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说巡山是美差完本[灵异耽美]—— by:葛伯生

黑天完本[未来强强]—— b: 《黑天》作者:木苏里文案亡命徒x斯文败类新公历5711年,安全大厦5号办公室收到三段闯入讯息,来自太空监狱:“亲爱的,我在看你”“别紧张,只是在监狱的转播大屏上”“突然很期待与你重逢,你是会笑着迎接我,还是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大王说巡山是美差》葛伯生
文案:
大王: 巡山是个美差,荀三是个美人儿,美人配美差,实乃是上等美事
荀三: ……
“吾名奚故,乃上古真神烛九阴。”
“嗯嗯,我叫荀三,住在钟山。”
“钟山毓秀,大化之得,巍峨岌嶪,南山之首。”
“呃,可能我们说的不是一个山。”
“六界唯一钟山,吾乃钟山之神。”
“……你确定?”
巡山巡到不可思议之物,且看野兔子精荀三如何应付。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荀三;奚故 ┃ 配角:凤兮;玉九渊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丙申年腊月初一 阴
这个月还是我当值巡山,我已经连续巡山一年有余了。
大王说巡山是个美差,荀三是个美人儿,美人配美差,实乃是上等美事。
我虽然不觉得巡山是个美差,但是我觉得荀三是个美人。
——巡山日志
荀三合上草纸本,舔了舔已经秃噜皮只剩几根毛的笔,将笔小心塞回腰侧挂着的口袋里,琢磨着要不要再去山脚下的小书生家里偷点墨。
山脚下的小书生眉目清秀,继承了老夫子的书院靠着教书勉强度日。
荀三是跟着老夫子的爹学的识字,再跟着老夫子学的写字,然后看着小书生一天天长大,最后也成了个跟老夫子和老夫子的爹一样温和礼训的人。
他的笔是从老夫子的桌上顺来的,这第十一个草纸本是从小书生的桌上拿的,墨快用完了,荀三决定再去“要”点墨。
他也不算白拿,摘了自己窝前长得最好的一枝腊梅,举在手上,慢悠悠地晃下山。
“荀三巡山啊?”
“荀三你巡山下时帮我带点芝麻酥,好伐?”
“我要桂花糖!”
“荀三莫要巡到山下书生那儿去啦!”
“巡的就是书生那儿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路上这样那样的招呼起哄,非要惹得荀三脸红恼极才罢休。
到了山脚下时手上多了几文钱,一树腊梅被掰了不少小枝。
满枝的花骨朵,只剩下零零星星几个,孤苦伶仃地显得十分可怜。
荀三心疼,小心呵护着,走到小书生的窗前。
前院隐隐传来稚童念书声,咿咿呀呀听不分明,荀三站了一会儿,翻进屋里,将腊梅放在桌上,又从砚台边拿了取了一小块墨。
想了想,他又折回来,寻了个瓶子,将腊梅放进去,摆在了桌上最显眼的地方。
环顾四周,他来“拜访”这里的次数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是这里的东西却是从未变过。
只是住在这里的人已是后山两封头上长草的坟,孝顺有礼的小书生年年拜祭。
穷酸书生娶不到媳妇,老夫子的爹捡回来一个老夫子,老夫子又捡回来一个小书生。
荀三喜欢这个小书生,不只是因为在很多年前,小书生上山时救了不小心跳到坑里的自己,还因为小书生似乎、可能、好像,也许不怎么讨厌妖怪。
半山狐狸一家的老幺下山玩时不小心在孩童面前现了形,被追着打,是小书生救了他。
那群泼皮猴儿最听小书生的话,一哄而散。
荀三悄悄跟在小书生的身后,随他回了住处,见他小心抱着瑟瑟发抖的胡老幺,不停温声安慰,还给他吃的。
