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宁完本[耽美]—— by:城中顽固

无标题完本[耽美短篇]——: 《《无标题》》作者:你爸爸文案:第一人称主攻,受追攻,傻白甜,没有剧情,行文啰嗦又拖沓,注意避雷每一个章节完几乎都可以打上全完文三个字第1章 第一个关键词 民谣今天天气挺好的,特别想讲下自己的故事其实也

《年年有宁》城中顽固
文案:
王小年与顾宁的爱情
正义心爆棚的傻孩子收了一个另一个孩子,玩的是养成系,走的是温情路。
我做不到放开你,这辈子都放不开,我中了一种名为王小年的毒,这辈子都解不开。
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我不会放开你的手。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遍地撒狗血,开心就好。
内容标签:年下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小年顾宁 ┃ 配角: ┃ 其它:男男狗血尽量不白

第1章 相遇

有人说,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大概王小年与顾宁就是阔别许久的重逢吧。
南方的一个烟雨小村庄大多数人家都姓王,久而久之就被人叫做王家村了。在王家村有一户顾姓人家,在民国时期是一个大户人家,为了避祸到王家村一直定居下来。但是到了后来自然没落了,到顾老爹这一代生了一个美女,一个真正的绝色美女,不是一般的普通的那种美人。
读过几天书的顾老爹个自家女儿取了一个还算文雅的名字。
顾如雪。大概希望她像雪一样纯洁美丽吧。
顾如雪真的不负顾老爹的期待,当真出落为一个真正漂亮聪明的女孩子。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都知道王家村出了一个顾姓的绝色大美人,求婚的人都快踏破顾家的门槛。
但是顾如雪有自己的想法,她一个也没有答应求婚的人,而是告诉她爸她要到外面去闯荡。在八十年代中期这样一个20岁乡民女孩的想法未免有些大胆,但是顾老爹同意了。再后来顾如雪离开了,好久都没有消息。
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村民很少再谈论那个顾家的女儿。说道,基本是那个女孩子出去了估计不会再回来了吧,被外面的时间迷了眼,早就忘了还有顾老爹这个人了。
就这样突然有一天,一辆小汽车沿着村路进了村子。那个年代,汽车在乡村还是一种十分稀罕的玩意。没见过汽车的小孩们追着汽车一路跑,拿着枯木枝,叼着狗尾巴草一路跑在马路上闻着灰尘,眼神好奇的看着小汽车。
车上下来一个打扮时髦年轻漂亮的女人,女人戴着一副墨镜看起来十分有型,尽管今天并没有什么太阳。
阔别家中近三年的顾如雪回来了。专用司机站在她身边,殷勤的给她拿东西。顾如雪吩咐司机那些糖给那些小孩,然后自己一个人走向家里去了,丝毫不在意那些从国外带回来的糖。动静这么大左邻右舍的都出来看热闹了,看见是顾如雪惊讶的合不拢嘴。
见此情景顾如雪一勾嘴唇,轻笑着进家门了。
村里人都明白了,顾如雪是发了。顾家的家门又热闹起来,远亲近邻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了。
此后顾如雪又回来过几次,然后又消失了。直到顾老爹去世,顾如雪都没在回来。顾家是真的没人了,砖瓦房开始破损,翻新的墙体都在剥落。
村里通了汽车,外出打工的人多了,渐渐没人在提起那个曾经的美丽绝色轰动十里八乡的女子,顾如雪。
远山如画,烟波缥缈,一眼望去好似仙境。
王小年放学后坐在村口的几人合抱的大银杏树下,趴在村里人做的石桌上。
石桌上划好游戏的格子,这是他最常玩的游戏。只要从地上捡来石子,再折下一段枯树枝折断成一小节一小节当棋子,就可以进行了。狗蛋趴在王小年旁边,王小年对面的是女孩中的村霸,王欢欢,她旁边就是王欢欢的得力助手王晓乐。再来就是平时跟着王欢欢和王小年的下属,俗称喽啰。
