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审神者吉尔伽美什完本[综漫同人]—— by:神欲九霄

老九门之二月红完本[bl同人: 1 页, 老九门之二月红作者:太委屈文案我是二月红,是50年后二月红,也是50年前的二月红,更是为了人生不再遗憾的二月红内容标签: 重生搜索关键字:主角:二月红,张启山 ┃ 配角:老九门电视剧各配角 ┃ 其它:
1 页, 《[综]审神者吉尔伽美什》作者:神欲九霄
文案:
年轻的审神者金发赤瞳,体格修长,即使站在以英俊美貌著称的刀剑男士身边也不遑多让。
战场上,审神者身着神话礼装,腰挂天之锁,手持开天辟地乖离剑,强大到无以复加。
日常生活中,审神者嚣张傲慢,习惯称呼别人为“杂修”,却有着王者的胸襟与承担。
“本王是吉尔伽美什,EX级收藏家,希望你们能让我感受到愉悦。”初次见面时,审神者大人举着红酒杯对他们如是说。
这么可爱的审神者怎么能不好好守护?
争宠的日子好像很漫长呢。
高亮:
闪闪万人迷,闪闪惹人爱。
没有文笔,私设如山,人物ooc,bug乱舞
无cp,大家一起愉悦,但请牢记闪闪属性攻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女漫 少年漫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吉尔伽美什(金闪闪) ┃ 配角:刀男们,各世界主角配角团 ┃ 其它:主攻,受宠攻,审神者,付丧神
第1章 就任
金发赤瞳的年轻王者站在时之政府的大门前,一套普通的黑色便服被他穿得仿佛中世纪贵族的晚礼服一般耀眼夺目。
他眉头微蹙,下意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右肩,完好无损的右臂仿佛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几分钟前,他还在冬木市爱因兹贝伦堡附近的森林里与卫宫士郎战斗。无限剑制的威力出乎意料,在他终于决定认真起来对付那些蝼蚁,想要拔出乖离剑立刻结束这场战斗时,手臂被利刃所伤,周遭空气一阵抖动,再次睁开眼时便到了这里。
他没有回到英灵殿,证明作为被召唤成为servant的英灵投影并没有死亡,但眼前这恢宏气派的建筑物以及大门上转动的钟表都明显不是现世的东西……
与此同时,这个时代的记忆、社会理念已经通过连接英灵殿的数据网读取完毕。审神者、历史修正主义者、付丧神……好像比无聊的圣杯战争有趣些。
英灵脱离时间轴之外,可以被任何时代所召唤。
所以这是被临时召唤了么?
—— 从公元2004年来到了西历2205年。
透过这扇门传来的灵力波动清晰地证明,里面有不少人类以及付丧神。
卑劣的杂种,打断本王的战斗召唤吾于此降临竟然不来迎接,你们对我的大不敬足够死千万次。
天之锁自吉尔伽美什的身后散开,其中一条缠上了他的左臂,数不清的利刃宝具从王之宝库中探出头来,荡起一圈圈金色的光晕。
吉尔伽美什右臂一挥,一柄螺旋形的宝剑像子弹般对准时之政府的办公大门飞射而去。坚固的合金材质大门被轻易击碎,警报声响彻整栋大楼,零碎的脚步声伴随着武器与空气的摩擦声正在极速向他靠近。
“请报告状况,接下来即将展开排兵布阵。”男孩干练坚韧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咻咻咻!”空气中闪过几道肉眼捕捉不到残影,等再次定睛看去时,六个小男孩以鹤翼的阵形包围了吉尔伽美什。
他们其中最大的看上去也不过是小学生模样,都穿着统一样式的黑色双排扣制服和小短裤,手腕、腰腹、膝盖等部位包裹着护甲。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小短刀,警惕地看着吉尔伽美什,只要他一有动作就能随时冲锋上阵。
这些小男孩们无不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他们在等级超过60级后取得必要的道具,再经过一段时间身心淬炼的修行,回归本源。修行归来后,他们的能力飞一般地提高,成为无数审神者追捧的对象——极化短刀。
“这里是时之政府的办公总部,请立刻放下手中的武器。否则我们就要出手了。”作为队长的平野藤四郎出声警告。眼前的这个男人周身散发着让人想要跪地臣服的气息,实在是耀眼到可怕。
平野藤四郎握紧了手中不停轻鸣的本体,他们根本无法侦查出有利阵形,出阵的几个兄弟都不是超高速极短,只能选择把打击增加到最大,希望能凭借着本身的高强度打击一击成功。
吉尔伽美什扫视了一圈,不屑地冷哼:“杂修,当你们拿刀指着本王的那刻就注定了你们将被毁灭。”
他说完,两柄长剑形宝具从王之宝库中射出,开始对准目标无差别攻击。
小短刀们利用自身高速优势才堪堪躲过吉尔伽美什的第一波攻击,但或多或少都受了伤。
太快了,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几次他们就会重伤然后是……破碎。
那一刻,短刀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初入江户城时被敌军五花金枪支配的恐惧。
“我要回到主君身边!”第一个冲上来的是粉色头发的小短刀。原本覆盖在他身上厚厚的铠甲早已经破碎,白色的连裤袜也被划破,大腿腰腹间也尽是血痕。
他怀着强烈求生意志使出必杀一击,却被天之锁轻易化解。
秋田藤四郎看着站在原地连动也没动一下的吉尔伽美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云泥之别,不过如此吧?
