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爱你吗+番外——若爱唯伤

文案:

一场荒唐的相遇,一次嚣张的挑衅,我和你因为一个莫名的误会成了情敌,然后比试较劲调戏打击,直到那次意外英雄救美。

谁都没有想到我们会成为朋友,甚至是我自己。但奇怪我们却异常合拍,从性格到想法都是。

朋友开玩笑说我们是天生一对,我配合的叫你“老婆”,却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你只是同性朋友,不能用情。

只可惜我能控制住自己却控制不了你,你终究还是把玩笑当真向我表了白,我惊慌……

01.情敌相见

第一次见到许辰杰,是在珊珊的生日派对上,他在众目睽睽下向珊珊告白,脸不红心不跳的,大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只是话音才落,所有人就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我,因为在别人眼里,我是珊珊的男朋友。

其实我和珊珊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罢了,因为父母是好友,又是邻居,所以经常一起回家。而且因为珊珊比我小一岁,作为哥哥的我在学校也多少会照顾她一点,加上珊珊特别粘我,会让别人误会也是正常现象。

珊珊喜欢我,其实我早就知道,虽然她并没有亲口说过,但从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得出来。她不明说,我刚好也乐得装糊涂,毕竟有些事,说明白了,结果反而会适得其反,况且我对珊珊只有对妹妹的感觉,如果真的坦白说出来,可能会让她更难过,还不如维持着现在的关系呢。

许辰杰跟珊珊告白后的第三天就主动找上了我,身穿一身休闲衣的他昂首挺胸的站在我面前,表情高傲得好像我欠他100万一样。

“你就是齐铭纬吗?”把我从教室里叫出来后,许辰杰二话不说进入主题,虽说我很喜欢这种说话爽快的人,但是他的表情真的让我很不爽,眼里满是嫌弃,丫的,爷是街上的叫花子吗?

“你谁啊?”不爽的皱着眉头,不屑的看了看他问。其实那天他跟珊珊告白的时候我就记住他了,但还是要明知故问一下,现在不杀他的锐气,以后他还指不定觉得我齐铭纬多好欺负呢。

“高二3班许辰杰。”许辰杰一抬头,满脸自信的说,那表情,就好像得了三好学生的奖状一般神气,切,看到就恼火。

“我跟你很熟吗?”我挑眉,满脸不屑的问,我知道我此时的表情很欠扁,但我就是看这小子不爽,目中无人的,让人反胃。

“不熟,今天是第一次见面。”许辰杰倒是没被我的表情和语气惹怒,依旧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我在心里冷哼,这小子倒是蛮有自知之明的嘛,谁知道这句话还没想完,他就冒出一句比刚刚更让人无语的话,“不过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记住我的!”

呵,真是见鬼了,我就搞不懂了,这小子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怎么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种话,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成功的引起我的注意了。

“什么?呵,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好笑的翻了翻白眼问。

“我自然有我的根据,后天下午你们班有一节跟我们班一起上的体育课,齐铭纬,别说我没提醒你,做好准备吧,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厉害的。”许辰杰淡淡的笑了笑,目光坚定的看着我说,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死小子,连离开都要耍帅,真是个让人全身都不爽的家伙!

“阿西!那混蛋!”我气愤的朝旁边的栏杆踹了一脚,那丫的也太不把我齐铭纬放眼里了吧,还见识他的厉害呢,等着瞧好了,我倒要让他看看是谁让谁见识!

02.好友怂恿

气愤的回到教室,屁股还没碰着凳子呢,死党申优若就猴子一样蹦到了我身边,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凳子上,我正在火头上,一抬手,拎小鸡一样把她提起来扔到了旁边的凳子上,然后自顾自的坐下撑着头生气。

“啧啧啧,一向张牙咧嘴毫无烦恼的齐铭纬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火气这么大?谁踩你尾巴了吗?”申优若拖着凳子坐到我旁边调侃道。

我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趴在桌上装死:“别闹,没心情跟你侃。”

“怎么了?”另一个死党孔少泽也拖着凳子坐到了我身边,跟申优若交换了一下眼神后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脸上是一本正经,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想给他一拳,“呀齐铭纬,你受什么刺激了?来那个了吗?”

