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独立 完结+番外完本[父子强强]—— by:悬笔

从众完本[耽美]—— by:常: 《从众》作者:常叁思文案小时候我们喜欢与众不同,长大后却害怕和别人不一样攻是个妈癌晚期的搬砖总裁,受是个有记忆障碍的手账boy,两个患者每天在钢筋水泥里相互嫌弃,最终找到了人生的真谛→_→主角:邵博闻,常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重生之独立》悬笔
文案:
文艺版:
我这一生,似乎做什么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半吊子的黑道家主,半途中成了容家少主,心心念念爱上个人,却是自己的父亲,而且对方的心根本就不在这个容家中。
然而我这一生,也许最令我欣慰的莫过于,被我追回来的他也是爱我的。
这就够了。
普通版:
对于天生就冷情的人来说,有些温暖可有可无。
可是对于天生冷情却曾经被温暖打动过的人来说,温暖的失去才会显得更加清晰。
大家族中父子不像父子,儿子不过被看作是继承的工具。你的关爱也不逃不过这样的定律,比不过利益权衡时候的轻重缓急,必要时,你甚至可以对我加以利用,趁机为家族争取更大利益。
不管你给的温暖是不是出于真心,却已经足以打动我。
你还在假戏,我确已真做。
只是你不该瞒着我,你竟然和前世将我推向死亡的背叛者……有难言的联系。
重生父子文(子重生) 不喜误入
内容标签: 强强 灵魂转换 天之骄子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头痛欲裂。
太阳穴突突地跳动,血管随着心跳的平率而贲张,一下一下地几乎要爆破开来,额角还有粘稠的温热液体慢慢顺着侧脸留下来,滴答一声顺着下颌滴落在地面上。
感知渐渐恢复,四周安静空旷,微微转动头部带来的衣料摩擦的声响都极为明显。这里的空气略微潮湿,带着少许灰尘的味道,让我稍稍皱了皱眉。
除了浑身发软以及双手被绑在身后、额角阵阵抽痛,我还有眼前是一阵漆黑。
然而闭着的眼睑感受到了少许压力,我应当是被蒙住了眼睛。
这样想着,我轻轻试着睁开眼。
除了少许的光亮能够透过布料和眼睛之间的缝隙穿进来,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而我唯一不能理解的,便是我的胸口毫无异常。
心脏仍旧在稳定地跳动,这是我生命力的发源之处。可我分明记得,闭眼之前,这里分明钻进去一颗颗子弹。
这些子弹源自我亲自去德国定制并带回来的两把□□,他们特制的子弹头甚至能够让防弹玻璃产生裂痕。
我也从未想到过,我斥重金专门打造的□□和子弹,最终用在了我的身上——弹无虚发。两把□□,一共十四颗子弹,全部尽数穿透了我的心脏,透体而出,直将我的胸膛射成了筛子。
……这样穿透心扉的痛楚,我是觉得至死都会待到地狱去的。
可是现在,我的胸膛却完好无损,安静地跳动。
这让我怎么能不惊讶?
“喂,有了钱,你准备做什么?”
我倏的一惊,这才发现不远处有人。
“这一票够大了,等老子拿了钱,就娶个老婆做点买卖算了,老是这样提心吊胆会早衰的。”另外一人有些头痛地说道。
想必他们还不知道我醒了过来,我悄悄放慢呼吸,静静听着他们的谈话,希望能得到些有用的信息,以解释我现下的状况。
“你说……这小子值三个亿么。”
三亿?
我当然不止。三亿不过才是顾家的一个零头而已。这些人想要绑架我至少也应该调查清楚想要勒索的对象才是。
不过,只怕在现在的顾家,我已分文不值。
“怎么不值?”另一个声音反驳的理所当然:“他爹可就这么一个儿子,才三亿而已,怎么也得给吧。”
我爹?
