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这个超市不太对完本[洪荒甜文]—— by:一苇以渡

[综]安倍晴明今天也在绝赞: 1 页, 《[综]安倍晴明今天也在绝赞修罗场中》作者:天宫惊蛰文案一句话简介:带你探究安倍晴明的修罗场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大概就是个大部分ssr都是自己送上门的晴明的故事青行灯:暗中观察·jpg鬼使黑:什么时候再来
1 页,
《这个超市不太对[洪荒]》作者:一苇以渡
文案:
自从方哲接收远方亲戚的超市以后,吓得快要哭了。
作为一从小接受社会主义科学观熏陶长大的新青年,方哲感觉自己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老板,来瓶孟婆汤!”面无表情的男人站在柜台前把方哲拿出来的饮料灌入他旁边人的嘴里。
“老板,你这是以次充好!我要的是六千年的蟠桃,你居然给我三千年的蟠桃!你这是欺骗顾客,我要投诉!”骨瘦如柴的年轻人愤恨地咬着桃子说道。
“老板,听说你这里有弑神枪!你出价,你要什么我都给!”面色阴沉的男人盯着方哲。
方哲,“……”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为什么每天都能遇见这群神经病?!
排雷:有私设,有二设。以及,还有蠢作者自己的脑洞。
不完全按照以前的洪荒小说来写。
全文苏爽,日常向!逻辑服务于主角。
CP:昊天X方哲
内容标签: 洪荒 甜文 现代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哲 ┃ 配角:小白,小黑,罗睺 ┃ 其它:洪荒,神话,综神话
第1章 鸿钧货运
都说现今的大学生一毕业就失业,方哲觉得这话说得有些道理他来山海市上学四年。作为一个现充,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宅在宿舍。平时没有课的时候就往外跑,方哲是真穷。室友都知道,大学四年里,方哲几乎打了他所有能打的工。
方哲是个孤儿,其实有并不能算真正的孤儿。他的父母在他上高中那会儿,出了车祸。剩下他这么一个半大不小的儿子,亲戚看在方哲父母的面子上,也是方哲父母人缘好。东家一点儿,西家一点儿,借来一些钱把他供上了大学。到了大学之后,学费骤然变多。亲戚也都不富裕,无奈之下方哲也就拼命的打工赚钱。
好在大学毕业时,终于把学费给还清了。但他身上也只剩下不到一百块钱,接连的面试被拒,方哲总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儿倒霉。以前打工的地方也换成别的商店,方哲现在看着眼前的这碗泡面叹气。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方哲盯着这碗泡面看了十多分钟,都快看出一朵花来了。“叮咚”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方哲急忙掏出手机查看,这手机是方哲还完助学贷款后买的。刚买了没几天,方哲就彻底傻逼了。联系好的公司说暂时不缺人手,想去打点零工,连续找了好几家餐厅都被告知暂时没有招人的打算。
“对不起,公司暂时不缺人手。您的履历很好,真诚的祝愿您能找到中意的公司!”方哲的脸都快变形了,怎么又是不缺人手?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眼看着钱快用完了,到了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份工作。
泄气的放下手机,他可不敢跟电视里的那些个土豪学习摔手机。这可是他用一千多块钱买的呢,可不能摔坏。方哲现在一个头两个大,现如今算怎么回事儿呢。都说人倒霉了喝口水都塞牙缝,方哲还没头疼完,房东太太就来敲门了。
“方哲啊。”房东太太冲着方哲笑。
房东太太大概四五十岁的模样,长相普通。她手中端着一盘水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方哲,来,吃水果!”
方哲脑袋伸出房门诧异的看着房东太太。房东太太性格温和,但也不是这么大方的人才对啊,怎么今天突然让他吃水果。
“诶,姜太太您怎么来了。”方哲打开门,房东太太看了一眼房间。房间被方哲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茶几上拍着一碗泡面。房东太太满意的点头,方哲抓了一把头发说道,“那什么,不好意思啊,刚吃饭来着。”
房东太太将水果盘放在茶几上,深深的看了方哲一眼,“方哲啊,我知道你也不容易。”方哲喉头滚动了一下,想着难道最近得罪了房东太太还是房东老板?难道得罪了房客?想着想着,方哲发现最近每天都出去找工作,很晚才回来。基本上,不大可能得罪这些人吧。
“是这样的,方哲。”房东太太搓着手,脸上带着歉意的说道,“这房子,我们下个月就要卖了。跟对方已经说好了价格,对方也付了订金,就差去房管所……”房东太太没有说完话,方哲也差不多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整颗心都揪了起来。要是现在让他搬出去,恐怕他就得睡公园的长椅上了。
“那……我什么时候搬走?”方哲试探着问道。
“不急,方哲啊,大姐也知道你不容易,也就是提前通知你一下,这个月月底再搬走也没什么事儿的。不急,不急!”房东太太急忙笑着说道。
方哲点点头,这才把悬起的心放了下来。只要不是现在搬走就好,天无绝人之路,方哲一直相信这句话。
聊了一会儿天,房东太太极为尴尬的道了一声歉,便走出了房间。
方哲整个人瘫在地板上,想着要到哪里去找工作。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方哲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电话,方哲疑惑地看着这个手机号码,难道是他应聘的公司打来的?