待书生出门去取水时,胡老幺“嗖”的一声窜出去,跑回了山里。
看话本时说好了要知恩图报的话在生死攸关前抛却脑后,吓都吓死了。
荀三没跟着去,他蹲在窗户下面,等到小书生回来时,看见书生失望的神情,他心里也跟着沉了沉。
第二天他抱着从后山采的几个大果子用芭蕉叶包着,悄悄地放在了书生的门前。
待到下学后,小书生回来时,荀三看见他一愣,然后失笑,弯腰将芭蕉叶一把抱起来。
然后他转过身,对空空荡荡的身后笑意盈盈地道了声谢谢。
荀三就在院外看着,明知那不是对着自己说的,但还是烧了脸,火辣火辣的。
荀三一边跳回窝里,一边告诉自己他只是觉得做妖要知恩图报,不能让钟山的妖怪落人口实。
暂不提他又去胡老幺家里强抢了一罐蜂蜜作为他去采果子的回报罢。
便是钟山上上下下全都知道了他喜欢山脚下的小书生(拜多嘴又多事的山神所赐),他依然不敢在小书生面前露面,甚至连原型都不曾蹦跶到书生面前去。
他是只野兔子。
他的双亲生了一窝小兔子,他排第三。
他成精是偶然,毕竟他祖上数过去无数代都没哪只兔子开了蒙明了智,他算是光宗耀祖头一个。
只是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尚且为生存本能所困,并不在意这一窝里在某一天有一只兔子和他们不一样了。
他的父母蹬蹬腿死了之后,他前后脚挖土将他们埋了,有了坟冢入土为安的算是钟山野兔子的头一对。
他的兄弟姐妹也早就在钟山四散开来,他看到的照顾一点点,没看到的也就顾不上了。
这么晃悠着百年过去,钟山所有的野兔子大概都跟他搭着点亲,隔得远,荀三已经学会生死有命,不再插手一只未开蒙的兔子的宿命。
幽幽清香从腊梅出散发开来,荀三的鼻子很灵,这么仔细嗅了嗅觉得很舒服。
怀里的墨有些烫手,他走过去换了一个更小的。
前院念书声停了,小书生温和的声音念着书,说着理。
荀三从后院绕过去,偷偷地瞧了一眼书生。
书生今天还是穿的青白衫子,衬得身形如竹,俊秀挺拔,荀三痴痴地望了好一会儿,化了原型转身跑了。
山中无事过百年。
这百年来荀三将这钟山摸得寸寸烂熟,不知比钟山山大王和钟山山神负责到了哪里去。
他巡山,顺便帮钟山的妖精买东西,互相串个门传个话,一天的日子便是在看过小书生,巡山回窝中度过。
“荀三!荀三!”
灵涂飞奔过来,跑近了,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荀,荀三,大王,大王让你去他,他洞里……”
灵涂是只獐子精,从北方来的,住在山顶上,大家都嫌山顶太冷太偏,他倒是住得十分适应,说自己不怕冷跑得快,也就不嫌山上山下来回麻烦。
为了嘉奖他这种精神,大王将他破格提拔为钟山的驻山顶长官,管辖山顶顶的那一旮旯。
灵涂感激不尽,认为自己以前怀才不遇,如今有了明君显志,誓要为大王赴汤蹈火,算是大王麾下最听话最忠心最能被迅速调动的妖怪了。
本来都要打算回自己窝里了,荀三听这话只能又跟着灵涂往东山跑。
钟山的东面算是钟山最为钟灵毓秀的一块地方了。
钟山山大王的洞府就在此处,占尽了这一方好水好地。
还未进洞,就听见里面一阵“哐啷”响动。
灵涂目眦欲裂,急忙冲进去,“大王!”
荀三没有他跑得快,等他绕过九曲八折的洞子时,见到的只是被打晕的灵涂和旁边不停搓手显得十分羞愧的钟山山神。
气氛一时尴尬。
山神说:“我能解释的。”
荀三扶起已经口吐白沫眼歪嘴斜的灵涂,“我相信是灵涂先动的手。”
山神一副“知我者莫若荀三”的诡异表情。
“涂涂!”
拐角窜出来个灰不溜秋的东西扑过来,山神长臂一捞,将其捞入怀里。
凤兮美目怒睁,瞪向山神,“你把我的涂涂怎么了?”
山神按不住怀中扑腾得厉害的家伙,被其一巴掌推到一边,凤兮便扑进灵涂的怀里,“涂涂!”