这可让我有些糊涂。
我那有死精症的爹确实只有我一个儿子,可我爹早八百年就因为“操劳”过度猝死在情妇的床上,彼时他也不过四十岁的年龄,正值壮年,死的可叫一个丢脸。如今居然有我爹拿钱的说法,要拿也应该是那两个将我的胸膛射成了筛子的人来拿才对。
我只觉得嘴角笑意冷峭。
即便我再怎么不止值三亿,却再也不可能让顾家为我出一分钱了。
“干完这一票,老子再也不干了,妈的,到现在都心慌。”我听见说这话的人不停地搓着手掌,似乎有些焦急。
另外一个声音就显得沉稳许多:“别慌,还有一个小时。”
另外那人啐了一口,也不再说话。
空旷的空间又重新安静下来,耳边只听见自己轻轻的呼吸和沉重的心跳。
——我的心脏,居然仍然在跳动。
不管我再怎么想不通,这却是事实。
手上的绳子绑的十分紧,方才凝神听他们说话并不觉得,此刻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阵阵钝痛,只要稍稍扭动一下手腕,粗糙的绳子便又嵌入皮肉中一分,手心已经是粘腻一片了,隐隐有血腥味淡淡萦绕在鼻尖。
虽然双脚并没有被限制住,但是绑住了双手的绳索最后似乎固定在了某处,限制了我的移动范围。
就在此时,一阵仓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跑到了方才谈话声飘来的地方。
“大、大哥二哥!”这个人的声音透着明显的焦灼和惊慌,语调压不住的上扬:“姓容的刚刚带人去了我们古方巷!”
“什么??!”之前谈话中较为浮躁那人拍案而起。
大哥?这个人这么浮躁轻飘,最多不过是个街头混混,也担得起这一声“大哥”?我这辈子见过的人中不乏“大哥”级别的人物,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气宇轩昂,从没听说过这样的街头混混也担得起这一声“大哥”的。方才的另外一个人都要比他沉稳。
“噗”一声轻笑没忍住,从嘴边窜了出来。
……我的声音有些不对。
然而还没容我细想,却已经被揪着衣领拎了起来,双脚腾空晃荡。
……不对。
我一米八五的个子,一身肌肉也算结实,少说也有一百六七十斤,此刻竟然双脚悬空,而且对方明显只用了一只手。
这样的臂力,只怕不是一个街头混混所能拥有的,除了臂力,对方身高也应当至少比我高个五六厘米。
“啪”的一声,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我的脸色立刻见冷。我这辈子,还从来没被人甩过耳光。
“妈的!臭小子你笑什么笑!操,还以为你这个独生子多重要,到头来你爹过来之前还不忘端了老子的窝!妈的!”对方咬牙切齿地骂着,我忍不住微微侧了侧头,躲开他飞溅的唾沫星子,对于他的话,我确仍旧是听不懂,“妈的,小子,老子……”
我忍不住打断他:“别在我面前乱充老子。”
“操,你给老子闭嘴!”啪的一声,又是一个火辣辣的巴掌。他这一掌有些急了,根本没留情,我只觉得耳旁有嗡嗡的低鸣,头有些昏胀,额角的伤突突的跳的更厉害了。
“老子告诉你,你爹今天恐怕是没准备给老子赎金,你最好指望你命硬一点、在你爹心中值钱一点,不然老子手抖撕票了他妈的也只能说你该!都是命!”对方拽着我的衣领,近乎咆哮地说道,“你最好给老子安分一点,不然老子崩了你,知道了吗!!”
我此时双脚腾空,绑住手的绳子又被拉住,他每晃一次,我便觉得那绳子又在伤口上碾压摩擦一遍,额角、脸侧和手腕上的疼痛让我眼前阵阵发黑战栗起来。
不对。
当年被飞驰而过的车撞倒、又从腿上飞速碾压过去的时候,我都不曾像今日这样忍受不了疼痛,如今为何只是……
腿!!
我只觉得浑身突然僵住,原本因为悬空而晃荡的双腿也崩了住,不再乱晃。
我瞪大了眼,努力低头想要看过去,但是被蒙住的双眼却始终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只觉得一股寒气慢慢从背后升起。
为了救我收养的那一对龙凤胎,我的双腿分明在三十岁生日那天就废了——被一辆满载的货车碾过,十年了,而今我已接近不惑之年,这两条腿也废了近十年,为何现在,竟然是还有感觉?
