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皇子变王妃完本[耽美]—— by:芒果炖鸭子

高冷神医捕捉秘籍完本[耽美: 书名:高冷神医捕捉秘籍作者:岚烟渐起文案:裴锦云:“安安,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慕宁安冷漠脸:“……”裴锦云:“安安,我酿了一坛梅花酿,喝完我们就睡觉吧O(∩_∩)O~~”慕宁安冷漠脸:“……”裴锦

《皇子变王妃(兽人)》芒果炖鸭子
文案:
他是一个扮成公主的皇子,在御花园偶遇他国国君,然后就被一见钟情了!然后他的父皇就把他嫁过去了!完了!一旦自己的身份被发现,自己大概就要被处死了吧!在出嫁的路上他穿越了,然而就算穿越了,他也没能逃脱成为王妃的命运.......
没有后宫佳丽三千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我来生孩子!被一个有一个兽人盯上,自己的屁股随时都会有危险的!长得漂亮是罪吗!你们放过我好不好?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隐 ┃ 配角:雷克斯焰 ┃ 其它:异能

第1章 第一章

“小隐!看什么呢?”一位身着素衣,面容憔悴的中年妇人,轻声的呼唤着远处的少女。
“母妃!还有人记得我们吗?”少女慢慢的回过头。朴素衣着,姣好的面容,精致的五官,柔弱的身姿孤零零的矗立在漆黑的夜色中。
“会…吧!”妇人避过少女的目光,对着满天的星光,无力的长叹。
“父皇吗?”少女轻蔑的笑了笑。“我今年已经18岁了,从未见过我所谓的父皇。连我的名字都是母妃您起的,母妃您真的认为父皇还记得我们!”少女扑到妇人身旁,牵起妇人的双手。
“小隐!我的父皇在叛乱中被屠杀了,如今的我们没有依靠,在这皇宫之中被遗忘是理所当然的。”妇人无奈的望着少女,目光中闪烁着点点星光。
“母妃!为什么要我扮成女孩子,我是一个男儿。我们没有依靠,皇儿可以带兵打仗,有了军功,我可以向父皇讨要封地,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皇儿!别想这么多了,你能健健康康的活着母妃已经很开心了。你已到了婚配的年纪,过些日子你父皇应该会为你指婚,你选一个地位不高的夫君嫁过去。你贵为皇族,就是他知道你是男儿也不敢把你怎么样!你让他再娶个女子就可以了。皇儿,离开这里吧!”妇人紧紧的把少女抱在怀里。
“可是母妃!要是皇儿走了,你不是要独自生活在着冰冷的皇宫里了吗?不行!皇儿要带您一起离开。”少女挣脱妇人的怀抱,目光严肃的盯着妇人。
“皇儿别傻了,嫁入帝王家,除非是死,否则你永远也无法离开,母妃不过是用来和亲的一件东西罢了。”虽然妇人在尽力的掩盖着,但是他的声音里依然充满着绝望。
“母妃!”少女用力的摇动妇人的双手,明亮的双眼露出些许的愤怒。
“皇儿,母妃累了。”妇人推开少女的双手,面带忧伤的转身离开。
“母妃!…母妃!…”少女不停的呼喊着,但是妇人却始终没有回头。
望着母妃渐行渐远的身影,少女无奈的回过身子,将目光再次投向整个皇宫最热闹的地方——未央宫。今日父皇在未央宫宴请黑麟国的国君,整个未央宫灯火通明,还不时的传出乐曲声,太监、宫女流水似的向未央宫汇聚,连原本守在墙角的侍卫都被调走了。哎!算了,自从彩云国国君,我的外祖父被叛贼刺杀,整个彩云国国土被黑麟国吞并了,我的母妃就失宠了,连带着当时还没有出生的我。彩云国的皇族以美貌著称,身形娇小根骨柔软,母妃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嫁过来之后深受父皇喜爱,还曾许诺母妃若诞下皇子就封母妃为后。可如今呢!母妃成功诞下来我,自己却和进入冷宫没什么区别。母妃的寝宫叫彩云阁,这里现在一共只有4个人,母妃,我,母妃的陪嫁丫鬟小林,以及门口那个不知被调到哪里去的侍卫。
带着满腔的怨气在黑夜里乱逛,少女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御花园,园中一棵不过一人高的小树引起了少女的兴趣,准确的说是树上的果实引起了少女的兴趣。这棵树叫彩云树,是彩云国的国树,生长极其缓慢,十几年才结一个果实,味道极其鲜美。母妃出嫁的时候带过来许多彩云树的种子,全部的种在御花园里,不过发芽的也只有这么一棵,如今这棵树居然结出了果实,要是拿给母后她一定会很开心吧!
