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耽美短篇》 —— 作者:跨女唱兮容羽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 1 页,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作者:樾玥文案:神木神无属性:招财是的,就是那个yys里的那个御魂,但…是变异版的每天最大的烦恼就是,你们这些该死的纸币,离我远点!齐木楠雄在第一次听见转校生的心

分享几篇原创短篇耽美文,作者也是随心之作,大家可以读读看。作者说.想到什么写什么了,可以的话不定期更新,写完一个短篇就会上传上来。每一篇的字数不相等可能会很少也有可能会很多,看情况而定哦,如果太少会发两篇,太多就发一篇就好啦。

《原创耽美短篇》
作者:跨女唱兮容羽
 

一、He,is...My lover.
    “小梁,这次的演讲太棒了!!”身着黑色笔挺西装的中年男子兴奋地双手紧握一年轻男子的手夸赞道。
    “多谢夸奖。”年轻男子温和的微笑点头
    中年男子看到年轻男子身后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英俊男子,他直挺挺地站在墙边向中年男子微微鞠躬。中年男子笑了笑:“有人来找你了,我先走了。”年轻男子转过身看到熟悉的脸庞一下子红了脸突然结巴起来:“你你你来啦?”英俊男子看向他,嘴角微微勾起,墨黑色的眼睛更加深邃:“嗯,抱歉,来晚了。”中年男子识相地道别,年轻男子看着他张了张嘴却没说话,一向温柔的人连招呼都没打直接转身离开,英俊男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小昀。”
    “这里那么多人呢,你先放手。”小昀低着头想推开他的手臂,英俊男子抓着他的力气越来越大,他皱皱眉想躲得更远,英俊男子看着他叹了口气松开他问道:“弄疼你了?”
    “没有。”小昀依旧背对着他
    英俊男子走到他身后轻轻拥住他:“我喜欢你。”小昀被吓到了,他能感觉到身后的这个男人对他的不一般,他保护着自己、陪伴着自己、宠着自己,这一切都超过了朋友、兄弟的感情,自己也默默接受着他对自己的好。男人温热的呼吸徘徊在脖间,鼻尖有意无意地蹭着自己的后颈,小昀怕痒地躲了躲,男人的声音变得低沉下来:“永远和我在一起不好吗?”
    永远?可以吗?小昀在心中期待着
    “你你真的会一直在我身边吗?”小昀小声地问道
    “会。”男人保证道,他看着小昀红透的耳朵笑了笑,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认定了这个人,那个在演讲台上意气风发,善于言辞的人在生活中是那么善良的人,居然把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大灰狼捡回家,他还记得那天晚上下着绵绵细雨,自己站在小区门口发呆,这个人撑着一把伞急匆匆地跑过来帮自己挡雨并问道是不是回不了家了?要不要去他家住之类的话,他牵起自己的手往他家里走去,夏末的雨夜伴随着阵阵凉风,这个人的手却格外炙热,看着他的背影和不时回头的微笑,一颗心也慢慢沉陷。
    小梁视角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像被遗弃的小猫咪一样,看得他好心疼,急切地喊着爸爸停车拿着伞冲下车。
    “还记得我吗?”他忐忑地问道,他们两个才见过一面而已
    那人墨黑色的眼睛巡视着他的脸轻轻点点头,“你怎么站在这里?是不是没带钥匙回不了家?家里有人吗?”问完小梁就后悔了,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罗嗦,很多管闲事,谁知道那人还是不说话只点了头,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要去我家住?”那人依旧点了头,小梁满心欢喜自然地牵着他的手领着人回家,之后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那人虽然不爱说话但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让他开心不已,再然后他们成为了最亲密的爱人。
    “who,is,this?”
    “he,”
    “oh,he,looks,very,”
    “thank,”

