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相遇 热恋 分手再破镜重圆 —— 作者:靡宝

[琅琊榜]倾余生 完结+番外: 1 页, 《倾余生》作者:总有刁民想害朕太太文案:大概是一个苏兄进入悬镜司之后被下药,而跟靖王发生了超越友谊的关系然后两人一边认清自己和对方的心意,一边并肩战斗,最后HE的故事由于原著历史背景是架空,所以

透过早熟天才少女的眼睛,记录几对人的爱与成长。相遇,热恋,分手,破镜重圆。一方家业凋零又重新奋起,写尽真实人性中的挣扎、反思、选择,写了爱情中两个人的成长。文风浪漫清新,笔法严肃,文笔优雅成熟。作者试图在套路之外,在普通的题材中写出新意。能让人全身心投入的感情,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

《绽放》作者:靡宝
文案:
在同居大半年后,江雨生和顾元卓决定收养江雨生失去家庭的外甥女敏真。
两个男人和一个小女孩,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他们曾相亲相爱地生活,曾因为摩擦和误会争吵,曾因为繁忙的工作疏离彼此。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停止相爱过!
盛极必衰,顾元卓毫无防备地迎来了家族的覆灭……

他们被迫分开,各奔前程。
他们各自成长、蜕变、成熟。
他们分别,他们重逢,他们再度相爱……

爱如一粒种子,纵使深埋在冰雪之下,
但是等到春光降临,它依旧会生根发芽,绽放成花。
**
同志家庭离婚+复婚录。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雨生,顾元卓 ┃ 配角:江敏真 ┃ 其它:




