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惑乱天下完本[gl百合]—— by:陌上花angel

星际最强纹章师完本[穿越耽: 《星际最强纹章师》作者:醉染轻歌文案:8.14起晚了,先去吃饭饭,今天上午的更新延迟到下午1点左右o(╯□╰)o天玄门弟子柳临川在自爆金丹与魔修同归于尽后,重生到了一个奇特的星际世界中一个人人皆知的废物少年奥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惑乱天下(gl)
作者:陌上花angel
文案
一位是冷艳冠绝天下的九五至尊,一位是常年卧病在床,传言活不过二十的相府三千金。一次宫廷选秀,却把两个人紧紧的牵连在一起。
慕倾城:陛下,臣妾帮你稳坐天下,你还我自由可好?
皇甫景彦:自由对你就那么重要,难道比朕还重要?
慕倾城:若陛下愿意陪我浪迹天涯,我愿放弃自由。
皇甫景彦:好,朕还你自由。
帝王与宠妃的爱情抉择,一个要的是天下,一个要的是自由,看她们如何演绎宫廷的爱恨情仇【因为
内容标签: 宫斗 虐恋情深 欢喜冤家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倾城,皇甫景彦 ┃ 配角:慕容含影,李嫣,月朦胧,柳意涵,欧阳晴雪,韩玉儿,卫霜儿,兰慧君等 ┃ 其它:宫斗,百合
第1章 梨花十里香
梨花香十里,落花犹如雪。阳春三月,梨花盛开,不见新绿,只见飞雪。
帝都幻城锦绣繁华,一片祥和。城外不到两里的官道上,一辆双辕马车缓缓前行。
马车上坐着两个姑娘,一个穿浅粉色长裙,手里拿着马鞭,脸蛋清秀可人。另一个身穿淡绿色长裙,肤色有些黝黑,圆圆的有些胖嘟嘟的脸蛋,双手握着一把宝剑,倒是显得可爱几分。
两人有说有笑,也不急于赶路。
“夏香,你说小姐这次回京是不是有事?她说回京探望老爷夫人,还有来帝都赏花,我怎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双手握着宝剑的姑娘歪着脑袋看着自己身旁的女子,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哟,我家武痴,何时也变得如此聪明,这还是百年来头一次?”
夏香一脸笑意的看了对面女子一眼,对于她的话,到有了几分好奇。
“我本来就很聪明,只是你没有留意罢了,你眼里除了小姐,那还能看到别人?”
脑袋一扭,看向别的地方,完全一副不想理对方的表情。
“瞧瞧你这样子,我说秋月,你每天除了让小姐教你武功,何时关心过别人?没让小姐操心,我们已经谢天谢地了。”
想到秋月以前的种种劣迹,夏香还真的无法相信自己旁边坐的女子,是会关心别人的人。
这里就这么几个人,路痴就有个两个。自己旁边的尤为严重,出门都怕她把自己弄丢。做事义气用事,不经大脑。每次出门都会闯祸,最后只有这些人为她收拾烂摊子。
“我哪有这么差劲,不和你说了。哼……”
“哟哟,生气了啊,哈哈……不过这帝都的梨花真的很美啊,怪不得小姐闹着慕容姑娘非要回来。从十里之外,除了这雪白的梨花,再无其他颜色,美得如人间仙境。”
这一路走来,除了梨花,还是梨花。夏香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的美景,情不自禁的感概一番。
“那是,小姐百花之中独爱梨花,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身子不好,还闹着回京。”
宝剑握在右手,双手环胸。自己小姐偶尔的孩子气,真是有些让人无奈。
“琴被慕容姑娘没收了,她除了来帝都赏梨花,还能做别的吗?也就慕容姑娘能管住咱家小姐。小姐闯祸的性子和你可有的一比,你闯的是小祸,小姐可是大祸,而且每次都把自己的身子搞得一团糟。”
