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之二月红完本[bl同人]—— by:太委屈

[聊斋]道长捉鬼中 完结+番: 1 页, 《道长捉鬼中[聊斋]》作者:南陶文案:这是一个把剑气花打成剑“气”花后的穿越故事谢晗是一只怕鬼的剑纯,然而系统却把他扔进了聊斋,还让他捉鬼除妖为了回家,谢晗再怕也要硬着头皮上在聊斋呆了很久以后,
1 页, 老九门之二月红
作者:太委屈
文案
我是二月红,是50年后二月红,也是50年前的二月红,更是为了人生不再遗憾的二月红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二月红,张启山 ┃ 配角:老九门电视剧各配角 ┃ 其它:
楔子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宽敞的庭院里,榕树底下,年轻漂亮的女孩挺直着身体,掐着兰花指咿咿呀呀的唱着,边上,躺在摇椅里的老人一晃一晃的跟着哼哼。
从门外走进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女孩停下来曲调,看着中年人恭敬的站在老人身旁轻唤“师傅,大伙都到了。”
躺椅上的老人缓缓的睁开眼,黝黑的眼看着碧色的天空,半分不曾分给身旁的人“当初,也是这样的天,万里无云……然后,很快的便变了,红色的,血的颜色……”咳咳咳,话被不间断的咳嗽打断了。捂着嘴唇的白色手帕上沾上了点点红斑
“师傅……”中年人焦急的呼唤“医生,医生……”
“爷爷”女孩几步跪到老人椅边,有些哽咽
一番慌乱,老人床前跪满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一而言
“都起来吧,都活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去见见故人了。”
“爷爷……”女孩泪流满面,其余的人也是一脸悲痛
“大志……”
“师傅。”中年人跪行了两步来到老人床边
“大志啊,你是个好的,比你大师兄强多了……陈皮他啊,气太燥了,所以啊,走得早了……”急喘了两口气“遗书我写好了,在书房的柜子里,我走后,你看着办了吧,你们啊,别怨师傅偏心,小丫到底在我身边长大,这宅子,就给她当嫁妆吧……”
“师傅放心。”中年人红着眼应答,不时哽咽着
“大志啊,把我烧了吧……带回长沙……他们都在那等我呢……”意识开始模糊了,眼前好像有个人影,费力的眯着眼,是谁啊?是谁呢?一身军装……站的笔直笔直的……
重生
“佛爷……”躺在床上的男人猛的坐起身,急剧的喘息着,抓着被单的指尖因过度用力而开始泛白
“二爷……”粉嫩的蚊帐被分开,清秀的佳人带着担忧
抬头,惊愕“丫……丫头?”怎么回事,丫头不是,不是已经……
“二爷是做噩梦了么?瞧这满头大汗的……”手绢轻擦拭“桃花,倒水。”
“是的,夫人。”侍女手脚麻利的倒了水送过来“二爷,喝水。”
“二爷……”丫头被直愣愣的目光看得羞怯“二爷怎么这样看着我?”接过侍女的水杯,示意侍女退下“二爷喝点水吧,润润喉。”
“哦,好。”下意识的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这时,呆楞的人才发觉不对劲,拿着水杯的手细腻修长透着健康的光泽,根本不可能是一个老人该有的。
这事情怎么回事?掀被下床,四周的摆设既熟悉又陌生,几个大步来到梳妆台前,镜子中的人一脸错愣。这是,我?抚着光滑的脸颊,看着镜中的人做着相同的动作,眼眶立时一阵酸涩。捂住双眼,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掌间不停地渗出来咸涩的液体
“二爷?”丫头担忧的抚着男人单薄的背脊“二爷这是怎么了?”
“丫头……”回身紧紧的将人抱住“丫头,丫头……”
被男人失常的行为吓到的佳人说话都开始带着哭音了“二爷这是怎么了?不要吓丫头……”
“丫头,我饿了,给我下面吧。”一番发泄后,男人笑意盈盈的要求着
“好” 打量了男人许久,确定男人真是无碍后,丫头松了一口气笑着去给男人备吃的了。
目送佳人出门,我们的主人公二月红开始整理思绪。
虽然不知为何会从年老垂死之际回到年轻时候,但到底是自己赚到了,重来的一回人生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一些记忆已经模糊了,但大概的情况还是记得的,多少也有些用处的……还有,那个人,这会儿应该已经……来了吧……那个他即便死也忘不掉的人……
陈皮
“师傅。”
抬头,眼前的少年眉眼间很是干净,透着青涩。双手抓着衣角,有些踌躇,与记忆中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也是,当初会变成那样子,自己应该要负上很大一部分责任吧……所幸,现在还有机会……
“师傅……”陈皮有些疑惑,只是一天没见而已,师傅怎么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难道今天自己在码头上动手的事师傅知道了?伸手抓抓头,语气带着讨好“师傅,我弄了一些螃蟹,一只有大碗那么大,已经送去厨房了,您待会和师娘一块试试,尝个鲜。”
“唉……”看着被自己看得踌躇不安的陈皮,二月红轻叹一声,招手让少年走近些“陈皮,最近码头的帐可还好?”
