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玉儿————Cyn[下]

第38节
中间的大厅内,人声鼎沸,子西和甄月儿被分的远远的,其余众人分批轮流轰炸: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离开短短的两个多月,子西竟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居然要结婚,
而且居然和一个女人结婚?"
欧华受的刺激太大,一手叉腰,一手激动地对着宁程星、辛蓝郁,甚至臣浩点来点去。
宁程星兴奋地眨着大眼睛嬉笑:
"很好、很好,这样以来,一方面蓝郁和师父不用亲亲搂搂都觉得是种罪过了;
另一方面,你可以去死缠着臣凯,
嘻嘻,没了头号情敌,欧华小姐是不是很高兴?"
默默站在欧华身侧的帅高男子凤晨威,紧张地揽了欧华的 纤腰,呵斥道:
"你这调皮的小鬼,我好不容易得到欧华,你别有的没的乱挑拨,
况且,华华已经有了我的小宝宝,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你说是不是,华华!"
鸥华羞红了脸骂道:
"讨厌,居然当这这么多人讲这些,走开,恶心死了!"
说着踢开粘在身上、欲亲吻自己的凤晨威,恼怒地想:
这个一向煞气十足、狂嚣的不得了的魔导师,到自己面前就变成粘乎乎的一块皮糖,变得好没品,自己倒情愿远远地看着他耍威风。
宁程星被凤晨威的话惊的哇哇乱叫:
"什么?什么?宝、宝宝......欧华你这么快就要变成养小孩儿的老太婆了?"
失礼的话不但招徕欧华的踢打,惹得仪态万方的绮妃一阵尴尬的轻咳。
刘京拍拍母亲的肩背,脆声安慰:
"母后,才不要理会他这种话,母后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最漂亮的女人。"
绮妃被儿子这番话讲的蜜意荡漾,
宁程星扮着鬼脸嚷嚷:
"哇,我们这里竟还有个有‘恋母情结'的小鬼!哈哈哈!......"
欧华追到他,捶了一拳,调笑他道:
"哈,也不知是谁抱着出嫁的姐姐宁程月,哭得稀哩哗啦,不停地叫着:
我不好吗?为什么要喜欢其他人。"
宁程星这回安静了,
一来被欧华揭出糗事自觉难堪,
另一方面,想起依恋的姐姐,心里一阵酸楚,
乖乖地闭嘴歪在子西旁边,趴在桌上黯自神伤。
辛蓝郁呆呆地哼笑着:
"半天不到,子西要结婚,欧华要成母亲!
怎么会这样呢?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
臣浩摇头,揽了辛蓝郁的脑袋,按在胸前,皱了眉头,却并不做声。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话只会令子西更加赌气。
子西望着正在被绮妃开导的甄月儿,倒真的后悔、内疚起来,
自己自私的念头,也许会害了她一生。
却听刘柯在身后悠悠地说道:"你妒忌的样子真的很丑。"
子西突然两耳翁鸣,刘柯毫无掩饰地将自己的的内心,赤裸裸地展现在友人、甚至依然念念不忘的臣浩面前,他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
子西闭着眼睛呆了一分钟,屋里静的出奇,子西知道,所有人都带着各色的想法将视线射向自己。
贪婪地吸了吸半明半暗的大厅里凉爽的空气,回头拍拍双颊,对刘柯笑嘻嘻问道:
"有多丑?"
绮妃先笑了,刚才凝滞的气氛缓和起来,刘柯神色依然冷淡,注视着子西的双目。
那毫不退让的目光,逼的子西不敢再直视,打笑似的嚷嚷:
"不公平,为什么只许你们,一个个双宿双栖,而我和甄月儿就得像孤雁一样形单影只呢?"
欧华拨开宁程星,坐到子西旁侧,严肃地责怪道:
"子西,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发生了这么多事,你在这方面还是那么的乱来,
只凭自己的一时意气,却不肯用自己的心、用自己的眼、用自己的理智去想、去看、去思考呢?
爱着你的人在同你一起痛苦,过去是,现在是,你想将来也彼此难过下去吗?"