二、欠债
    “嗯嗯求,求你。”小年因激烈运动而变得红扑扑的脸埋在软软的枕头里,压抑着羞人的**向身后的始作俑者告饶。
    “求我?求我什么?”始作俑者恶狠狠地顶了几下,小年咬着自己的手腕才能堵住快要忍不住的声音,身后的人把小年拦腰抱起来继续运动着,小年撑着床头柜才稳住自己屡次要掉下去的上身手指紧紧扣着床头柜的花纹。身后的人低下头在小年白皙的肩头吮吸出一个个吻痕,下身的律动越来越快,小年已经受不了了几声**过后下身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身后的人几个重重地顶进将灼热的液体留在小年体内,小年趴在床头柜上**感觉身后的那个人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不由得的松了口气,今晚他算是遭罪了,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了,他还在睡梦中时就被出差回来的这个人上下其手,等他完全醒过来的时候这个人已经进入自己的身体了想推开都来不及了。
    “不想我吗?”男人厚颜无耻地问道
    小年可不敢摇头也不敢点头,只好装作没听见。男人吻了吻他的耳朵大发善心地放过他,抱着他去浴室洗澡,在浴室里见他还在装睡凑近他耳边说道:“不说话我就当你没想我。”立正站好的利器顶在小年有些红肿的后**上,小年一个激灵推开男人:“我,我想你。”
    “乖。”男人笑着摸摸他的头,“跟我说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事?”
    “就,就工作啊。”小年低着头回答道,他一直都在努力工作赚钱还债,他的父亲欠了男人公司的三百多万赔偿金,自从欠下了这笔钱母亲就消失了,父亲变卖了所有能卖的东西才把零头还完。母亲的离开让父亲很伤心却也无可奈何,小年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早早进入社会努力工作帮助父亲还债,日子很辛苦但是他和父亲都没有放弃,一直在努力工作。2年后父亲因为在工地发生事故而去世,小年一个人承担起了两百多万的债务,他一度感觉到绝望,每次走上天桥时都忍不住想跳下去结束人生,小年想起父亲说过的话:咬咬牙,再大的困难都能挺过去的。有一天总经理的秘书突然叫他到总经理办公室,他不明所以地敲门进去了,公司的总经理施骅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盯着他,小年不自然地低下头问道:“请问总经理,您有什么事吗?”
    “有一个交易想跟你谈谈。”施骅开门见山地说道
    “什、什么交易?”
    施骅起身走到小年身边:“从今天开始调你到企划部经理的位置,你的待遇会有所提高做的好的话还有奖金,你的债务也能很快还完。”小年一听心动不已,“但是”施骅拖着声音,“你要成为我的情人。”
    什么?小年雀跃的心瞬间冷下来,连连后退:“不,不”施骅也不着急慢慢说道:“你可以选择不答应,光这些债务的利息你就得还一辈子了。”小年依旧摇摇头:“不,我会努力工作把钱还清的。”
    “凭你这点工资下辈子都还不完。”施骅掐住小年的下巴笑道,“你什么时候把钱还完我什么时候放你自由,我相信你的能力,只要你努力工作不出5年就能把钱还完。”
    小年的脑子被他成熟男人的气息彻底打乱了,傻乎乎地点了头,在他点头的那一瞬间,施骅猛地堵住他的嘴。
    “想什么呢?”施骅帮他擦身见他神情呆滞问道
    “没,香港那边没事吧。”小年摇摇头转移话题问他出差的事
    施骅可不上当继续问道:“刚才在想什么?”小年只好乖乖回答:“想起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哦?”
    小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急忙起身:“坐那么久的飞机你不累吗?我们回去睡觉吧。”施骅一言不发起身擦身套了内裤就出去了,躺在床上时,小年看着施骅的后背顿时睡不着了,真的不出5年他已经快还完那些债了,他很快就能自由了。可是怎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是他们两个同床以来施骅第一次没有抱着他入睡,小年面对着施骅心里想这个人虽然平时霸道了些可对自己还是好的,快3年了,这个人除了他真的没有和其他人发生过关系,而此时此刻没有他的怀抱怎么觉得那么冷,小年不自觉地往施骅的方向挪了挪直到感觉到他身上传过来的温度,施骅在黑暗中表情严肃一直睁着眼睛并没有睡着。
    “你到底在生气什么?”小年忍无可忍说道
    这些天施骅的冷淡和夜不归宿让小年察觉出不对劲,施骅看着报纸淡淡说道:“与你无关。”小年如同晴天霹雳般反应过来,是啊,关他什么事,他又凭什么管施骅,他不过是施骅的泄欲对象,这跟他是男是女没有关系,他们之间只是债主和欠债者的关系,还完了钱他就自由了再也不会和施骅有任何牵扯这不是他之前想好的吗?小年低着头轻轻地说道:“是啊,跟我有什么关系。”说完,房间陷入一片寂静,连两人呼吸声都那么清晰,小年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施骅:“这卡里有两百万,还给你。”施骅错愕地抬头看着他,心中所担心的终于成了真,他真的会离开自己的。

[琅琊榜]倾余生 完结+番外: 1 页, 《倾余生》作者:总有刁民想害朕太太文案:大概是一个苏兄进入悬镜司之后被下药,而跟靖王发生了超越友谊的关系然后两人一边认清自己和对方的心意,一边并肩战斗,最后HE的故事由于原著历史背景是架空,所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