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位完本[NP双性]—— by:坚仔

论鬼攻的和谐生活完本[灵异: 论鬼攻的和谐生活作者:大名子文案何易之喜欢他男神很久了,比较奇怪的是男神长年体温较冷,然而这一切都不是问题直到他千方百计把男神追到床上后,他发现……夏天的时候:好凉爽哎,但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冬天的时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上位
作者:坚仔
简介
娱乐圈。
各种攻VS唯一大叔双性受。
大概是个过气大叔被爱人抛弃,利用身体周旋在各类男色之间,上位娱乐圈的狗血故事。
受后期应该会越来越自我。
第1章
白墙上的锺不知不觉已然指向十一点。徐远看了下手机,没有任何来电显示或是信息。他先是深吸一口气,再极其缓慢的呼出。头似乎有些泛疼了,徐远没去理会。
站起身,找来垃圾袋,把餐桌上精心准备的几道菜一道接着一道的丢了进去。旁边放着的精美礼物还没被拆开,也被他顺手丢进了满是菜肉的塑料袋里,打了个结,徐远把袋子放在地上,等着明天钟点工上门收取,清理。
远在旧金山的男人好不容易从派对人群中脱身,抽出空打了个电话,通了却没人接听。蹙了蹙眉,挂断后切换到短信模式,发送完消息后便将手机收到西裤口袋内,身材窈窕曼妙的女人走到他身边,递上一杯香槟,“怎么?嫌我为你搞的生日派对无聊啊?你要是想先回国,我也没意见。”
宋宇泽接过酒杯,同她碰了碰杯,“别瞎想,辛苦你了。”女人得意的挑起眉毛,靠近他轻声说道:“不生气了?不怪我把你骗到这儿来?你家里那位是不是吃醋啦?需不需要替你打个电话,解释解释?”男人侧过头,精致的侧脸被阳光镀上一层好看的金边,半响,他说:“不需要。”
徐远起床后才看到宋宇泽发过来的信息:随手将手机丢回床头,踱步到盥洗室刷牙洗脸,几分钟后,徐远走到楼下享用热乎乎的早餐。
“徐先生您今个这么早就起啦?”每日按时打扫卫生的钟点工阿姨极难得见他这个时间段下楼用餐,“恩,早。”原本都是阿姨准备好早点,徐远何时起了,再放微波炉热一热就好。
眼下阿姨很热情的同徐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家长里短的琐碎小事,渐渐地徐远有些受不住了,他打开电视,转移一下注意力。
早上没有什么好看的频道,随意调着台,最后他决定看看娱乐星闻。虽然退隐很久了,但是由于宋宇泽的缘故,他还是时不时关注着圈内的大致动向,不过宋宇泽也从不跟他讨论工作上的事,所以关于现下真正的娱乐圈,只能从电视上了解点皮毛的徐远其实也不过是个门外汉。
大概是感觉到徐远并不喜欢跟人聊天,阿姨很快便闭上嘴专心做事了,时不时望一望,只觉得这徐先生生得也真是俊,年近四十了也只是在眼角旁生了些细纹,深邃的眼窝,又高又挺的鼻梁,浓眉大眼的。乍一看倒像是个外国人。只是他似乎不用工作,行事风格都有点像外头人总说的那种……被有钱人金屋藏娇的小三?然而无论怎么看,他可都是身材高大实打实的大男人。
“欸,徐先生你看,这不是宋老板吗?哎呀,宋老板上电视了!……”阿姨并不知晓这家主人的身份,也不明白那些人追着宋宇泽做什么,见到熟面孔上了电视,只是赶紧掏出手机想拍下来,好拿去同旁人炫耀一番。
徐远嘴里塞满了食物正在慢慢咀嚼,手上捧着吃了一半的三文治,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别说,还真是宋宇泽,好像是在机场被蹲点的娱记撞了个正着,宋宇泽低头躲避狗仔镜头的样子跟当年没什么两样,恍惚间让徐远感觉又回到了十年前两人刚认识,宋宇泽拉着他满世界甩狗仔的日子。主持人声情并茂在介绍,大意是宋总为博美人一笑,深夜只身赶赴旧金山什么的。
徐远感觉胃里鼓鼓的,撑得他难受,实在吃不完剩下的那小半块三文治了。他跟阿姨打了声招呼,复又上楼去。才刚吃了些东西,他就觉得乏了,捏了捏肚子上的些许脂肪,虽说男人快到中年是会发福的,他发福的也并不厉害,也尽量去控制住。只是跟勤去健身房,拥有漂亮肌理的宋宇泽比起来,确实是,比不上。
男人看到来电号码,说不吃惊是假的。他一脸迟疑的接了电话:“喂……?”