“很好啊。”陈皮想了一下,最近码头上来来往往的货船挺多的,一些刺头让自己收拾一顿后很是听话了,交上来的帐也比以往多了,师傅为什么这么问呢?
“陈皮,你师傅虽说不是家财万贯,但也不愁花的,有时候,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你可明白?”
“师傅……”陈皮严重闪过一丝阴鸷,是有谁在师傅面前嚼舌根了?
“师傅知道你的孝心,码头上的帐我看了,很是妥帖。”将要说话的少年拉到身边坐下“这几年,师傅因为你师娘的病有些顾不上教导你,与其让你在家,不如让你去码头上。当时也是想着让你锻炼锻炼,只是为师忘了,虽说是自己的地盘,但那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你一个小孩去了,虽有为师的名头在……说到底,仍是辛苦你了……”
“师傅,是陈皮的不是,让师傅操心了。”陈皮刷的一声膝盖着地。
或许之前多少有些委屈,但这会听了这一番话,那是满满的感动与懊悔,师傅仍是疼惜自己的……
“起来……为师这会儿和你说这些并非想训诫与你,想想,为师似乎许久不曾教导与你了,今天,我们就好好说说吧。”将人拉起来重新按坐到椅子上“以往,我只教了你地下的事,你也学得很好,我很放心。所以今日,为师便教你,人事。”
陈皮正经危坐,仔细聆听
二月红将早早就放在桌上的一叠纸张递给陈皮“这是我们九门中的人际关系,你好好记着。”
陈皮一张张看着,诧异不已“师傅?”没看到纸上这些东西时,他只知道,长沙九门提督互相牵制发展着,即使不合但也不会撕破脸。但现在,他只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傻透了……
“长沙九门,说到底,不过是见不得光的一群老鼠,现在能这般蹦跶,不外乎外患未除。等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了,着长沙,离整顿,也就不远了……”这是他,上一辈子亲身经历过的啊……
“那师傅,我们可是要早做打算?”
“暂且不必,现在国家动荡不安,日本人四处活动,长沙还是安全的,我们现如今要做的,就是积累实力。”拿过陈皮手中的纸张,将其置于火盆中点燃“这些你牢牢记着,以后和人相处可能再和以往一般无状了。”
“是。”想到自己以前仗着师傅的名头四处捣蛋的事,陈皮有些不好意思了
“ 还有,码头上的事。”说到这,二月红颇有种恨铁不成钢“你以为让他们不准来和我告状就没事了?你可知,他们找了佛爷来说事“你这孩子,不过是些玩意,值得动手?”
“师傅,是那些人先坏了规矩的。”陈皮委屈
“傻子,还是不明白为师的意思。”二月红叹息,小时候的聪明劲哪去了?越大越呆了“身为九门提督二月红的徒弟,这种事还不值得你亲力亲为。那个不安份了,吩咐一声,银子下去,自然有下边的人帮你弄好,犯不着自己亲自动手,脏了自己的名声,也坏了红府的名头,你可懂?”
少年陈皮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风华无双的师傅,眼神闪亮亮的“明白了,师傅……”
“傻孩子,码头的帐,该用就用,那里本来就准备给你的,往后,好好打理着……”在陈皮惊喜的眼神下揉乱陈皮本就杂乱的头发。
站起身,二月红弹了弹衣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走吧,想来你师娘已经备好了酒菜,你孝敬的螃蟹这会儿应该已经上桌了,一块去尝尝吧。”
“是,师傅……”手脚麻利的跟上,手上还拿着从衣架上摘下的披风“师傅,夜里凉,带上斗篷遮风吧……”
佛爷
轰隆隆……呜……
火车的轰隆声将在睡梦中的车站值班人员吵醒“干啥子嘞,哪里来的火车哟?”揉揉眼睛,将闹钟抓过来一看,得嘞,11点15分,闹个鬼哦,这个点,哪来的火车?披上大棉衣,值班员提着防风等走出值班室“哪个鬼崽子在车上,那个开车的,不能把车停在这,往前开,后面要来车了,别咬到屁股了,前面还有条铁轨嘞,往前开开……”
叫喊了好一会,火车仍旧一动不动的,这就有些奇怪了。值班员提着灯凑近一看去,怎么锈迹斑斑的,用手扣扣,凑近闻闻,怎么有股奇怪的味道。来到车头,值班员拍打着车门,试图打开“人呢人呢?快开门?”用袖子擦掉门窗上的污渍,提着灯凑近一看“哇……”惨白的脸,翻白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啊……救命啊……死人啊……”
哒哒哒……
一排排士兵列队跑进车站,站立,敬礼。一前一后两个俊逸青年在士兵的注视下踏上站台。正是长沙边防官,也是长沙九门提督之首,张启山张大佛爷和他的副官张日山
“怎么样?”张启山环顾四周,车站已被清场,除了他的兵还是他的兵
“这辆车没有番号没有标志,是凭空出现的。”张副官回应
“人呢?”