我试着绷了绷脚,果然慢慢果然慢慢感受到小腿的绷紧、脚踝的活动甚至还有脚尖的拉直。
清晰而真实无比。
——难道这是个梦?
我向来自诩接受能力极强。但是此刻大脑却结结实实地仿佛凝固冻住了一般,完全无法正常运转。
完好的胸膛、健全的双腿。
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接受能力。
“吓傻了吧。”迷迷糊糊之中,耳旁传来低声的轻蔑嘲笑。
“这么屁大点的小破孩,怎么可能见过这种场面。”对方回以同样轻蔑的嗤笑。
屁大点的小破孩。
我拖动着有些僵硬的大脑,虽然此时它已经迟钝十分以致运转起来万分艰难,却仍旧有一点思维能力,捕捉到了关键字。
是了,刚刚那人把我拎起来的时候,分明轻轻松松。如果对方拎着的是一个孩子,那么这样的事情就完全解释得通了。
在我身上……似乎发生了难以用常理解释的事情。
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绑匪说的一切便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所谓的“我的”明明已经死了又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爹,以及现在被绑架的处境。
完好无损的胸膛和依旧健全的双腿。
被绑住的双手此时已经解开,我慢慢将它们抬了起来,却发现无论我再怎么镇定,都无法克制它的颤抖。
我抬起完全不受我控制的双手,慢慢揭开了挡在眼前的黑色布料。
首先映入眼中的,是这一双无比陌生的双手。细长而匀称白皙,却并不是我熟悉的宽大和骨节分明。
很明显,这不是我的手。
我再往下看,却发现我是被人用一只手臂拦着腰抱住,我因此而无法着地的双腿在空中随着抱着我的人的移动而自由晃动。这两条腿包裹在休闲的白色西裤当中,虽然看不见肌理如何,但是就凭长度来判断……这也明显不是我的腿。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 ,冒出来求留言求鼓励~
第2章 第二章
“大哥,姓容的已经到了!!”一个一头黄毛的年轻人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抱着我的人面前,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慌。
“慌什么慌。”抱着我的人低低训斥道,语气是和他的浮躁完全相反的沉稳。
要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等我从现在的处境中脱身了才能知道,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伺机而动。
这里是一个空旷的仓库,面积差不多和一般的篮球场一样大,并没有任何货物存放在此。
这个被其他人喊作大哥的人抱着我一直走到仓库最里面,二三十号人将我和他围在最中间,端起手中的枪,对准了仓库门的方向,严阵以待。
这样的架势,倒不像是准备交易的气氛,倒更像是血拼前的现场。
我环顾四周,寻找能够突破的漏洞。坐等被救并不是我的风格。
一旁的墙角有一把水果刀,可是离我太遥远,这人放在我腰上的手又紧紧地,根本不可能松开我。脚下附近也没有什么工具。
“碰”的一声,仓库的门被一脚踹开,尘土飞扬。
周围所有的人均是浑身一阵紧绷。
横在我腰上的手臂也不自觉地紧了紧。
此时正是夏天,他手臂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衫触碰到我的肌肤,我有些不悦地扭了扭身子。
“别动!”他低声警告,手臂更用力的一收,直将我胸腹中的空气都挤了出来,胃也压得难受。
他这一用力,荷包里东西的触感便十分清晰,贴着我腹部的肌肤。
硬硬的一小块物体。
我的上身衣服十分宽大,手的动作稍稍大一点并不容易被发现。借着衣服的遮掩,我趁着众人的注意都在从门后进来的人身上时,偷偷将荷包中的东西握在了手中。
一把十分小巧的儿童式美工刀。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
“我儿子在哪里。”来者开门见山,嗓音低沉不怒自威,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便无端的生出一种压迫的气势来。只是他逆着光,除了线条坚毅的下颌,脸部的其他部分均模糊一片看不清晰。
好家伙,这个人完全担的起别人喊他一声“大哥”。
“容总,你又不瞎,难道看不清楚么。”说着,身后的人提拎了我一下。
对方的头微微侧了侧,想这个方向看了过来,视线略略下移,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
……这个人就是“我”爹?
