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队+复联]二号冬兵完本[bl同人]—— by:裟池

[综]本丸记事手札 完结+番: 1 页, 《本丸记事手札[综]》作者:大叶子酒文案:一个平行时空的我,如何拯救平行时空的你们……源重光:如果我不好好当审神者的话,就要回去继承皇位三日月:这位审神者大人很是眼熟呢……您认识源氏的长平亲王殿
1 页, 《(美队+复联)二号冬兵》作者:裟池

文案
不想让巴基深陷噩运,所以我要有人帮他。
原创受x朗姆洛 含盾冬 受和吧唧是朋友。可能有微量锤基贾妮
ooc有,尽量按时间节点来了。
其实还是太心疼吧唧的产物,基本就是写给自己看的,如果有人和我想法一样或者有人喜欢的话我很开心。
内容标签: 英美剧 强强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布洛克·朗姆洛,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 配角:史蒂夫·罗杰斯,复联众 ┃ 其它:美队,复联,盾冬
☆、第一章
一九八七年。
西伯利亚冬天温度最低可达零下一百五十二华氏度。即使基地内有集体供暖设施,布洛克·朗姆洛依然觉得作战靴内好像结了冰。潮湿,寒冷。这让他没办法认真听身边那个腮肉下垂的酒槽鼻长官讲话。如果这个浑身散发着隔夜啤酒臭味的家伙值得他称呼为长官的话。他动了动脚趾,蜷起又放松。那扇被高强度钢材覆盖的门出现在他眼里。
九头蛇最完美的暗杀者被关在这儿。
「注意你的言行,小子。他是最宝贵的资产,监管人就是擦枪的破布。」酒槽鼻从他的大鼻孔里哼出一口气转身离开,皮靴在地上踏出沉重的声响。看样子他是资产的坚决拥护者。
朗姆洛向守卫出示自己的证件,输入指纹和密码,门应声开了一条小缝。
这是一个极其简单的房间,狭□□仄,一眼能看尽,没有任何遮蔽物,或是能充当掩体的家具。唯一让这儿像个住处的是那个小小的淋浴间。棕发的二号冬日战士在一张靠在墙角的床垫上坐着,拿着一本薄册子。他听到声音,放下册子看向朗姆洛。
朗姆洛见到冬兵之前,很理所当然的把他想象成身材高大,肌肉虬结的样子。但事实上,他窝在墙角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无害,甚至说,温顺。
「早上好。」朗姆洛走近了些,坐在唯一一把小椅子上,「说明你的身份,士兵。」
「二号冬日战士。长官。」他垂着眼皮,「愿意服从。」他的发音听上去有些干涩,应该是长时间不说话的原因。
「我是布洛克·朗姆洛。你的新监管人。」他伸手捏住了二号的下巴,缓缓抬起。朗姆洛感受到坐着的人完全没有反抗,顺从的抬起头。「你的绿眼睛很正宗。」
二号没有说话。
朗姆洛在硬得硌肉的椅子上没待多久,他起身一屁股坐到床垫上,紧接着就是一声咒骂:「这里面他妈的是石头吗!」
扁扁的床垫被他这么一坐,挪动了些许位置,两三本边角都被磨的发白的册子从床垫与墙壁的夹缝中露出来。他顺手一抽,是几本花花绿绿的儿童绘本。有着印刷失误引起的颜色重叠。看上去廉价且质量恶劣。英文俄文都有。朗姆洛转身把二号之前看的那本从自己屁股下面拿出来,果然也是,并且承受不了自己的动作,封皮已经裂了。
「你看这些?你会说英文?」他饶有兴味的翻了翻,几页散落的书页滑落。二号伸出那条金属臂把它们捡回来拢在怀里。
“他们禁止我看其他。”他说起英文来稍微流利些。“只有这些。”
“为什么?”朗姆洛对上他纯粹的绿眼睛,“我的意思是,你开始任务前没有经历过清洗程序。一号经常会在洗脑室惨叫。”
“我没有可以动摇立场的记忆。”二号微微皱起眉,“而且我希望你能小心点。”
“你‘希望’?”,朗姆洛终于好奇,“这可不符合资产的言行。”
“你保留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档案上说你擅长中等时间的身份伪装和潜行暗杀。这更像一名间谍而不是单纯的武器。”
“如果我认为你具有威胁性,这次任务我大概和上一个监管人一样,会被拿去当肉盾?”
