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欲海沉沦完本[美攻强受]—— by:弹壳

[快穿]首席逆袭执行官完本: 《首席逆袭执行官(快穿)》作者:云琊天玦文案:世间总有一个人,他颜值高,技能多,势力大,眼光差,要么在开头不得好死,要么结局没有善终,他生来只为被打脸,他就是男主心底的血朱砂廖云沉身为晋江穿越司逆袭办C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欲海沉沦(双性)》作者:弹壳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美攻强受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前期走肾,后期走心。可能产乳。受有性癖,强迫症,不找虐不舒服斯基人格。雷者请慎入。
1V1,HE,后期甜甜甜!
第1章 1、请你操我(手指加玫瑰Play)
深夜,某商务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除了脖颈上挂着的黑色领带,顾延全身不着寸缕,他顺从地跪趴在针织地毯上,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腰肢柔韧而劲瘦,蜜色的脊背上覆着一层薄汗。他努力将腿张开,露出细窄的臀缝和下方粉色湿润的雌穴。仅仅是在后方那人的注视下,那柔嫩的雌穴便开始自发地翕动,时不时地从粉嫩的穴口吐出清亮的淫液。
“顾总的身体还真是下贱啊,我还摸都没摸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说话的青年有张让人过目难忘的俊美面容,价格不菲的手工西装穿在他身上更显得他身姿挺拔。他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站在顾延身后,欣赏着他腿间的艳丽春色。
“腿再分开一点。”
不用青年说话,顾延已经自发地将腿张得更开。雌穴的空虚有些难以忍受,他将手指伸到嘴里舔湿,然后在那人兴味的目光下,两根手指一齐按在了湿润柔软的阴唇上,难耐地揉弄着。
那两瓣掩映在稀疏毛发中的阴唇略显红肿,小巧的阴蒂从肥厚的阴唇中探头出来,可怜兮兮地颤动着。顾延两根修长的手指并拢在一起,重重按压着那肿胀的阴蒂,尽管电流般的快感一波波袭来,他英俊的面容还是露出欲求不满的神色。
“沈少爷……嗯……来操我……”
两根手指近乎粗暴地揉弄着那细嫩的阴唇,偶尔划过穴口,浅浅地试探,却不深入。沈寒知道他在有意引诱自己,这个淫荡下贱的男人,表面上严肃拘谨、衣冠楚楚,私下里却比红灯区的妓女还要放荡。
他眼中划过一抹嘲讽,故意装作不懂道,“顾总,您屁股上可有两个穴呢,我该操哪个呢?”
“你想操哪个都可以……嗯……”顾延跪得太久,腿有些酸,他转过身来坐在地毯上,背靠着落地窗,对沈寒张开腿,露出腿间肉红色的雌穴和半勃的性器。两根手指伸进雌穴,将那细嫩的穴口撑开,让沈寒得以看清里头蠕动的粉红色肠肉。
“好痒……嗯……沈少爷……来干我……”
妈的,真是只发情的母狗!沈寒瞥了眼自己鼓胀的下体,他眸中闪过一抹厉色,缓缓走到落地窗前,弯腰,掐住顾延的下巴。
顾延被迫仰起头,他的视线扫过沈寒的下身,立刻会意,跪在青年身下,抬手解开沈寒的长裤腰带。裤链被拉下,那团凸起鼓鼓的,隔着薄薄的内裤布料,可以隐约窥见那硕大男性的形状。
顾延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腿间的凸起,雌穴按捺不住地瑟缩了一下,散发着媚香的淫液从穴心深处流出,甚至有几滴落在了深色的地毯上。好想要这根东西戳进来,狠狠地操他……顾延神情恍惚地张开嘴,隔着棉质布料,忘情地舔弄着沈寒硬热的阴茎。
沈寒被他舔得很舒服,他摸着顾延的脸,满意地看着男人沉浸于欲望中的情色表情。他的阴茎完全勃起后尺寸很是惊人,顾延无法完全将那根东西吞下,只能艰难地让龟头插到自己的喉咙口,再小心地收紧双颊。浓郁的麝香气味夹杂着淡淡的古龙水味在他的鼻尖萦绕,顾延前后晃动脑袋,卖力地吮吸着沈寒的肉棒,双腿也不自觉地互相摩擦,聊以慰藉雌穴的瘙痒。
