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周端 完结+番外完本[父子年上]—— by:除徒

穿越成反派重置版 第一部完: 《穿越成反派重置版》作者:流水怜兮文案:穿越前华黎就觉得路西法就是个悲剧,穿越后华黎觉得自己才是最大的悲剧,虽然他是这本书的死忠,可也不至于死忠到亲身穿越过来啊!要知道这本书里的所有人物没一个好下场啊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郑周端》
作者:除徒
简介:
父子年上,爸爸比较坏,注意避雷。

“你告诉他不用想了,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不会见他,也不会认他,更不会回他的家。就这样,再见。”周端挂掉电话,过了半天情绪才平复下来。
咖啡店一下午都没客人,到了傍晚的时候门铃“叮铃”地响起。
“您好,欢迎光临。”周端向门口望去。
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气度非凡,神情却非常温和,对着周端打招呼道:“你好。”
“您先请坐。”周端这么说着,男人就坐在了吧台之前。
“请问您想要点什么?”
“黑咖啡。”
周端转身去煮咖啡。
将咖啡递给男人的时候,男人握住周端的手,说:“我让你紧张吗?”
周端手臂的肌肉僵紧,试图收回手。
手轻而易举地收回来了,周端却因而有些失落。
他说:“抱歉,是有一点。”
“为什么?”
周端咽了咽口水,犹豫再三,终于坦然一笑说:“因为您是我喜欢的类型。”
“大叔吗?”
“帅大叔。”周端说。
男人喝了咖啡,在杯垫上写了个电话,推给周端说:“下班之后打给我。”
门铃又响了一声,男人走了。
周端拿起杯垫,看着那串数字,心跳得很快。
“喂?您好……”
“收拾一下,我来接你。”男人说。
“抱歉,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
“你就叫我郑时吧。”
“郑先生。”
郑时笑了。
很快郑时又来到咖啡店,带周端上了他的车,发动车之后问他:“不怕我把你卖了去?”
“我不怎么值钱。”
“也不问问我带你去哪?”
“去哪?”
“晚饭。是不是有些失望?”郑时一边开车一边和他调笑。
郑时订的餐厅并没有高端到让周端感到局促,位置在靠窗的角落,僻静却不封闭。席间郑时和周端聊了一些周端也感兴趣搭得上话的话题,晚餐进行得非常愉快。
饭后,郑时问:“我送你回家,还是去酒店,还是去我那里?”
周端霎时间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个……我……”
郑时笑了,说:“我送你回家。”
就算这样周端一路上还是很紧张,郑时的性暗示已经很明显了,他不知道回家这一选项是不是也会发展到那一步。
倒不是不喜欢这个大叔,或是排斥性事,而是他还没准备好。
车开到周端租房的楼下,周端不知这么告别是不是不太礼貌,于是试探地问:“上来坐坐吗?”
郑时微笑着俯身下来,在周端额头上轻轻一吻,说:“不早了,下次吧。”
周端浑身烧着一般,拉开车门拔腿跑回家。
郑时坐在车里抽完一根烟,笑意散去,启动车子,开走。

两人第二次见面是在周端晚上打工的酒吧。周端端着一盘酒水送到卡座,见到里面的人愣了一下。
郑时和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中年男人一起,两人都分别有个年轻男孩相陪。
周端有些尴尬,想要装作不认识,却被郑时提前发话了:“我之前就在这看到过你。”
“哦,抱歉,客人太多我不记得了。”
周端将酒摆好就想走,郑时还与他说话:“咖啡馆也是打工?怎么,很缺钱吗?”
“没有。”周端向他笑着说:“客人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你去忙吧。”
周端无暇多想,凌晨四点多客人走得差不多了,老板体恤他是学生白天还要上课,就叫他先走了。
从酒吧出来,周端闻到一股熟悉的烟味。
郑时正倚在墙上抽烟,见周端出来,掐了烟,说:“我送你回去。”
两人坐到车里周端还是不言语,他转过头来看着郑时,在他启动车子之前伸出手去,摸向郑时的胯间。
郑时把周端按死在副驾的座椅和车门间,两人开始激烈地接吻。
车开到附近的酒店,周端和郑时分别冲了澡出来,拥抱着倒到床上,郑时搂着周端,仔细吻过他每寸皮肤。
如周端所想的,郑时的身材非常好,高大强健,非常有力气。而且鸡巴很大。
到了这一步周端也不想退缩了,他将自己打开,郑时的膝盖顶着他的大腿的时候,他就将双腿打开。
郑时迟疑了一下,问:“你认真的吗?”
