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装难兄难弟完本[耽美]—— by:温暖12月的风

爱情来得刚刚好完本[耽美]: 《爱情来得刚刚好》梦菲漾文案:王晓曾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他们要那样对他,只因为他是个一出生就不被期待的孩子吗?一次一次的努力换来的却只有失望上天垂怜,在他快绝望的时候,阳光出现了萧肃: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金装难兄难弟》作者:温暖12月的风
文案:
伍嘉成和谷嘉诚的真人同人,

闷骚IT男谷嘉诚x大明星伍嘉成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伍嘉成,谷嘉成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谷嘉诚迎来生命里的一个小高峰和一个小失意,今天他升职做it部主管,人人经过都要拍拍他肩膀说声恭喜,道一句青年才俊,当然他才23岁,虽然比不得face家主事佬,也很是值得称赞一番。令人遗憾的是女朋友当晚与他讲了byebye,他一直知道,她不是甘于在一方小天地的,她问,要不要和她一起去看看世界的景色。他沉默,不是没有这个勇气,只是,他喜欢编程,他放不开手。她亦明白,两人平静地吃完也许最后一顿饭。
他喝了许多清酒,女朋友喜欢日料,但是他不喜欢,冰冷的没有烟火气的东西他一直不喜欢,但是他喜欢她,也就觉得这些不合口味的食物尚可入口,清酒他总不以为这是酒,寡淡得像把米酒冲了多半水,小时吃的醪糟丸子也比这酒气重。
于是中招。
女朋友很讲义气地陪他到了公寓楼下,说过再见。他想挽留,最后却只说了声,保重。
跌跌撞撞上了楼,从冰箱里掏了几罐啤酒继续喝,反正明天周末,反正明天又不会世界末日。喝得天花板都在旋转,谈了数年的女朋友分手,他是真的很喜欢她,欣赏她,记得初见的时候她穿着oversize的一件夹克,像个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一笑的羞涩直达他心底,即使后来发觉她绝非一个羞涩反而是有点大女人主义的人,他仍然在心里保存着那一个初见的画面,打动他的画面,然而,不知是泪水模糊了眼睛还是记忆模糊了心情。
不知今夕何夕。
电话震动将他吵起,他眯着眼睛看了看,是短信。
我们还可不可以在一起?
他一个机灵,立刻回复。
当然可以。
然后揉揉惺忪醉眼仔细看了一下来信号码,忍不住骂了句脏话,陌生号码。
不料电话就打过来,他犹豫了两秒,接了起来。
“丹丹,我真的好开心,这次我们公开,我不会再胆小鬼,可不可以?我会保护你,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你真的答应了对不对——”对方语无伦次地说。
忽然起了一点报复心理,他一声不吭,听着那个有点醉意的好听的男声继续说。
“丹丹,你跟我说句话好不好?我那时候,不够坚强,不够厉害,但是我想过了,现在没关系,不做这行也无所谓的,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男孩子软甜的声音带了一点哭音,听起来实在是有点过于年轻且稚嫩。
大约是高中生升大学闹恋爱,谷嘉诚不忍心再逗他。
“同学,你打错电话了。”
对方静了一瞬,“这不是丹丹的电话吗?”
“你觉得我像叫丹丹的人吗?”
“那你、那我——”
谷嘉诚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你打错了,打到我这里来了,还要说什么?”
“没有,对唔起啊。”垂头丧气的,还带了点方言腔。
“再见,小朋友。”
“等一下!”
“怎么?”
“我想问你,你有咩失恋过啊?”明显是醉话。
“有啊,今晚。”反正他也醒了,有这么位老兄一起聊聊也好。
“哎~骗人~”男孩子说话拖尾音,竟然还挺可爱的。
“真的,骗你干嘛,我又不认识你。”
“是啊,我是不是很烦人,对不起,晚安。”那个声音沮丧得简直要下雨。
“你别哭啊。”谷嘉诚无奈地劝了一句。
久久没有传来回应,一点点抽泣的声音从话筒里模模糊糊地传过来,他竟然觉得这个小男孩有点可怜可爱,忍不住以老大哥的口吻劝他两句。
“女人呢,就是这样了,你搞不懂的。”
“不是啦!丹丹很好的,超级超级好的,都是我不好。”抽泣隐隐有升级的趋势。
“你太小了,还不懂,这种事没什么的。”谷嘉诚以一副无所谓的口气劝他。
“我才不——你几岁?”
