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 完结+番外完本[bl同人]—— by:余音在歌唱

和老总结婚的日子完本[耽美:17岁的宋飞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28岁的娱乐公司老板,手下一群艺人都想被他潜规则,只有贴身助理小桃子和那些庸脂俗粉们不一样,看起来铁面无私冷酷无情什么?!陶助理想上我?!他怎么可能是那么禽兽的人?!婚

书名:[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
作者:余音在歌唱
文案:
石原柊穿越了,他只记得一件事: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所有见过反派的人:明明长着我们这里反派的脸。
石原柊:求相信我啊∑(っ °Д °;)っ
石原柊: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一定要把反派……等等我先去抓个鬼!
来自作者一句话介绍:主角的cp不是和他一模一样的反派。(冷漠.jpg)
内容标签:综漫 灵异神怪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原柊 ┃ 配角:很多。 ┃ 其它:妖怪
☆、第零怪:另外一个世界
石原柊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竟然会从一个世界,来到另外一个世界。而且简单的好像只需要买一张飞机票一样,哦,还不需要自己付钱。
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睁开眼睛后,他便再也想不起来和自己有关的一切,自己的名字,家里的住址,家庭成员,过往的所有经历……而然他却记得很多常识,他知道一些国家的首都,知道生活的常识,平淡的让他以为自己曾经生活在一部纪录片内。
他知道的,关于自己的唯一信息就是那一条牢牢印刻在自己脑海中的话: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从别的世界到达这里的。
他身上裹着一条毛毯坐在沙发上,面对着把他从白雪中就下来的三个人把这件事说了,果不其然,得到了三个人的怀疑。
他还不知道这三个人是谁,在他询问了他们的姓名后,没有一个人回答他。不仅如此,其中一个小男孩还在第一时间送了他一针麻醉。
现在的小孩子,已经调皮到会拿着伪装成手表的□□来玩了吗?
不过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被麻醉针刺入脖子后的下一秒就控制不住眼皮和脑中天旋地转的晕眩要昏睡过去的一瞬间,他自己仿佛知道该怎么阻止这件危险的事情发生,手指便不自觉的用了此生最大的力气掐住了腰侧的软肉。
虽然的确能保持住清醒,但真的很疼,疼得他眼泪都掉下来了qaq。
“我是江户川柯南。”麻醉针失去效果,在这个陌生的男人流着泪揉着自己的腰时,柯南就已经把正对准男人的手表形的□□放下来了。他很沉着的对自己刚刚的行为道了歉,还把身边的小女孩和老人介绍给了男人。
“阿笠博士,就是把你带回来的人。她是灰原哀。”江户川一手指着老人,又指着另外一个一直躲在江户川身后的小女孩说。
“喂!”灰原在江户川柯南的背后,惊恐的抓住了他的衣服:“为什么要告诉他……”
灰原哀不敢把眼睛和那张脸对上,不管是男人和琴酒一模一样银灰色长发,还是那一张脸,都让她的恐惧无法平息,尤其是在听到江户川柯南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把她和博士介绍给了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时,那份恐惧骤然增大了好几倍。
“没关系的。”
江户川柯南回答:“那个组织想要来监视我们,也绝对不会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来吧。怎么说都要易个容,借着几个巧合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应该是……大脑因为撞击而失去的错误,或者是逻辑混乱之类的问题。”
至于男人口中的那个……江户川柯南想,不能相信一个脑子疑似出现问题的男人。从另外的世界过来什么的……谁会相信这种只会在玄幻小说中被设定事情。
“况且……”柯南扭过头去:“你能想象琴酒哭出来的样子吗?”