荀三站起来,凤兮便将灵涂死死抱在怀里,哭得像是灵涂已然仙去一般伤心。
“大王,你叫我来干什么?”荀三问道。
哭声立时顿住,凤兮将灵涂放下,拍拍身上的灰,小心地理着自己的袖口。
凤兮是个美人,钟山第一美。
根据路过钟山见过凤兮的妖怪来说,凤兮很有可能还是这邻里八乡第一美。
凤兮却不喜欢他的美貌,常常躲在洞里,想用术法将自己变得平庸一些,为此,甚至找过八千年的大妖怪帮他想办法。
但是这副好相貌似乎就是认定了凤兮一般,过不了一炷香,无论什么术法手段都会失效。
脸还是那张脸,美还是那么美。
凤兮只好从可变之处着手。
所以,只要知道钟山的,就一定知道钟山的山大王是个吝啬子,天天只着灰布麻衫,蓬头垢面。洞府虽然占地面积广大,但是曲曲折折下来只有三四处可用。
凤兮说,财不外露,这叫十足的低调。
身为一山之王,这样地过分低调免不了要让山中子民受欺负。
只是当凤兮一人单挑樟山七十二妖,徒手灭掉成相氏之后,这种欺负就转而变为对钟山大王及整个钟山的无限敬仰。
那阵子请求移居钟山的妖怪极多,凤兮却大手一挥,一个不允,这股子风气才逐渐消停了。
“荀三你这几日巡山,可有见着什么异兆?”
此时受人敬仰的钟山大王正坐在他的破椅子上慢腾腾地抠着脚。
破椅子上好歹垫了块布,勉强称之为钟山山大王的“宝座”,只是其他山的妖怪不能轻易进来见着罢!
荀三想了想,摇头说:“没有。”
凤兮又是美目一瞪,眼刀子甩向一旁凌乱的山神,“你又骗本大王?”
山神“噗通”跪下,“天地明鉴,山脉寅时三刻真的动一下了啊!”
“寅时三刻我已经开始巡山了,没发现什么异常。”
凤兮指天指地,“玉九渊!你是不是觉得本大王是个白痴?!山脉动了,钟山怎么可能无事?”
钟山本没有山神,算是北坞山的附属,由北坞山山神管着。
北坞山是大山,山神忙,所以钟山立了山大王,他也没来得及管,就出了樟山成相氏一事,北坞山山神被无情革职。
钟山引起了上头的重视,将钟山划分了出去,重新理了山脉,定了山系,派了山神。
只是凤兮威势过猛,上头派下来的山神玉九渊算是顶天立地的怂包一个,神界特立独行的奇葩一枝。
此神下来就俯首做小,不仅自觉地从东山的神府中挪了出来,去看守山脉,还时不时跑到凤兮跟前放瓜讨巧,极尽狗腿子之能事。
上头想来也是想招安凤兮,竟对如此有损神界颜面的事睁只眼闭只眼,不闻不问,得过且过。
凤兮大怒,玉九渊跪行至凤兮膝前,抱住邻里八乡第一美人的膝盖,痛哭自己的错失,“是我不好,是我给大王您带来了烦恼,带来了忧愁!大王,你要快乐啊!”
凤兮一脚把他踹出去,转头看向荀三,“你这几天注意着点,有什么及时向本大王禀报。”
荀三领命,拖着灵涂艰难地挪出去。
只听得凤兮在他身后嘀咕,“寅时就起了,比我早?”
钟山山大王是一只相信自己比任何人都起得早还没有起床气的山鸡精。
作者有话要说:
失踪人口回归!
首先,大纲还在撸,这会子有哪儿哪儿崩坏了请指出,我不是有意的!
然后《东郭先生》的番外有二,还在撸。
本来说在月底开始更文,没想到我居然真的拖到了月底最后一天!
我真的好懒啊……
而且还没存稿,明明我很闲的说……
还有一个,我才知道0分会影响文章积分,如果觉得也不是很不能接受的话,留言请不要打0分,靴靴。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根本没有留言啊摔!
第2章 第二章
丙申年腊月初三 阴
钟山就这么点点大,我寅时起床,辰时巡完山,还能回来吃个早饭,点点大的地方会有什么异动呢?
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巡山日志
“百思不得其解”是昨日听书生教书时说的。
小书生对那群泼皮猴儿解释说:“就是说很困惑,百般思索也没有结果。”
他指着桌上的一枝花骨朵零零星星的腊梅,笑道:“比如说,这枝腊梅前日突然出现在我的案上,这就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荀三在墙后面听得耳朵都烧红了。
书生眼含笑意,“不知是哪位携梅而来,又换墨而去,倒是十分有心。”
荀三扒着墙缝看了一会儿,顶着通红的脸又窜回了山上,一整天都不好意思下山再去瞧瞧那书生。
虽然凤兮没有将玉九渊的话放在心上,玉九渊也在凤兮跟前表明了是自己的失误。
但玉九渊是个不折不扣的两面派,转头就沉下脸来严重警告荀三,要小心巡防。
“山脉浮动是大事,你仔细盯着,出了差错,头个死的就是你!”