谷嘉诚被问懵了,顺嘴回答:“23。”
“比我大一岁而已,你交过几个女朋友?”一把质疑的小声音。
谷嘉诚被反问得又好气又好笑。“你管我?好心没好报。”
“喔,你说得好像情史很丰富,还以为你多大。”他能想象到对方撇着嘴的样子。
“也没多大,比大部分人大一点而已。”他顺嘴说。
一阵沉默。
“你是说了个黄色笑话吗?”
“不好笑吗?”
“还…….好,哈哈,哈哈哈。”
又一阵沉默。
“有点尴尬啊,总之多谢你今晚跟我聊天,我现在好多了,打扰你了喔,不好意思,晚安晚安。”小男生有点恢复元气的样子。
“晚安。”他简单地回答。
“等一下!你刚说你今晚失恋,真的假的?”
“有必要骗你吗?”
“嗯,那,节哀顺变。”
“你在安慰我?”
“不明显吗?”
“还好。”
“你好像不是特别难过。”
“还行。”
“你们感情很好吗?”
“还可以。”
“我是不是很烦?”
“还行。”
谷嘉诚先一步说:“我知道你女朋友为什么跟你分手了。”
对方不甘示弱地说:“我也知道你女朋友为什么跟你分手了。”
一阵轻轻的笑声从话筒传到谷嘉诚心里,一升啤酒都填不满的心里好像被这阵笑声给填补了一些。
“那,多谢你啊,晚安。”
“晚安。”
谷嘉诚听到电话挂断的嘟嘟声,拿到眼前,现在时间零点15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把这个号码存了起来,名字是一毛五。

☆、第二章
距离分手已经半个月,谷嘉诚又半夜出来买了包爱喜薄荷,忽然想起自己本来不是很喜爱这个味道,都是因为以前和女友一起,她总是说戒烟,见到这种浅绿包装却从来丢不开手。谷嘉诚也给她买过万宝路爆珠,但是她就是喜欢这个味道。谷嘉诚想她的时候常常会抽上一根,带着凉意的烟气冲进肺里,还不赖。
小卖店的收银员是老板的女儿,一直在复习考研,小姑娘做事很勤勉,只是喜欢追星,常常被老板兼老爸骂不务正业,被骂了就嘻嘻一笑也不在意,当着面还敢给谷嘉诚安利她的偶像。谷嘉诚记得很清楚,她喜欢的那个小明星叫伍嘉成,和自己的名字很像。
小姑娘一边扫码,一边问他:“今天又来买烟啊?”
谷嘉诚嗯了一声。
“吸烟对身体不好。”小姑娘认真地说,“我们嘉成新拍了戒烟广告。”
又来了,他想,每次来都要被安利。“好,我知道。”
小姑娘一笑,把烟递给他,收银台面用玻璃板压了一张伍嘉成的海报。皮肤有点黑,笑得还挺甜,在他看来是很普通的长得有点帅的男孩子,他自己常常被说长得好,也就不把这几分姿色当做一回事,他也从来不把男人的外貌当做一回事。
手机来了短讯,他拿起来看了看,发讯人是一毛五,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谁。
短讯内容很简单:‘你好,我们可以聊聊天吗?’
他磕出一支细长烟卷,叼在嘴角,欲掉不掉的,也不点起来,一只手在黑莓手机上运指如飞:‘你想聊什么?’
滴的一声,对方回的很快:‘你真的回我啦,谢谢!我今天又遇到丹丹,她看起来很好,可是我看到她的时候心好像不痛了。’
他面无表情地回:‘那不是很好吗?恭喜你走出失恋阴影。’
‘可是。’对方只回了两个字。
他嘴角微微带了点笑,一边走一边回:‘觉得自己水性杨花了?’