“·····酒精中毒。”
“看来你很专业。”朗姆洛挑挑眉,“但很遗憾,我只是个雇佣兵。”
朗姆洛不认为上一个监管人是个废物,事实上他们真的一起喝过酒,那是个很谨慎的男人。看样子二号冬兵听说过自己,甚至知道他喜欢尽可能早地完成任务,然后叫上组员去玩一把。老天,被一个危险的杀手盯上确实很刺激,但真的丢了命可不值。
“真的,不试试吗。”二号冬兵用下巴指向墙角的监控器,“它会记录声音,很好的证据。”
“管好你自己。”朗姆洛站起来,“别牵连到我,小混蛋。”
从门内出去也需要密码和指纹,他半个身子已经探出去,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那些画册,明天一起出任务,有机会,我给你买新的。”
两名冬日战士执行任务的风格一摸一样。有效,干脆,几乎无失误。不需要朗姆洛费心。精英敢死队执行任务时往往屁股后面缀着一票人。冬兵的监管作战组只需要五个。他们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递上合适的武器,剩下只要等待就好。不过,目前的狙击距离显然过长。
他们现在蹲在曼哈顿一座大厦的楼顶。夜晚是最好的伪装。朗姆洛举着望远镜问:“你真的能打中?我们还有一天时间可以定位。”
二号面罩下传来沉闷的回答:“我可以。”
“枪的射击距离不够。”朗姆洛皱起眉。
“帮我撩一下头发。”
“...再说一遍?”
“我的头发,它会挡住视线。”
朗姆洛皱眉,楼顶的风确实不小。他以一种尽量不会改变冬兵姿势的力度将他两边的棕发别到耳后。“我说,这可太冒...”
他话还没说完,眼角就瞟到冬兵的□□从握把开始发红,极快的延伸出像是血管的暗红色脉络。几乎是在脉络完全包裹住枪管的同时,他扣动扳机,经□□处理后的枪声低沉。像二号隔着面罩的说话声:「任务完成」。
朗姆洛回过神,转头去看。高倍望远镜里,那扇镶着防弹玻璃的窗户上只有一个圆圆的小洞。屋内乱作一团。在人们跑动的间隙,可以看见大片的暗红血迹洇在地毯上。他吹了声口哨,用俄语说「干得漂亮」。
「现在你可以和他们去喝酒了。」二号戴上黑色的防风镜,把整张脸与外界隔离。
「说真的,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的甜心。我以为你和一号一样。」朗姆洛接过他的枪,上面那些脉络已经消失。他利落的踏上直升机,问:「刚刚那个红丝是什么?你的能力?」
「长官,你一定没有仔细看我的档案。我的名字是乔。能力是强化与控制。」
「怪不得酒槽鼻把我比成烂抹布,你作为资产可确实不便宜。」随着机翼转动,杂音越发增加,朗姆洛不得不加大音量。「资产也有名字?你姓什么?」
乔看向朗姆洛:「有些人会给钟爱的枪起名字。我就叫乔。」
朗姆洛绝不承认那一眼让他有些缺氧。
这是九头蛇名下的一家小酒馆,通常被当作九头蛇成员执行任务时的短暂落脚点和情报交接处,也接待普通人。上面是旅馆,一座不起眼的四层小楼。
朗姆洛带着监管作战组成员住到顶楼。他和乔一间房。昏黄柔和的灯光会让人感觉放松。朗姆洛给他打开了电视,调到一个儿童启蒙节目:“士兵,老实别动。有事用通讯器联系我。我就在楼下。明白吗。”
乔摘下防风镜和面罩。他的脸型偏窄,有平直的眉毛和微微下垂的眼角,眼窝凹陷的程度刚好。即使面无表情,嘴角的弧度也像在微笑。蜷曲的棕发温顺的垂到肩颈。这是一张与硝烟、拳头和血腥毫不沾边的脸。
他在床头盘腿坐下,抬起头望向朗姆洛:“愿意服从,长官。....我能要一个派吗。”
————
乔喜欢出外勤,朗姆洛比上一个监管人好得多,因此他暂时没有用他挡子弹的打算。他还会给自己买新的绘本,会陪自己聊天,带吃的给他。噢,甚至会给自己扎头发,尽管他扎一次能把自己的头发扯掉一大把。
朗姆洛同样这么认为。他和乔的第一次任务配合得很好,冬兵们就像机器人,精准无误的完成任务。当不执行任务的时候,朗姆洛常有种自己是保姆的错觉。他还没有见过哪个杀手喜欢吃甜食。
现在朗姆洛正听着他大口嚼苹果派,转过头说:“你在旁人面前可不是这样。”
“他们总想清洗我。很多事我不明白,但我不傻。”乔吃完派,绿眼睛开始盯着朗姆洛手里的酒瓶。
“幸好我他妈的不用担心这些。”朗姆洛对着瓶口喝完了澄澈的浅色酒液,把空瓶扔在门后的角落。“别这么看着我,虽然我是被雇来的,也不能给资产喝酒。”
“如果,我是说如果,向上面报告,认为你需要清洗,你原本的计划是怎样?”
