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长我的父完本[父子年上]—— by:满江一片红

怨灵在线 完结+番外完本[灵: 《怨灵在线》栖笑言欢晋江2017-5-17完结文案榕皖医科院里有很多传说披着女人皮的校草,吃 人肉的第二食堂,骑着死人摩托的快递小哥,“长”在花园里的女人,跳华尔兹的女孩,和废弃的解剖室还有一对被遗忘了的双胞胎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我的兄长我的父》作者:满江一片红
文案:
亲父子年上+占有+养成。
人面兽心鬼畜攻×如花似玉娇弱受。
18岁那年,颜绪为了不被大哥当做发财工具,无奈之下爬了二哥颜开平的床,以寻求保护和庇佑。而颜开平对他也是恩威并施,渐渐操控了颜绪的一切,让他成为离开自己就活不下去的菟丝花——直到有一天真相大白……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开平,颜绪 ┃ 配角:江信恪 ┃ 其它:
上部
1、睡到日上三竿的颜绪下楼时,杨雨兮还在一层的餐厅里吃早餐。她的吃食很简单,一个心形煎蛋,一份低脂蔬菜沙拉,还有一小碗养胃粥。
听到颜绪下楼梯拖沓的声音,翘着雪白尾指喝粥的杨雨兮只是抬着丹凤眼瞄了他一下,便继续专心致志的刷她的微博。作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女影后,杨雨兮的微博评论向来是腥风血雨。三十二岁的她一边看一边笑,美艳无双的脸煞是妩媚动人。
颜绪一看到自己的嫂子还在,心里咯噔一下。这座别墅颜开平平时在这里住,名义上是他的家,但实质上杨雨兮从来没到这里住过,她演艺事业繁忙,一旦有时间休息,都是去颜家郊外老宅见颜开平。而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杨雨兮突然跑到这里住了一晚。
她是这座别墅的女主人。
虽然颜绪经常被颜开平肏的误以为自己才是女主人。
穿着睡衣,头发乱翘,上一秒还在打哈欠的他咬了咬下唇,勉强而礼貌的对她笑:“早上好,二嫂。”
杨雨兮好似根本没听见,看也不看他,继续刷自己的微博。
颜绪一看杨雨兮不理会自己,有点尴尬的转过身,懒洋洋的去厨房冲咖啡。
杨雨兮这时才将注意力转了一点放在那皮肤白的好似极品和田玉的小叔子身上——颜绪非常懒,懒得出名,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走路一摇三晃,跟条缓行的白蛇似的,真是懒得一点骨头都没有。此刻他正撅着浑圆挺翘的屁股在橱柜里找着什么东西,从杨雨兮这个角度,能看到他细细的女人似的腰。
杨雨兮微不可见的咬了一下牙——是颜开平的口味,他就喜欢这种看起来纯情但骨子里骚里骚气的小妖精。不过他颜开平可真是大胆,谁都敢上,连亲弟弟也不放过。
颜绪对杨雨兮的打量毫无察觉,他伸手在那橱柜里掏了半天,终于把那佣人藏起来的半壶方糖找了出来。颜绪嗜糖如命,颜开平管他管的严格,命家里的佣人把糖藏了起来,不准他总是吃。但每回颜绪都能准确的找到糖壶,佣人拦也拦不住。
“你知道,昨晚你二哥又去哪儿了吗?”杨雨兮突然轻声细气又漫不经心的问他。
正喝着咖啡的颜绪突然呛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二哥去哪儿,我哪能知道?他一个大忙人,满世界飞。”
“我倒是知道他去了哪儿。”杨雨兮挑了挑眉毛,随手删除了一条她不喜欢的评论。
“哦。”颜绪啜了口咖啡,只是应了一声,也不继续追问。
杨雨兮见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背对着她喝咖啡,讽刺似的一笑:“他最近又养了一个小情人儿,跳舞的,你知道吧?”
听到这句话的颜绪眼眸闪了几下,捏着杯子的手指关节微微泛白:
“不可能~”杨雨兮听见他急促的反驳,“二哥以前是贪玩儿一些,跟嫂子结婚之后就转性了。”颜绪转过头冲她甜蜜蜜的笑:“嫂子你从哪儿听来的流言蜚语?这些挑拨离间的人就是嫉妒你跟我哥感情好。”
他笑起来眼睛弯弯,乌黑明亮的瞳孔都闪着光。
这笑容确实是真挚的,毫不做作的。
杨雨兮看着他甜姐似的脸想道,这孩子长得是出色,怪不得勾着颜开平就是乱伦也要搞上手。
杨雨兮意味深长的一笑:“其实我并不在乎你二哥在外面玩,他这样的男人,任谁也别想独占。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我反正是看开了,只要他别闹得丑闻太大就好。”
颜绪干笑:“能闹什么丑闻啊?我二哥这人有数。”
杨雨兮眯了一下眼:“有数?”她的目光此时带上了恶意,开始赤裸裸的从头到尾打量他,“你撺掇他干的那些事,也叫有数?”