“呀孔少泽!你想死了吗?!”我抬头,咬牙切齿的瞪着少泽,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可怕的表情。

“那你今天是怎么了?像吃了炸药一样。”谁知道少泽一点都没被我吓到,白了我一眼靠在桌子上,在他们面前我果然还是没地位没威严啊!TT“还不是被刚刚那小子气的啊,说什么要我做好准备,要让我见识他的厉害什么的,靠,看到就恼火。”我冷哼一声翻了翻白眼,翘着个二郎腿说。

“刚刚那个小受?你们俩怎么了?”申优若一听我的回答,立刻来劲的凑到我旁边问,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的腐烂泡泡又开始泛滥了,真是受不了这家伙。

“那家伙说后天的体育课要让我见识他的厉害,切,以为他谁啊!还见识他的厉害,也太小看我齐铭纬了吧!以为我这17年吃软饭长大的吗?”我愤愤不平的说,想到许辰杰刚刚的表情就火大,真恨不给那小子一脚。

“恩,以你的长相确实适合吃软饭。”申优若完全没把我说的话听进去,自顾自的挑我话里的词分析道,一边分析还一边盯着我的脸上下打量,少泽在旁边笑得都快岔气了。

“呀!申优若!你活腻了!”我火大的瞪着申优若,这丫的真是让人无语,我已经很火大了,她还火上浇油,是在考验我的忍耐程度吗!

“好了好了,不要跟优若计较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就这样,别生气了。”少泽好容易忍住笑,象征性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到,“那你打算后天怎么应付?”

“切,我会怕那家伙?!尽管放马过来好了!看老子怎么把他整死。”我眯着眼睛瞪着前方说,就好像已经亲手了结了许辰杰一样,笑得十分得意。

“呀齐铭纬,你笑得好丑。”申优若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恩,那就好好表现!好好的杀杀那小子的锐气!兄弟我绝对支持你!”少泽一听立刻露出了满脸的微笑,拍拍胸脯说。

“恩恩!我也支持!举双手双脚赞成你攻了那小子!”申优若也凑过来说,不过她说的话我真想当没听到过。

“申优若,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吗?”我回过头满脸哭相的看着申优若,谁知那家伙一昂头,一撩刘海,表情那叫个大义凌然。

“我一直很正常啊,而且你不觉得腐的世界很美好吗?”

败了……有她这么个腐女当死党,想必我上辈子造了不少孽吧……何谓“交友不慎”,我算是领会到了。

03.篮球场见

无话可说!

看到穿着一身篮球服昂首挺胸一脸傲气的站在篮球场上的许辰杰时,我的脑中就自然的闪出了这四个字。

那丫的绝对调查过我,绝对!不然怎么会选我最排斥的篮球跟我比?明知道身高是我的痛处!这跟当众打我的脸有什么区别?!

“哟,来了啊,还以为你会翘课呢,有点小小的失望啊。”许辰杰轻蔑的看了看我坏笑道,那表情还真TMD让人上火。

“铭纬哥哥。”本来还坐在篮球场边的珊珊,一看到我立刻蝴蝶般飘了过来,然后无视周围人的目光挽住了我的手臂,略带担心的侧头看着我,“今天的篮球比赛,没问题吗?”