“啧,又流水了?”沈寒轻喘了口气,眸光暗沉地看着顾延身下的深色地毯上那一小摊水渍。他忽然揪住顾延的短发,让他朝后仰。男人的嘴还无意识的张着,柔软红润的唇几次擦过他龟头的铃口,涣散的黑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骚货,躺到桌上去。”
顾延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说不出的勾人。他乖乖躺在大理石制成的长餐桌上,修长挺拔的身躯完全对沈寒敞开,他甚至拨开碍事的领带,难耐地抚摸着自己赤裸的胸膛,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饱满而弹性的胸肌,拨弄着小小的红豆。
沈寒并不急着玩弄这个淫荡的男人,他的视线四下扫了扫,看到花瓶里的一捧红玫瑰,顿时嘴角一勾。
“嗯啊……沈少爷……”看着沈寒手里的玫瑰花瓣,顾延的身体颤了颤,即期待又兴奋地看着他。
“腿再张开一点。”
沈寒俯下身,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粉嫩的雌穴,他碾碎手中的玫瑰花瓣,让红色的汁液一滴滴落在肥厚的阴唇上。淡粉色的穴口渐渐被玫瑰花汁晕染得通红,里头流出的欲液也染上了绯红色,像处子之血一般艳丽。
“顾总,你自己没少玩这里吧?竟然还这么粉嫩,呵。”两根手指伸进去,淫猥地揉搓着沾满淫液的穴口,那处又湿又滑,仿佛最柔软的绸缎一般细腻。
顾延听着他调笑的话语,身体反而更兴奋了。他低吟一声,主动挺起腰,将腿间那朵湿淋淋的肉花往沈寒手里送去。
“哈啊……沈少爷……”
沈寒的动作很粗鲁,手指恶意地抠挖着湿热的甬道,把里头亮晶晶的淫水抹在男人腿间,又将两瓣肥厚的阴唇扯得变形,甚至故意用手指捏住藏在阴唇中的细小肉蒂,技巧性地研磨着。痛感和快感几乎同时席卷了顾延的身体,他双手紧紧攀住桌沿,修长的大腿一阵阵痉挛,雌穴失禁了一样往外淌水。
“看来顾总喜欢粗暴的?”
沈寒轻笑一声,把沾满了淫水的手指抽出来,在顾延脸上抹了抹。男人被他这样对待不仅不恼,还主动张开嘴,色情地吮吸着他的手指。
“想要吗?”将下身贴在男人腿间,暧昧地磨蹭,却并不深入。
“想……”顾延的雌穴饥渴地张合着,他抬起一边小腿,勾住沈寒的腰身,湿润的黑眸渴求地看着西装革履的青年,“快点进来……我要……”
“要什么?”
“要你操我……操死我……哈啊——”炙热的肉棒猛地冲进他身体深处,顾延的双腿顿时绷紧,嘴里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
作者有话说:练肉之作,主要是各种突破下限的啪啪啪。
以及顾延估计是迄今为止我写过的最病态最YD的受……当然,这么YD的受,攻必须器很大活很好才行。不然根本满足不了受呢:)
PS: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关爱发车司机\(^o^)/~,顺便有空可以来微博找我玩,ID:YIMEI弹壳,有各种脑洞和短篇出没哦。
第2章 2、下面湿了(H)
沈寒上半身衣冠整齐,下面只解开了腰带和裤头,和赤裸地躺在长桌上、满身爱欲痕迹的男人形成了鲜明对比。他将顾延的腿分到最开,形状狰狞、表皮布满青筋的肉刃在红嫩的穴口中进出,力道凶猛,每一下都像要把顾延钉死在桌上那般用力。
随着他腰肢的摆动,顾延的身体也他撞得不断晃动,他像条缺氧的鱼一样艰难地喘息着。两人结合处传来淫靡的水声,最脆弱的花心被粗大的肉刃顶开,被鞭笞一样的痛感混合着尖锐的快感流窜过四肢百骸,顾延闭上眼睛,完全沉浸在这种堕落的快感中,他甚至讨好地用肉穴吮吸着沈寒的阴茎,刺激得那灼热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
“操,想夹死老子吗?!”
沈寒不悦地在他屁股上重重拍了两巴掌。他低下头,看到顾延腿间勃起的性器,那根东西颜色不深,尺寸适中,光滑的龟头布满淫液。他伸手覆上去,用指甲搔刮着细嫩的铃口,下身的撞击也越来越快。
“嗯……哈啊……”
熟悉的酸涩感逐渐从穴心深处蔓延开来,顾延知道自己快高潮了,他挺起胸膛,两条腿把沈寒的腰勾到最紧,小穴一阵阵紧缩。在沈寒又一次顶到他细嫩的生殖腔时,他上身猛地弓起,“啊”地叫了一声,穴心深处喷出一大股清液。
“真TM骚,插几下就射了!”