毫无修饰的头发,毫无修饰的脸,毫无修饰的衣物,是自然而然,也是天生丽质。只是这天生丽质现在惨白了一张毫无血色的脸,结结巴巴的说:“什、什么事?”
杨雨兮撑了面颊,眯了一双勾魂眼看他。
颜绪喝了口咖啡,伪装了一下情绪:“嫂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笨,我大学没念完就让人给退回来了。我哪有本事撺掇我哥做什么事?”
杨雨兮冷哼一声,拿了张纸巾擦了擦嘴,拿起旁边的手包站起身:“绪绪呀,我今天的话就点到为止了。你呢,洁身自好一点,也劝着你二哥正经一点……”她的助理大包小包的收拾东西,一副准备出远门的样子。
这女人高挑而妖娆的身姿在出门之前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僵立的颜绪说:“颜家一向家风严谨,任谁都不愿意看到丑闻登报纸头条。”
被二嫂毫不留情给揭了皮的颜绪浑身冰冷,直到她跟她的小助理趾高气扬的出了门,他才慢慢缓过神来。
“颜家还有家风严谨这种东西啊?我怎么不知道!”颜绪无奈的将他那杯凉咖啡喝进肚子里,“我还以为我家家风就是乱搞。”
********
2
颜绪在沙发上窝了一天,抓着遥控器从一个偶像剧换到另一个偶像剧,内地剧韩国剧台湾剧通通走了一圈,才开始百无聊赖的放起了美剧。颜绪对欧美人有点儿脸盲,他们剧情又有些烧脑,如果不是太过无聊,他一般不看这些。
他捧着瓜果梨桃小甜点,慢悠悠的吃,那佣人在他面前来来回回收拾零食残渣已经好几次。他吃得肚子里一点也不饿,厨妈李嫂叫他吃饭,他也只是潦草的挑了几筷子,又跑去或睡或看,就这么无所事事又稀松平常的耗了一天。
晚上十点,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颜绪突然觉得有人在吻他。
那带着强烈烟酒味儿的舌钻进他的嘴里攻城略池,两排牙齿也跟野兽似的撕咬他的双唇。这男人的味道和狂放的接吻方式颜绪非常熟悉,这种熟悉感让他发自本能的接纳侵入者,就像过去五年他被这个男人调教的那样。
他被对方吻得呼吸急促,也终于肯从昏睡里捞回一点神志。颜绪在激吻行将结束前,伸出淡红色的舌尖舔了一下这男人寡情又薄幸的唇:“二哥……”
颜绪睁开他水汽蒙蒙的眼,看着刚刚从外面应酬回来的颜开平。他的黑色长风衣还没有脱,连领带也没有解,衣冠楚楚的,头发纹丝不乱。颜绪看到他刚将黑色的皮手套放在茶几上,冰冷冷的带着一丝凉气。
颜开平长得极高,肩宽背阔,站直了能套颜绪好几个。他的五官算不上多么英俊,但却男人味儿十足,刚毅的下巴和突出的喉结线条,有着刀刻似的性感。他这样的男人,小时候养尊处优,成年后又大权在握,身上每个角落都写满了霸气威严,然而颜开平的霸气威严过头,又带了一丝戾气。
颜绪是很怕他的。尤其像今天这样,突然回来,更是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颜开平本身是个工作狂,应酬多,私生活也精彩,不要说早归,连续十天半个月见不着他一面儿也正常。一般情况下,颜开平回来之前会给颜绪打招呼,说好几点几点到家,用不用准备夜宵,放不放洗澡水。
准备夜宵和放洗澡水的事情都是佣人来做,颜绪只管做好挨肏的准备——他十八岁就被逼无奈爬上颜开平的床,五年下来对这一套流程可谓是驾熟就轻——洗澡,灌肠,准备润滑剂和安全套,穿点有情趣的内衣,情绪不高的时候可能喂自己吃点儿助兴剂。
颜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他硬不起来,以前挨肏的时候毫无快感可言,任是颜开平手段再高超,花样再百出,他下面的甬道也干涩的像是堆了一层枯叶子。一开始颜绪跟颜开平上床的时候一点也不适应,他本身是个雏儿,颜开平跟他做`爱又跟打了鸡血似的,不折腾个三四次不肯罢手,次次弄得他下面又红又肿,里面娇嫩的肠壁跟涂了辣椒油似的。头几次颜绪又疼又怕又难过,推着颜开平宽阔浑厚的胸膛没头没脑的哭泣哀鸣,却惹得颜开平愈加过分的大肆杀伐,肏弄的他连喊叫的力气也没有。