第1章
司机把车停在一栋独立洋房门外。
房子白墙红瓦,像足了童话故事里的场景。一株一串红从栅栏里探出头来,在初夏的微风里轻轻摇曳。空气中浮动一股清甜,那是栀子花香。
社工李小姐牵着敏真下了车:“我们到了。”
话音刚落,院门打开,一个年轻男子匆匆迎了出来。
“你们总算到了!我等了一个上午了。”
男子白皙俊雅,笑容和煦如春风一般。白衬衫,卡其裤,干净清爽中带着一股清癯的书卷气。
他蹲下来,热切地注视着孩子,一字一句地慢慢说:“敏真,我是你小舅舅。”
李小姐笑:“江先生,她听得见的,只是不肯开口。”
小女孩一双黑嗔嗔的眼睛盯着江雨生,几分陌生,几分怯生。李小姐推了推她,她立刻把头低了下去。
江雨生笑笑,要牵她的手。孩子身体一震,惊慌地躲到李小姐身后。
李小姐很尴尬:“江先生,这孩子只是有点怕生。”
江雨生苦笑,侧身招呼她们进去。
整座院子绿意盎然,鸟语花香,宛如世外桃源。流水,花篱,任何不起眼的一处,都倾注了设计师的妙思和园丁的辛劳。
这是一座需大量金钱才能维持日常的居所。
江雨生似乎怕冷场,一路热情地把把花草指给敏真看:“这是六月雪,那是绣球,架子上爬着的是紫藤。”
李小姐对敏真说:“江先生是生物学家,在大学里做老师。大学知道吗?你将来也要进那里读书。”
一路走来,繁花几欲迷人眼,粉蝶翩翩,从敏真脸颊边飞过。花丛里还立着小巧的饮水器,以供鸟儿汲水。草丛晃动,似乎躲藏着小动物,或是精灵。
这里简直像爱丽丝的花园。
起居室有一面墙是落地玻璃窗,庭院在窗中一览无遗。家具纤尘不染,器皿精美,茶几下铺着厚厚的白地毯。
雨过天青色的冰纹大花瓶里插着露水清亮的白色月季,空气中浮动着早餐余留下来的面包和咖啡的淡香。
江雨生显然是个把日子过得十分精致的人。
敏真捧着樱桃蛋糕坐在沙发上,垂着眼睛动也不动。两个大人在一边交谈。
江雨生说:“已经给敏真联系好了学校,是外国语学校的小学部,秋季就可以入学。幸好校长是朋友,愿意收敏真进去。”
还好,他们不把她送去特殊学校。
李小姐担心:“别的孩子会欺负她不说话。”
“那我们就努力让敏真再度开口吧。”江雨生苦笑,“那边家里怎么说?”
李小姐压低了声音:“男方家里亲戚都拒绝照顾她,她被亲戚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几个月。我们找到她时,瘦得一把骨头,身上长癣生疮,得不到医治。不敢坐凳子,不敢抬头看人。别人说话声音稍微一大,就吓得浑身发抖。”
江雨生脸色黯淡下去。
他转过头去,怜爱地看着敏真。那孩子低头看着蛋糕上的红樱桃,却一直没有动口。不知是不喜欢,还是舍不得吃。
江雨生叹气:“我很久没和家里联络,不然早就把她接过来了。”
李小姐连连点头,“其实敏真聪明懂事,又温顺安静,一点不会给人添麻烦。”
不会说话的孩子自然安静。
李小姐又说:“江先生和顾先生真是富有爱心之人。”
她站起来告辞。敏真下意识跟着她走了两步,随即又停住,彷徨地望向江雨生。
那眼神,犹如一只预测到会被丢弃的幼犬,充满了寂寥、忧伤,和认命的阴郁。
江雨生心脏绞痛,小心翼翼地把手搭在敏真肩上。
这一次,敏真没有躲闪。江雨生松了一口气。
大门合上,敏真就给留在了这里。
江雨生蹲下,仔细端详外甥女。
孩子已经八岁了,枯瘦矮小,邻居六岁的孩子都比她看着健壮。面孔小得像一只梨,苍白。皮癣留下的疤还没有脱,爬满半张脸,看上去有点吓人。一双眼睛因此显得大得离奇,眸子乌黑如墨珠,惊疑不定地瞪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舅舅。
江雨生柔声说:“你妈妈同你说起过我吗?我是你妈妈的弟弟。你妈妈叫江云生,我叫江雨生。外婆生你妈妈的时候,天上风起云涌,生我那天,则下着雨。”
孩子一直盯着他,也不知道在听不在听。
江雨生继续说:“在你妈妈回来前,你跟着舅舅住,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喜欢吃什么?不想说?也许要给你些图片……”
江雨生自言自语,忧心忡忡。
这外甥女就像是个被别人弄坏了的水晶娃娃,七零八碎地落在自己手上,须得小心翼翼地捧着,生怕再摔了就拾不起来了。
偏偏是他唯一的晚辈,血脉相连,难以割舍。
况且,一个孩子,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弱小无助却不得长辈保护和怜爱,有苦都诉说不清楚。要是没有他护着她,她还不知道会流落到哪里去。
江雨生深呼吸,说:“不要担心,一切都过去了。舅舅会照顾好你的。”
敏真的眼神闪动,低下头去。依旧不说话。
江雨生微笑,并不勉强她。他带敏真熟悉新环境。
“厨房在这里,想吃什么就告诉陈姨。书房在那儿,我回家后就在那里工作。你先住客房,你的房间还没来得及装修。喜欢墙壁什么颜色?粉红?蓝色?紫色?”
敏真第一次做出回应,伸出细细的手指,指了指样板上的浅蓝色。
江雨生非常开心:“这颜色刷出来一定很漂亮。”
他们到后院。那里也种满了奇花异草,每株植物上都有个小牌子,蝴蝶和蜜蜂在花间飞舞。
江雨生从袋子里抓了几颗青黑的小石头,放到敏真手里,说:“这是花种子。种在土里,每天浇水施肥,给它关爱,它会发芽长枝,开出芳香美丽的花。敏真喜欢吗?舅舅也给你整一个小花圃好不好?”
敏真依旧不作答,眼底映着天光,双眸似浸在泉水中一般,看得江雨生愈发怜爱。
院角落里有两株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中间架着秋千。明显是手工做的。
江雨生指着秋千说:“那是你顾叔叔送你的礼物,喜欢不?”
敏真看看秋千,又看看江雨生。
江雨生恍然明白她的意思。他斟酌着,说:“你顾叔叔呢,是舅舅的朋友。恩……和舅舅住一起。这房子就是你顾叔叔的。”
他说着,忽然凄凉一笑,“舅舅我其实没有家。”
屋里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江雨生嘱咐道:“你自己玩,不要踩那些花。”然后跑进去接。
敏真一个人在原地站了片刻,才慢慢走到花圃前,蹲了下来。
眼前这株花的名字叫晚香玉,绮丽动听。据说,夜晚的时候才绽放,气味馥郁芬芳。所以也叫夜来香。
一只蜜蜂嗡嗡飞过来,敏真急忙躲开,一不留神跌坐在地上。那蜜蜂偏偏绕着她飞,怎么都不肯走。
敏真吓得不敢动,屏住呼吸,面孔憋得通红,眼珠子随着蜜蜂的身影紧张地转动。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立刻挥走了蜜蜂,然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咦?怎么怕成这样?”那人笑道,“蜜蜂叮你一个包,自己丢掉一条命,太不划算,所以它们通常不这么干。”
敏真哆嗦着看过去。
眉毛鬓角浓黑,鼻梁挺直,牙齿洁白整齐。这人非常高,敏真被他抱着,一下觉得离地好远,脚下的悬空和一股陌生的气息让她恐惧,颤抖起来。

《欢脱》势不可挡 BL甜文 :宣大禹抱着王治水,离吵吵的夏耀远一点儿。   王治水刚才都已经迷迷糊糊丧失神智了,又被仇恨逼得醒了过来,万分艰难地攥着宣大禹的手,一副“死在宣大禹怀里就足够了”的经典表情。   “一定要好好……查清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