耳畔传来风的声音,粟田口兄弟们拖着受伤的身体,把秋田藤四郎围在中心。站在最前面的是作为所有粟田口短刀兄长的药研藤四郎,“即使是赴死,也应该由哥哥先来。”他语气坚定,毫不退让。
“哈哈哈!”没有预想到的利刃穿心,吉尔伽美什突然笑了,他向前一步,对粟田口兄弟说:“你们对主君的忠诚、对同伴的守护打动了本王。虽然你们依然很弱小,不过本王承认你们——作为可敬的对手,我将给予尔等最荣耀的死亡。”
吉尔伽美什举起右手在空中虚握,数条锁链在他身后摇晃摆动,如美杜莎的蛇发,危险又凌厉。
碎刀,不过瞬间而已。
“请等一下!”一名身穿红白巫女服女性审神者从被破坏的门内跑出来,大声呼喊:“英雄王,请听我解释!误会,我们绝无恶意,召唤仪式发生了偏差,我们都不知道您会降临于此。”
“误会?擅自打断本王的战斗,仅为了自己利益就将我召唤出来,还派这些杂种来试探我的能力,现在区区一句误会就想让本王停手吗?”吉尔伽美什握住了这名审神者白皙脆弱的脖子,“你可知道,本王只需轻轻一握,你的生命就会如花般凋零。贪婪的人类啊,妄图去触碰超越他们领域的东西是要受到惩罚的。”
“大将!”看到自己的主人因为被扼住气管血液倒流,脸色憋得通红,药研藤四郎不顾一切地提刀冲来。
刀剑,为守护主人而生。
“咳咳,我没事!药研你退下!”少女审神者在药研出手前阻止了他。她强压下身体的不适,双目直视吉尔伽美什,尽量清晰连续地说:“英明的君主,请相信我和时之政府,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在最后一刻,吉尔伽美什松开了少女。他有王者与生俱来的傲慢与孤高,却不是滥杀无辜的暴君。
“忠道,勇气,乃大义。本王欣赏你和你的臣下所展现出的高贵品质,我愿意聆听你的声音。”
少女审神者在药研的搀扶下勉强站立,“能够胜任审神者的人类少之又少,更别提就任几年后因为灵力无法支撑付丧神的供给而不得不卸任的同事。其中还有一部分人往往经受不住巨大的诱惑和身份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肆意妄为,优秀的审神者实在是太稀缺了,政府召唤您来是希望您能成为审神者,与企图改变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战斗。”
吉尔伽美什打断了她:“你是说,要本王成为政府的走狗,为你们办事?”
少女连忙解释:“不,政府只是发布任务,接不接受由您自己决定,完成任务后会有不同程度的报酬。当然再丰厚的报酬对于拥有典藏了世上一切珍宝的英雄王来说都不算什么。可是,您收集了您那个时代的所有珍宝,这个时代的呢?”
“成为审神者能够通过锻刀、出阵获得稀有的刀剑男士,天下五剑、源氏重宝、七图祖宗、地下城大佬……所有喜欢收集珍宝的审神者都为了获得他们趋之若鹜。您难道一点儿也不心动吗?”少女说到最后自己都激动起来,小脸上浮现出兴奋的红晕。
“这世界上所有的宝物都源于我的藏品,如果因为岁月的流逝,它从我的宝库中消失了,但它的所有者还是我。”⑴吉尔伽美什嚣张地挑起嘴角:“我接受成为审神者,希望你所说的刀剑能让我感受到愉悦。”
“欢迎加入时之政府。” 少女审神者着实松了一口气,将吉尔伽美什送进招待室后交代了狐之助几句,然后咬了咬牙道:“接下来就由您的专属狐之助帮助您完成新手就任,我的刀剑受了重伤必须尽快回本丸手入,恕我不能奉陪到底了。”
吉尔伽美什无所谓地点头同意,随意翻看茶几上的刀剑图鉴。
“审神者大人您好!我是233号狐之助,在您阅读完毕审神者就任指南就可以选择初始刀了。”毛绒绒的式神狐狸来到审神者面前。
“本王不需要看这种无聊的东西。”吉尔伽美什不耐烦地催促:“快点开始吧!”
