家白榕穿越到了几千年后的星际时代,意外地缩小成了还没有巴掌大的小小小小人……很快被当做乖萌的星宠送上了拍卖会不说,还被一个看起来非常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