‘讨厌啊,不是这样,我不知道怎么讲,可是我觉得自己背叛她了。’
背叛吗?谷嘉诚把烟从嘴角拿下,从习惯里跳出来大概是很难的吧,把长在肉里的刺再□□还是有点痛吧。他吁了一口气,把烟丢进了公寓门口的垃圾箱。
‘你只是不习惯没有她的生活,会好的,没事的。’
‘多谢你啊,我实在是找不到人可以说,已经在你面前丢过一次人,好像再丢第二次也不是很难。’
谷嘉诚忍不住微笑了一下:‘你短信也可以这么多话的。’
‘烦到你了吗?对不起对不起Σ(°△°|||)︴’
谷嘉诚坐到沙发上,将头仰在沙发靠背上,自顾自微笑了一会,回复:‘没有,你很可爱。’
‘哈?不是吧,你是在嘲笑我吧?’
‘那就算吧。’
‘你这么坏的!亏我还备注你是大好人。’
‘谢谢夸奖。你不介意我问一下你的丹丹为什么和你分手吧?
‘介意啊,不过可以告诉你。’
谷嘉诚等了一会,还是没有短讯过来,他把浅绿烟盒在眼前摆弄了几下,轻轻一掷丢到茶几上,以后还是不抽了的好。
滴的一声,对方回复了。
‘因为我长得不好看,个子不高,工作也不是很好,大概是这样吧。’
谷嘉诚忽然有点可怜这个小男生,大概恋爱里的人都作出低到尘埃里的姿态,自己有没有过?‘我长得好看,个子又高,工作也不错,还不是分手了。’
‘哇~~~~~~~~~~我第一次见到这么会安慰人的。你有没有搞错啊?’
谷嘉诚微笑着迅速打下一段文字:‘那你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相片看啊?’
答复过了一会才过来:‘我做的工跟大众传媒有点关系,还要相片?我又不和你相亲,哼!’
谷嘉诚忍不住喷笑出声:‘我们也算有缘,不互相认识一下吗?大家都是北京的号码。’
‘唉,孽缘啊~那这样好了,现在11点55分,12点整我们同时互发照片好不好?’
‘可以。’谷嘉诚找了一张最近的照片,想了想,又换了另外一张,然后开始盯着手表。
原来5分钟可以过得这么慢的。
十二点整他抓起手机把照片发了过去,随着他刚发过去,滴的一声对方的短讯到了。他迫不及待地打开看,不禁失笑,好几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娃娃,要想在一堆藕似的小胳膊里找到哪个是和他探讨失恋话题的那个还是有点挑战。
这时对方打过电话来,他看着屏幕上闪烁的一毛五,嘴角勾了勾接起来:“喂。”
“你这么耍赖的!”含嗔带怒的一句,还是脱不出撒娇的味道。
“我哪有,比你有诚意多了。”
“我的起码五官清晰,只有六个人,你发张球场观众席远景,哇,几百个人唉,我怎么知道你是哪个小点点?”
“那这天没法聊啦?”他故意委屈声音。
“必须没法聊了,你这个虚伪的人!”甜甜脆脆的嗓子带着笑。
“那你还不挂?”
“你怎么不挂?”
“我有风度,不挂!”
“哼,你有风度我没有喔,我也不要挂!”
两个人僵持了几秒,同时笑出声。
“真的多谢你,嗯,有没有什么我可以为你做的?”对方软软的声音让他想起棉花糖。
“没什么,只是明天情人节,我女朋友原来每次情人节都送我99朵玫瑰。”他一本正经地说。
“真的假的?”对方难以置信的声音,然而立刻反应过来,“你又耍我。”小嗓音又加了一句:“告诉我你公司在哪?明天的花我送你。”
谷嘉诚照实说了,然后加了一句:“你相不相信?”
“不信啊,你信不信我送你花?”挑衅的语气。
“信啊,万一你送了呢?我不是很威风。”
“咱们走着瞧!”得意的小男生。
“好好好。”他答应着。
“那,晚安咯?”
