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花] 相思————末衣

你离开有多久我的思念就有多长
            因为你说过会好好的回来
            所以我在这里长久的等候
            怕你见不到我心慌
            于是将枫叶染成了红色
            盼相思寄去
            引你回来
            ……
            ※※※
            “……狐狸,你一定要去吗?”红色的人儿脸上写着忧郁,犹犹豫豫不肯看他的眼睛朦胧着一层薄纱般的湿意。
            试着雪亮的武士刀,流川枫头也没回,仅轻声一句“白痴”,却让对面的人终于掉下泪来。
            “狐狸……”声音哽咽,抬起蒙着水汽的琥珀色双眸,樱木想说些什么,可又轧然而止,只轻轻的淌着泪,无声无息。
            “白痴,我会回来的,所以,等我!”流川试刀的手依然平稳,但嘴角却抿的苍白,剑一般的眸印在雪亮的刀面上,有樱木看不到的决然……

            流川走了,坚定的背影笔直的消失在樱花漫过的树下,一如他之前无数次的别离。
            他应该会回来吧,因为他的眼神写着只有他能懂的承诺,跪坐在樱树下,樱木怔怔的想着,他尽力忽略掠过心头的异样的不安和彷徨,痴痴的眺着流川消失的方向,魂,早已随了远去的人。
            樱花轻弱无力的被风把玩,终于也无奈的坠入泥尘,拾起一片放进嘴里,没有清甜,只有淡淡忧郁的涩。
            樱木记得流川喜欢回来的时候喝一杯清酒,沉郁的木色杯子里,漂一片绯红的樱花,随水荡漾,于是同时漾起的还有两人别离后轻狂的甜蜜。
            轻垂下琥珀般透明的眸,樱木的脸因回忆而染上了羞赧的红,于是夕阳中樱树下这的红发金瞳,成了一首诗一幅画……

            等待的日子是痛苦的,但是因为是爱的人,于是又是甜蜜的。
            樱木一天数着一天,等着那一抹天地间唯一的黑白,梦里,流川幽然的笑容便成了他最甜蜜的想望,好梦醒来时,他嘴角是笑的,枕头却湿了一片……
            ※※※
            “你还要等他吗?”男子坐在他面前,冲天的直发下,本该悠然的眸却然着只有他自己才能懂的悲哀。
            “不等,成吗?”他的生命中唯一难以割舍的,只有这一人而已,等待并不如他以为的那么艰难,“倒是你,仙道,听说赤木家的小姐日前与你往从甚秘,我看过她,是个不错的女子……”
            “还是不谈我的事了,我今天来是想带个东西给你……”突然打断他的话,男子掏出一个青白莹润的指大的玉瓶,“这是一个中国使节带过来给将军的,因为……他与我关系甚好,就多带了一瓶给我,听说是他们那里叫道士的练的仙丹,可治百病(写到这里,某草冷汗流下……这个……仙丹……哈哈=。=||||),我自己又用不上,就想你可能需要。”轻轻强玉瓶放到桌上,目光却不敢对上樱木了然的眼神。
            润了润唇,樱木没有道谢,他知道,有些东西不是道谢就能表达的,而仙道,他也不屑这些。
            沉默了良久,樱木还是轻声问道:“还是没有他的消息吗?”垂下的眼睫,仙道看不此刻他的表情。
            “将军已经加派人手去找了,毕竟,流川的身份与一般的武士不同……”
            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樱木抬头笑了,灿烂的让仙道觉得一阵恍惚,忙别开了头。
            “你身体不好,还是休息吧,我走了。”仙道躬了下身,从踏踏米上站起,轻轻的走了出去。他不敢回头,怕回头就看到樱木那双明澈信任的眼,那眼神会让他觉得疼痛,让他害怕自己会冲口而出毁灭彼此的言语。
            直到看到仙道走出栽满樱树的庭院,樱木才软软的靠到身后的靠垫上,允许自己短促的不正常的呼吸响彻空荡荡的和室。
            桌上的玉瓶闪着流莹一般的光泽,静静的,散发着神秘而独特的韵味,细长的瓶颈似要折断般斜斜的歪扭着,说不出的痛苦意味。
            樱木以为自己看到了些,可是事实上他什么都看不到,除了等待,日复一日,他感受不到其他情绪。
            所以,他也没看到仙道欲语还休的不安。
            ※※※
            “东西给他了吗?”同样的和室里,流川端坐着,笔直的背脊剑一般挺拔。
            “送到了。”仙道神色复杂的看着流川,“你……确定要这么做?”
            流川沉默,但坚硬的表情里,仙道知道自己已经什么都不用说了。