后来实在是疼的颜绪没招儿了,他自己买了点助兴的药,身下面才勉强能流出点水儿。
这两年大约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颜绪后面才有了些感觉,有时候颜开平搞突然袭击,或者是带他出去在外面打野炮,颜绪即便没有吃药,也是堪堪能应付了。但他的前面,自从跟了颜开平,就连遗精都没有了——明明以前他还是很正常的。
颜开平不是没带他去看医生,但生理心理都查过了,都说没毛病,就是不能勃`起,不能射精,跟个死物似的。时间久了,颜开平对弄他前面也就没了性趣,反正怎么拨弄也是一团死肉。
“怎么又在沙发上睡?”染了一丝醉意的颜开平眯着一双狭长的眼,笑得匪里匪气,“也不怕感冒!身子骨弱,还这么作。”一边说,一边扒下颜绪的裤子,露出他白嫩肥美的圆屁股。他力道不轻不重的拍了那屁股两掌,啪啪两声,说疼不疼,说不疼也疼,惊得颜绪连忙想要提上睡裤。
“你今天喝酒了?”颜绪躲着他冒了胡茬的下巴在自己屁股上刮蹭,却无奈被他那只大手给钳住了腰。
颜开平应酬虽多,但不常喝酒,即便是喝酒也非常节制。他为人果敢,但也冷静,然而冷静过头未免冷酷,颜绪说他“有数”,表面上是褒奖他稳重,实则在腹诽他无情。
“一点。”颜开平埋脸在他臀里吮`吸那娇嫩的肉,舌头还去撩拨他掩着销魂洞的股沟。
颜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难耐的呻吟出声:“二哥,我今天没洗澡……”
那人却置若罔闻,野兽似的热气喷在颜绪股间露出的粉色睾`丸上。他松了颜绪的腰,两只手掰开他的臀瓣,去舔他的肛口。
颜绪浑身剧烈一抖,两只手开始不老实,他扭过身体,青葱似的指头插在颜开平微卷的硬扎扎的短发里:“哥~脏。”
颜开平喝了酒,动作比以往更要凶悍,他舔够了那处,便伸了根指头进去:“不怕,舔舔就干净了。”他答非所问,指头在里面由缓及快的抽动。
颜绪里面干的要命,颜开平却也耐心。他看着颜绪粉乎乎的脸皱成一团,忍不住笑着去吻他的唇:“今天干什么了,不会只看了一天电视剧吧?”
颜绪嗯嗯啊啊的答他:“没,我早、早上、还跟……还跟嫂子、呃、呃……说过话……呢!”颜开平粗糙的指腹摸到了他的前列腺点,恶劣的揉着那处或是打转或是按压,弄得颜绪火辣辣的烧。
颜开平一愣,两条浓眉深皱,使那印堂挤出一道深纹:“杨雨兮来过?”
颜绪故意收缩着肛口说:“昨天住了一晚,早上吃了饭就走了。”
那深深吸着他的地方令颜开平舍不得将手指抽出来,便忍不住又塞了一根进去:“哦,你跟她说什么了?”
“是她跟我说……说你在外面……啊,哥~”颜绪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实话实说,话吐了一半儿又吞回去。他以前其实也是直爽性格,想到什么说什么,但这几年在说话阴阳怪气的颜家吃了不少亏,自己也变得吞吞吐吐,学着别人拐弯抹角。只是他修为实在不够高,脑子也算不上聪明,只能勉勉强强不在说话上得罪人。
“说!”颜开平沉声命令他。
“说你在外面养了个跳舞的小狐狸精。”颜绪噘着嘴飞快的说,声音又急又促,听起来半是撒娇半是怨恨,“还让我洁身自好,不准再跟你摇屁股了,不然她就打折我的腿。”
他扭头,瞪着明亮又纯真的眼去看颜开平:“哥,我嫂子说的话是真的吗?”他添油加醋的说,却还要装出自己不吃醋的样子。
颜开平似笑非笑,挑高一边眉毛,戏谑的回答:“你嫂子从来不会说要打断别人的腿这种话,她从来都是直接打断别人的腿。”
3
颜绪听颜开平这么说一愣,半是谎言被戳破的尴尬,半是害怕被惩罚的恐慌,他只好眨着眼撒娇:“真的呀?嫂子性格这么强悍?在电视上看她,觉得她可温柔啦!”