“伍哥,我是徐远。”
“……你小子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不会是找我借钱吧!?”
“……”
“你他娘不会真要找我借钱吧!?你可真够意思啊徐远!几百年不联系哥们,一联系就借钱……”
“……不跟你闹,下午老地方见。”
“你……”伍力原本还想说点什么,那头人已经挂线了。嗨!这小爆脾气这么多年还是没变啊。
然而徐远说的老地方前几年就换了老板经营别摊生意了,两人只得在附近随便转转,在麦当劳坐定。徐远点了俩个汉堡包和一大杯冰可乐,在伍力面前大吃特吃。伍力本想摸根烟出来回忆回忆当年,奈何禁止吸烟,他也只能点杯可乐放在跟前。“说吧,是不是跟你家那位吵架了?”
徐远瞪他一眼,饿狼似的很快把两个双层汉堡解决了。“……他不给你吃饭啊?哎哟可怜的……我当初就不看好你俩,你瞧,人现在正在阿美丽肯抱着大美人流连忘返呢”大腹便便的伍力做过徐远经纪人,徐远退圈了,他可没有,现在也算是混出头了,手上好几个炙手可热的小鲜肉小女神。宋宇泽这种娱乐界大亨稍有点动静,他不可能不知道。
现下,他以为徐远是找自己出来诉苦了,想了想,只能劝几句:“你也别太当回事,男人么,再加上宋总那地位,多少人天天就盼着能往他床上一躺荣华富贵就都来了。当初你跟他凑一块,也该料到会有今天。要我说,只要他不提分手,你对他外面那些破事睁只眼闭只眼就得了。”
拿起餐巾纸随意擦了擦嘴,徐远冷冷的说,“我吃饱了。”外人听来这句话真是前言不搭后语,伍力不是外人,他了解徐远,徐远不愿意谈,说明事态挺严重的。
“啊?你别真打算一拍两散啊?徐远,你做事能不能用点脑子,没了他你现在还能靠谁啊?”伍力确实是把徐远当兄弟看才对他说这番不中听的话的,只是徐远从来也不是能听进别人劝告的主。“伍哥,我想复出演戏。你手上有什么角色能让我演么?随便什么角色都可以。”
徐远虽不是专业演戏院校出身,当年也凭借一部文艺片拿下过最佳新人,还跟别人组了个小乐队玩票性的发行过几首单曲,反响还不错。十年前,他确是被业界人士普遍看好的明日之星。
只是半途杀出个多金潇洒,还长得特漂亮的娱乐财团少公子宋宇泽,花大把钱大把时间砸在徐远身上,刚出道不久的小明星哪经得住这般诱惑?很快俩人就勾搭上了。
宋宇泽控制欲强,不愿意让徐远继续抛头露面的辛苦拍戏辛苦赚钱,星途一路顺畅的徐远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喜欢演戏唱歌,当年他爱宋宇泽爱着死去活来的,当然愿意听他的话。
伍力盯着徐远好半会,看出他确实是认真的,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虽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徐远难得开口求他办事,总要帮衬。“行吧你等我消息。”
“谢谢伍哥。”男人轻声道着谢。伍力摆摆手,“少跟我来这套,”他突然想到个问题,“你跟他分了……那你现在住哪?”徐远咬咬吸管,吸掉杯子里最后一点可乐。“老地方,等我赚了钱就搬出去。”闻言,伍力真想掰开他脑袋瞧瞧这人是不是傻的,“你不懂找他要啊!?你可是十年的青春都给这混蛋了。”
“又不是女人,什么青春不青春的。”徐远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你真是要气死我才甘心。”
“伍哥这么好的人可得长年百岁才行,走了。”伍力见他冲自己强挤出个笑脸,然后离开。忍不住摇摇头,徐远这种性格的人本就不适合他们这个圈子,时隔十年了,复出两字说的极容易,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难题等着他。
年近半百的伍力叹了口气。
秘书敲了敲门,王良让她进来。“王董,这是这个季度公司投资准备开拍的几部电视剧最终企划书,请您过目。”王良点点头,让人将文件放在一侧。等他解决了手头上的事物,终于有精力去看秘书方才呈上来的企划案。
文档第一页没有什么问题,这个季度主打抗日爱情剧,也是现下正火热的题材,虽说观众早该对这种国仇家恨,你死我亡审美疲劳了,然而去年整体的收视大头还是那些颇为粗制滥造的抗日剧。因此这个季度继续拍上几部也未尝不可,加上主打剧由一众公司新生代年轻偶像挑大梁,就算拍出来,没甚演技不太好看,盲目的年轻观众也会买账。这种双赢的局面,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翻着翻着,一个无关紧要配角的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徐远。”他一瞬不瞬看着这个名字。“有意思。”思索片刻,男人似笑非笑的按下一旁电话上的对话键。女秘书的声音隔着电话线传过来,“王董?”