子西此刻本来就情绪不稳,心浮气燥,现在又被欧华当面毫不留情地指责,脱口顶撞:
"每个人都在追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应该回头将感情施舍给他!"
"啪"欧华动了气,紧紧地握着打了子西的手掌,优美的身躯微微发抖,雪面泛红,闪亮的眼睛更水荧荧地闪着泪光:
"不许你这么说,不许你贬低臣凯,不许你把臣凯的感情看得不值!"
子西明白臣凯在欧华心中的地位,明白是自己触动了她的伤处,
但是,此刻已被羞怒冲冲昏了理智,用手背拭着火辣辣的面颊,讽道:
"你应该去责骂臣凯而不是我!"
欧华恼怒、羞愤交加,哀怨子西的固执无理,抬手就要再打,被凤晨威按住,拢在怀里拉到一边,动弹不得,只能怨愤地叫道:
"为什么臣凯会喜欢上你,好悲哀、好不值!......"
凤晨威紧张得要命,又担心欧华气伤了身体对胎儿不利,又惟恐欧华对臣凯不死心,旧情复燃。
子西只觉得心烦意乱、痛苦难堪,仿佛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注入了心里似的,煎熬得忍受不住。
屋子里弥漫着不快的气味,大家又都熄了声。
刘柯仿佛事不关己,悠哉地坐到桌旁端起朝他的半个小脸那么大的水杯,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欧华在凤晨威怀里生闷气,突然惊叫:"臣、臣凯!"
凤晨威慌了神四处张望,:"哪、哪里,他竟然来了?"说着将欧华拥得更紧了。

欧华挣脱凤晨威的怀抱,冲到刘柯身边,捧住他的小脸惊讶地叫着:
"怎么、怎么回事,你你是臣、臣......"
子西恢复了常态,哼道:"臣凯的外孙!"
"什么?臣凯什么时候有的女儿,什么时候有的外孙?"
子西负气地跟欧华撞到底,斜唇笑道:
"男子娶妻生子很正常的,你以为臣凯真的是你理想中的大情圣吗?哈!"
欧华怔怔地端详着刘柯的脸,良久突然搂住刘柯的肩膀,带着哭腔叫道:
"怎么办,还是臣凯最帅,还是臣凯会让我的心砰砰跳......"
凤晨威土了脸,拉开欧华柔声劝慰:
"华华,你已经是我的小孩的母亲了,不要忘了你对我的承诺,你要陪我一生一世的!"
"你还说、你还说!"欧华刁蛮地踢着风雨叫道:
"都怪你,被你骗了去!现在,即使子西娶了妻子,我也没有机会和臣凯在一起了!"
臣浩见他俩简直在胡闹,沉了声音喝道:
"够了,都已经不再是不黯事实的小孩子,为什么还是这么随心所欲。"
子西斜目瞟向臣浩,一直沉默的他,终于肯开口了。
冷哼一声,扭转身,正面直视他的星月般的夺目的眼睛,
扬起下巴,桃了眉梢、眼角,干脆利落地说了四个字:
"我要结婚!"
臣浩哭笑不得,却万分无奈,冷着俊脸,同他对视,比定力。
辛蓝郁夹在中间,左右望着他们两个自己最亲近的人,不知如何是好,嘟了嘴,无奈地叹到:
"臣浩,你不也在做像小孩子一样的事情吗?"
臣浩星目怒瞪辛蓝郁,警告他:刚被"修理"过,就立刻站到子西那边了吗?
辛蓝郁脑中现出刚刚经历过的、暴风雨般的惩罚似的拥爱,黑了脸,不敢再做声。
宁程星又复活了,绕着辛蓝郁大笑:
"哈哈!这么快就学乖了,哈哈......"
辛蓝郁想道,自己这一劫,还不是他宁程星耍阴招造成的?
怒呵一声追打过去:
"小心眼的家伙,不就是两个月前摘无花果,少了你的份吗?......"
一时间,子西和臣浩,木着表情目目相对,一动不动;
欧华被凤晨威拖拽着,没办法扑到刘柯身上;
辛蓝郁追得宁程星满屋、满院哇哇跑。
只看得生性冷淡的甄月儿,嗔目结舌。
歪在绮妃怀里的刘京,冲甄月儿扮个鬼脸,嘟着小嘴,邪邪地坏笑道:
"嫁给给一个比自己还要漂亮的男人有什么意思,到时候,分不清谁是老婆才好玩儿呢!"