他扫着颜开平的神色,唯恐他因为自己撒谎生气。
在十四岁之前,他虽然一出生就没有母亲,但是跟着舅舅一家过得很滋润,伸手伸腿自由自在的成长。颜绪性子虽然没那么活泼,但走哪儿都是笑意晏晏的。十四岁时舅舅舅妈车祸丧生,他被认回内斗激烈的颜家。颜绪上面有三个如狼似虎的陌生哥哥,还有三个不是善茬的继母,以及一个他回来没出半个月就翘辫子的亲爹——没爹没娘没靠山,甚至连遗嘱都没资格瞅上一眼的颜绪便开始了他在颜家低头夹尾的生活。
颜绪必须得看着所有人的脸色说话——性情暴躁的大哥,心机深沉的二哥,两面三刀的三哥,哪位都不能得罪,哪位都得哄。但颜绪总也学不会哄人的门道,便只能少说话,多微笑。但即便这样,颜绪还是这一大家子人谁看见都可以嘲两句的出气筒。颜绪一直想好好念书,将来独立出去自己过自己的,再也不赖在颜家受这份气。
无奈世事难料,颜绪越长越好看,越好看就越容易被人惦记。颜绪亲爹死后,颜家大权被颜开平掌握。颜家背景深厚,手眼通天,颜开平当家后更是有了登峰造极的趋势。颜绪的大哥颜开乐在权力之争中败下阵来,势力遭到颜开平的残酷挤压,颜开乐穷尽了各种方法想换取东山再起的资源,其中一点便是想把颜绪推出去当商贾官员的陪睡。颜绪知道,丧心病狂的颜开乐就算再落魄,毁了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的——那时他刚刚考上大学,刚刚看到脱离苦海的希望。
颜绪连续三天三夜睡不着觉,头发大把大把的掉。第四天傍晚,他跑到了颜开平的别墅,主动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向他张开了自己的双腿。
因为颜开平的人曾经暗示过他,颜开平觉得他挺漂亮,对方还说:“你不应该闲置你的漂亮。”
颜绪因为这个来自于亲兄弟的暗示,恶心了整整一年。然而再恶心,他还是得找这个恶心的哥哥当靠山。
而且他还要藏起他所有的心不甘情不愿,小心翼翼的去哄他,免得靠山不再让他靠——因为他现在的情况比当年还不如——他被退学了,两年前他大病一场,连身体都变得很差。
他真是没希望了。一点希望都没了。
颜开平轻笑,对他因小小的嫉妒心作祟而构陷妻子的行为没有追究:“不要相信演员。不对,是不要相信任何人。”
说着,突然将他捞了起来,一把扛到肩上去:“这个道理教了你无数遍,现在除了学会撒点小谎,做人方面却没有一星半点的长进。”
“那她说你在外面又养了人,我是不是也不能信?”颜绪忍不住问他。
颜开平却只是轻笑。
颜绪有微微垂了下眼,见颜开平没有生气,也放下心来,但对方硬硬的肩膀顶得自己的胃实在不舒服,他一边撑着身子一边哀哀的叫:“哥,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颜开平被颜绪的求饶刺激的性致更甚,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按住那两条胡乱挣扎的腿:“别动,不然在这里上你!”
4
颜绪只好乖乖的任他扛着往二楼浴室走去。他闭紧双眼,将自己的鼻子贴近颜开平的呢子大衣,深深的嗅他身上的味道。
颜绪原本最厌恶烟味,却唯有颜开平身上的气息叫他闻不够。跟着颜开平的这五年,他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明明一开始是很厌恶这种关系的,现在对他却有了依恋——颜开平对自己确实是好的。
自从跟了他,他不再受这个家族人的冷嘲热讽,也免受大哥的伤害。颜开平惯着他,也管着他,他教他做人的道理——虽然自己学不会,他给他温暖的臂膀——虽然他也给别人。他给他片刻的安全感,即便这样的安全感稍纵即逝,但这也好过整日惶恐不安。都说长兄如父,他在他身上确实闻到了,他从未闻到过的父亲的味道。
[双性]必果完本[古耽]——: 《必果》兔死吾悲文案:双性文!!!先傲娇后很宠小攻的受受伪武侠真耽美,伪兄弟真双性,讲一个宫主与教主的故事,混血幼稚攻X双性美受 可能有些慢热!但是一定HE!!!绝对不坑!因为有剧情的双性耽美真的不好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