在灰原哀渐渐平静后,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着要暂时给男人起个临时的名字。总不能一直叫喂,或者喊他琴酒。
于是石原柊得到了他的名字。
石原柊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换成了阿笠博士的旧衬衫和外套,在得到这个名字的几分钟后,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口袋里好像又什么东西似的:“哎?阿笠博士,您衣服里好像有什么东……”
石原柊的手还没有触碰那个口袋,就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鼓起来,里面好像有一颗种子似的,正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
噼里啪啦,再也没有办法容纳物品的口袋里面掉落了一大堆小的,大的本子还有各种卡片出来。
石原柊很是无辜的看了灰原哀和柯南两眼:“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灰原哀从第上捡起一张小卡片,一边说一边翻开,很快,她也变了脸色,把卡片递给了柯南:“你看。”
柯南接过卡片,那是一张驾照,上面有石原柊的照片和基本信息,很普通的履历,如果忽略他们刚刚给他决定好的新名字的话。
“护照,社会保障卡,他还有美国绿卡呢。”
灰原哀依次捡起了地上散落的证件,眼底有些不敢置信,因为博士告诉过她,石原柊昏迷后,为了确认他的身份找到可以联系的人,他翻遍了男人上下所有的口袋。
灰原哀和柯南回到博士家,在见到男人的脸后也重新检查过了,还故意的拿走了他所有的衣服,只给了他一条毛绒毯子,在石原柊醒来后,又给了他阿笠博士的衣服。
“他的驾照上有住址信息。”灰原哀一张张的查看这这些证件,她甚至在里面发现了一张三天前的购物小票,购买的东西是一份便当和两瓶啤酒。而且购物地点,就是这附近的一家超市。
“神明大人为他安排的履历非常的完美。”灰原哀把这些证件放在桌子上,得出了这个结论。
“喂喂!”柯南翻着白眼:“这个世界上怎么会神之类的存在啊,说不定还是他提前准备好,然后藏在什么地方……”柯南说着,又上上下下的扫视了一眼石原柊,仿佛在告诉石原柊说:我已经看破你的诡计了,你最好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石原柊捧着手里的驾照,颇为委屈:“可我真的没有说谎啊。”
灰原哀打了个冷战,她压根不能相信,琴酒有一天会用这么委屈的语气对她说什么‘可我真的没有说谎’……不,她已经看到了,压根用不着想象!
琴酒是绝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表情来的!
江户川无语的把脑袋转过去,不再看这一幕让他觉得琴酒也没有那么坏的画面:“别用那个坏人的脸摆出这么无辜的姿态好不好……”
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最后决定,把石原柊送到他驾照上的住址那里去。他们不是没有考虑过让人留在阿笠博士这里,可一来灰原抱着绝对反对的态度,不管是有组织的人发现了和琴酒一模一样的石原柊,还是发现和琴酒一模一样的石原柊住在这里,都有可能让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的秘密在一夜之间暴露在组织中。
二来是,石原柊的驾照上所写下的住址信息,就在距离阿笠博士家并不远的地方。
“虽然你们两个小孩子有些奇怪,但还是谢谢把我送过来了。”石原柊站在一所房子面前,在口袋内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一把不知从什么时候出现的钥匙。
这件衣服明明是阿笠博士的,为甚会从里面找到我家的钥匙……石原柊无语的试了试,还真的打开了门。
柯南第一个跑进去,他环视四周,很说普通的房间,一眼看上去没有太过脏乱,但也没有太过整洁,有不少的纸箱摆在客厅的角落。总之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刚刚搬家到此处的人还没有整理好行李一样的家。
灰原哀打开冰箱,里面只有孤零零的一瓶啤酒,她想起了那张购物小票。随后又注意到了桌子,那上面还随意摆放这几张机票,出发地是澳大利亚,抵达日本的时间是四天前。
“神明大人安排的可真周到啊。”
灰原哀感慨道。
而另一旁,试图找出这栋住房有问题的柯南,已经从一楼翻到了二楼,又从二楼下来。他刚好听见灰原哀说这话,立刻嚷嚷:“也有可能是他提前安排好的!”
江户川柯南的不信任让石原柊很无措,他刚刚醒过来,没有了一切的记忆,但这个小男孩从来没有对他放下的戒备,让石原柊觉得,或许自己以前真的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明明自己都不记得了,而且江户川柯南还是他看到的第一个人,为什么他就不能信任自己呢。
灰原哀抬头,走到柯南身边,用手肘捅了捅柯南,用眼神示意他看向站在原地,踌躇这不敢接话的石原柊。
“你的责任,去想想办法。”
“哈?!”江户川柯南瞪大眼睛,用手指了指自己:“我?!”