沈寒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阴茎却被那湿软紧致的小穴夹得极为爽快。他把玩着顾延射精过后软绵绵的性器,又在高热的甬道里头顶了百十来下,才勉为其难地在里面射了出来。
一次自然是不够的,不过沈寒并不急着开始下一轮。他去花瓶里摘了朵开得最艳的玫瑰,根茎上的刺已经剪去,他捏着那细长的茎,慢慢插进顾延还在吐出白浊的小穴。
刚高潮过后的身体仍处在极为敏感的状态,下体的细微不适让顾延瑟缩了一下,他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沈寒脸上的愉悦表情。
“别动,我给你拍照。”沈寒不知从哪里拿了台单反过来,他举着单反,镜头对着顾延的腿间,咔嚓咔嚓连拍了几十张。
鲜嫩欲滴的红玫瑰遮住了红肿的雌穴,却遮不住下面流淌的爱液。红与白的鲜明对比,说是情色的极致也不为过。沈寒放下相机,觉得身体里又开始有了热度。
“顾总,下面还痒吗?”
沈寒没有抽出玫瑰的根茎,而是伸了两根手指进去,肆意地在顾延湿软的雌穴中抚摸着。顾延被他摸得穴心又泛起了瘙痒,他垂下眼睛,雾气朦胧的黑眸直直看着沈寒。
“痒……”
沈寒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三根手指一齐抠挖着柔软紧致的内壁,同时另一只手掐弄着藏在阴唇里细嫩的肉核。顾延被他弄得身体一阵阵轻颤,穴口不断地流出爱液,只是那股媚香已经有些稀薄。沈寒心里清楚,再玩下去这个男人就流不出多少水来了,他大发善心地抽出玫瑰,招了招手,示意顾延趴在地毯上。
“屁股再翘高点。”沈寒用牛皮鞋尖在顾延的后背上踩了踩。他神情倨傲,仿佛草原上的百兽之王睥睨自己的猎物一般不可一世。
顾延很听他的话,他努力放低腰身,将臀部翘到最高,甚至伸出双手,掰开两瓣多肉的臀,主动将肥厚的肉穴展现在男人的视野中。
沈寒十分满意他的表现,他跪在顾延身后,握住他柔韧的腰肢,毫不留情地将下身往前一顶。顾延没有防备,敏感的肉穴一下将坚硬的阴茎绞到最紧。沈寒吃痛,眸光便有些冷,他形状优美的唇张开,冷声道:“贱人,夹这么紧做什么,放松点!”
“嗯……”体内的饱胀感让顾延说不出话来,他皱紧修长的眉,无意识地轻哼着。
“妈的,就知道叫春!”
沈寒也没有耐性再等他放松了,掐住顾延两边胯骨,便发狠地开始抽插。饶是沈寒久经情场,上过的俊男美女不计其数,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顾延虽然貌不惊人,但绝对是最骚最耐操的那个。他做到兴起之处,又趴在顾延身上,对着他脊背上凸起的肩胛骨又咬又舔,手也伸到顾延胸前,搓弄着他胸膛上凸起的乳粒。
“嗯……好爽……”
顾延晃动着脑袋,削薄的额发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额前。后入的姿势让那根粗硬的肉刃进到了意想不到的深处,快感像电流般滚过脊背,眼前仿佛有炫目的白光划过。他前方的性器已经高潮过两次了,眼看又要迎来第三次高潮,一只修长的大手伸过来硬生生地将他的铃口堵住。
“不准射……跟我一起。”
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那人伸出舌尖,暧昧地舔过他的耳廓,让顾延依稀有种两人是一对热恋的情侣的错觉。只是这错觉转瞬即逝,很快被快感淹没的身体就抛去一切理智,放荡地在沈寒身下痉挛、扭动。
埋在男人体内的巨物突突地跳动着,在柔软多汁的花心深处做最后的冲刺。高潮来临的刹那,沈寒死死扣住顾延的腰,在他耳边发出一声变调的低吟。
作者有话说:写了NP肉再写1V1肉,莫名地感到轻松许多……ORZ
第3章 3、炮友关系(H)
“哈啊……”
温热的精液洒进穴心深处,敏感的内壁像被烫到般瑟缩着。钳制着他前方性器的手终于松开,顾延的小腹绷到最紧,胀成紫红色的阴茎断断续续地吐出几股白浊。
沈寒半软的性器还埋在他的雌穴里,他抚摸着顾延覆了层薄汗的腰身,恶意地在他高潮后格外湿软的甬道里撞了两下。
