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伊路米教你皮那么一下 完结+番外完本[综漫同人]—— by:舟榛

[西游]取经路上,我和情敌搞: 1 页, 《取经路上,我和情敌搞了个基》作者:迁柒文案:祁越捡了盏神灯,虔诚许下愿望:“我想成为一个英俊潇洒有权有势的富二代”于是,他穿成了白龙……马当坐骑,心好累,好想找人来替罪QAQ祈越:等等,大师兄
1 页,
《[综]伊路米教你皮那么一下》作者:舟榛
文案:
伊路米穿越了,变成了有两只翅膀的大狗子...
果然,没钱了的男人要赚钱养家(单身狗)。
所以再次成为一个古老、光辉、强大的杀手很重要!
汤婆婆这个剥削资本家!撂挑子不干了!(╯‵□′)╯︵┻━┻
大伯这个满口“大义”的传销组织没有前途!撂挑子!不干了!(╯‵□′)╯︵┻━┻
每天都有一群皮来皮去的家伙!不干了不干了!(╯‵□′)╯︵┻━┻
扫 雷
1.cp:茨木童子X伊路米,其他CP另算。
2.乱七八糟一顿综,日常、种田、水,主角天天皮。
3.OOC了也不要喷我咬我,因为早已放飞自我。小伊日常闷骚,嘴上不说,心里戏贼多。
内容标签: 猎人 综漫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路米,茨木童子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大妖传说
黑夜深邃,红月高悬。
黎明逐渐从地平线攀爬而上,一线天泛起红晕。
夙夜之交,百鬼尽隐。
一道身影从天边略过,飞速的抖动着翅膀,只求飞得更快些。她的身后跟着无数小纸人,白色的纸片人啸聚一团,仿佛一条白龙,呼啦啦吞食天地。
“姑获鸟,把你手里的孩子交出来,否则你今日难逃一死。”那白色纸龙口吐人言,威胁之意毫不掩饰。
被称作姑获鸟的女妖却丝毫没有降低速度,鸟喙面具逆风开辟出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纸片人拼接而成的人形,利刃出鞘,只听一声“飒”那纸片人形就破碎开来。
“缚!”一道声音凸显,半空中凭空出现无数锁链,瞬间紧紧地裹住了女妖的身体。她本还想挣扎一番,却被锁链表面的雷电电的浑身痛楚,直接朝着地面扎去。
姑获鸟坠入树丛,挣扎着把怀中留出足够空间,树枝树杈划伤了失去妖气保护的身体,顿时鲜血淋漓。锁链终于消失,但距离地面也不过片刻,女妖瞬间化出手臂,随即高举。
一声巨响,树林里乌鸦尽飞。
几个穿着狩衣的人聚集到了姑获鸟坠地的地方,但只看见一个土坑中的鲜血和些许破损的羽毛。
“那只妖怪呢?”中年男人皱着眉头询问道。
身后的年轻人慌忙探查,“妖气消失了,一点不剩。”
“该死的!就差一点,缚咒为什么突然失效了!”中年阴阳师暴躁的用扇子敲打着手心。
这队阴阳师在此处什么都没搜索到,那摊夹杂着羽毛的鲜血似乎佐证着姑获鸟受伤不轻,但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无奈,阴阳师们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待几人离开后半刻钟,姑获鸟的身影骤然浮现,她贴着树干慢慢滑坐到地上,呼吸困难,坠落给她带来了不小的伤害。
“真是个乖宝宝。”姑获鸟摊开怀抱,那是一个可爱的婴孩,一头黑发,顺滑的像海中的黑珍珠。婴儿的拳头蜷在胸前,时不时拱动身体,却没发出一声哭叫。
姑获鸟摇晃着臂膀,像是摇篮,那孩子也就逐渐睡得更熟了。
“多谢您的帮助,妾身感激不尽。”姑获鸟仰头,仿佛对着空气说话。
姑获鸟的和服领子里钻出了一只小纸人,站在她的面前“噗”得一声燃烧起来,白色的烟雾之中出现了一个清隽的身影,是个同样穿着狩衣的青年。
青年朦胧的影子似乎露出个和蔼的笑容,“举手之劳,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青年的目光落到姑获鸟的怀里,那个婴孩的身上。
“比叡山的最后一支嫡系血脉和紧追不舍的杀戮被交托与你,应当早做打算。”
姑获鸟眼神慈爱的看着怀里的孩子,“妾身本打算遵从他母亲的意愿将他托付给他的伯父,身为一山之主的大妖凝聚的‘畏’或许能给这孩子庇护。”姑获鸟说到这里,神情多了一分凛冽,“但那位大人似乎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之中无暇顾及这个孩子,妾身无奈只好继续带着孩子子上路。”
青年微微皱眉,“大妖之子的血脉尊贵,成年后的力量无可限量。在弱小之时契约成式神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你总带着这孩子不是个办法,麻烦总会找上你。”
姑获鸟当然舍不得这个孩子,但为了保护他而把他送走也是无可奈何。即便她是个大妖,却不能以一当千,大妖血脉不光会招来阴阳师,同样还有贪婪的妖怪们闻风而来。
“您的意思是……”姑获鸟问道。
“把他交给女巫。”青年阴阳师微笑着说道。
姑获鸟一愣便立刻想到了青年的意思,女巫不同于巫女,他们是一个神秘的种族。有着人类的容貌却天生拥有各种奇特力量。
“传说中女巫通过契约夺走妖怪和山精的名字来驱使他们为自己工作。”姑获鸟看着怀中的婴孩神情慈爱,但一想到他的未来却生出愁绪。
青年点点头,“这个契约看似严禁,女巫也不会让第三者存在于现场。但最简单的破解方法就是你在适当的时候把他的名字还给他。相比较阴阳寮的强制契约,这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
“大妖血脉即使是个幼崽也会有人趋之若鹜,更何况你已经见识到了他们的贪婪和无所不用其极。”看着姑获鸟面露犹豫,青年继续说道。
姑获鸟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如果她把孩子放在女巫门口或者是直接送去。女巫必然不会接受,所以把孩子送去的方式需要仔细研究。
青年也想到了姑获鸟犹豫所在,清隽的面孔微微扬起,“只需要借助那群阴阳师的力量。”
.......