“在监控里,他们会看到你试图干我,被我判断为有危险后将你甩开。听到报告时他们会认为有你个人因素。可能会换人,可能不会。如果不换人,你现在应该因过量饮酒后性行为,猝死
在我身上。”
“听上去是女特工的工作。”
“我只是资产。”
朗姆洛认为这句回答并没有搭上他的话,并且给人一种微妙感,但他没来及多想,通讯器的声音就突兀的插进欢快的儿童音乐,朗姆洛打开它,皱起眉:“我们得提前走了,甜心。临时任务。”
作者有话要说: 「」里是俄语,不知道会不会变乱码。
乔前期略黑,主要推剧情 后面就又甜又软整天粘叉骨叔了(。
☆、第 2 章
痛阀值耐受训练,精神抗压与反审讯。乔讨厌这两项,前者会直接用电流刺激他的疼痛神经,后者曾让他紧张恐惧到呕吐。
但他更讨厌和一号做搏击训练。他总被要求给两人的金属臂加强然后再开打。金属臂最大功率输出的力量甚至能翻倍。被正面击中一拳脑壳会被锤个稀巴烂。那些家伙喜欢看这样的殊死决斗,会有粗鲁的叫好咒骂。反正他们站在笼子外面。只有朗姆洛用一种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眼神盯着自己。
直到他或者一号其中一个被死死按在地上,在事态不可收拾之前给他们两针大剂量麻醉剂。他们就像斗兽场里可怜的野兽。
但和一号搏斗确实能学到很多,他的招式准确狠毒,有效且干脆。漏洞极少。这样系统的搏击方式让乔想到军人,真正的军人。
乔之所以喜欢一号,不仅是他们有一样的棕发。他在九头蛇有一种格格不入感,乔喜欢一切外面的事物,像是散着香气的热苹果派,商店闪烁的彩色招牌,还有朗姆洛不让自己喝的酒。他也喜欢一号那双带着点蓝的绿眼睛。可一号在他单调乏味的记忆里总是在不停的被洗脑,冰冻。乔见过他在冷冻箱里的样子。表情冷漠僵硬,好像在沉睡中也与什么东西搏斗着。
每次见面他都会忘记自己。最早他和一号搭话他偶尔会回答,表情温和。但忽然有有一天一号已经完全不回答在他眼里无意义的问题。
这让乔感到挫败。
这一年多朗姆洛和他配合得很好,朗姆洛甚至给自己争取到了外出权限,虽然最多三十六小时,而且三个月才有一次。不过这也足够让他欣喜。
每三个月的最后一天他会申请外出,但他无处可去。只好坐在基地上方,吹着西伯利亚的寒风,让漫漫大雪覆盖他。有时候他会戴上面罩和防风镜,把自己埋进厚些的雪层,在里面睡一觉。低温,黑暗,这会让他的心跳缓慢,代谢减少。
这有些像将被冰冻前的状态延长了,能让他总是躁动不安的心平静一阵子。
通常在三十个小时后他会自动醒来,心率正常代谢加快,用体温为冻僵了的作战服加热,好恢复活动。然后像尸体一样从雪里自己刨上来,回房间,准备新一轮的训练。
偶尔他也会把雪团成结实的疙瘩,砸那些面罩都挂了霜的巡查兵的屁股。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娱乐之一。他们过来呵斥他时就面无表情的看过去,直到朗姆洛收到告状骂骂咧咧的把自己提溜回去。
就像现在。
他带着一身寒气回到自己的小屋子门口,朗姆洛输入密码和指纹开了门。他在进入基地大门时就开始给乔掸身上的积雪,但仍然有不少化在他头发和肩上,作战靴也湿了大半。整个人像落了水的狗,浑身湿嗒嗒的。
朗姆洛颇为嫌弃的把毛巾扔在乔头顶,说:“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一号解冻了,你要和他配合出任务。”
乔把毛巾扯下来,自己慢慢擦着头发:“这是好消息。”
“对我来说是坏消息,老子当你的保姆就够累了,还他妈要再来一个。”
一号应该早不记得他了,因此这次合作任务才让他重视,他希望一号对他能有点印象。事实上,他本不能来。单人任务总是有更高的效率。他只需要强化那把枪或是手榴弹什么的,然后在基地待命。不过他很久前被做实验时撒的谎派上了用场,他告诉那些实验员自己的能力只能强化,无法控制,而且距离不能离他太远。他向来很配合,那些白大褂居然对此毫无怀疑。
之前一号洗脑时出现意外情况,挣脱了那台笨重的束缚机器,把两个白大褂的脖子扼断。从此朗姆洛得带着乔,拿着机枪在洗脑室待命。这次也一样。乔穿着全套作战服,带着面罩,紧紧盯着那张咬着口塞,因电击剧痛而扭曲了原貌的脸。伴随着胸口的剧烈起伏,嘶哑的惨叫从他喉咙里溢出来。
乔想,那一定是很美好的回忆。
只是全部都随着那句「愿意服从。」消散。
—————
纽约·布鲁克林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