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没多存点粮完本[耽美]—— by:醉江仙

重生之重头再来 完结+番外: 《重生之重头再来》作者:月下离殇晋江VIP2017-05-16完结当前被收藏数:1892 文章积分:31,128,564文案24岁的陈晓云为救一个小孩被车撞死死后才发现是黑白无常失误勾错了魂,未了弥补这个过失,黑白无常让陈晓云重生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今天又没多存点粮》醉江仙
文案:

刚开始见面的时候,蔚乘风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和陈晏负距离接触。
把人追到手了之后,蔚乘风又满心纠结,什么时候,什么场合,什么姿势。
他纠结啊,纠结……
某人躺下,一把将他拉到自己上方,扶正了,笑眯眯地从下看着他,好整以暇地说:
“不如来场——酒.后.乱.性?”
排雷啊排雷——
蔚乘风X陈宴。
双c控慎入。想写个不是处,谈过恋爱,最后也能得到幸福的故事。细水流长,现实平淡向。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宴,蔚乘风 ┃ 配角:殷愁,蔚青山 ┃ 其它:
第1章 第1章 病了
蔚乘风一个人开着车,在深夜的大街上四处晃荡。
他已经转了一个多小时了。
外面灯火阑珊,热闹地很。他心里有点茫然,有点不知道去哪。
他过往的人生都用在了吃喝玩乐上,每天过得潇洒又充实,这,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带着点…文艺腔的感觉。
啧,有点儿稀奇。
等红灯的时候,扔在一边的手机嗡嗡作响,蔚乘风扫了一眼,是他平日一块儿玩的狐朋狗友,俗称纨绔子弟。
“三少你在哪啊?”
手机那头的男人像是用生命在吼,背景音乐是震耳欲聋的酒吧吵闹声。
蔚乘风扭过头,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有些提不起劲:
“外面。”
“哦——”那人颇以为了解地笑了下,
“原来三少有安排啊,那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出来聚啊?就是有点可惜,今儿来了一批新人,我瞅着,有一个雏儿倒是挺合您这口的,就想给您留着呢,哪知您有安排了,啧,多可惜啊!”
蔚乘风不以为然地笑笑:“留着你自己玩吧。”
“话是这么说,人真被糟蹋了,回头您还不得心疼死。”
“瞎扯什么淡,我什么时候心疼过人了。”
“啊?啊?啊?三少你说什么?……卧槽,你轻点儿!”
手机里传来狠狠吸气的声音,蔚乘风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顿时眉头一皱,
“你先玩儿吧。挂了。”
蔚乘风烦躁地把手机扔出去。
不对劲。
太不对劲儿了。
他以前虽然不是太爱玩,但也算来者不拒。而就在刚才,他心里却突然泛起了一种浓浓地、自我厌弃地、排斥。
不得了了。
车后面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尖锐地声音传来其主人强烈地不满,蔚乘风抬眼一看,哦,绿灯亮了。
可是,问题来了。
他该去哪儿呢?
正茫然间,他看到路口一栋高大的楼,灯火通明,上面几个显眼的红色大字。蔚乘风盯着最后的“医院”两个字看了3秒。
他现在这么不对劲,应该是病了…吧?
——
蔚乘风站在急诊大厅中,饶有兴致地看着人来来往往。
他从来没有来过医院,没有生过大病是其一,有家庭医生是其二。
还蛮新鲜的。
他看了一会儿,默默地顺着人流去挂号处排起了队,然后坐到诊室外面等。
在一众焦急等待的人群中,他显得特别气定神闲。
他心里感觉到一股久违的,碰到新鲜玩意儿的,喜悦感,所以此刻,他格外的有耐心。
终于到他了。
和他一起进去的,是一家三口,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个半大小子进去。
诊室里有两个医生,一男一女,坐对面。约莫着男医生靠谱些,那一家三口似乎生怕被他抢了先,走的飞快,直奔最近的医生桌子前,一屁股坐下。
蔚乘风愣了愣。
从小到大,都是别人争着抢着把东西送到他面前,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嗯,情况。
他心里顿时一乐。
有意思。
他慢悠悠地走到另一名女医生面前坐下,那医生眼睛盯着电脑,手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飞舞,嘴上不闲着:
“什么名字?”