“嗯……”
“这骚穴都操松了吧,我给你看看。”
沈寒从他身体里退出,顾延失了后方的支撑,腰身立刻瘫软下去,趴跪在地毯上,只有臀部高高翘起。
来不及闭合的穴口正反射性地张合着,两瓣大阴唇被操得格外红肿,细嫩的小阴唇可怜兮兮地往外翻着,不时有白色的精液从穴口流出来,收缩间,隐约可以窥见里头艳红的媚肉。
“还在流水呢,真他妈骚。”
沈寒啧了一声,手指伸进去,挖了一些精液出来,抹在顾延的臀肉上。饱满的臀肉上还印着五个清晰的指痕,是他之前做到兴起时打的。
“痛吗?”沈寒抚摸着那块指痕。
顾延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摇了摇头,“没感觉。”
“操。”沈寒笑着在他屁股上又拍了一下,“起来吧,时间不多了,再做一次。”
最后一次,两人在浴缸里。
顾延叉开腿,背对着沈寒坐在他身上,扶着那人半勃的性器慢慢往下坐。在等待的当口,沈寒看完了这两天邮箱里堆积的邮件,还跟一个海外供应商在电话里敲定了一笔价值两千万的业务。
挂了电话,沈寒懒洋洋地坐在浴缸里,看着顾延在他身上起伏。男人的脊背宽厚有力,腰身紧窄,从后颈延伸到尾椎的线条清晰而性感。他抚摸着他温热的脊背,不满意他慢吞吞的动作,往上顶了顶腰。
“嗯……”
顾延闷哼一声,反射性地抓住了浴缸的边缘。干涩紧致的后穴毕竟不如雌穴那样松软,就算抹了润滑剂也还是紧得要命,沈寒抽插了几下便觉得不够尽兴,他让顾延起身,面对他坐在浴缸里,两条腿再分开搭在浴缸边沿。
“自己抱着腿。”
沈寒说着话,又将浴缸里的水全部放完。顾延正摸不准他想做什么,看到青年去旁边的淋浴室把花洒取了过来,顿时心下通透。
雌穴不安又期待地瑟缩着,顾延看着沈寒靠近,那人举着不锈钢的手持花洒,朝他邪气一笑。
“这个咱们还没玩过呢,今天试试效果怎么样。”
沈寒拨下开关,小股温热的水流洒在他腿间,一开始顾延还感觉不到什么,直到花洒喷射出的水流渐渐变大,强劲有力的水波冲击着他柔嫩的雌穴,他的表情才开始变得有些惊慌。
“嗯……”他咬住唇,无意识挺起蜜色的胸膛,大腿痉挛似地绷紧。沈寒调高了温度,又将水流开到最大。他拨开两瓣红嫩的阴唇,将花洒径直对着男人腿间蠕动个不停的雌穴。
“啊……”
无数细长的水柱击打着他敏感而脆弱的内壁,那种让人双腿发软的体验是他从未曾经历过的,他感觉那细长而强劲的水流像无数条透明的触手般钻进他的雌穴,搔刮着柔软的媚肉和湿润的穴心。掩在阴唇中的肉核被水流冲刷得逐渐硬挺,销魂蚀骨的快感一波波从下身涌向四肢百骸,顾延仰起头,氤氲着雾气的眸子半眯,承受不住似的从喉咙里泄出沙哑的呻吟。
沈寒凝视着他动情的模样,黑眸有些危险地眯起。他忽然将花洒扔到一边,托起顾延的臀,在那人欲求不满地扭动着下身时,干脆利落地将自己肿胀的阴茎捅进了艳红的雌穴中。
“哈啊……”空虚的深处陡然被填满的刺激让顾延一下射了出来,他的手指紧紧扣着浴缸边沿,带着水汽的眼睫抬起,无力地瞟了眼身上正在侵犯他的男人。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沈寒的脸都是无可挑剔地俊美,瓷白的肌肤,挺直的鼻梁,还有一双勾魂夺魄的漂亮眼睛。他的身材也很完美,手臂和小腹都有隐约的肌肉线条,高挑而又不显纤瘦。当然,对顾延来说,最重要的是,他那根东西很大,而且每次都顶得他很舒服。
“在想什么?”
沈寒边以恰到好处的力道顶弄着他柔软的穴心,边哑声问。
“在想……你这个炮友……还不错。”
沈寒呵呵笑了两声,他揉捏着男人挺翘的臀肉,“你的身体也不错,尤其是……这个骚穴。”手伸到两人连接的部位,意有所指地揉了揉淫水直流的穴口。
室友掉线了完本[耽美]——: 《室友掉线了》作者:有爱就可以文案周烨有个住在一起两年了的室友,然后突然某一天,这个室友他画风一变,从宅男程序猿变成了富家小公子,再变成了酷炫拽霸天,再……室友你到底怎么了室友!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