“请问是方哲先生吗?”电话那头略带磁性的男性嗓音让方哲一瞬间就充满了好感。
方哲喉头滚动,想着难道真的是公司让自己去上班了?
“我是山海市联兴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电话那头的男声语气缓慢的说道。
“律……律师?”方哲僵在了地上,律师找自己干什么?自己又没犯法,也没有人要去法院告他。
“方哲先生,您认识方远山先生吧?”电话那头的律师问道。
方远山?方哲在记忆中搜索着,那好像是他的一个远方亲戚,他应该叫叔叔还是伯伯来着?方哲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想不起这位远房亲戚的样子。怎么忽然一个律师打电话来问他这个远方亲戚的事情?方哲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吗?”
“是这样的,方哲先生,方远山先生一家已经移民出国了。他名下有一间超市在山海市,因为他舍不得卖掉所以就指定让您继续经营。”律师的话让方哲几乎是从地上弹跳而起的。
“什么?我经营?我和他并不是很熟悉,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方哲不可思议的问道,“不可能的,你们该不会是什么诈骗集团吧。”
“呵呵……”手机里传来一阵轻笑声,“方哲先生,您放心,我们公司就在山海市的市中心,您放心,随意打听打听我们公司也行。哦,网上也能搜到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叫做联兴律师事务所!”
“……”方哲始终不信,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好事落在自己的头顶。
“对了,麻烦您明天下午来事务所办理一下手续,方远山先生已经将这间超市过继到您的名下了。”电话那头说完这段话后,又增添了一句,“请您带着身份证,务必到场!”
挂了电话,方哲用手机搜索联兴律师事务所。百度跳出来了一大堆词条,方哲随意点进去几个。无外乎说律师好之类的文字,方哲坐在地上沉思了许久,决定明天去这律师事务所看看。
他总觉得这不是一个恶作剧就是诈骗,但他却又想去看看究竟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儿。关于方远山,方哲记不太清楚。只知道他是自己的远方亲戚,长得怎么样,人品如何,他都一概不知。
方哲又仔细的想了一会儿,不会是这方远山的超市卖什么奇怪的东西,怕被警察逮住所以跑到国外去了。而自己帮他顶黑锅,进监狱吧?这样想着,方哲打了一个寒噤。
第二天下午,方哲乘坐公交车前往山海市市中心。一座座摩登大厦拔地而起,人群匆忙地走在公路旁。
下车后,方哲直奔联兴律师事务所。走到门口,方哲一咬牙走了进去。前台小姐急忙起身迎接,“先生,您找哪位?”
“我叫方哲,昨天有一个你们公司的律师叫我来……”还没说完话,前台小姐眼睛一亮,说道,“哦,你就是方哲先生啊。今天中午杨律师还交待我,您到了之后一定要带着你您去见他呢。”
前台小姐领着方哲走进办公室,“杨律师,这是方哲先生!”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站起身迎上前说道,“方哲先生,幸会!”
“额,幸会!”方哲带着一丝尴尬,和杨律师握手后,被杨律师拉着坐了下来。
“说实话,我也有些意外。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赠予的情况,听闻方哲先生与方远山先生是亲戚,但不常来往。”杨律师给方哲到了一杯水,又说道,“您的身份证带来了吧,待会还有一些程序要走。已经预约好了,就等着您的身份证了。”
方哲点点头,看着这律师事务所的装修风格,明显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应该不会是骗子吧,方哲在心中想道。
拿出身份证,方哲递给了杨律师。杨律师笑着带方哲到了房管所,在等待的时候杨律师说道,“方远山先生走得特别急,移民申请刚下来。方远山先生就买好了机票,听说是他儿媳妇在外国怀孕了要人照顾。”
“那……”方哲眼珠转动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不把超市卖出去?”