“蔚乘风。”
“哦,什么问题?”
“……唔,心情不好。”
蔚乘风认真的比方着,“那种什么都提不起劲儿的心情不好。连打炮都没兴趣了。”
“……”那医生噼里啪啦地手指一顿,抬头,一张清丽的小脸满是严肃:
“有话好好说,外面急诊还有很多,我的时间很紧张,请你配合些。”
“唔,”蔚乘风点头表示配合,又说:“可是我的确很认真。”
那女医生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估计是以为他调.戏她,对他的话并不以为意,低头噼里啪啦地打字,语速极快:
“建议你明天去看一下泌尿外科门诊,我现在给你退挂号费。”
蔚乘风:“……”
他听到旁边噗嗤一声,压抑不住的笑声。
他眯眼扭头一看,是那个一家三口中的小崽子,此刻他正躲在大人身后,挤眉弄眼地嘲笑着他。
蔚乘风朝他阴深深一笑,露出满口白牙。
那崽子却一点都不怕,反而示威地朝他扬了扬脖子。
蔚乘风简直哭笑不得。
与此同时,那女医生飞快地打印出来一张纸,埋头刷刷刷地写了什么,还没等蔚乘风有所反应,就抬头朝外面一喊:
“好了,下一个。”
蔚乘风:“……”
第一次被赶的蔚乘风: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了。
蔚乘风悻悻地站了起来,路过那小崽子的时候,听见他妈在那不停地说:
“小兔崽子那里皮都撸破了,医生啊,这里能做包.皮不?这小王八蛋,这么一闹,不知道要花多少冤枉钱,作孽噢!能不能全部报销的?医生啊,我们家小孩以后能娶妻生子的吧?你们肯定能治好的吧?不然我不就白花冤枉钱了?”
不等医生说什么,那女人又冲着小崽子吼了句:
“还不快把裤子脱了给医生看看?”
那女人一直喋喋不休,蔚乘风却只听到了第一句,只这一句,也够他脑海里天雷滚滚,整个人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撸、撸、撸破皮了?
蔚乘风乐不可支地看着小兔崽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那女人瞪了蔚乘风一眼,正要出声,那个男医生便说了话:
“裤子不用脱,我们这儿不做儿童的包.皮手术,你们还是去儿童医院做吧。青春期的小孩子,情绪激动些是可以理解的,家长需要做好引导,伤情不太重的话,娶妻生子应该没问题的。”
蔚乘风在大笑之际听到了这个声音。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外面那么吵,明明他在笑,却突然听到了这么个清淡明澈的声音,带着不经意的温柔。
他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哪个傻逼遇到这么个极品还好声好气的说话,不明摆着好欺负么。
他想看看这个傻逼长什么样,然后抬起了头。
作者有话要说:
受在遇到攻之前有个男朋友,雷者慎入。
第2章 第2章 调情
一眼望去,那人一身线条分明的白大褂,身材修长,坐姿挺拔如松,一双随意安放的大长腿更是非常惹眼。
蔚乘风在心里轻吹了个口哨,而后顺着那腿向上打量。
劲瘦有力的腰身,瘦削笔挺地肩背,柔白纤细的颈项,还有泛着柔和光泽的黑发。他腰背挺得笔直,到颈部微微打了个弯,头部自然地低下,整个人的线条充满了张力的美感,像是画中出来的一样。
蔚乘风心越发痒痒了,他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入目就是V字领的白大褂领口,白大褂里是同样V领的白衬衫。
蔚乘风以前以为这种制服应该是禁.欲系,可到今天才发现,特么的它居然是强撩系。
蔚乘风盯着那对漂亮精致的锁骨看了好一会儿,就差没流口水了。
每个男人床上都有那么点癖好,有人爱胸,有人爱腰,有人爱腿,而他爱锁骨。
而更特殊的是,他不爱那种极明显突兀,大大咧咧绽放着美丽的锁骨,他更喜欢带着点小肉,若隐若现的,需要仔细发掘,只有咬上去才能发现的美味。
蔚乘风牙齿不自觉地磨了磨,连忙顺着他白皙的脖子往上瞧。
一张温润柔和的侧脸。
从蔚乘风的角度,能看到他眉眼半弯如湖泊,蕴含着深且静的安详,和人说话的时候,整张脸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蔚乘风浪迹人间这么久,从来不信有一见钟情这回事。
但是那一刻,他好像真的听见自己心里有朵奄奄一息的花,乍然被上天突降甘露一般,一刹那盛开了。
噗通,噗通,噗——通——
蔚乘风心跳地贼快,他感觉脸上有点烫,连忙开始让自己分分神。
这就是侧面杀?