今天是王小年和王欢欢一分高下,争夺真正的村霸位置的日子。两个人都全神贯注的盯着棋盘,其他人也在旁边各自给自家老大加油。
就在棋局进行到关键时刻,眼看只差一步棋就赢了。村中唯一的一辆车开过,掀起一阵风和灰尘。王小年呸呸了好几声,才好像将灰尘吐掉一样。
狗蛋却大吼一声,“老大,你输了。”声音之大,音色之绝望,仿佛看见了人生的大洞,填也填不起来的那种。
王小年一看,眼一瞪,大声说道,“王欢欢你是不是作弊了,我怎么会下这步棋的,你一定作弊了。”
王欢欢骄傲的站起来,拍了拍胖胖手,眼神止不住的高兴说道,“呸,你以为我是你,自己没看清下了这步棋,关我屁事。落子无悔,王小年要是你还是个男子汉就不要忘了你说的话,从今以后,王家村就我一个老大。”说完,挥着胖胖手,高兴的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王小年却在原地愤愤不平,一脸痛苦的看着棋盘,声音略悲壮的对着他几个小弟说,“对不起了,各位,你们家老大我辜负了你们的嘱托没有胜利。从今以后就要生活在王欢欢那个大魔女的魔爪下了。”
狗蛋在一旁眼神悲愤,神情哀伤,就好像快要英勇就义的人民烈士,其他人也是一脸哀伤看着他。“老大,你放心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大,我绝对不会承认王欢欢那个魔女的。”抹了一把鼻涕,企图一把抱住王小年。
王小年迅速闪开,说道,“不要把鼻涕抹我身上。”
狗蛋摸了摸头,呵呵呵…
家长在叫人回家吃饭了,一群人也打打闹闹也玩够了王小年大手一挥就解散回家吃饭了。
王小年家是距离村口的另一边,是这些孩子中家最远的一个。一路蹦蹦跳跳的小跑回家,路过村子里唯一一辆村车时还顺便拐道一脚踹上车子。踹的车子哐当一声响,被司机看见直骂。
对着司机做了一个鬼脸,就哒哒哒的跑了。
跑回家,还没进家门,王小年就看见他们家隔壁的门开了。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坐在门槛上,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后,前面也乱糟糟的搭着让人看不清脸。衣服看起来时髦但是很脏,甚至有些破损。鞋子也是小小的一双,也是脏兮兮的。
这户人家已经好久没开门了,不,应该说他压根没见过开门。难道是这家人回来里,看样子应该还是从城里回来的才对。王小年有些兴奋,城里来的啊。
“喂,你是这家的孩子吗?”王小年走进那个孩子问道。
那个小孩看起来没什么反应,只是呆呆的坐着。这让王小年来了兴趣,城里来的小孩都这么安静?
走到小孩面前,蹲下/身与他平视,大眼睛闪着好奇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你是城里来的吗,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王小年。”说完一大串,王小年见他不说话,更来兴趣了。
蹲着身子,坐到他旁边,“你好奇怪啊都不说话,难道你是老师说的那种不能说话的人,啊,真可怜都不能说话,说话多好啊。”
这次小孩终于有动静了,声音略低的说道,“谁不能说话啊。”
王小年立刻凑到小孩跟前,激动的看着他说道,“啊,说话了说话了。原来会说话啊,吓死了原来会说话啊。”
那小孩还没有说话,一个女人从屋里走出来,看见王小年蹲在小孩身边,也不管小孩什么都没有做便大声呵斥道,“你在这里干什么,不是说了不要给我惹麻烦吗。一整天什么事也不做,就知道吃白饭惹麻烦,害人精。”
那女人神色略带痛苦怨恨,眼睛里闪着复杂光芒,意味不明。
王小年被那女人吓到,一下子由蹲姿变坐姿,就是一屁股坐到地上了。然后才发现那女人责骂的并不是他。
目光惊疑的从那女人脸上转移到小孩脸上。小孩还是那样,瘦瘦小小的脸被长发遮挡住,阴影下依旧平静如水。王小年觉得自己不该沉默,那个孩子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他被吓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开口。
