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语的周未————凡间

小语全名叫徐少语。小时候的确有点沉默寡言,长大后却很活泼精神,做事很有魄力。但如果他不开口的话,仍有一种冷艳的感觉,让人觉得他是禁欲的。可是,现在,周五的晚上,也是余凌出差的第五天的晚上......

烦、烦、烦!不知道为什么,总之烦死人了!没人约他烦!没书可看烦!没碟片看烦!打游戏没对手烦!连房间都很干净!可恶!没事干!呀~~~我们亲爱的小语同志在辛苦了整整五天后,在客厅耙着头发惨叫中。

终于忍无可忍了,算了,洗澡去。小语向浴室走去,顺便像是泄愤似的把衣服一路洒了进去。

冲着有点凉的水,小语冷静了点。是啊,这是他和余凌在一起后第一次分开超过一个星期。余凌是星期一出发的,今天才第五天就有点想他了。白天,作为银行技术部门的人员,小语要时刻注意着机器设备,随时检查通讯情况,还要处理不断冒出来的问题,特别是最近在做系统调试,忙得都快打转了。还有一些不识相的人,不知是因为小语技术好还是人缘好,动不动就拿一些问题来请教他,跑进跑出全是人,逼得他不得不提高嗓门,不停地打手势说明,害得他这冰山美人都快成百鬼夜叉了。

今天,领导终于开恩(其实是怕太过逼迫,有人替小语秋后算帐~~)让小语早早地(其实是几天来第一次准时)下班。哪里想到,小语同志在吃了碗面回家后却因无事可干在烦!没人约是不敢有人来约,没书没碟片是某人不想他分心,打游戏没对手是因为这家里就住他和某出差了的人二个,房间很干净是某人出门前全打扫了而小语这几天只用了床和卫生间。

冲着水,擦着身,空下来的脑袋闲下来的身体里冒出来的就全是余凌了。手掌轻轻滑过自己的身体,小语感到了颤栗,当指尖不小心擦过乳头时,一声轻吟溢出了口。"呀~~不行不行,我不能像个欲求不满的女人一样。"用力地甩了甩头,小语挥去旖想,拿了浴巾裹在腰间跨出了浴室。

但是,浴室外的情形让小语一下愣住了......

一地的衣物,从浴室洒向客厅,在昏暗的灯光下透着情色的味道。

这样的情景好像以前也有过一回。那次洗完澡出来的是余凌,一看见小语就迫不急待地在浴室门口就抱起了他,一路脱掉小语的衣服洒在地上,还来不及到卧室就在客厅里要了他。好像就是在那地毯左边一点的地方,他们两人就......

"呀~~怎么又想起来了,不好不好,那次一点都不好,地板又硬,他的动作又猛,弄得我背痛了好几天!"红了脸的小语迅速收起衣服,跑进了卧室。

余凌是信贷科的科长,终日在外头奔走,而小语是技术人员,整天关在机房里几小时都不会出来。本来这两个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而后来,小语无意中一句呢喃"余凌?好难听的名字,好像鱼骨头",他老兄居然听见了,从老远就向他睨来。

信贷科一直是银行业各科中的重中之重,各何况余凌是能力强,又握有实权的头,连领导都得看他几分眼色。小语一想到得罪了衣食父母,立即就噤声不语了,眼睛都不往他那里瞧了。

谁知在擦身而过时,余凌拉住了他:"不是鱼骨头,是鱼翅。"

一本正经的表情让小语呆掉了,"嗯,你的确是条大鱼。"好幼稚的对话。

"如果我是大鱼,你就是小鱼了,是不是啊?小语。"

连这也算吗?不过这是徐少语第一次被人叫做小语。余凌后来说,你一点也不少语,叫起来很不顺耳,还是叫小语好了,而且......

当时余凌并没有往下说,不过一脸贼笑让小语打了个寒颤。这个迷底在他们第一次上床时揭晓了。

那一天,余凌盯着小语看了半晌后,轻轻地对他说:"好想抱你喔,喜欢你脸红的样子,想听你发出激情、难耐的呻吟声,想感受你高潮时全身颤抖的身躯。"

 

小语火一般地烧了起来,整个人都滚烫了。不会有人这么说的吧,而且是当着面。他拿起靠垫就向余凌砸去。

 

东西还没砸到,一双唇已压了下来。一瞬间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有双唇感受到那加热的温度。余凌不断地舔砥吸吮着他的唇,用舌尖轻刺着他的唇间。他愣愣地启开了双唇。唇上的力量一刹那加重了,舌头窜了进来,在那不大的空间轻易地捉住了他的,缠着他和他一起共舞。无法合上的唇被迫张的老大,混合着两人的银丝从他的唇角滑落。好色,他呆呆的想着......

 

余凌将唇悄悄往下移,在滑过他的喉结时他轻颤了一下。余凌扬起了一抹笑,吻上了他的胸前,有舌尖舔上他的樱桃,不意外地听见了他的呻吟声。真是可爱,这个受人瞩目的冰山美人只有他余凌可以看到这副妖艳的模样。

 

一翻身,余凌把小语压在了身下,唇往下腹移去。

 

"唔......嗯......别下去了...嗯...那里不行......不要.........啊!为什么碰后面?"