甄月儿面若挂霜,忍着火气不与他小孩子计较,
绮妃花容失色,忙向甄月儿道歉,之后,便没完没了地教训起出言不逊的儿子。
躺在隔壁养伤的敬闻方和冬儿他们,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心里在默默地淌泪,他们精神上受到的打击,远远超过身体上的疼痛:
这群俊男佳丽真的很疯狂、很恐怖!
******
但是,随着天色转黑又变亮、随着大家肚子咕噜噜的声音越来越响,
终于一个个有气无力地退去了斗势,
而子西的婚事也在众人浑浑噩噩之中敲定了。
虽然子西与甄月儿的婚礼来得仓促、来的唐突、来得几乎没人赞同,到了结婚的那天
--也就是欧华他们回来的第三天--
大家还是表现的温和快乐,把荒山浓林之中的这个漂亮的小院点缀的喜气浓浓,
羡慕的凤晨威央求欧华道:"华华,我们也结婚吧!"
原本就心情极差的欧华哼笑道:"孩子都有了,还在意这个吗?"
边说边欲往刘柯身边靠。
凤晨威火了,大吼一声:"欧华,不要以为你怀了小宝宝我就拿你没辙!......"
话没下句就被臣浩压制住了,只好怏怏地同他一起去喝‘两个男人之间'的闷酒。
子西倒是异常兴奋,不管是谁,总算有一个真正能够相爱、相守一生的人了。
虽然自己答应和甄月儿结婚的动机"不良",
可是,不代表自己不会好好珍惜她,珍惜这段婚姻。
牵着甄月儿的手,在欢闹的大家面前,郑重地喝下交杯酒,
银珠摇曳的华冠下面粉脸娇颜,子西心境说不出的平和、安详,温情漫溢。
看看一旁面无表情地吃着橘子的刘柯,想到自己即将要有一个孩子,
期盼着他,不要像刘柯一样没大没小,不要像宁程星一样狡猾吵闹,不要像刘京一样骄傲盛气。
轻摇着头,慰欣地笑了。
甄月儿看着自己夫君的笑颜,呆住了,脑海中浮响起刘京的玩笑:
"嫁个比自己还漂亮的男人有什么意思,到时候分不清谁是老婆就好玩儿了......"
忍不住暗自笑了起来,渐渐越笑越厉害,干脆趴到子西的肩上笑个痛快。
弄的子西和祝酒的敬闻方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宁程星串到对饮的臣浩和凤晨威面前,嚷嚷:
"师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回算见识了笑场的新娘。"
微笑很吝啬地只在臣浩脸上轻轻地拂了一下,便随着紧蹙的眉尖消逝了,
臣浩此时的心情和口中的酒水一般枯涩、辛辣,
只能眼看着子西折磨自己、折磨他利用的甄月儿,折磨关心他的人,更折磨默默等着他的臣凯。
辛蓝郁悄悄从酒席上退出,来到窝在角落里的两个人身边,夺了他们的酒杯,不满地责备:
"想喝醉也别选这个时候,会让子西很难过的。"
臣浩苦笑一下,把头埋到辛蓝郁怀里,一动不动。
辛蓝郁,默默地拂拂他的头发,轻轻推开,回去继续加入喧闹的酒席桌旁。
凤晨威酸意浓浓地哼笑道:"哼,你失意起码还有个人来安慰。我呢?哈!......"
臣浩柔着微微酸痛的眼穴,泛起苦涩的冷笑。
子西拉着甄月儿,向绮妃、冬儿、兰叶她们一一敬酒后,就明显醉了,
因为,宁程星耍宝,硬是将子西的酒杯换成了大碗。
美其名曰:就要成为保护女人的男子汉大丈夫了,怎能不显显海量。
子西也不计较,接过大碗,便一一喝起来,辛蓝郁制止也没用。
欧华只管抱着刘柯问东问西,一脸的幸福,对周围的情况一概不闻不问。
直到子西醉醉熏熏地搂着甄月儿的细腰,举着大碗,晃过来。
欧华只见他歪在甄月儿的身上,摇摇欲倒,
凝白的几乎透明的玉面泛出淡淡的红晕,半闭的眼脸挑动微颤的睫毛,深绿色的眼波荡漾,媚而含嗔的笑唇,就如摄魂的符咒。
欧华大怒,当厅喝道,"是谁给他这么大碗喝的?"