嗯,一定只是侧面好看,转过头来肯定不好看。
对,一定不好看。
正这样想的时候,那医生转过了身,蔚乘风顿时什么也想不了了。
不是不好看,是太好看了。
蔚乘风口干舌燥,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他,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语言是那么的空洞匮乏,他以前所有的漂亮话这时候都想不出,他甚至觉得,用言语根本形容不出他的容貌。
这人长相真特么合他心意。
他见过太多长相漂亮的人,玩得开的时候,也曾和一众狐朋狗友们把他们聚在一块儿,对他们好好地“品鉴”一番。
而现在,他却看一个人看到不能言语。
蔚乘风久久不能回神。
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第一反应是把这人追到手。
可是该怎么追,如何追?蔚乘风一点把握也没有。
他现在的表现,甚至都不如一个情窦初开的半大小子。
因为就算在他真正情窦初开的时候,也是什么心思都没放明白,就有人直接把人送到他床上了,他也从而失去了体会这种,抓心挠肺的,烧灼的,恨不得毁天灭地的欲.望的机会。
等等——
欲?望????
蔚乘风怔了一瞬,像从浑浑噩噩的美梦中终于醒过来一般,他发昏的头脑微微转醒,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猛地低下头去——
好么,他硬了。
虽然现在还看不太清,但按照他体内这把火的趋势,等会肯定就瞒不住了。
蔚乘风瞬间脸色微红。他自制力向来不错,长这么大还就从来没这么丢过人。
他抬头,看到那医生说了什么,又给了中年夫妇一张单子,温和地开口:
“把这个拿到收费处就可以退挂号费了。我们这边真的看不了,专业不对口,浪费钱事小,耽误孩子病□□大。”
那女人本来一副胡搅蛮缠不饶人的模样,听了这话,赶紧接过那张单子,一句话没说地走了。
蔚乘风趁机瞄了一眼他胸前的证件。
陈晏。
名字也好好听。
蔚乘风甜蜜蜜的笑了。
连名字也这么对他胃口。
还没等陈晏喊下一个,蔚乘风就坐在他侧面的椅子上了,双腿交叉,微微遮掩住某个地方,手肘撑在桌子上,抵着下巴眯眼笑看着他。
陈晏拧起了眉头。
他刚才给那一家三口看病,却也留意到了对面的情况,这种不看病却来挑事的人,他见多了,便道:
“你…还有什么事吗?”
皱眉也好好看。
蔚乘风尽量让自己笑得好看些:“陈医生你好。我叫蔚乘风。”
陈晏点头:“我知道。你刚才不是看过了么。”
蔚乘风眼也不眨地说着瞎话:“陈医生,其实是这样的,刚才对着女医生,我不太好意思说。”
陈晏眉头微松,这种解释倒也合理,便问:
“那你说说你的病情吧。”
蔚乘风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医生,陈晏好笑:
“放心,她不会关注这边的。”
蔚乘风苦恼地叹了口气:“可是我还是不放心,这样吧……”
他突然靠近了,覆在陈晏耳边悄声说:“是这么回事儿,陈医生,我最近半个月都没有晨.勃。做什么都没兴趣,也不想撸.管。陈医生你说,我是不是病得不轻啊?”