夏香想到自家小姐过去做的那些事情,心里都有些发怵。每次出门都会把自己弄得不是受伤,就是大病一场,这些人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生活。
“你在这里说小姐坏话,小心她醒来听到,你要遭殃的。”
秋月好心提醒夏香,斜眼让她瞧瞧马车里面。
“不用担心,小姐正在睡觉,她听见才怪。”
夏香一副满脸不关心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很自信,就如同她说的,里面的那个人真的不会听到。
“小姐没有听到,我可听到了,小心我告你状。”
从车里传来一个入黄鹂般悦耳的声音,好听又让人欢喜。
“春雨,好姐姐,你千万别告诉小姐,不然我又要蹲马步了。”
夏香听到里面姑娘要告自己状,赶快求饶。
“那你贿赂我一下,我就不告你状了。”
“我回去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酸菜鱼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呵呵。”
春雨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很满意的点点头。
“春雨,你又欺负夏香了。”
坐在车里的另一个女子笑笑摇摇头,对于这两个人的状况,真的有些想笑。每日都要斗上几次,倒也热闹。
“嘿嘿,冬雪,你每次都出来帮腔。”
笑笑又低头看看枕在冬雪双腿上的女子,一袭白衣,桃花眼,肤如凝脂,一副慵懒模样。双眼紧闭,轻微的呼声,睡得很是香甜。
“冬雪,我们马上就要入京了,小姐还不醒。她不是来帝都赏梨花的吗?这一路除了睡觉,还未见她睁眼。”
望着熟睡的女子,春雨也是感慨自家小姐睡觉的功力。已经睡了三个时辰,到现在还未有醒来的迹象。
“小姐身子不好,让她多睡会也好。慕容姑娘让我没收了她的独幽琴,她甚是无聊,除了睡觉,也做不了别的。”
转脸看看放在一侧的古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自家小姐是“琴痴”,视琴如命。琴技一流,这天下自家小姐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这到也是,若是没有慕容姑娘管着咱们小姐,还不知道她现在是何样子。不过也是奇了,咱家小姐这脾气居然能听慕容姑娘的话,你说说这是为何?”
春雨一直好奇,自家小姐豪放不羁,脾气执拗。看似好欺负,其实不然,骨子里的坏脾气,也是没有几人可以受得了。
每次只要慕容含影说话,自家小姐就变了一个人,变得乖巧,听话。俨然和外面的样子大相径庭,若是别人看到在慕容含影身边的小姐,不知该是何种表情。
“小姐把慕容姑娘当成自家的姐姐,在心里自然很是尊重。她也知慕容姑娘疼惜自己,在各方面才会言听计从。”
“冬雪,你对小姐甚是了解啊,怪不得小姐也那么听你的话。”
春雨看着冬雪笑了起来,这里能管住小姐的人,只有冬雪。慕容含影都把她当成自己的心腹,只要小姐不听话,她就会拿出慕容姑娘给小姐定的家法出来。
“小姐不听话,我也是没办法。还有多久到帝都,我们早些叫醒小姐,不然一会下车身子又要受凉了。”
“我问问夏香去。”
掀开车帘,探出头对夏香说道。
“夏香,我们还需多久到帝都?”
“大概三炷香的时间,我们行的太慢,时间都耽搁了,午时应该可以到城门口。”
对于这行驶的速度如同深闺小姐的小碎步,想快也快不了。夏香也是没有办法,小姐睡觉,身子又不好,行驶太快,颠簸怕她受不了。
“你们稍微快点,我们也好回家赶上用膳。小姐早上只喝了一碗粥,已经三个时辰,她估计早饿了。”
“好。”
夏香稍微加快速度,两炷香的时间就到了帝都的城门口十丈之外。望着巍峨的城楼,还有那威严的两个大字——幻城,心里也是敬畏几分。
这帝都就是不一样,这气势威武逼人,让人心生敬畏。看着这城墙也知里面是何等的繁华。
城门口有两排士兵,似在检查来往的车辆。
“冬雪,过城门这里还要检查吗?”