汤屋里有人形的侍女,也有大鼻子矮小的男子,还有口吐人言的青蛙。
他们都不是人,只是无知的跟汤婆婆签订契约的精怪。
一般来说青蛙负责打扫浴室,赚的钱不多但活却很辛苦。虽然不工作就会变成煤渣,但懒散的干活却不会有事,这也许是契约的漏洞。
而汤婆婆不在汤屋的日子里,青蛙更有了充分理由,有一搭没一搭的清理着大浴室。
“汤婆婆不在。”青蛙拿着刷子把一堆海带样的杂草堆到了墙边。
另一只青蛙在大浴池底下发声,“听说去找钱婆婆了。”这青蛙这么说着跳到了浴池边沿,“那天他们俩大吵了一架,汤婆婆直接从上面的大窗户离开了,你没看见?”
扫地青蛙刚想说什么,却嗅了嗅鼻子,好似闻到了什么味道。
“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吗?好香。”青蛙手里的拖把直接“咣当”倒在了地上,那双大眼珠瞪得更大了。
另一只青蛙好像也闻到了那股香气,好像是上好的美味,来自骨子里的诱惑。
“是什么?好香!好香!”
不光是青蛙,还有整个一层的清扫人员似乎都闻到了这味道,管事刚想训斥这些精怪,他自己也闻到了这味道。
“是大妖的鲜血的味道!”突然有人惊呼。
在没有客人的时候所有窗户都是开着的,为了散一散汤屋的潮气。而顺着东北风刮来的不光是清新的空气,还有大妖鲜血诱人的味道。
所有扫地工全都聚集到了东侧的窗户,人压人人挤人,乱作一团。
清晨薄雾蒙蒙的海面上突然熙攘起来,远处伴随着地平线翻红而来的还有一片数也数不过来的小纸人,而在小纸人之前出现的就是那鲜血的所有者——大妖姑获鸟。
管事看着姑获鸟奔着汤屋而来,连忙大喊,“快关上窗户!”他可不打算掺和进这场显而易见的“追杀”之中。
熙熙攘攘的关上了窗户,却有青蛙在纸面上戳了个洞打算偷偷瞧上一眼,大妖是他们敬畏而又渴望的。
管事似乎以为一扇纸糊的木窗能挡住姑获鸟,只听见飒爽的“伞剑”,东面窗户瞬间撕裂,外面的墙壁多了一大道的剑痕,几乎把东面墙壁斜分来开。
姑获鸟冲进了汤屋,尖叫声、叫嚷声一片。她借力在地上一滚,紧紧地包裹着怀里的孩子,她环看四周迅速打量,她的时间不多了。
姑获鸟的速度很快,化作一道残影直接闪出了精怪们的视线。紧接着随之而来的就是“呼啦啦”的一片小纸人。成百上千的白色小纸人不要命一般的冲进了汤屋,有的被撞的四分五裂却依旧朝着姑获鸟离开的方向冲去。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的几息,那群精怪却完全吓得瘫软在了地上,好一会在晃过神来。
姑获鸟好像离开了,那群小纸人也消失不见。破碎的窗户需要修整,地板需要重新擦拭,浴室还没有清洁完毕,还有无数活计在等着这群精怪。他们只能惶惶然继续工作。
青蛙回到大浴室,茫然的继续工作,恍惚间似乎听到阵阵啼哭.....
循声望去,那哭声来自那堆海带一般的杂草。青蛙壮着胆子挪了过去,那拖布杆慢慢撩开那堆杂草。
......