不知有意无意,他临退回去的时候,唇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陈晏的耳朵。
陈晏的耳朵是敏感点,突然被亲了一下,他强撑着才没有立即推开人,看着蔚乘风的目光里不由带了点审视。
蔚乘风大大方方地任他看,毫不心虚。
相反,他心里还有点高兴。
他刚才只是那么试探一下,如果陈晏是直男,根本就不会察觉到他的动作,那么就算他心里再想要,也不会想着把这人掰弯。
断子绝孙的缺德事,他可不干。
可他这么个反应,蔚乘风心里就放心了,心里高兴,面上的表情越发灿烂。
陈晏并不相信那是个巧合,一般人得了这种不可说的病,只恨不得藏着掖着,哪会随便宣扬。
这种趁机占便宜的病人陈晏见多了,以往他都是防着女同事被调戏.,偶然轮到自己,陈晏心里感觉……略微妙。
他不动声色地问: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症状么?”
蔚乘风有些意外,“还有什么?”
陈晏在那一瞬间似乎笑了一下,轻声说:“一般这个症状都是和其他症状伴随出现的,比如,阳.痿,早.泄什么的。”
蔚乘风被他的笑酥了一下,而后忽然明白过来了。
他就说刚才陈晏怎么没有发作,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
他瞄了一眼女医生那边,只见那边的人该干嘛干嘛,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陈晏面上一派认真的说:“我们有保护病人隐私的义务。”
言下之意,你甭担心了,我说的别人听不见。
蔚乘风愣了一下,而后突地像得着什么宝贝儿了似的,高兴地咧嘴一笑。
有意思,有意思,他刚才还以为这医生是正直圣母一类,却没想到他这么焉儿坏,拐着弯损他。
真特么对他胃口。
“那些倒没有,”蔚乘风瞄了自己下面一眼,感觉火消得差不多了,不会当场丢脸,才冲陈晏笑说:
“不知道陈医生需不需要帮我检查一下。不是有那个什么,触诊吗?”
陈晏脸上的表情凝了一瞬,这是明目张胆地调.戏了。
有那么句话,颜值低的人调.戏人叫下.流,颜值高的人调.戏人那叫风流。
托了颜值的福,蔚乘风说这话不仅不显猥.琐,还像是在调.情。
陈晏却没兴趣和他调.情,不管这人什么目的,他懒得和他继续说下去了,后面还有黑压压地人等着看急诊呢,他开始赶人了:
“既然没有的话,你就明天去看生殖科门诊吧,好好做一下检查。急诊所看的病虽然全,却并不个个精通,挂号费小王已经给你打了退费说明,我就不送了。下一个!”
蔚乘风刚才只为试探陈晏底线,目的达到了,他并不死缠烂打,这样只会惹人烦,临走前,他好奇地问了一句:
“就十几块钱的挂号费,谁会在乎,你们为什么要退呢?不是白给人看了么?”
他看见陈晏沉默了一瞬,而后轻声说道:
“有人会在乎的。”
第3章 第3章 美人
l 蔚乘风说不出那一瞬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他只知道,这一瞬间的陈晏,挺让他心疼的。
怀着着股子奇妙的心情,蔚乘风自嘲一笑,如果这种情况跟他那帮子发小说了,估计他们还会当成是见鬼了。
他从诊室出来之后,也没有急着走。
事实上他今晚也的确不急着去哪,没有家里人催回家,也没有哪个小情儿躺床上等他,更没有狐朋狗友喊他出去玩儿。
至于刚才那个,被他选择性地无视了。
蔚乘风找了个靠近诊室门口的椅子,没了在陈晏面前的可劲儿撩拨的嫌人姿态,散漫地坐下来,定定地看着那个白色的背影。
他看见一批批人进去,又一批批人出去,明亮的灯光下,那个人脸上笑意轻轻的,不明显,却很好看。
蔚乘风看了许久。
陈晏感觉他脸上的笑都要僵了。
虽然他平时见人也是这么一副表情,但任是谁被这么死盯着这么久,也会浑身不自在。
一瞬间,他在脑海里回忆了自己以前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如果过去有你完本[耽美]—: 《如果过去有你》尹鞅文案:“你说,我们这样算是有缘分吗?”“缘分…”跟以前的他一模一样的习惯,做以前的他做过的事情,这是缘分,还是孽缘?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徒昀杰,林曦曜 ┃ 配角:方旭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