夏香第一次来帝都,对这里的情况不甚了解。
“恩,你把你腰间的令牌出示给他们,他们就让咱们进城了。”
“好,我知道了。”
夏香拿出令牌,驾着马车行驶到幻城门下。
“请出示出入凭证。”
一个士兵举手上前拦截,在帝都马车之类出入要有凭证的。若是外地人,没有凭证要登记在册,以免出现可疑人物。
夏香把令牌递给那个士兵,士兵看到令牌上的“慕”字,很礼貌的低头行礼,退至一侧让行。
进城以后,夏香反反复复看着这块普通的令牌几遍,也没有瞧出有什么奇特之处。除了一个“慕”字,再无其他。刚刚那士兵见了低头哈腰,很是尊敬,这倒是奇了。
“冬雪,这块令牌有什么神奇之处吗?那些士兵见了为何会那副模样”
“这是皇甫王朝慕丞相的令牌,他们当然害怕了。”
夏香不知道自家小姐的身份,冬雪也不以为然。除了自己和春雨来过帝都,车外的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知晓小姐的身份,那也不奇怪。
“你说什么?慕丞相,就是那个连陛下都要敬畏三分的慕丞相?”
秋月第一次听到如此惊人的消息,这皇甫王朝,有几个人不知道当朝丞相慕威。他正直廉洁,先帝都要敬他几分。先帝驾崩,托孤与他,当今陛下也是很敬重他。
“小姐也姓慕,难道小姐是慕丞相的女儿?”
夏香似乎想到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愣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
“你们两个现在才知道?小姐的身份修养,一看就是出自大户人家的女儿。还有她每年都要来帝都几次探亲,想想也知道她的身份了。”
对于外面两个一惊一乍的女人,春雨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平时除了关心食谱和武功,哪里会去想小姐的身份。
“我们两个哪有你和冬雪聪明,琴棋书画都很了得。如若不然,小姐每次出远门就会带着我们一块去了。”
想到过去自己苦苦哀求,都无果的遭遇,夏香只觉心里苦啊。自己除了认识那些蔬菜水果,哪里还想着去学什么诗词歌赋。自己身边的这个还不如自己,从小到大,只要让她背书,就当是要她命一般,大字倒是认识几个,可惜也就那么几个简单的。稍微复杂一点的,人家认识她,她不认识人家。
“你到抱怨起来了,小姐苦心教你们两个读书,读书的时候你们在做甚?你除了每日研究新的菜式,还会关心这书长什么样?你身边的武痴,更不用说了,让她背一首诗,一个月也没有见她记进脑子里去。人家三岁孩童,一盏茶的功夫就可以背下来,她倒好,一个月只背的两句。教她武功,她到是勤快的紧。”
春雨一脸嫌弃的模样,对于外面的两个人,她直接无视,不予理会。
秋月知道在说自己,也闭嘴不说话,这里嘴最厉害的就是春雨,简直是毒舌妇了。
“春雨,马上到相府了,小姐还没有醒的迹象,你看如何是好?”
冬雪望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酣睡的女子,满脸的无奈。
“你想知道如何叫醒小姐?我告诉你。”
春雨笑嘻嘻的趴在冬雪的耳畔,用手捂着说了些什么。
“咳咳,夏香到了天香阁,停下马车,我们要去买几坛上等的女儿红。”
还没等夏香回话,枕在冬雪双腿上的女子,“嗖”的一下坐了起来。
“女儿红?在哪里?”
第2章 谕旨入宫廷
“小姐,我们还没到呢。”
冬雪望着这个从自己腿上爬起的女子,倒是惊吓一番,她也没有料到自家小姐的反应如此之大。虽说小姐也是嗜酒,却也没有到了嗜酒如命的地步。今日这反应,还真是大啊。
想到这些时日,她滴酒未进,估计是酒瘾要犯了。上次受伤到现在也有一月有余,慕容含影担心她的身体,禁了她的酒。这到帝都,春雨提到天下第一酒楼——天香阁,她反应如此激烈,尚可理解。
“哦,到了咱们买上十坛带回慕府。”
慕倾城一想到那些迷人的酒香,肚子里的酒虫就开始叫嚷。
“夏香,我们直接回府。沿着这条大街走上一里,就可看见慕府的府邸。”
冬雪好不理会慕倾城肚子里的酒虫,现在还病着,作为大夫,她是有权照顾好自己的病人。在回京的时,慕容含影也交代,在小姐伤愈之前,滴酒不沾。在自己这里,慕容姑娘也是自己半个主子,自家小姐此刻的身子状况,也不容许她喝酒。
“冬雪,冬雪姐姐,我们就买五坛好不好?”