“你是说,你在草堆里发现了这个孩子?”汤婆婆皱着眉头,手指戳了戳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襁褓。
青蛙胆怯的搓搓手,“是这样的大人,这个幼崽...闻起来很特别。”
汤婆婆盯着那孩子看了好一会,摆摆手让青蛙离开。
“大妖的血脉吗?”青蛙离开后汤婆婆的自言自语,她翻弄着襁褓那孩子也随之拧了拧身子,黑色的绒毛吸引了汤婆婆的注意力。
她把那孩子直接翻了个方向,背生双翼,黑色的鸟类绒毛覆盖其上。
鸦天狗?
不,这是大妖的后代。
......
是大天狗。
汤婆婆想起了最近比叡山次郎坊一脉天狗的传闻,这个孩子的身份似乎不那么难猜了。
那精致的襁褓沾着血还有些微破损,但襁褓一角绣着的字却不难认。
......
“这孩子的名字方便告诉我吗?”青年阴阳师问道。
姑获鸟温柔的看着怀里乖巧的婴孩,“没关系,这孩子的名字是星星赋予的,世间生灵皆知便不成为‘真名’的束缚,他叫伊路米。”
......
襁褓那一角,精致的金线绣着三津守伊路米这个名字。
第2章 伊路米和大狗子的区别
所以死亡就是这种感觉吗?
飞鸟化作黑影略过天空,那蓝色的一片也逐渐朦胧起来。手指间感受到了那黏腻的液体,在指间摩挲着变成干涩的一片。
这大概是幻觉吧?幻肢。因为自己的手已经送了那个怪物。
伊路米双眼放空,那双漆黑的猫眼将会永久的寂静下去。左肩插着钉子,来止住断臂的流血。但右臂那里却只裹着撕碎的衣物,没办法愈合的伤口注定一直流血,直到死亡。
伊路米觉得自己生而自私,为了钱,又或者是为了力量……
但伊路米这个名字后面注定牢牢跟着揍敌客这个姓氏。
家族,家族……还是家族。
可是自己是不是也该彻底的自私一次。
就这样痛快的死掉,什么都不要再想。
什么家族,什么父母,什么兄弟,通通都不再是负担了。
奇犽已经长大了,长大到虽然还是畏惧自己的目光,却敢跟自己对视的地步。
伊路米眨了眨被黏糊糊的血糊住的眼皮,没剩几次眨眼的机会了,需要珍惜。
远处传来爆裂电球的噼啪声,那不断的爆炸,四溅得残土。无一不证明远处打的火热。
在战场上重伤到动弹不得,着实不是个好消息,尤其在那群怪物有着不输于人类的智商的时候。
自己活不了,伊路米很清楚这件事。揍敌客家的刑讯带来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在这种痛苦和极端的环境下,伊路米的大脑依旧可以冷静的思考。
……
所以,嗯,还是死了吧。
“阿奇。”伊路米张嘴说道,他盯着天空,好像已经有黑鸟开始盘旋。
“我死了哦。”他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这感觉就像是随便告诉对方自己吃了中午饭一样。
他决定自私一次,不再抵抗,死掉。
伊路米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蹲在自己身边的西索,他竟然没直奔怪物,有些稀奇。
“帮个忙。”伊路米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说道。
西索笑眯眯的回答,“十亿戒尼我就帮你哦~”
“你做梦。”
“咔”
两声同时发出,伊路米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同时,颈骨也在瞬间折断,毫无痛苦的失去了呼吸。
“还真是小伊的风格呢~”西索的语调带着调皮的拐弯,脸上却没有一点笑。
小丑没有笑,那他就在哭。
“钱包保住了呢~再也不会被敲诈咯~”西索手里拎着一条红色的斗篷,那斗篷随风烈烈作响,他的语气轻松而雀跃。
他看着不远处从海上登陆的那些数也数不清的怪物,这是个军队,一个来自黑暗大陆的军队。
西索金色的眼睛闪烁着无尽的狂热,死亡永远不是他们惧怕的东西,反而……恰恰是个开始。
西索松手,那红色的斗篷在半空中翻转着直接落在了伊路米的尸体上,仿佛被什么东西沾了过去一般。红色的斗篷迅速褪去艳红,和地面上的鲜血和土壤融为一体。
当西索离开时,黄褐色的地面上只剩下一大滩不知主人的血。
……
离开汤屋的姑获鸟来到一片石滩,她也在那里停下了脚步,伞剑出鞘,油纸伞落在石滩上滚动了几圈。
孩子留在汤屋,姑获鸟也终于可以不再束手束脚的留神保护那脆弱又可爱的幼崽。
那片纸人逼近了,手中利刃在清晨薄光下凛冽非常,利刃划过石头,发出“锵”得鸣叫。
她的双目紧盯着那片来者不善的纸龙,鸟喙面具下美貌的容颜露出微笑。那眼神中不再存在着对待幼崽的柔善而是一片肃杀般的冷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