周端已经非常动情,眼睛里边雾蒙蒙地,看着郑时说:“上我。”
郑时将周端翻过来,从背后看去,周端真的很显瘦,屁股上都没什么肉。郑时啪啪打了两下,周端的屁股就泛了红,他哼哼两声,将屁股翘起来。
郑时掰开他的臀瓣,看到他缩得紧紧的肛门,揉了揉,括约肌被他抠开,指尖探进去,周端浑身绷紧了,屁股却在努力放松。
郑时收了手,反倒握住他前面的阴茎。周端在他手里弓起身子,郑时为他撸了一会儿,周端就感觉要到了,抓着郑时的手想要推开,却没能推动,最终射在郑时手里。
周端趴在床上喘气,郑时在毛巾上蹭了蹭手,正要起身,被周端拉住了。
“那你用嘴吧。”郑时说。
周端爬起来,趴到郑时身下,扶起他半硬的阴茎,张开嘴含了含,然后一吞到底。
郑时被他弄了一会儿也有感觉了,这样不是很使得上劲,就叫周端跪在地上,自己坐在床边,抓着他的头操他的嘴。
周端张大了嘴任他进出,郑时捅得太深了,他开始觉得反胃,后来也能找好角度,让郑时插入到他的喉咙中。
周端双手也拿了上来,抚摸着郑时大腿内侧,抚摸和揉按他的睾丸。
郑时这么弄了半天,扯着周端的头发一捅到底,阴茎抖动着射精了。
精液都被灌入到周端的喉咙中,周端边咽边流口水,射精结束之后还捧着郑时的阴茎,在他的龟头上嘬。
郑时看他贱得不行又满头汗的模样,捋捋他的头发说:“早点睡吧,明天早上我送你去学校。”
两人睡了一张床,但周端心里不太高兴得起来。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到这个人,还会不会再有下次,下次他的身边还有没有别人。
第二天郑时果真早起送他,路上问:“你怎么这么拼,家里条件不好吗?”
“还可以。”周端说。“就挣点学费生活费吧。”
“学费都交不起叫还可以?这样吧,我赞助点你的学费,就当贷款了,等你毕业后工作了再还我,上学的时候就专注学习。”
“真不用您操心了郑先生,我这样挺好的。”周端说着又笑了,问:“还是您想当我金主啊?”
“行吗?”
“您还没验货呢。”
“下回的,至少把你的夜班都辞了,我再验货。”

也快到月底了,周端去酒吧上班的时候跟老板谈了谈。
“我想这个工作就不做了,做完这个月,您看行吗?要是一时不好找人我就再做做。”
二老板挥挥手说:“也不差你一个,回去好好念书去吧。”
月底完工老板还塞了个红包给他,周端拆了之后看数目不小,觉得挺过意不去的,再去找老板,老板就闭门不见了。
酒吧的工资和红包,咖啡店周末的打工,再加上奖学金,下学期学费生活费应该不用愁了。
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周端回到租房好好睡了一觉。
醒来已是第二天下午,周端自己弄了点东西吃,收拾了屋子洗了澡,之后犹豫良久,还是给郑时打了电话。
恰好郑时下了班,要来周端家的地址,说半个小时之后到。
周端就一直跪在自己的小单人床上往外看,老小区里住的人很多,傍晚都出来遛弯或者带着孩子玩耍,周端看得津津有味。突然他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开进小区,一路上有很多老人孩子或是小狗挡道,他都很耐心地等待。
周端披了件衣服踩着鞋就出去接了。
郑时在小区里转了一圈才找到停车位,往周端家的楼门这边走,周端远远地看着他,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成熟又英俊,像镀了一层金光。
接到人,请到楼上,周端又是给找拖鞋又是端茶倒水的,把郑时当作一位贵客。
郑时四处打量了一下,见他租的房子应该是几居室隔出来的,一居室带个小卫生间,厨房在厅里,插的电磁炉没煤气。
郑时问:“你自己住?你妈呢?”