“我儿子虽然受了伤,也可以不计较,只要你现在把他交出来。或者你们可以选择出不去这仓库。”
“容总,这跟咱们之前说的不一样。”拎着我的人将手臂转了个方向,胳膊圈住了我的脖子,往上抬了抬,迫使我抬起下巴昂起了头,踮了脚。他的手臂实在是圈的有些紧,让我呼吸有些艰难,我忍不住伸出手拉住他的胳膊,以求争取让呼吸更加容易。
“容总,我们之前可是说好了,三亿拿来,儿子还你,两全其美合作双赢。”
嗤——这人口才倒是不错。
“你现在不仅刚刚端了我的窝,现在又没带现金过来,容总——”他突然收紧了手臂,我的臂力对他来说如同蚍蜉撼树,无法拉开分毫,我感到呼吸困难,脸色涨的通红,只听见他继续说道,“容总这那里是过来和解,是过来踢场子挑衅的吧。”
被端了老巢说话还这么客气,只怕是这个姓容的来头不小分量不轻,才没让他像刚刚那样爆粗口。
“何必装下去,你是林家的人。”不远处的男人突然冷冷地说道,“不止古方巷,林家的盐城路我也端了。”
“……操!”对方愣是被逼出来一句脏话。
“咱们开门见山。我是个商人,钱给你,儿子换我,这是说好的交易。但是,既然你是林家的人,我就不可能会放过你。不如你试试看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操。
我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
这样刺激绑匪或者说是敌人,还口气这么大,倒当真不怕对方一怒之下崩了我。
额角突然被一个冰冷的黑洞洞枪口抵住,这个男人对敌人的刺激还当真是立竿见影卓有成效。
如果对方能够轻松给出三亿这样的数目,想必也是个家底不小的人,往往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儿子完全可以没了再生一个。看对方这样的反应,明显的并不重视我是死是活。
看来我只有靠自己了。
圈着我的人也不再废话,给了他周围的下属一个示意便带着我向前迈了一小步,逆光站在门口的男人岿然不懂,身后刹那“刷”的一声多出来一排全副武装的人。他们手里拿着的机枪我认得,明显是军用型号,当年我定了不少运回来给顾家的保镖用。
但这这一排人,并不是保镖打扮。
浑身肃杀,动作整齐,纪律严明,倒像是雇佣军。
街头混混对上雇佣军,胜负一目了然。接下来不过是一个选择题,是选择做聪明人还是选择垂死挣扎。
很不幸的,绑架我的这群人选择了垂死挣扎。
交火就在这一瞬。
在没有任何东西能拿来作掩护的空旷仓库当中,两方人马的唯一选择都是淋着子弹打对方。
雇佣兵全副武装自然个个都穿了防弹衣,这一群街头混混自然是没有防弹衣穿的,武器也不如对方,枪法也不如对方,很快就败下阵来,三十多个人眨眼倒了一地,而对方连一兵一卒都未损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将唯一的出口堵的死死的。
越是靠近门口,光线越是清晰,习惯了光线之后,我的视线向仓库外看去。
清一色的黑色车辆,车顶上摆着M200,黑洞洞的冰冷枪口自然也是对准了我们的方向。
狙击手。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生死对决,对决中的一方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毫无翻身之能力。
输赢定生死。
在这样的情况下,剩下的这几个为数不多的混混显然想的已经不是怎么样能够活着出去,而是怎么样能多拉几个垫背的,至少黄泉路上不能形单影只。
他们黑洞洞的枪口,都对准了雇佣兵身后的那个男人。
而用手臂圈着我的这人,将枪口下移,抵住了我的脖子。
“小子,你也是个苦命的家伙,这一条命看来也没有多重要。老子反正是出不去了,你就跟着老子走吧,到了阴间给老子做儿子算了,一定不亏待你。”他贴在我的耳边说道,声音透着一股子疯狂和绝望,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侧,我忍不住偏了偏头,却刚好让脖颈更加暴露在他的枪口下。
室友他是直男斩完本[耽美甜: 书名:室友他是直男斩作者:清简文案:又名《向基佬势力低头》男主时常觉得,他跟室友的对话进行不下去他:昨天翻墙没留意,他妈的差点把腿摔成了三截室友:那你很优秀哦他:……他:专业课又挂科,你知道我现在心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