“你给我进屋里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女人平静下来,声音也没有之前的粗暴,却冷漠的可怕。说完,径直跨过门槛,长腿一迈出去了。仿佛多看一眼,就要痛苦一分。
王小年坐在地上,眼看着小孩从门槛起身跨进屋里。涨红了脸才憋出一句对不起,然后飞快跑开。就跟偷看人家小姑凉洗澡一样,心虚的跑回自己家。也不知道在心虚个什么劲。
小孩听见那句对不起,愣了一下,转身回头看。王小年已经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了。
回到家,王小年大口喘着气,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才发现自己口渴的厉害,转身就跑到厨房里找水喝去了。他妈还在厨房做饭,见到花猫一样的王小年笑骂了几句。他姐坐在灶膛前,坐在小凳子上添柴烧火,看见王小年回来了就骂。
“王小年,就你一个人去玩,我在这里烧火好意思吗你。”王初月忿忿的开口,满语气不爽。
王小年从保温瓶里倒出一碗水,滚烫滚烫的,他就用两只碗来回交替倒水以来快速晾凉。听见他姐的话也没有回答,在灶台前,从烟囱的分岔口笑嘻嘻的露出一口大白牙。
挑衅啊挑衅,看的王初月想拿着火钳出来抽他丫的。
“好了,你们两个,待会就吃饭了别贫了。今天是小月帮妈妈的忙哦,待会奖励大鸡腿一只。”王妈妈烧着菜,温柔的说道。
“啊!妈妈,我也要吃鸡腿,吃鸡腿。大不了吃完饭,我洗碗就是。”王小年不满了,小脸一皱,整个人都粘到他妈身上去了,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妈,像小狗眼睛一样水汪汪看着他妈。
然后,他妈非常开心的笑出声来,完全不顾他家儿子期待又可怜的小眼神。自己儿子那么可爱啊,真像小动物。
王初月则是大声说着不可能不可能,不干活没鸡腿吃,没饭吃。王小年又叫起来了,他妈也是非常开心的笑起来。
厨房里升起袅袅炊烟,带着烟火气息缓缓进入天际,一室欢声笑语慢慢走进云端。

第2章 认识

吃完饭的时候,王小年最终还是得到了一只鸡腿。这可是饱含不平等条约得到的鸡腿,王小年没舍得把它全部吃完,留了一半准备饭后在吃的。其实他更想放到第二天的,但是他妈告诉他天气大了,容易坏让他今天之前吃完。
傍晚,屋子里有些热,王小年端一盘蚊香出来在院子里种的桃树下写作业,他姐也跟着出来了。两小孩就在院子里石桌上写起作业。
还没有入夏,桃树上盛开了满树粉白的桃花,等到入夏就会结满一树青桃,入秋大概就可以吃了吧。一阵清风吹过,带气几瓣桃花飘飘忽忽摇摇晃晃的落到他们写作业的桌子上。
“初月,隔壁家的人回来了,你看见没?”王小年突然问道。
王初月正在被一道算数题弄的火大,还有过冬的大蚊子老是飞来飞去,更心烦了。也没听清他弟说的什么,直接开口说不知道。
“不知道啊!”王小年沉默了,写作业的时候一直出现那个小孩的身影。
平静如水的样子,像一潭死水失去活力。沉默又让人在意,让他无法忘记。而且,那女人的责骂让他充满了愧疚感,总觉得是因为他小孩才会被那样苛责的。
作业写着写着就变成那小孩的样子,根本写不进作业,犹豫了一会儿。放下笔,一溜烟的跑了。
王初月看见站起来说道,“你跑哪儿去,小心我跟妈说去你又跑去玩了,下次考试又不及格。”
王小年从厨房出来,跑到王初月身边,两眼亮晶晶的讨好的说道,“初月,我就出去一会儿,你别跟妈说了。”
然后就是一阵打滚卖萌求放过。
“哼,你自己小心点,懒得跟你说了。”王初月低下头暗笑。哎呀,她这傻弟弟怎么那么好玩啊,跟只小狗一样。
没注意他姐的表情,王小年一下子跑了。那小孩家在隔壁,也不知道现在关门没有。不过就算没关门他也不想去敲门,他实在不想见到那个女人了。绕到他家院子旁,挑了一个比较矮的地方翻了进去。
之前他带着一群孩子就把这儿当探险地进来过,也算挺熟悉的。这应该算是在这个村子里比较大的建筑了,一栋两层主房子搭上旁边一个单独厨房组成的,院子里有很多杂草,掩盖了原本的格局。
夜凉如水,一阵幽风吹来,不知谁家的狗也应景的叫了一声,吓得王小年一哆嗦。手里的鸡腿也差点掉到地上,好在是没有掉下去。他来之前怎么没想过这里晚上怎么那么可怕啊。不行,他是男子汉怎么会怕呢,他不怕的。