“总之还请您牢记不要在付丧神面前泄露真名。”狐之助为了新任审神者的安全还是忍不住强调一句。
它在审神者发飙之前快速按下开关,展示柜里初始五刀的本体和刀剑男士的投影展现在吉尔伽美什眼前。在狐之助还想详细介绍一下他们的优缺点时,吉尔伽美什扔下了手中的图鉴,指着其中一振打刀道:“就他吧——”
第2章 初始刀
狐之助顺着审神者修长的指节看向被选中的那振打刀,在心里暗叫不好,恐怕没有比这更糟糕的选择了。
依照数据库的资料和它的判断来看,审神者大人这种唯我独尊完全不能接受他人忤逆的性格,最佳选择应该是加州清光那样会说好听话哄婶婶开心,爱向主人撒娇的乖巧刀剑,再不济则是陆奥守吉行这样的乐天派也不错。
怎么偏偏是在所有实装刀剑中都能排的上号的公认最难以沟通的刀剑之一?
“初始刀对于审神者的意义非比寻常,您要不再考虑考虑?”狐之助试着与吉尔伽美什沟通。其实它现在做的已经是超越本分的事了,身为指导向式神,不应该干预或提示审神者的决定和选择。
可是,崇拜强者是任何生物都有的本能。审神者大人刚才在外面的表现它都看在眼里,实在是太威风霸气了!好想被审神者大人抱在怀里撸毛啊!比油豆腐都想要。
身为一个与吉尔伽美什本丸绑定的狐之助,它今年的业绩一定能超过其他所有狐之助的总和。
所以,于公于私,狐之助都觉得自己应该提醒审神者。
然而,吉尔伽美什显然并不想接受狐之助的好意。他是个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的行动派,在狐之助为自己决定而满意时一个不留神,吉尔伽美什已经走到了陈列刀剑本体的展示柜前。
年轻的审神者自顾自地取出刀剑本体,对准大理石桌面劈去,桌角应声而落,截面光滑平整。
削铁如泥的宝剑并没有让吉尔伽美什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 “把依赖札贴在刀剑本体上,然后注入灵力就可以唤醒初始刀了,是这样没错吧。啧,真是麻烦,居然要本王亲自动手……”虽然是问句,但吉尔伽美什动作却毫不迟疑,他刚才随手翻了几下审神者新手指南,正好看到这句话。
“审神者大人,您从哪来的依赖札?”它还没来得及带领刚就任的审神者去领礼包呀?狐之助被吉尔伽美什的举动吓到了,一时愣在原地忘了阻拦,召唤仪式便已经开始了。
“这世上所有的宝物都归本王拥有,区区几张召唤灵符而已。”
“那您有御札吗?有玉刚、木炭、冷却材、砥石这些资源吗?有限量豪华版油豆腐吗?”狐之助眨着星星眼,像发现宝藏一般兴奋地追问。
吉尔伽美什觉得狐之助实在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俗物,也不愿再继续搭理它了。
耀眼的白色光团笼罩在刀剑本体上,花团锦簇,樱花散尽时,披着破旧白被单的金发青年出现在审神者眼前。
金发打刀仿佛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不感兴趣,他抬头看了眼吉尔伽美什,又很快低下头,用闷闷的语气作自我介绍:“我是山姥切国广,你那是什么眼神,介意我是……”
仿造品还没说出口,遮盖身体的被单就被审神者一把扯掉。
突然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山姥切国广显得手足无措,身为被召唤出的刀剑,他不能从自己主人手中抢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的眼神像小鹿一样到处乱撞,希望能找到代替品来遮住自己。
下颚突然被一双有力的手抬起,强而有力,无法挣脱,山姥切国广不得不顺着力道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吉尔伽美什的肆意张扬的赤瞳。
真好看,他的眼睛里装得下无尽的海洋,山姥切国广不由自主地想。
他不禁有些窘迫:“放、放开我……”
“本王曾经遇见过一个女人,她有着和你一样柔软光泽的金发,纯净坚毅的碧青色眼睛,本王很欣赏她。你这么美丽,又身为国广的最高杰作,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呢?刀剑,理应锋芒毕露。只有这样,才配做我的藏品,你这样实在让本王感到很失望。”说完,吉尔伽美什松开对山姥切国广的钳制,转身向门外走去。
拥有三分之二神性的吉尔伽美什自然能清楚地感应到山姥切国广纯洁的心灵和深埋在心底的渴求。
当纯净正直的付丧神被欲望一点点侵染吞噬,那场面一定很美妙。
“不、不要说我漂亮。”山姥切国广的声音小到他自己都听不见。
[足球]喜当爹 完结+番外完: 1 页, 《[足球]喜当爹》作者:一日立青文案卡西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儿子像他,所以这锅不能不背问题是孩子他妈是谁?谁来解释一下?古蒂:你儿子的妈你问我们?劳尔:伊戈尔,你太让我失望了!哈维:伊戈尔,你只是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