“晚安。”其实他不是很想挂。
“晚安。”不知道是不是他听错了,对方也有一点恋恋不舍,然后嘟的一声电话断了。
小男生,他忍不住微笑着,不过真是年轻的可爱,像一只小兽一样。
他是个喜欢小动物的人。

☆、第三章
很奇怪的,他有点期待今天,谷嘉诚一边刷牙一边看镜子里的自己直吐白沫,被自己逗乐了,还真会相信一个小男孩说的孩子话?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想着一个有点甜有点软的声音。
谷嘉诚来到公司,前台脸上的兴奋藏也藏不住,跟他讲有人送东西到他办公室。
一路过来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难道今天特别帅?他的大脑故意绕过那个他希望的可能。
手放在办公室门把手上,深呼吸,他打开门。
一大捧深红玫瑰美得无遮无拦,恣意盛开在他的办公桌上。
他脑子里简直要被这捧玫瑰给充满,膨胀,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眼角余光瞄到一群人好奇地探头探脑,最八卦的Linda被推选出来:“Jason,一大早就这么刺激?谁送的啊?”
他禁不住微笑了一下:“一个小朋友。”
“小朋友?”Linda疑惑。“什么意思?小女朋友?”
“以后有机会你们就知道了。”他随便敷衍了一下,“开工啊,八卦我,小心加班。”于是众人切的一声作鸟兽散。
他关上办公室的门,倚在门上慢慢地看桌上一大捧红花,很没有现实感。
其实谷嘉诚是个浪漫至死的人,尽管和他冷面无情的外表相悖,他喜欢有烛火的晚餐,有玫瑰的情人节,有月亮的散步,只是前女友从来不在乎这些,他也只得装作不在乎,怕破坏自己的硬汉风格。
他绕着玫瑰花左看右看,终于发现花里夹着一张卡片,打开来看,上面只写了四个字:你威风啦。
嘴角不可自抑地上扬。
是蛮威风的。
手机在手里紧紧攥着,想打电话的心情烧得猛烈。
说做就做,他拨通了一毛五的电话,另一只手拨弄着玫瑰花瓣,但是电话响了很长时间都没得人接。他略微怅然若失,也有些松了口气,对一个通过两次话的陌生人要怎么谢谢一捧玫瑰花才好,他也没有经验。
谷嘉诚从柜子里面找出很早以前在宜家买过的花瓶,很简单的圆滚滚的造型,前女友每次收到花都是随手一放,随便那些香气或浓或淡的枯萎,他倒看不下去,自己去买了只花瓶。后来女友告诉他不要再买花了,因为她有点花粉过敏。
没想到还有用武之地,他勉强把一半的花插到花瓶里,另外一半实在放不下了,只好抢占了墙角水培富贵竹的地方。
于是一上午就在做一点工看半天花的循环中过去了,终于把心思放到编程上的时候,电话却响了。谷嘉诚有点恼火地一把抓过手机,看到屏幕上的“一毛五来电”,心情忽然像是喝了什么暖暖的东西。
“喂。”
“喂,你今天威不威风?”有点得意地拖着长音。
“什么威不威风?”
“唉?你没有收到花的吗?”对方果然惊慌起来。
“哪有花。”他眼睛盯住红红玫瑰,嘴里却更加冷淡起来。
“不会吧,你们公司有几个叫Jason的?可是我明明跟花店说只要是你们公司所有Jason都送!怎么会?你公司是说假的啊?谁教你不说中文名的?”对面一大串半问半自言自语,语气是听得出的纠结。
他忍不住笑了:“我以为你送也是送黄玫瑰。”
对面立刻炸了起来:“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我好心送你花唉!”
“对啊,多谢你,玫瑰小子。”
“不要乱给人起外号啦,总之,嗯,你收到就好啦。”
“你送我花怎么不连巧克力一起送了?”
“哗!各位瞧一瞧看一看啊,还要巧克力,你要上天啦?”小甜嗓音又气又笑。
“唉!只有花没有巧克力,只威了一半就没得威啦。”他就是喜欢对方用这种口气说话,跟小猫爪子挠似的。
“下次啦,呃,之前没接你电话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在工作。”
“你做什么工作?”谷嘉诚忽然很好奇。
“嗯……就,大众传媒。你午饭吃什么?”对方明显想扯开话题。
“大众传媒?你不会是哪个大明星吧?”他玩笑的一句。
金风玉露一相逢完本[耽美]: 《金风玉露一相逢》作者:Encounter文案:高甜预警!HE!命中注定的两个人,相互成就了彼此的圆满人生他以为这只是一段“财色交易”,却不知道他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多年前那一段交集才来到他身边命运兜兜转转,他终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