 

余凌看向他:"你不知道男人之间怎么做的吗?"

 

小语红了脸,"我知是知道,但为什么要用我的,还有为什么我会在下面?"

 

余凌又露出了那贼贼的奸诈笑容,将身体压向他,脸也渐渐向他靠拢,"我是大鱼,你是小鱼,大鱼吃小鱼,天经地义。"

 

什么?!"唔......"想出口的抗议被封在了嘴里。原来如此,这才是余凌的目的啊。

 

轻柔地以单手抱起小语的腰,揽入怀中,余凌用另一只手爱抚着小语的男性,嘴不停地在小语脸上嘴上脖颈上逗弄着,呵气舔舐吸吮,让小语根本无法闪躲,只能沉溺于余凌所制造出来的情色气氛中。

 

热度迅速升高,血液全往小腹涌去,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气息一次比一次粗,呻吟渐渐明显起来,手指死死地抓着床单。啊......整个人都绷直了......余凌还在不停的弄着......啊......不行了...别弄了......不要.........啊............

啊......

 

豁然睁开眼,天已经亮了。小语回过神,呼出一口气,原来是梦啊。感觉到下身黏黏地,小语忍不住地骂了三字经。掀开被子,小语脱下了内裤拿到卫生间,愤愤地洗着。可恶,都是睡觉前想到了余凌,害他居然做了春梦,还是他和余凌的那第一次,气死人了,居然射了那么多。小语恼怒地看向自己的小弟弟,"几天不做,会死啊,又不播种,不需要你那么精神!"

 

星期六的早上是懒洋洋的,洗完内裤的小语又躺回了床上。很无聊耶,连东西也不想弄来吃,而且好像有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躺在床上发发呆了(某人是野兽~~)。

 

对于他们两人的关系,一开始小语是有点的抵触的,更何况他是被上的那一个。那种做爱的方式虽然他有所耳闻,但是对于自尊心超强的小语来说一下子还是无法接受(天神小凡凡:那你还叫得那么爽~~)。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GAY,对女孩子也一直是有感觉的,和余凌一开始也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但慢慢地,小语觉得渐渐喜欢上了那种没有负担、轻松自在的交往方式,可以吵吵架、打打游戏、一起睡个午觉,那种感觉像午后的太阳,温暖舒适,让人不想离开。

 

小语记得有位女性朋友曾说过:男人间会有一种女人无法插入的感觉,互相存在的默契与信任是与女人在一起时所无法达到的。

 

隐约暧昧的感情在小语看到一张照片时明朗了起来。那是张和同事一起旅游时抓拍的照片,照片中的余凌站得比较远,但余凌那深邃的双眼温柔又宠爱地紧紧锁着小语的背影。从什么时候起他总是用这样的视线看着他,像是要把他深深的刻入心中,感觉上像张开一双翅膀温柔地包容他,那么地深、那么地柔。在一刹那,小语明白了这个用灵魂爱着他的男人。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情。

 

喜欢他,真的好喜欢他。只要能静静在一旁注视着他就会觉得幸福。他的笑容、他的皱眉、他说话时的语气,只要有他在的地方连空气都会不一样。

 

小语脸红地坐起身。不行,脑海中全是余凌了。终于感到肚子饿了,冰箱里还有余凌为他所储备的食物,小语起身为自己做了点吃的。在吃完所谓的中餐,稍稍整理了下屋子后,小语再次发现自己无事可做了,忙碌惯了的身子一下子无法适应闲适的时间。

 

想起了余凌曾经说过一张碟蛮好看的,但是小语一直没时间看(因为某人刻意的骚扰),好像放在了哪个抽屉。一边想着,小语一边拉着一个个抽屉。

 

忽然,小语在最底层的抽屉里发现了令他脸红心跳的东西。

 

里面豁然放着润滑剂和一些用来开发后庭的道具,都是平常余凌用来帮他做事前准备时用的,想不到他竟然明目张胆地放在了这里。

小语红着脸关上了抽屉,但却止不住加快的心跳。一想到平日余凌用这些东西对他所做的,他就感到全身发颤,一阵阵的热流汇聚到下腹。

 

说起来,他们已经五天没见面了,而他也没有自慰过(昨天晚上不算)(天神小凡凡:汗~~这还不算?!你被余凌带坏了)。总而言之,就是积太多了(天神小凡凡再度汗~)。

 

小语拼命着想着开脱的理由,但他的手已不自己滑进了牛仔裤里,轻轻地滑动了起来。余凌出发前一晚曾带着小语的手抚摸着小语,当时余凌贴着小语的耳朵说"我要让你在自慰时也想着我"。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看样子余凌的话还是起了作用。随着热度的上升,小语的另一只手已不自觉地滑向了后方,模仿着余凌平日的动作轻轻地刺探着后门。在一个深呼吸后,手指轻易地滑了进去。好热,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体内是那么的热,还在轻轻地颤动着,像是在强烈地吸吮着外来物,一松一紧的,原来自己的身子已经被调教成这样了......