“帮我办件事,”他的食指摩挲着纸张右下角男人的名字。素来平和文雅的脸上透出一丝诡异的狡诈,“私下办。”
第2章
“徐远,2103号房。”
“您好,徐先生,请稍等。”酒店大堂的值班经理在电脑上输入信息,迅速查看完毕后,递给男人一张房卡,脸上挂着得体的职业笑容,指了指路,殷勤的说道:“右转就是电梯口,21层,祝您周末愉快。”徐远点了点头,离开。
没多会,他就站在了2013号门前,走廊里除了自己还有一名样貌年轻的酒店服务员,服务员见他久久立在门口,以为是出了什么问题,上前问道:“先生您好,是忘带房卡了吗?”
“啊?不……我”门自动打开了,“进来。”没等徐远回过神,男人动作利索的扯着他的手臂把人拉进房里。留下服务员站在原地,挠挠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男人把人拉进门后,不知是出于习惯还是怕别人打扰,按了按墙壁上的电子屏,房间变为免打扰模式。他看了眼一旁站立不安的徐远,悠然自得的走到沙发旁坐下,随和地笑了笑,问他“需不需要洗个澡?”“……恩。”
拉上浴室的门,脱衣服。徐远不可避免的撞见镜中的自己,唇色发白,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头发显得有些凌乱,脸还有点浮肿。……出门前他已经洗过澡了,现下也只是随意用花洒冲了几下身体,整理好仪容,裹好宽松的白浴衣,挪着步出来。
男人正在沙发上看财经新闻,抬眼见他冒着湿气,一脸局促不安的窥探着周围环境,便冲他招招手,徐远听话的走过去,站在男人旁边,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徐远坐上去。徐远踌躇了,男人也没催,注意力好像还放在电视屏幕上。咬咬牙,徐远终于跨开长腿坐在他身上,高大的身材瞬间挡住了电视,视野收到阻碍,男人将脑袋倚回沙发坎上,轻抚徐远的脸,检验货物似的,细细察看。
“王董?……”因为紧张,男人本就低沉的声线听起来更醇厚了。顺着裸露在外的小腿,王良由下而上掀开了他的衣摆,节骨分明的大手滑动到徐远的屁股上,滑嫩的肌感令人流连忘返。
徐远刚出道时,王良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那时他就觉得这人其他地方都瘦,就是这屁股肉感十足,穿着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后头都能被他顶出一个圆。近年的养尊处优除了将徐远的身材变得愈发白净丰腴外,更是养得这处更大更圆了,王良轻吁一口气,像是终于了了一桩心愿,满意地使劲揉搓两瓣圆丘,将其随意搓圆搓扁!恶意加重力道更是掐现出好几道红指印。
一上来就这样……徐远吃痛得在心里暗骂一句急色鬼!可是现在是他有求于人,只能默默压下满腔的不快,温顺的把头侧靠在王良肩上,闭上眼,强迫自己去“享受”。男人舔咬上半露在衣袍外的圆弧肩头,很快舔湿了徐远大半个的肩膀,不过一会功夫,屁股就被男人粗暴的揉红揉热了,牵扯到前方的某个敏感部位连带着升起难以察觉的热意……
“宋宇泽把你养得挺好啊,白白胖胖的。”听到宋宇泽这个名字,刚有点被挑逗得进入状态的徐远马上清醒过来。所有人都把他当成宋宇泽的附属品了吗?怒气冲冲的的想从王良腿上下来,王良很快察觉了他的意图,两人推搡中使出巧力一拉一扯,极轻易的就将闹脾气的男人一把按倒在铺了大块地毯的地板上。