宁程星一看欧华真的发火了,一溜烟躲得不见人影。
欧华心情纷乱,和甄月儿一起把子西架去洞房,
敬闻方上前帮忙,却被欧华厉声制止了,只惹的他和臣浩他们一起成了郁闷男。
不满地小声嘟囔:"人家只是好心帮忙干嘛凶成那副样子,"
知情的臣浩安慰地递给他一杯酒,自己则冷了双目,陷入沉思。
欧华和甄月儿气喘吁吁地把子西撂到床上,
子西吃痛地惊叫一声,挣扎着起身,却不小心按住了衣襟,扯断了胸前的系带,
肤若绸滑,衣领尽褪,
子西烦躁地硬要爬起,却被欧华拨拉到床里侧,用被子捂了个严实:
"老实点儿,再动就要全裸了!"
甄月儿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秀脸一阵红、一阵白。
欧华冲新娘冷笑道:"不要让他太胡闹!"
甩甩乱掉的乌黑卷发,稳着呼吸出了房门,留下甄月儿对着蠕动的被子不知所措。
******
******
第39节
关上木门,欧华失神地将思绪放回到一切都还平静和谐的过去:
臣凯和臣浩刚到云潭山不久,就碰到魔法界的盛典,
各路魔导师齐集云潭山,向神祈福。女子们更是精心装扮,目标却是仍旧单身的云潭山祖师柏水。
欧华和宇晴像其他的师姐、师妹们一样,迷恋着不苟言笑的银发金眸的小帅哥臣凯。
在"神祝"开始之前却不见醒目的凯、浩二人组,有师姐开玩笑说:
"难不成我们云潭山那两位用来养眼的小师弟,被其他派的女子给掳走了不成?"
大家笑着分头寻人,欧华和宇晴在山东边的树林里,发现了躺在粗树枝上睡觉的臣凯,
刚要上前叫他,却被小一届的师妹、师弟叶娜思他们捷足先登了。
只见叶娜思拾起一个小石块儿,砸醒了臣凯,哼笑责骂:
"哼,你也太嚣张了,刚入师门、辈分最浅,架子却最大,
你以为你是谁呀!竟然还自封为‘云潭山第一美男子'!
哈,有师父在,轮得到你吗?"
欧华和宇晴愤步迎到她面前,宇晴怒了秀目,这个温温柔柔的师姐很少发脾气的。
欧华见宇晴只是与她瞪视以示斥责,知她还是不善于同人吵架,便叉了小蛮腰,冷笑:
"嚣张?到底嚣张的是哪位?
师兄、师姐们没有一个破坏云潭山弟子取名的规矩,
甚至,师父也只是在‘柏'字辈后加了一个水字。
你呢?竟然硬是将本名‘娜思'两个字都加上!
你以为你是谁呀!"
叶娜思红了脸,理亏词穷,掉头做走人,却趁欧华和宇晴放松之际,一记[冰弹]砸了过来,
幸好宇晴反应灵敏,用[冰盾]挡住了攻击。
欧华真的愤怒了,骂道:
"给你留面子,别不识趣,也不知是哪个写情书给臣凯,
‘啊!凯,让我来抚慰你受伤的心灵'。
字却丑得要命!......"
叶娜思羞愤地叫到:"你、你竟然偷看!"
"什么偷看?这种东西,怎能随随便便、团一团就仍到垃圾筐里呢?
是你自己太蠢!......"欧华向来人不犯我、我不一定不犯人,人若犯我、必不饶人。
宇晴拽了欧华的衣袖,摇头愠色,示意她不可以太伤人的自尊。
欧华这才无了声息,拖了依旧睡眼朦胧的臣凯,去了"神祝"天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