 

啊......不够了,只是手指是不够的......他像着了魔般伸出手拉开了抽屉......拿出了一根......感觉很熟练地涂上了润滑油......轻易地插入已湿润的后庭......

 

唔......呼......哈...好......嗯...啊......快点......快...再快......啊............

 

一阵全身地痉挛让他疲惫地瘫在了发地板上。小语喘着粗气回过了神,无法制止红晕布满全身,他居然做出了这种事,大白天拿着按摩棒趴在地板上自慰,而且还达到了高潮......看见满目狼藉的地板和自己的身体,小语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恶中。

 

迅速地收拾好,小语已无法待在家中了。看见天渐渐黄昏,小语走出了家门。

 

夜晚的街道,热闹而喧哗。小语感受到的却是宁静的气氛。将手插在裤袋里,小语晃过一条又一条街。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逛过街了,往常都是和余凌一起出来的,注意力全在余凌身上。因为这家伙会趁旁人不备时袭击他,在他泛起潮红时余凌就像偷了腥的猫,笑得不可一世。

 

而现在,一个人晃在街上,看着有点陌生的店铺,各式新奇的玩意琳琅满目。其中一只可爱的小鱼形的手机挂饰吸引了他。余凌的手机上就有一个类似的,别人都以为那小鱼是指余凌自己,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它指的是小语。余凌把它当作小语的替身。在小语生气不理他时,余凌会对着小鱼直扮苦相,一点也不符合余凌白天时的箐英模样。

 

有位了解他们、知道他们关系的朋友曾说,余凌在外很有气势,但在小语身边时只是一只大忠狗,小语才是主人。当时余凌笑着搂紧小语,而小语却烧红了脸推开了他。

 

唉,没想到出来后,脑子里仍然都是余凌。小语无奈地叹口气,转身回家了。

 

一打开门,小语就听见电话铃声,一摸口袋才发现刚才忘带手机了。飞快地冲进房,拎起电话,耳中立即传来咆哮:"刚刚你在哪里?手机也不接,吓死我了!"

 

余凌......

 

"喂?喂?是小语吗?说话呀!喂?"声音渐渐焦急起来。

 

"......是我。"

 

"呼~~拜托你别吓我好吗。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小语?"

 

"没有......只是......"

 

"什么?"

 

温柔的声音,一瞬间,小语感到眼睛涩涩地。"......凌,我很想你......"

想你......

 

小语从来没有这样对余凌表白过。余凌在听到的一瞬间除了震惊,还有一阵不可抑制的狂喜一直从心底深处泛上来。他们交往以来,小语一直不曾对他们的感情表示过什么,感觉上好像只是被动地接受余凌的爱意。但是,余凌知道小语是爱他的,否则以小语的个性,绝不可能会接受男人的拥抱,只是不安一直在余凌的心底。而现在,在余凌出差第六天的晚上,余凌听到了他想听的话。(某凡:早知道就该多出出差,不应该死缠着不放,不知道小别胜新婚吗?笨余余!)

 

那边的小语已经从头红到脚了,捂着嘴不敢出声,甚至有点想把电话给扔了。那知道余凌下面的话真的让小语扔了电话:"小语,这几天你自己做过没有?"

 

"笨蛋!"将电话扔回了机座,但在无意中却按免提(某凡你是故意滴~)。

 

"小语,我也想你,很想很想。你知道吗?你在高潮时的样子特别迷人。每次一想到你我就会硬。"

 

唔......别说了......

 

"每次要开始做时,你就脸红,很红很红,一直泛到耳朵,我会舔上去,用牙齿轻轻啃你的耳廓,再用舌尖往你耳孔中刺去,那是你的敏感带,你会全身发颤着。"

 

嗯......耳朵热热的,好像余凌正在向它呵着气......

 

"耳朵下方的脖子也是你的敏感带,用力的吸吮它,你就会发出呻吟,轻轻地,你会试着闪躲我,但是我会趁这时捏住你的乳头,用力地搓揉它,用手掌压住它往各个方向按,再用手指捏住它的头部往上扯......"

 

啊......不知道何时,小语已经躺在了床上,手伸进了衣服里,跟着余凌的话在动作着。(某凡:小语呀,你真的欲求不满啊,余余的几句话你就躺下了?)(要你管?!)

 

"瞧,它胀起来了,很红,又很硬。"

 

小语随着余凌的话向自己的乳头看去,唔......真的......以前都是余凌在爱抚它们,从不知道自己的乳头可以变得这么硬的......啊......好痒好胀......啊......不够......速度渐渐加快......

 

"用指甲轻轻刮搔着顶部的颗粒......对,就是这样......可以稍稍用点力气......对,有一点点痛吧......呼...不要停......"那边的余凌被想像中小语自己玩弄乳头的场面刺激得气喘吁吁。

 

"来,另一只手用指尖慢慢滑下来......慢一点,轻一点......慢慢的......"

 

啊......指尖划过的地方颤栗了起来......手不受控制地滑向了已经抬起头的地方。

 

"不准碰!"余凌的一声命令制止了小语本能的动作。

 

"唔......"不自觉地泄露出不满,小语有点恨恨地看向电话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