“你就像是个胡搅蛮缠的混账父亲。”灰原哀小声道,又指了指石原柊:“乖巧又懂事的儿子。”
江户川柯南在这种奇怪的言论下,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石原柊身旁,犹豫了半天:“嘛,毕竟你突然出现,又和一个……欺负过我的坏人……咳咳,长得一模一样,我戒备你可是当然的事情啊。”
原来是这样啊,石原柊想到,可他心里却有些委屈。
他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啊,他一定没有欺负过江户川的!
江户川柯南在身后灰原哀不断用手指捅他后背的催促下,深深呼吸,道:“所以,有手机号吗?从现在开始,我要开始监视你!如果你真的和那个坏人没有关系,那么我就——”
柯南张了张嘴巴,怎么办,他压根就想不出什么好词!
“和石原你成为朋友好了。”灰原哀接话。
石原柊听闻,眼睛一亮,二话不说立刻开始在屋内四处翻找,最后在行李箱中找到了一部手机,自己连看也不看的就递给了柯南。
柯南无语,怎么真的有种他是自己儿子的感觉啊!
☆、第一怪:见妖
这几天,石原柊发现不仅仅是自己的来历奇怪,连自己的身体,也处处透露这不对劲的感觉。
关于他自己,石原柊只记得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当然,不是什么其他的星球之类的科幻片,应该也是地球,非要用当代的知识来形容,大概用平行世界这个词语可以大致的解释一下。
言归正传,这个身体真的,真的很奇怪。首先,他有很大的力气,在轻轻松松的的把家里的单人沙发抬起来后,他就开始有意识开始摸索这个在江户川口中所说的和一个坏人有着的一模一样脸的身体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在一个射击小摊上,他以全部十环的成绩拿到了最高的奖品,一个半人高的泰迪熊布偶。他送给了灰原哀,女孩子总会喜欢这些毛绒绒的布偶才对。不过当他抱着足以把整个人遮挡住的泰迪熊到了阿笠博士家。把布偶送给了灰原哀后,她的表情有些小小的奇怪。
在某个早上,他跑了足足十五公里的路并且感觉再跑十公里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力气不用多说,在做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拿刀也是格外的顺手——虽然让他感觉顺手的,绝对不是切菜该有的用法。
还有,江户川手表里的麻醉针对他的作用很小,至少他能有可以在第一时间采取措施来抵御睡意的反应。
除此之外,他对于各种知识的学习吸收也非常快,医学,数学,还有化学甚至关于炸弹构成等等奇怪的知识,几乎只要看到了有关的信息,他就能第一时间记住。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天从口袋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身份信息一起掉落的,还有好几张□□,卡里的存款真的是多到吓人!
石原柊在这条街道上已经悠闲的住了小半个月,和周围的邻居相处的也不错,虽然熟悉的人目前也只有阿笠博士和江户川柯南还有灰原哀三人而已。
有一天石原柊跑到理发店,把头发染成了黑色,又配了一副平光的眼镜架在了鼻梁上。
江户川柯南看到的第一时间,甚至都没能认出这就是石原柊来。
石原柊笑笑:“因为你和灰原每次看我都有些防备啊,这样会不会好一些?不怎么像那个坏人了吧?”
石原柊并不清楚那个长得又和他一样的坏人能和两个小孩子有什么恩怨,可石原柊有些担心,万一那个坏人和他一样厉害呢!那对两个小孩子来说也太危险了了一点!