玉九渊的眼睛黑沉沉的,吓得荀三化了原型,撒腿就逃。
虽然被吓得不轻,但是荀三还是老老实实地增加了巡山的次数,从每天早上一次增加到每天两次,而且时不时还要到山上晃一晃。
钟山妖怪觉得他纯粹闲的,倒也没有谁去深究原因。
玉九渊平日里也不是这样的人。
荀三一边用棍棒打开爬到路中间的草,一边想着。
钟山山神是出了名的怂,怂神转世。
见天儿地守在凤兮身边跟前跟后,哪个说话大声点,都要把他吓得往凤兮身后窜。
在钟山年会上,大家谈论自己的理想时,玉九渊也是大言不惭,他说他唯一的理想就是希望凤兮不要赶他走。
大家起哄让他俩成亲算了。
凤兮一个挥手,将玉九渊甩了八丈远,玉九渊嘿嘿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又屁颠颠儿地跑回凤兮身边,讨着巧。
众妖见状收声,也就没妖再敢提起这茬儿。
但也就是这么个怂神,那天竟把荀三吓得现了原型。
荀三一面慢腾腾地走着,一面回想那天玉九渊到底有没有释放他的那点子神威来欺压他这样无害又无用的小妖怪。
晃着晃着就又晃到了山脚下。
今天休学,前院没有朗朗读书声,荀三绕到后院,看见可爱可亲的小书生正在自己洗衣服。
腊月的天,可冻人,小书生执笔的手被冻得通红。
荀三心疼极了,可他是半点术法也不会,不能挥挥手就让锅碗瓢盆自己动起来。
小书生朝冻僵的双手呵了一口气,荀三就在墙根后头跟着呵气。
蹲了一会儿,荀三绕到前院,将学童们堆放在案上的书册全部推到地上,散了一地。
迅速跑回后院时,小书生已经闻声走到前院去了。
荀三赶紧将衣物一股脑儿地塞进盆里,端起盆就撒丫子往外跑。
东山有一处活泉,因为是靠近凤兮的洞府,少有妖怪去那儿饮水玩耍。
荀三给喜欢的人洗衣服不怕被其他妖怪笑,只是若被人瞧见了,说不定又是一通闹腾,万一闹到书生那里去了,吓得书生连夜搬走都还算是好的。
阿瑛的教训现在都还是悬在钟山妖怪们头上的一把刀。
阿瑛和山脚下的穷酸秀才卿卿我我不久后,不小心碰到四处游荡没几分本事全靠捡到个法宝到处招摇的假半仙,显了原型。
阿瑛本是草木属,开蒙尚且不易,修成人性更是艰难,被这么一竿子打死,差点元神不保。
好在她拼尽全力也保住了,逃回来通知大家那假半仙就要上山捉妖了。
恰逢凤兮不在钟山,靠近山脚的好几个还未化形的小妖怪来不及逃,全部丧命于那劳什子法器下。
说起来还是玉九渊出面,才将那假半仙打下山,又没收了那法器,阿瑛元神消散,一群气愤的小妖怪冲下山将穷酸秀才打了一顿,那秀才连夜带着家当跑了。
荀三虽然觉得小书生不是酸秀才那样的人,但是总有些好事的小妖怪多嘴,他自己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冬天的泉水冰冷刺骨,荀三虽是妖怪,但却是一个不会术法也没有法力的妖怪,肉体凡身禁不住这样冻,不一会儿就开始打喷嚏。
洗完了衣服,荀三一边往回走,一边被自己伟大的单相思感动得热泪盈眶。
“小书生,可没人比我对你更好了,”荀三撇撇嘴,“你可不要讨厌我,嫌弃我是个野兔子精。”
染指河山完本[古耽]—— b: 《染指河山》作者:天际驱驰文案殿下是来召我侍寝的吗?陛下是来召我侍寝的吗?风染一见着贺月就这么低声下气的求恳,卖身成为他的男宠玩物他问:何时能成交易?贺月一见着风染就这么被逼问,问得他觉得自己变成了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