少女刚想摘下果实,远处却传来脚步声。完了!今天父皇下了圣旨,所有人不经传召不能离开自己的寝宫,如果自己被不该见的人看见,搞不好自己就要人头落地了。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安,不过很快的又被自信的笑容取代。呵呵!不过没关系本皇子的拳脚功夫确实不怎么样,但是轻功和暗器在整个皇宫都是数一数二的,只要本皇子不想被抓到就没人能抓到我。
一阵微风吹响园中的树叶,少女娇小的身影消失在御花园里。
说是请自己来观光,无非就是想拉拢自己罢了!我黑麟国是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想拉拢我的国家多得是,不拿出些好处还想寻求我的庇护,当本王是傻瓜吗?
墨黑色的龙袍,英俊而霸气的外表。黑麟国国君——麒王,面带怒气的穿梭在御花园里。虽然态度有些强硬,不过自己还是将身边那群的叽叽喳喳的混蛋全部都撵走了,别在让本王看见你们那张口是心非的臭脸,小心我砍了你们的脑袋。
在御花园里闲逛了许久,一棵七彩的果实引起了麒王的兴趣。这是彩云国独有的一种果实十几年才结一个果实,味道十分鲜美,但是彩云树不易成活。自己贵为黑麟国的国君,吞并了整个彩云国,这种稀有的彩云果自己只吃过几次,那独特的口感自己记忆犹新,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麒王思索了一会儿,伸手摘下了彩云果。
“那果子是我的!”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从树丛里窜了出来。
麒王认真的打量着目前突然窜出来的少女,体态匀称,四肢修长,皮肤雪白,面容姣好,五官精致,周身散发着脱俗的仙气,如果不是刚刚的那句话,本王定要以为自己遇到仙子了。难道她是后宫里的嫔妃,可是这衣着也太朴素了,连本王的宫女都比她穿的好些。
“你是这里的宫女吗?”沉稳霸气的语调里参杂着些许的温柔。
“把果子给我”少女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专注的看着麒王手里的果子。
不认识本王吗?看到少女的反应,麒王的眼睛快速的晃动了几圈。也是!久居深宫的小宫女怎么可能认识别国的君王呢!不过连龙袍都不认识的小宫女还真不多见。
“谁吃了,就是谁的。”拿起果子,做出了要将它吃掉的动作。少女的眼睛里立刻燃起了怒火,快速的点了点脚尖朝麒王扑了过来。麒王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不停的挥动着手中的果子,那娇小的身影紧紧的跟随着自己拿着果实的右手,追逐果实的动作像蝴蝶般轻盈美丽,悄无声息的围绕自己转了一圈又一圈。不过这宫女的轻功着实了得,修长的指尖几次触碰到自己手上的果实,如果不是自己的力气更大些,果实早就被抢走了。看着柔若无骨的身躯,在自己眼前轻巧的旋转弯曲,麒王忽然觉得围绕在自己身旁的是一位偶落凡尘的仙女。
就在自己被美貌的仙女深深的迷惑的时候,一件微小的利器快速的划过自己的咽喉,在自己的颈部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大胆”几个黑影从黑暗处窜了出来,把少女团团围住。
“都住手,不许弄伤她!”麒王摸了摸颈部的伤口,转头看向被影卫团团围住的少女。
“麒王殿下!麒王殿下!……”不远处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呼喊声。
“燕王殿下!本王只是出来醒酒,一会儿就回去,你何必亲自来呢!”用手遮住颈部的血痕,遣散身边的影卫。
“燕王!”听到这两个字,少女赶忙跪在了地上。“奴…臣妾…儿臣,参见父皇。”自己的自称这次应该对了吧!
“燕王殿下,这少女是你的女儿。”麒王满脸不解的望着燕王,一位公主为何穿的如此寒酸。
“你是?”燕王满脸不解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女,自己有这么个女儿吗?
“儿臣的母妃是云妃娘娘。”父皇,你果真忘记了我和母妃吗!
“云妃!”好像是有这个人,云妃好像是给自己生过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是女孩吗?