            第二天,一队华丽却沉默的车队到了将军府,然后,流川彻底从历史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幕府牺牲的傀儡天皇。三年后,仙道手里捧着一掊黄土回到了将军府。
            ※※※
            “还在等他吗?”仙道坐在红发的人面前,神色平静。
            “是的。你不也一样?”樱木淡淡的笑,说不出的悠然静静的逸散,“因为已经习惯了,因为,我只有这一件,值得等待。”
            “我还会等的。”仙道道,看着樱木的眼神藏着温柔。
            “我也是。”转头看着满园新栽的红枫,樱木的笑容宁静而悠远,仿佛已穿遍了千山万水。
            而这次,仙道没再说话。

            又一个三年,匆忙的仿佛一切都在被追赶。
            仙道静静的跪坐在塌前,一眨不眨的看着榻上已气若游丝的红发男子。
            “流川……”喃喃着,紧闭的眼角,晶莹的泪缓缓滑落,灼痛了另一个人的心。仙道依然平静,他的手温柔的试去那滴阔别三年的泪,然后手指的湿一路浸到心底。
            呼吸越来越轻弱,樱木喃喃着,却再难听清他在说些什么,仙道盯着他依然红润的唇,在那读出了那个藏在彼此心中六年的名字。
            伸手入怀,捧出一个朴拙的檀木盒子,仙道轻轻放到樱木的枕边。
            半晌,樱木突然睁开眼笑了:“仙道,谢谢你!”灿烂的笑容绽放,若突然绽开的八重樱,短暂却让看者的眼睛永远留下了那一幕。
            轻轻合上眼,突然一阵风过,红色的发丝于是掩住了苍白的脸。仙道伸手拂去那仿佛留连不去的发,碰到颊,触手冰凉。
            仙道依然温柔的轻抚着他的发,仿佛那里,依然燃烧着红色的生命,可以让他捧住的幸福。

            ※※※
            “用我的自由,换他的命;用我的命,换他来生不惧风雨的体魄,这是我能给他的,最好的情感。我们所拥有的,不会只有这一世……”
            流川在面对那个中国来的术师时,他淡淡的说出了这样的理由,然后,用自己余下的生命,祈祷一个没有遗憾的来生。
            流川消失的没有一点痕迹,只留下一盒黄土,当术师出来,将黄土交给他让他将它交给该给的人的时候,仙道第一次觉得自己可以为了什么去牺牲一切。
            他给了樱木此生唯一的爱,但是却把一世的忠诚献给了流川。守着樱木,成全他们彼此想为对方幸福的心情。
            他们要的,不只一生,而自己的来生,却已在这三年默默的守候中,悄然流逝……
            ※※※

            20世纪 日本 凌南高校体育馆
            ……
            “你就是仙道?”红发的小子左看右看一脸疑惑,转而又嚣张的指着他的鼻子叫嚣,“我会打败你的!”然后一串狂妄的让人忍不住想扁的笑声充斥了他的耳鼓。
            有些惊喜,他笑眯了眼,眼角扫去,不意外的看到不远处一抹高瘦的身影,眼光灼灼的盯着他们这方瞧。
            “我接受你的挑战!”释出一个仙道特有的漫不经心的笑容,他抹不去心头的愉悦。
            还是相遇了啊,流川用生命祈求樱木的来生,而他,却用了一生来换取今生不灭的记忆和彼此的相逢……
            “等着你来打败我。”仙道笑道,惹来红发少年不甘的怒吼……
            热闹的一天这样开始,仙道觉得,人生,若这阳光,如此灿烂!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