“我妈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就走了。”
“为什么?”郑时问。
“咳,我也成年了,很正常吧。”
“那你恨她么?”
“没什么好恨的,把我养那么大已经仁至义尽了吧,自己一人带着个孩子怎么都是个负担。而且她还给我交了一年的学费,让我有个缓冲。我恨的是我爸。”
“为什么?”
“他抛妻弃子,不然我妈也不会这样,那时候我还很小呢。”
“那现在你妈也不要你了,你有没有想过去找你爸?”郑时边说边拿了一小撮头发在手里揉。
“我不想见他。”
“为什么?”
周端看着他,不再回答,而是拿脸蹭了蹭他的手指,说:“也想听听您的事。”
“我?”郑时笑了。“我有什么好说的?”
“您现在有没有家庭啊,有没有情人,什么的。”
“家庭倒是没有,情人嘛……”郑时说着看向周端。
周端心脏砰砰乱跳,非常紧张,就听郑时说:“也没有。”
周端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凑上前去吻他。郑时将他搂在怀里,一边吻他一边抚摸他的背,他的胸前,又将手伸到他的衣服里,与他柔滑的皮肤直接接触。
周端喜欢被这样一双大手拥抱和抚摸,身体软了下来,待到郑时摸到他的股间,他已经化成了一滩水。
他也解开郑时的衣服,滑下去跪在他的双腿间,为他口交。
这次郑时非常动情。
周端抬起头来喘气,问他:“去卧室吗?”
郑时起身,将周端整个人横抱起来,扔到卧室床上。
周端拿出了避孕套和一包润滑剂,郑时说:“东西挺全啊,还有什么?”周端又到抽屉里翻找,回过头来,有些犹豫地问:“需要灌肠吗?”
郑时说:“不用了。”起身到客厅里去穿衣服。
周端手足无措地跟出来,问:“我哪里做得不对?”
郑时已经穿好衣服,把他拉过来低头吻了一把,说:“你没哪里不对。”
周端问:“您不喜欢我吗?”
“喜欢。”
“那为什么不做?”
“我们可以不是这种关系。”
周端抬起头来,声音有些抖。“那……您想要什么关系?我不缠人的,不会总打电话给您,您有什么需求的时候联系我就好,我……”
“好了好了,没事没事。”郑时抚摸着他的后背安抚他。“我们也没见过几次面,我挺喜欢你的,不是只是想找你当炮友,我们多接触接触如何?”
“嗯……”周端脸涨得通红,也捡起衣服来穿好了,两人又坐回到沙发上聊天。
郑时问他:“学习怎么样啊?”
“挺好的,拿奖学金。”说到这个周端还是有点小骄傲,眼睛里面也亮了。
郑时笑,拿出烟盒比划比划问:“不介意吧?”
周端摇摇头说:“不介意,我给您拿个烟灰缸。”说完跑到厨房拿了个小碗出来,郑时已经点燃了烟吸上,将烟灰弹到里面。
两人聊了一些周端学校的事,之后郑时看到他书架上有本相册,叫周端拿来看。
翻开来一看,郑时笑了。“这么恨你爸?”
每张古早的家庭照中周端父亲的脸都被沾了水然后抠下去了。
周端有些不好意思,赶忙翻了页。郑时问他:“那时候你还很小吧,还记得你爸什么样吗?”