“燕王殿下!真是勤政爱民呀!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记得。云妃,应该是彩云国的三公主吧!彩云国的皇族以美貌著称,现在看来名不虚传呀!”脱下墨黑色的龙袍披着少女的肩上。
“拥有如此美人却放在后宫不闻不问,本王佩服。”将彩云果塞进少女的手里。
“抬起头来!”听到自己的命令,少女先是愣了一下,过来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抬起头。燕王认真的看了看眼前这名柔弱的少女,她的身上确实有云妃的影子,那姣好的面容比起当年的云妃,觉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叫什么名字?”
“父皇并没有给儿臣赐名,母妃给儿臣起来一个乳名叫小隐。”
“燕王殿下!你一定要让自己女儿,在漆黑的夜里跪着回话吗?”麒王面带怒火的看了看满脸吃惊的燕王。
“小隐!你先回寝宫,父皇稍后便去看你。”燕王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儿臣告退!”柔弱的身姿消失在黑夜里。
告别了自己的父皇,我飞快的跑回来寝宫,却又在寝宫的门口停了下来。怎么办父皇不会下旨杀了我和母妃吧!我竟然用暗器伤害了麒王,无论在哪一个国家,伤害君王都是死罪呀!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请大家多多提意见

第2章 第二章

“小隐!你怎么才回来,还在和母妃生气吗?”衣着单薄的中年妇人焦急的从房门里走出来。
“小隐!你身上为什么会披着一件龙袍?”当看到小隐身上披着的衣服的时候,夫人的表情僵硬了。
“母…妃!”慌乱中自己竟然忘记处理这件衣服!可是!就算处理也没有用了吧!
“快进屋吧!冻坏了吧!”母妃握住我冰冷的双手,拉着我走进了屋子,取下披在我肩上的龙袍。
小隐不安的跟着母妃走进房间,犹豫着要不要把刚刚的事情告诉母妃,一个最让自己恐怖的声音忽然响起。
“皇上驾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回荡在彩云阁里。
“臣妾,儿臣,参见皇上,父皇。”母妃和我先是一愣,赶忙跪下行礼。
“都起来吧!”燕王看了看破旧的桌椅,找了一张勉强看得过眼的椅子坐下。
“谢皇上,父皇。”我和母妃慢慢的站起来,静静的等待父皇的下一个命令。
“多年不见,爱妃苍老了许多。”父皇朝母妃摆了摆手,母妃轻轻的走到父皇身旁,小心的坐在父皇身边。
“彩云阁的奴才都跑到哪里去了,这里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燕王环视着冷清到极点的彩云阁。
“最近宫里人手不够,臣妾打发他们去未央宫帮忙了。”明明是假话可是自己的母妃却说的那么真实。
“爱妃真是善解人意呀!”父皇看了看满脸笑容的母妃,又把目光转向了几乎要躲进墙角的小隐。
“小隐今年有18了吧!”
母妃愣了愣,又恢复了那张微笑的脸。“是呀!前几日刚刚满18。”
“爱妃16岁便嫁给了朕,如今小隐是不是也该出嫁了!”
“全凭皇上做主。”母妃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欣喜,赶忙拉着我跪在地上谢恩。
“好,朕封小隐为云平公主,10日后嫁与麒王为妃。”
听过到麒王二字,我和母妃的脸都黑了。
“皇上!……”小隐是男儿身,怎能嫁给麒王。
“爱妃不必担心,刚刚麒王和小隐在御花园偶遇,麒王对隐儿一见钟情,刚刚麒王亲自向朕求亲,并承诺只要小隐嫁过去他便立刻册封小隐为贵妃,麒王还承诺一旦小隐诞下皇子,马上封小隐为皇后。所以你放心吧!小隐嫁过去绝对不会受苦的。”轻轻的抚摸着看上去有些不安的母妃。
“小安子!”
“奴才在!”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
“将这个喜讯通知各宫,要各宫尽快准备好公主出嫁的相关事宜,切不可怠慢了公主。”
我不记得父皇是怎样离开彩云阁的,也不记得我和母妃是怎么从地上起来的,我只记得那一夜我和母妃都没有睡。
寝食难安的10天终究过去了,告别了满脸愁云的母妃,小隐坐上了出嫁的轿辇。
“公主,吃点东西吧!这是云妃娘娘亲手做的。”小隐看了看桌上的点心,又把视线转移到另一侧,“公主,我们要后天才到黑麟国呢!你不吃东西怎么行!”