本想像以前那样冲她笑笑说声没事的,可是目光一接触到许辰杰急速变暗的脸色就突然变了想法,伸出手特嗳昧的摸了摸珊珊的头,笑得极尽温柔:“嗯,没事,你在旁边看着,我怎么说也不能输得太惨啊是不是。放心吧,你铭纬哥可不是吃素的。”

最后一句话,我故意说的很大声,然后就很满意的看到了许辰杰因为愤怒而扭曲的一张脸。

哼,你丫的许辰杰,你想在珊珊面前赢过我是吧?你想让珊珊喜欢你是吧?我偏不让你如愿!怎么样,看到了吧?尽管我没有赢的把握,珊珊喜欢的还是我,嘿嘿,气死你丫的!哼。

“呀,你们甜蜜完没有?还比不比了?”许辰杰不出所料的爆发,看我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一般,我得意的笑,小子,只是这样你就嫉妒得那么明显,以后就等着被气死吧!嘿嘿。

“当然比,不比你哥我来干嘛。”我撇撇嘴笑着放开珊珊说,然后冲身后的少泽和黎渊招了招手走上前,满脸的意气风发。

“哼,齐铭纬,你现在就得意吧,呆会有你哭的!”许辰杰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眼神的杀伤力还真不是闹着玩的,绝对有野兽的气魄,只可惜本帅哥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野兽,你许辰杰越是生气,我就越得意,气死你丫的!

“哎哟,我好怕~”我故意娇情的抖了抖,然后很满意的看到许辰杰铁青着脸又瞪我一眼,怒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以前申优若总说我长的欠扁,虽然很不爽她这么说,但现在看来,我有时候确实是挺欠扁的吧,不过我乐意~哇咔咔。

04.横生意外

或许许辰杰没说错,我现在确实是挺想哭的。

你说吧,这篮球运动本来就是技术和身高的游戏,许辰杰个子高已经很占优势,现在受了刺激就更别说了,再加上他们队里有个打死也不能输的薛立文和运动细胞很好的李明和,我们三个小鸡仔似的家伙根本不是对手,才开始10分钟比分就已经天差地别了。

更让我火大的是许辰杰那丫的居然给我玩阴招!那么大一个球场不走,偏往我身上撞,还是下半身。丫的,同是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命根子被撞到的时候有多痛,用得着这么赶尽杀绝的吗!老子就那么一根命根子,撞坏了你丫的负责啊!

而且你他娘的撞完人还面不改色的,真是良心大大的让狗吃了!要不是珊珊和优若在旁边看着,老子铁定当场就灭了你,当然,是在疼痛过去以后。

“铭纬(哥)!”一看我蹲下,珊珊和优若立刻奔了过来,少泽和黎渊也马上围上来,你一句我一句的关心着,感动得我直想哭。

“珊珊,我没事。”我艰难的冲珊珊摆了摆手咬着牙说。

“怎么可能没事!都被那样撞了,肯定很疼的,要不去校医室看看吧。”珊珊不放心的说,我刚想说不用,优若就先开了口,只是她的语气和说出来的话还真是让人无语。

“夏尹珊,用不着这么夸张,不过是撞一下罢了,撞不坏的,这家伙的修复能力一向好,估计用不了多久,当场做完生孩子都行。”

申优若一说完所有人都不出意料的脸红,我就搞不懂了,她一个女生为什么总能这么淡定的说出这些话,而且还面不改色的,真的,有些话我一个男生听着都觉得丢人她却能毫不在意的说出来,完全无法理解她的精神世界。

“申优若,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这家伙修复能力好,撞不坏?别以为你和铭纬哥是朋友就可以这样随便污辱他!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负责吗?”珊珊红着脸气呼呼的冲优若发火道,那架势,就像要吃了她一样。

“呵,真是,夏尹珊,你是齐铭纬的女朋友吗?不是吧?就算是,我要怎么说这家伙也是我的事,他都没意见你有个屁意见啊!你才是别仗着齐铭纬宠你就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可没齐铭纬那么好的耐心。”申优若翻了翻白眼冷冷的说,脸上全是不屑的表情,她就这样,平时跟男生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有时候又小女生到不行,特别是对珊珊的时候。