徐远怒视着这个相貌平平,力气倒不小的制片人,“你起开,什么狗屁角色爱找谁演找谁演!本大爷不伺候了!”其实狠话一撂完,徐远就后悔了,伍力好不容易把他安排进这样一部有潜力红的电视剧里,要是王良真不肯让他出演……王良瞧他的脸色,多年的交际应酬练就出察言观色的本领使他很快读出徐远眼底的恐惧,再加上宋宇泽跟旗下女艺人厮混的消息早在外头传得沸沸扬扬的,徐远选择这个档口复出,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他有意讽刺道:“还以为自己是当年那个千万人宠爱的徐远呢?你现在不过是被人玩腻就丢的破鞋!跟我拿乔?好啊,你要是不乐意伺候就走吧。谁能拦得住你啊?大明星。”他从徐远身上退下,整理了下稍显凌乱的衬衣,坐回原处。
电视上还在小声播着什么,徐远听不太清了,他躺在地上,思前想后的,半响,才自己爬起来。姿态卑微的跪立在男人脚边,低着头轻声说:“王,王董,我错了……您原谅我吧,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会好好伺候您的……是我不懂事,对不起……”他小心翼翼抬眼看王良脸色,王良却一个眼神都不施舍给他。
抱着王良大腿,讨好的用侧脸蹭了蹭他的膝盖,男人还是没理他。咽了口唾沫,徐远压下内心深处蔓延开的苦涩,不死心的把脸贴在男人大腿上磨蹭:“王董……王董……”无意间瞥见王良腿间微微鼓起的一坨。他迟疑的凑上前,埋首进男人腿间,伸出舌头小猫喝水似的,一口一口舔舐着布料,口水浸湿了昂贵的衣料,王良也不恼,半眯着眼,享受他的乖巧。
不出一会,虽说毫无技巧可言,王良也被他舔硬了,勃起的性器形状明显的紧勒在裤子里,撑出一顶颇为壮观的小帐篷。徐远见努力有了成果,更加卖力的继续用嘴巴取悦男人,直到王良拉扯他的头发,迫使徐远昂头看他,“大明星不会就只有这点本事吧?”
闻言徐远只得颤颤巍巍的伸手解开男人裤子上的纽扣,他很慌张,试了好几次才成功拉开拉链,隔着最后一层布料敷衍的吸吮了几下粗壮的茎身和囊袋,刚拉下内裤,巨大的茎头便从中跳了出来,直直戳在脸上!一瞬间徐远有些被吓到了,惊慌的模样惹得王良轻笑:“怎么?你怕了?没见过这么大的?”
徐远敢怒不敢言地摇摇头,“我不怕……”王良听他这样说很快隐去了笑意,徐远见他拉下脸不高兴的样子,身为男人稍稍一想就明白过来了。急忙补说道“我,我很怕……我……我下边很小很紧……我怕疼”越说越小声,王良看着他因羞耻而胀得通红的脸,心痒痒的,带有几分宠溺意味拍拍他的头,“那就让我验证验证,你到底有没有说谎。”
第3章
这是要他脱衣服了……迟疑了几秒,徐远最终还是狠下心解开了系在腰上的浴带,死咬着后槽牙,当着王良的面缓缓扯开衣襟,贴身的白浴衣顺着身体滑落……王良比徐远小两岁,却是在社会上一步步吃苦,摸爬滚打过的,是许多人眼中见过大世面的成功人士。只是他从没想过,也从未见过,一个男人的下面会同时拥有两套生殖器官。
徐远的下体乍一看上去,除了耻毛稀少这点,其余的跟正常男性没任何区别,只是此刻毫无精神蜷缩在腿间,红通通茎头的囊袋下方似乎多长了一个极类似女性阴户的嫩穴,上头没有耻毛,两瓣粉白色的阴唇紧闭着门扉,看上去十分脆弱。雌穴长得这般干净漂亮,若不是王良早知道徐远同宋宇泽之间那点破事,他大概会以为徐远是个还未被人玩过的处子。
男人打量的目光让人很不舒服,徐远想着要是王良嫌弃他不男不女的身体,那前面的小穴是不是就不用挨肏了?但是他又不想失去复出的机会,也许王良会愿意肏他的屁股,毕竟他原本的目标不就是自己的屁股么……胡思乱想之际,王良示意他靠过来。
[美娱]荆棘王冕 完结+番外: 《[美娱]荆棘王冕》作者:沉尘浮世文案如何评价西奥罗德·莱希特?“你能想象这世上有那么一种影帝,前一秒捕获了学院派所有人的爱慕与青睐,下一秒就扭头拍起了Cult片?让他们又爱又恨的西奥就这么做了”——《纽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