伸手一挥,自然有列兵带人过来“佛爷,他就是昨天晚上在这守夜的顾庆丰。”
“两位长官,我什么都不晓得。”长沙口音的官话听着就让人不舒服
“昨天列车进站,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请如实回答。”副官皱眉
“我们站长说了,现在,可能是战备的原因,经常有列车突然抵达,这种情况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顾庆丰有些答非所问
“车里挂着死人也不是第一次吧?” 张启山的反问让顾庆丰沉默了下来。
一般军备列车进站的时候,会通知当地的警卫,可是这辆车没有通行记录。”张副官说这找到的情报
顾庆丰在张副官报告的时候显得特别的踌躇不安,欲言又止。
“进站时间?”张启山一直注意着顾庆丰,自然看到他的小动作
“我们站长说……”
“守夜的人是你还是你站长?”张启山严厉的打断了顾庆丰未说完的话
“是我是我……”顾庆丰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说到“我昨天看了一下挂钟,好像是快零点的时候。”
“经查实,这是一辆零七六列车,里面的人恐怕是,日本人。”张副官压低嗓音
“日本人……”张启山一脸凝重,将列车打量了一圈,果然,车头的两边都印着日本的国旗。
副官跟在一旁报告“这种列车一般产自东北,后来一度开到西北,被国民政府征用,重新涂改。可是这辆列车锈迹斑斑,像是从废铁站里开出了的。”
“说,人是什么时候死的?”招来顾庆丰
“我昨天晚上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顾庆丰不敢怠慢“两位长官,这个车头和这个车厢全都是铁皮焊死的,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准备得怎么样?”
“气割瓶已经送到了。”多年的默契,张副官自然明白张启山的意思
张启山点头示意,副官立马吩咐下去,自然有士兵将焊死的铁门切开。
顾庆丰看着正准备退开的两人,想了想追了上去“长官,长官……”
“站住。”负责看守顾庆丰的士兵厉声斥责
“我有话要跟长官说……”顾庆丰乞求的看着张启山。
示意士兵退下,张启山看着顾庆丰
顾庆丰稳了心神,小心翼翼的凑近“长官,我们站长他不让我说出去,我偷偷告诉你,这辆车是辆鬼车,这车站不是什么寻常的地方。只要是半夜开进来的车,全都是里面横死的人,要下地狱的。”顾庆丰神经兮兮的说到“长沙要来恶鬼了。”
顾庆丰是地道的长沙人,人们口口相传,火车站是个不详的地方,每到夜半时分,长沙出门在外枉死的人会在进地府前先由列车送回家乡,意思是让死人最后再看一眼亲朋好友以慰天灵。等天一亮,列车便会凭空消失,不复存在。
“把他带走。” 嗤笑一声,张启山转身离开,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听这些狐鬼神说。
“是。”士兵听令,将不停叫唤的顾庆丰连拉带拽的压走
将一辆焊死的列车打开可不是件容易事。
直到黄昏时分,张启山再度踏临车站“封锁整个长沙,今天不进任何火车。”
“是。”身后的士兵接令
进了车厢,都是写着编号的棺材与衣衫褴褛的死人。
“佛爷,这些死人都很奇怪,都是面部朝下的。”提前进入车内查看的副官迎了上来
“的确很奇怪,但不是所谓的鬼车。”拿着手电筒,张启山在环顾四周
“没错,已经在检查整个列车了。”
“八爷知道吗?”
“八爷如果知道车内是这个情况,恐怕他不会来的。”似乎想到某些有趣的画面,张副官笑了
[综]审神者吉尔伽美什完本: 1 页, 《[综]审神者吉尔伽美什》作者:神欲九霄文案:年轻的审神者金发赤瞳,体格修长,即使站在以英俊美貌著称的刀剑男士身边也不遑多让战场上,审神者身着神话礼装,腰挂天之锁,手持开天辟地乖离剑,强大到无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