又是一阵狗叫,王小年一抖,脸一皱快速跑开。妈呀,好可怕。总算到了一个亮光的地方,王小年躲在门外,仔细观察着看看有小孩在不。
躲在门外的王小年看见他这辈子都难忘的情景。
小孩站在灶膛面前还不及那灶膛高,他走到火膛面前生火。因为火膛太大,那个小孩又太小,只能抱着一摞干松针往火膛子里钻。
顾宇在灶膛里用火柴点燃堆在前面的干松针上。干松针极易燃,滋啦一下就燃起来。顾宇赶紧凑上去添柴,因为个子太小只能努力靠近火才能添柴。可是灶膛的空间很拥挤,顾宁整个人都爬上灶膛口,脑袋都伸到灶肚里。
他那近一年,没有修剪的头发从后边慢慢滑落下来,烟雾熏得顾宁眯眼闭气的,没顾得上头发,一撮火突然窜到他眼前,躲闪不及头发一下就被燎着。
顾宁还没来得及扑灭,人一下就被拉出来了。王小年拔出那个小孩,一看头发都燃起来了,想也没想就用手去扑灭。噼里啪啦几声响,火也就灭了。但是怕那火还会在复燃王小年不放心的再去舀来一瓢水“哗啦”一下泼了过去。
小孩直愣愣的看着他,一脸错愕。王小年被他那眼神看的不自然别了别头才又转过来。
那个孩子很瘦削,清瘦脸皮看着像是营养不良,脸上混合着灰尘煤灰,滴滴答答的水从发上滑落,狼狈又难堪。看起来可怜又让人难过,一双平静幽深大眼睛看得人心里发酸。
“那个对不起,我看你在那个灶门口太危险,情急之下才拉你出来的。而且,你看吧,要不是我拉你出来你可能会烧伤的,城里的孩子都不会烧火的吗?”王小年有些不自然的质问。
“啊,之前没有用过。”小孩轻声说道。垂下眼盯着有些破的鞋子,大概很久没有其他鞋子穿,都有些挤脚了。
王小年叹了一口气,摆出一副大哥哥的样子教育道,“下次不要这样做了,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王小年。”
“顾宁。”小孩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
王小年牵起他的手,走到水缸边,问道,“有水盆没,给你擦擦脸。”
顾宁任由他牵着,低声说道,“不知道”
“啊,真是的。你妈妈都不说的吗,要是我这样我妈早就骂了。”王小年一脸小大人的深沉。然后在厨房里翻翻找找,还是没有找到水盆,最后还是拿了水瓢,舀了一瓢水来个小孩简单的洗漱。
听见王小年说道他母亲时,顾宁毫无波动的眼神才闪了闪。“你来,做什么。”小孩轻声询问。
“额,没什么只是来看看,看看。”王小年心虚。总不能说是因为愧疚吧,好丢脸的。
顾宁看着他,仿佛在检验说话的真假,但是最后什么也没有说。任由他用手搓着自己的脸。
很温柔,真的很温柔,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柔,那个本应该给予他温柔的女人,温柔早就不知道在哪里去了。
王小年尽量轻轻的用力,生怕用力太大就弄破一样。小孩脸上根本没什么肉,脸上感觉就是一层皮包裹着骨头,但是皮肤却又是那种孩子一样的柔嫩。仔仔细细的将脸弄干净后王小年才终于认真的观察着小孩的脸。
因为很瘦,看起来一点没有孩子特有的可爱,脸又瘫着,显得平板又单调,总的来说并不是很讨人喜欢的样子。但是其实仔细看五官是很俊秀精致的,一双眼睛灿若星辰,轮廓线条很优美,比一般孩子还要深一些,只是被忽略了。
“其实你挺可爱的,干嘛一直板着脸,笑笑多可爱啊。”说着就想动手轻轻捏动嘴角,可惜被躲过去了。“干嘛还躲啊,我是在教你怎么变得可爱啊。”王小年撇嘴不满。
“可爱,有什么用。”顾宁不解的看向他。
“额…”王小年被问住了,挠了挠脑袋,他妈一直说他可爱,可爱有什么用来着。“哎,管他什么用,反正就是看着让人喜欢就是了,一直板着脸就是不可爱啊。”王小年放弃了,还是不要尝试解释了。
[重生]我在乡下做网红完本: 《我在乡下做网红[重生]》TXT下载 作者:香酥小卷晋江金牌推荐VIP2017-03-10完结非V章节总点击数:717837 总书评数:1393 当前被收藏数:4257 文章积分:57,313,960 *被情敌打败的厨师沈塘重生了,不仅如此,还得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