“一是,因为方远山先生走得太急了,买家肯定会压价。二呢,方远山先生说他经营了这间店很多年了。不想卖掉,辗转从亲戚那里听说了您的事情,便决定将这件超市赠予您!”杨律师想了想,又说道,“前几天方远山先生还订了一批货,哪知道他儿子催的急,也就将这些事情交予我来处理了。”
办好了房产证,杨律师带着方哲来到了超市所在的街区。这是位于旧城区和新城区之间的位置,人流量极大。傍晚时分,出门逛街的老太太、老太爷们拉着孩子经过超市门口。还有一些脚步匆匆的白领,看着超市门口的招牌,驻足观望,发现没开门后失望的走掉。
“就是这间超市!”杨律师指了指离路口不远的超市招牌说道。
还没等方哲说话,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方哲不好意思的冲着律师笑了笑,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对面传来一阵清脆空灵的女声,却又带着怨气,“您好!鸿钧货运,全年无休。直达三界,竭诚为您服务。”
方哲迷糊地看着律师,抿唇问道,“你是?”
第2章 鸿钧货运
方哲从未听过有一家货运公司叫做鸿钧货运,他抬头看向律师,眼神中带着一点求救。将手机拿在手中看着律师,轻声说道,“对方说是货运公司的。”
律师用食指扶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丝轻笑声,“是鸿钧货运公司吗?”方哲点头,疑惑地说道,“咱们山海市的货运公司没有一家叫鸿钧货运的吧?”想着方哲总觉得这家货运公司,不是什么正经的货运公司。
律师似乎对此还有些了解,“方远山先生与这家货运公司合作了许久,唔,对了方远山先生走前还订购了一批货物,似乎也是委托这家货运公司送来的。听说这家货运公司是直接厂家拿货,价格很低廉。”说着律师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文件夹说道,“哦,对了,今天这家公司就得来送货了。”
方哲拿起手机,那边的女声说道,“喂,还在吗?死了没,要不要老娘送你一程?”方哲一愣,这真的是客服吗?态度这么恶劣。果然不是什么正经的货运公司,不会是什么帮黑帮洗白的货运公司吧。
想着,方哲咽下唾液问道,“请问,你……真的是客服?”
“废话,老娘不是客服你是客服吗?”手机那头的女声越来越恶劣,“我告诉你,别跟老娘废话,你的货运就要到了。你是接呢?还是接呢?还是接呢?”
这是威胁啊喂!方哲满头黑线,“请问,这位客服小姐,您叫什么名字?”我特么一定要去投诉你啊。
“小姐?你敢叫老娘小姐?居然还叫老娘客服小姐,呸,老娘是这么没有档次的人吗?给我站稳了!我告诉你,老娘大名叫瑶池!”说道这里,电话里的客服似乎怨气越来越重了,“你知道老娘是谁吗?愚蠢的凡人!”
“不是瑶池吗?”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方哲电话里的女声中气极足,吵得他耳朵生疼。不着痕迹地,方哲离律师远了一些。
得,这家鸿钧货运果然不是什么正经的货运公司。客服小姐居然叫什么瑶池,一听就是化名,不会是什么奇怪的地方吧。方哲心中一颤,就听见客服小姐说道,“老娘是王母,王母你知道吗?他们都叫老娘王母娘娘,你这个愚蠢的凡人,我告诉你,老娘迟早要天打雷劈了你!”
c……cosplay?方哲满头黑线,现在的客服都这么会玩吗?总感觉这家货运公司是一家黑店,会不会是什么古怪场所掩人耳目成立的公司。
“嘟……嘟……嘟……”电话突然被挂掉,方哲迷茫地打量着眼前的景色。这客服……方哲满头黑线的走回律师身边,律师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串钥匙递给方哲,“这是超市的钥匙,一楼二楼呢,都是放东西的展台。三楼是住家的楼层,哦对了。”律师隔着大街,用手指着超市一角,“三楼的对角是杂物间,方远山先生嘱咐过,你要是没有什么事就别进那个杂物间。”
方哲听得出神,难不成那个杂物间还有什么秘密不成?方哲转头看向角落,脸上露出一丝狐疑的神色。他现在极为怀疑方远山给他这所超市究竟有什么目的,其先是一个从未听过的货运公司,这个货运公司的客服让人一言难尽也就算了。而这个角落也不让他进入,是不是这个角落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让他看见的?方哲一下子就陷入了阴谋论中,莫非真是想让我顶罪不成?
律师看见方哲脸色越来越难看,对于方哲的担忧,从刚才起,他便看在了眼里。这时,律师出声说道,“方先生放心,方远山先生这所超市没有问题。而且虽然你是被赠予的,但赠予之前出现的问题,也不会安放在你身上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