“恩……好很多了。”江户川柯南有些窘迫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这样的男人,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他就是杀人如麻的琴酒。或许,他真的只是一个凑巧和琴酒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至于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说法,……一定是他的脑袋出问题了,等他确定附近并没有组织的人来过后就带石原柊去医院。
除了会经常的和江户川还有灰原联系外,石原柊最近又多了个好奇的东西。那个东西是他在一栋叫做妖馆的高级公寓上空发现的。
在一次偶然路过妖馆的时候,石原目瞪口呆的看着弥漫在上空的黑气,然后一头撞在了电线杆上。自那以后,妖馆,或者说妖馆上空的那团黑气就把他全部的好奇心调动起来了。
同时,石原柊发现,自己的眼中多了点其他什么东西。
缠绕在一个人身上的灰褐色人影,穿着单薄校服的女孩站在雨幕中忽隐忽现,还有很多奇奇怪怪形状的生物……石原柊拿着最近刚买的妖怪百科,心道自己这是在遇到妖怪了?
而且还是在路过那个妖馆之后才能看见的?
石原柊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不是和现在一样有着这么强大的好奇心,算上这一次,在短短的一周时间内,他第四次故意路过这栋奇怪的公寓了。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好奇心也说不定呢?虽然脑子里还装着关于世界上的某些‘特定’知识,科学地理常识他都能很快明白,可是陌生的一切,就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夺走他的注意力。
只是,目前他只发现可这栋妖馆上空的黑色雾气偶尔会伸出动物一样的黑色爪子。
石原柊头疼的挠了挠头皮,要不要像个办法进去?从外面看,也没有一般的高级公寓那么好的安全设施,在晚上偷偷潜入的话,也不是那么困难……
等等!
石原柊一巴掌拍向了自己的脸,为什么他会这么自然的想到偷偷潜入这种方法啊!不行不行!这可是犯罪,江户川好像很讨厌这种事情的!
石原柊在妖馆附近徘徊了几次,倒是和住在周围的一些太太们打好了关系,从她们的口中,他也打听到了不少关于这栋公寓的传闻。比如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入住啦,里面都是一些名门少爷小姐啦,入住后还会配备,简称ss的保镖啦。
不过这种也只能是传闻了吧,上次看到从外面走入公寓的那个男人,脸上有奇怪的纹身不说,整体看上去懒惰的很,运动外套,工装裤外加人字拖鞋——
这样的人怎么都不可能是名门的少爷吧,就算是ss,身为雇主的少爷小姐也不会去雇佣这么一个邋遢的男人吧。难道是清洁工,可哪家的清洁工会会弄个花纹在脸上啊……
“妖馆里面入住的人都是一些大有来头的名门之后,恩……这点有待商议。还有就是那所谓的ss制度了,明明安全设施都不如一般的公寓,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给入住公寓的人配一个保镖呢,有这个功夫不如好好的建立更加完善的安全设施才是正确的想法吧,否则入住的用户也会投诉不是吗,除非……”
石原柊坐在自己家中唯一的沙发上,整理这几次故意路过妖馆时得到的情报,自言自语的把话接了下去:“除非,用户们压根用不着安全设施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可是,要是用户不需要安全设施,那做什么还要配备ss呢?多此一举?大小姐和大少爷们的奇怪毛病?
“想不通啊……”
实在没有头绪,又到了晚餐的时间,石原柊就打算出去吹吹风理一下头绪,顺便吃个饭。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想法。
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到黄昏,天空上一片红中透黄的云朵看上去实在有些诡异。石原柊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这个时间,大概马上就要到日本所说的逢魔时刻了。要不要故意晚点回家呢?。
找了一家烧烤店,石原柊在店内磨蹭了不少的时间,等结账离开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月亮时不时从云间露出来的样子,亮的很不真实。
虚幻又有些朦胧的世界,这正是石原柊想要看到的景色。
“然后,要去哪里呢……”
他想要弄清楚楚妖馆上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那么就势必要找一些和科学无关的东西。他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时间,但至少不可能是白天,那些古老的故事,多多少少也是有点道理的。
[快穿]从前有个小可怜完本: 《从前有个小可怜[快穿]》作者:拆字不闻文案:一句话简介:虚拟小数据撩汉史!论主神夫人的诞生!注水文案:封择作为一串产生了自我意识的虚拟数据一直兢兢业业地坚守在自己岗位,为了完成心中夙愿[大雾],他与系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