“小林!你不该跟来。”精致的面颊满是不安和绝望。
“公主,你吃一口,我就乖乖回去。”一块精致的糕点递到嘴边。
“说谎!”一口吞下递到自己面前的糕点,狠狠的瞪了小林一眼。小林是母妃的陪嫁丫鬟,她是看着我长大的,对待她的撒娇我向来没有什么抵抗力。
“小…小!…!”奇怪!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头好晕,我明明想喊人却发不出声音,中毒了吗?身体渐渐失去知觉了,好黑呀!要永别了吗?这个世界!
“头好疼!这里是什么地方?”小隐轻轻的晃了晃脑袋,眼前的事物让自己感觉到陌生。自己身上穿的是一件普通的男装,身边有一个不大的包裹。包裹里有几套男装,自己常用的几种暗器,一把匕首,两块火石,一些干粮和一包金条。这一切一定是某个人精心为自己准备的,那么这个人是谁?自己不是在出嫁的路上吗?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小隐不安的向四周张望,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树丛,几乎茂盛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自己被小林丢进了森林?不可能呀!就算她想,她也没有时间和能力呀?是母妃吗?无数的不解盘绕在小隐的脑子里。不行无论如何自己必须回去,还没过门的妃子在出嫁的路上失踪,麒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自己不能让母妃独自面对这一切。
背起包裹,小隐穿行在茂密的树丛间。会移动的植物,锋利到可以轻松划破衣服的叶片,会捕捉动物的树丛,粗壮到不可思议的参天巨树,眼前的一切让自己感到不安和恐惧。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自己可以肯定把自己丢在这里的人,一定不是母妃和小林,因为他们不可能让自己呆在这么危险的丛林里,可是那包裹又是怎么回事?如果想要自己的命,在自己昏睡时下手不是容易的多吗?干嘛非要用这种费事的方式杀掉自己?不对!事情一定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在自己昏睡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
在森林里行进了许久,一阵阵忽浓忽淡酒香吸引了小隐的注意,这茂密的丛林里居然有人喝酒!沿着香味的方向走去,小隐找到了香气的源头,一颗巴掌大的黄色果实。这颗黄色的果实长在一棵奇怪的植物上,这植物像是一棵树,大概有两丈高,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枝杈,却没有一片树叶。果实长在枝杈最密集的地方,被密密麻麻的的枝杈包围着。这棵树在保护这颗果实,这是小隐对这棵树的第一印象。就在小隐想要靠过去的时候,一个类似兔子的动物来到了这棵树的旁边,不时的抬起头快速的收缩鼻孔,看样子它应该也是被香气吸引过来的。随着兔子的慢慢靠近,小隐惊奇的发现树枝在缓慢的移动,刚刚还保护着果实的树枝全部都悄无声息的转移到了别处,黄色的果实被暴露出来。兔子专心的打量着香气四溢的果实,似乎完全没有发现树枝的变化。就在兔子快要碰到果实的瞬间,所有的树枝都刺向了兔子,每一个树枝的尖端都长出了3寸多长的尖刺,被扎成塞子的兔子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天哪!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小隐惊呆了,面前的这棵植物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攻击力,这真的是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吗?难道自己接下来的日子都要在这里度过吗?
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小隐成功的在这充满危险的森林里,艰难的生活了两个月。这两个月里最让自己头疼的不是森林的奇怪猛兽,而是没有同伴陪伴的孤独和寂寞。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但是自己可以断定,这里绝对不是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小隐轻盈的穿梭在树丛间,这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已经对森林里的动植物有了大概的了解,自己的轻功一流,暗器也不差,想在森林里找到食物倒也不是十分艰难。肩上的两只兔子足够自己今天吃了,不过在这个世界自己能吃的蔬菜似乎十分的稀少,来这个世界两个月了,自己发现的可以吃的植物只有地瓜一种。哎!这也没办法的事情!虽然自己不受宠,但毕竟是久居深宫,蔬菜在做熟之前是什么样子自己还真不知道,这地瓜还是自己在挖陷阱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呢!
霁寒霄完本[古耽]—— by:: 书名:霁寒霄作者:李无良李先生文案:“你怕不怕死?”“我当然怕了,死可是很疼的……不过你在,我就没那么怕了”“那便好了,我也不怕”……“沈宵”“……?”“沈宵……”……“我还是不够爱你,我要是足够爱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