“早忘了。”
他们聊到挺晚的,走前郑时说:“你可以常打电话给我,我喜欢你缠我。”
送走郑时,周端有些气馁,但心里也挺高兴的,又跑到床边看郑时将车开出去。

郑时最常带周端去吃饭,一周总要约他出来两三次带他去城里的各式餐厅,没课的时候两人一起去看画展,听音乐会。
晚上有的时候他们去看电影,周端经常因为白天太累,就歪在郑时肩膀上睡着了。有次周端歪向另一侧,注意力也不在电影上面的郑时眼疾手快地给他拉了回来。
两人如此这样相处到了冬天。不用上夜班他也不用自己出来租房,退了之后回去住宿,又剩下一笔钱,算算下学期过下来没问题了,寒假再找个全职的打工,运气好能攒下些钱来。心情放松下来,吃得好睡得足,周端身上长了肉,个子也蹿了一点。
就在这个当口,郑时公司突然生了变故,要出差一个月。
周端没说什么,送郑时去了机场,然后自己坐大巴回去。
到了那边郑时就给周端去了电话,但后来工作太忙,也顾不得总是联系他。
两个礼拜过去,周端终于忍不住,主动给郑时去了电话。
“想我了吗?”接起电话,郑时就这样笑着问。
周端沉默了一小会儿,说:“您现在在忙吗?会不会打搅您?还是已经休息了?”
“没有,我正好刚回酒店。”说着郑时突然“嘶”了一声。
“怎么了?”周端忙问。
“没事,倒水给自己烫着了。”
“要不要紧,严重吗?快去拿凉水冲冲,处理一下,不要打电话了。”
“不碍事的。”郑时用肩膀夹着电话,响起了“哗哗”水声。
“起水泡了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郑时望着手背上一大片红和几个透亮的水泡,说:“没有。”
他一边冲着凉水一边和周端聊电话,问他学习和打工的事,问他缺不缺钱花。不知不觉间手已经被冻得没有了知觉,他关掉水龙头。
听到响动,周端说:“您还是去看看吧。”
“没事的,我一把年纪的人了,还用你来替我操心吗?”
周端意识到自己不该管太多,便不再说了,让郑时早点休息,挂掉了电话。
次日他还是有些担心,晚上给郑时打了电话想问问情况,结果没打通。
第三天中午郑时打了回去,周端问他情况,他说:“怪我,当初没听你的,后来水泡蹭破也没注意,感染了连带发烧,去医院挂了大半天水。”
周端听了这个哪里还坐得住,在图书馆的走廊里来回踱步。“那您现在呢?没事儿了吗?”
“能有什么事,小伤,不痛不痒的。”郑时依旧是毫不在意,笑着说:“正好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两天。”
挂了电话周端就去搜火车票,能买到的最近班次是辆慢车,十几个小时车程,但也是最快的了,他买了张站票。
到学校请了假,周端装了几件贴身衣服就坐上了火车。
火车上人很多,周端到车厢间的门边站着,有几人在这里抽烟,呛鼻的烟味让周端越发焦躁。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跑过去给他添麻烦,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火车轰隆前行,天黑了下来,周端坐着自己的背包缩在一个小角落,清晨的时候终于到了站,下了车后周端在火车站,看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地,疾速行走着,一时间有些茫然无措。
他想他应该再买张票直接回去,可没有见到郑时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拿出手机,犹豫再三还是拨出郑时的号码。
那边很快接了,周端声音有些抖,问:“您在哪啊?”
郑时听到电话那端的嘈杂人声,和喇叭广播的声音,严肃起来问:“你在哪?”
“我在……对不起,我在您出差城市的火车站。”
“你先出站,在候车厅等我。”
两人终于见到面,郑时气不打一处来,周端明显在车站门口等的,鼻子耳朵都冻红了。他问:“你来干什么?恩?你来这里干什么?”
周端抬起头来看着他,眼圈发红。
未等他说话,郑时就把他搂到怀里。
他抚摸他的后背,头发,捂热他的耳朵和脸颊。
他捧起周端的脸,看着他的眼睛,低下头来吻了吻他发红的鼻尖。
周端拉过他的手,看他敷了药看起来惨不忍睹的右手,心疼极了。
郑时让司机将车开回酒店,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进到房间中,郑时扯着周端的衣领将他拉到面前,捏着他的脸颊,深深地吻了下去。
快穿之我把主角都弯了完本: 《快穿之我把主角都弯了》秋憬文案:准备告白的周谕突然被系统带走了,系统说他要做完任务才能回去见自己男神,任务内容:扳弯主角化身原剧情中的炮灰角色,一步步渗入主角的世界,扳弯一个个人生赢家周谕:“咦,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