我头痛的扶着额头,就知道这俩家伙不能碰到一起,每次见面都跟世界大战一样,要是我不在,她俩估计就该打起来了吧。

“申优若!你这是什么意思!”珊珊果然被激怒,站起身指着优若的脸红着脸说。

“阿西,所以我就说青梅竹马什么的最恶心了!齐铭纬,没事我就先走了,我怕在这里呆久了我会死。”优若抓了抓头发站起身,翻了翻白眼直接走人,背影那叫个潇洒,有时候我觉得她和许辰杰这小子倒挺像的。

“什么?!恶心?!呀!申优若,你给我站住!说清楚你什么意思!”珊珊在身边气急败坏的嚷。

“铭……优,优若……哎,优若!优若你等等我!”少泽为难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珊珊,然后着急的追着优若跑了。

“珊珊,算了吧,优若就这个性格,而且我和她一直都是这样说话的,你就体谅一下吧。”我叹了口气,无奈的劝着身边还在火头上的珊珊道,谁知我说完后珊珊的反应反而更大了。

“连你也向着她!好!我知道了,你们嫌我烦是不是!我走就是了!”说完这丫头就头也不回的跑了,我连说“不是”的机会都没有。

“珊珊!”一看珊珊跑了,许辰杰立刻追了上去,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的瞪我一眼。

得,好好的一场篮球赛变成这样,我受了伤还弄得里外不是人,便宜了许辰杰那小子也就算了,我这算是糟的哪门子罪啊!阿西,今天真是够了!

05.又要比赛?!

优若对我的态度在第二天就变回了原样,可珊珊貌似还在生我的气,不管我怎么给她发信息解释或是去她班上找她都不起作用,就是认准了我在偏袒优若。

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解释一两遍还行,解释得多了就容易不耐烦,所以在解释了N遍还不见起色后,我毅然的选择了放弃,对她的撒娇和赌气都采取无视的态度,干脆得连少泽都说我没良心。

不过对付珊珊就得这样,惯着宠着没有用,一段时间不理她自己就好了。

珊珊还好解决,麻烦的是那个许辰杰!现在的珊珊正在气头上,如果在她身边好好哄哄,说不定就能抱得美人归了,可是那傻子不去哄珊珊,偏偏跑来我们班说要跟我比另一场赛,真是脑子被驴踢了。

经过了上次的受伤事件,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再接受他的无理要求的,可申优若和孔少泽却不这么认为,说什么上次的比赛是个意外,我没有好好发挥,以至于又丢人又受伤,这次是挽回颜面和重新树立威信的好机会,无论怎么样都该接受,而且我一向是有仇必报,轻易认输不像我的作风。

于是我就这样被他俩忽悠着接受了许辰杰的再次挑战,可到了比赛的那天我就后悔了。

早就知道许辰杰那小子不会想什么好招,这不,篮球才过劲又比起游泳来了,无语,他丫的是看准了我体力不好是吧!

不过看到他身边的珊珊时我就知道为什么了,我就说那小子不可能好好的跑来找我比什么赛嘛,原来是早有预谋了,估计是珊珊让他在游泳上赢我,然后帮她报仇吧?呵,这种幼稚的主意也只有珊珊想得出了。

“齐铭纬,上次的比赛因为一些原因意外终止,让你逃过了一劫,今天我绝对不会再轻易放过你了,做好心理准备吧!”一看到我,许辰杰那副看不起人的自信嘴脸就又一次展露无遗,看得我想直接冲上去跺他一脚。

“呀呀呀,齐铭纬,几天不见,没想到你们已经发展到不能轻易放手的程度了啊!”许辰杰的话音刚落,申优若就满脸桃花的盯着我说,那表情淫荡得,就好像在看现场版的GV一样。

“滚!”我恶狠狠的瞪了优若一眼咬牙切齿的说,谁知道那丫的丝毫不被影响,“嘿嘿”的笑了几声,意味深长的盯着我看了看,然后继续盯着许辰杰yy,不过她看我的那个眼神,实在是,怎么说呢?就好像放了几千条鼻涕虫在身上蠕动一般,让人恨不得一掌拍死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