慕倾城拉着夏香的手臂在一旁撒娇,俨然没有了小姐的样子。
冬雪眼睛望向车外的大街,对于慕倾城的各种撒娇,卖萌,不予理会。
见冬雪不理自己,慕倾城还继续恳求。
“一坛好不好?就一坛。”
人直接贴到冬雪的身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春雨在一旁看着,捂着嘴不说话,她能想象冬雪心有多苦,自家小姐卖萌的技术可是很高的。
在外面的夏香听到里面个撒娇的声音,浑身打个寒颤。
秋月直接缩缩脑袋,似要把自己的脑袋缩进肚子里。在心里祈祷着,“小姐,千万不要出来,千万不要出来”。
“夏香,我们能不能加快速度。”
秋月往夏香的身边移了移,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话,生怕这话传到车里,被里面的人听到。
“恩。”
应了一声,甩下马鞭,加速前进。
慕倾城在里面纠缠无果,只好把希望寄托到外面的人身上。
“夏香,你到天香阁停下马车,我们用完膳再回家。”
“小姐,我们已经到了慕府,现在还要拐回去吗?”
夏香停下马车,看着眼前威严的府邸,真是好气派。
“什么?到了?”
慕倾城从车里钻了出来,她真的无法相信此刻已经到家。
抬头看看大门上的匾额——慕府,漂亮的小脸瞬间拉了下来。
“怎么就到家了?”
嘴里还在不停的嘟囔,又一次和美酒擦肩而过,这种伤心欲绝的心情,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下车大步跑去敲门,若是让别人知晓这就是慕府那个病怏怏活不过二十的三小姐,该是何种表情?
“哈哈,你看看小姐刚刚那个表情,真是笑死我了。”
春雨下车捧腹大笑,这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沮丧的小姐,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到家,错过美酒。
“你别笑了,这是帝都不是逍遥楼,我们还是注意一点比较好。”
冬雪看着蹲在那里没有形象的春雨,提醒她一下。
“还有夏香和秋月,我嘱咐你们的千万要记住,且不可惹了麻烦。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还是小心些为好。”
“好。”
两人齐声应答,四人一起上了台阶。
府里的管家听到咚咚的敲门声,好似霸道。在这帝都还没有哪个人敢如此在慕府的门前嚣张,快步去打开大门看看,到底是哪个狂妄之徒。
门刚打开就看一张熟悉的俏颜,原本有些恼怒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兴奋不已。
“三小姐回来了,快点进门,我去告诉夫人。”
“慕管家……”
慕倾城还想说什么,慕管家早已没了人影,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来,都这么兴奋作甚。
“春雨,你把马车停到后院去,我们先进府了。”
转身对在那里还捂嘴的笑的春雨一个命令,甩甩手进府去了。
其余三人也随慕倾城进府,独留春雨在那里瞪眼。就说不能笑,这倒好自己变成牵马的了。
这慕倾城刚踏进院子,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急切又欢喜的声音。
“我家城儿回来了,我家城儿回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慕倾城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
“娘,您慢点,我又不是几年不回家一趟。您这样若是有个闪失,爹一定将我逐出家门。”
慕倾城快速上前扶住,急匆匆而来的母亲。每次回家,母亲都是这副样子。
“让娘瞧瞧你瘦了没有?你的身体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殷月华抓着自己的女儿,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瞧了个遍。瞧过之后,眉头紧锁,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娘,我很好。有含影照顾我您就放心吧,您看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慕倾城松开殷月华的手,在她眼前转了一个大圈,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真的很好。
“城儿,你又瘦了,上次来的时候小脸还有些圆晕,现在怎如此苍白,脸变成瓜子脸了。”
殷月华总是能发现自己女儿一些细微的变化,从出娘胎,这个女儿都在阎王殿门口徘徊。
小时候有几次差点没了性命,后来多亏自己的太师祖把这苦命的孩子领去,不然此刻能不能见到这个孩子长大。都未曾可知。
[gl]御鬼问道完本[gl百合]: 御鬼问道gl作者:情字伞文案稍微撸一下剧情的时间线是围绕着傅起云的三世情缘展开,时间线为:第二世,第三世不清楚的可以看卷标cp:傅起云x万俟柳(姓万俟mo qi)如果觉得第二世太过于长,且对仙侠设定不感兴趣,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