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小野猫(FZ)——叶绿素

第一章:喵~

玻璃门一下子被推开了,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走了进去。

老板娘马上眉开眼笑地迎了上来,叫了一声“五爷”。

“天气太热了,找个人给我洗个头,待会儿把头发修短些。”男人一副老板的架势往靠近空调口的位置一坐,从口袋里拿出一包中华,抽起烟来。

店里一个理发师亲自来给他洗头,他看着镜子吞云吐雾着,就看到门口的小凳上坐了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少年,十几岁的年纪,正在收拾着塑料框里的卷发器具。

“新来的?”男人粗糙的声音在洗发店里响起,那男孩明显听到了,抬头瞥了他一眼。

古怪大叔!小野猫!两人在心中同时想着。

给他洗头的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坐在门口的小丁,讨好地说:“是啊,老板娘前几天招的,什么都不会,就先学着。”

此时老板娘已经出来了,从休息室里端出来的切好的西瓜搁在边上,又从口袋里拿出个信封,说:“五爷,这个月的房租。您点点。”

男人随手放进裤子的口袋里,粗声粗气地说:“点什么,你还敢赖我的不成。”

秦五是这条街上好几家店铺的房东。据说年轻时候混过帮派,后来赚够钱了就金盆洗手,低价买了附近的几间店铺收租。

虽说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曾经混黑帮的气势还是在的。这附近根本没有人敢得罪他。

舒舒服服享受完了按摩之后,又剪了个板寸头,让他原本就野性十足的脸庞更增添了些许邪气。拿起老板娘给他准备的西瓜,边走边大口地啃着,滴的地上都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果皮顺手就丢到地上。

什么人啊!小丁气呼呼地盯着那人的身影看。原因无它,因为这些拖地轻扫的工作目前都是他在做,这人把地上弄得这么脏,最后还是他收拾。这让他对秦五的第一印象很差。

小丁是个乡里来的孩子,父亲早死,母亲带着他改嫁,可是继父那边一直不喜欢他,两人吵了一架之后小丁就撂下一句:我自己也能养活自己。

就收拾了两件衣服跟着同乡来到了这个花花大都市。在老乡的介绍下来这家发廊当学徒,杂活全包,老板包食宿,每个月才几百块。

夏天的夜里很热,电风扇嗡嗡地旋转着也吹不走暑气,太热了。

小丁睡在店里阳台上的一个小房间里,汗流浃背的,怎么翻身也睡不着。耳边仿佛还有些蚊子的嗡鸣声,全身都条件反射地痒了起来。他腾地一下坐起来,决定去外面冲个冷水缓和一下。

阳台上有个小水槽,小丁拧开那个有点生锈的水龙头,拿了个大木勺,从水龙头那里接水,然后淋到自己身上,顿时浑身透凉,温度下降不少。

秦五在家里开着空调,在床上辗转反侧,他很少这么早睡,不过昨夜打了十六圈,到今天不免有些体力不济,也就没出去鬼混。外面偶尔有些出来吃夜宵的人,在外面嬉笑怒骂的,隔三岔五就能听到那些吵杂的声响,关上门窗也听得到。

嘴里嘟喃了几句脏话。秦五又翻了个身。好不容易周围安静了一会儿,快要入梦的时候,又有些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

烦躁地起身到厕所一看,并不是自己家里水龙头没拧紧。皱了皱眉头,刚走回房间应和着水流声还有人在哼着小调的声音。

哪个混蛋半夜三更洗澡还这么嚣张!秦五气冲冲地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四下观察了一番,循着声音看到在斜对面的洗发店阳台上,有个人在冲澡。

要骂出口的话语噎在喉咙里,秦五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

明亮的月光之下,那人仅穿着一条白色三角裤,彩色的头发被水打湿,原本覆盖在额头上的头发被拨到了头上,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张瓜子小脸上,大眼睛充满神采地转溜着。水流从头上浇下,流过他的脸,顺着纤细的脖子,流到了紧窒顺滑的小麦色肌肤上。

秦五口干舌燥地看着那些水流滑过那人胸膛上小巧的茱萸,滑过背上漂亮的蝴蝶骨,透过那贴紧身体的三角裤,仿佛能想象到包裹其中的是两团挺翘的臀肉,水流沿着他笔直纤细的双腿流到脚掌上,很是小巧的样子。

秦五觉得自己鼻子有点刺痛感,身体发热,下身竟然有了动静。可能要留鼻血了,他捏着鼻子,走到床边去喝了口冷水,觉得人冷静了许多,这才轻手轻脚地回到窗边。

只见那个男孩像夜空中出现的五彩斑斓的的精灵一般,欢乐地扭动着身体,把手里的大木勺当成麦克风,模仿电视明星唱起了歌。

那样蓬勃的生命,自在的姿态,秦五一时看得有些痴了。手中原本拿着的水杯也不小心掉到地上去了,的一声就摔碎了。

小丁听到玻璃打碎的声音停止了动作,狐疑地四处看了看,一抬头发现在斜面一个住宅区的三楼,有个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店里那个一头金发的古怪大叔。

秦五回过神来,发现那男孩看到他了,而且怒目圆睁,像是一只生气的猫咪一样竖起毛发般戒备的眼神看着他。

“哎呀,半夜睡不着,没想到有只小野猫光着身子在阳台上唱歌跳舞,倒是活色生香啊~”秦五故意用轻佻的语气逗弄着他。

良好的视力让小丁可以看清那个人用色迷迷的神色打量着自己,此时才记起他身上只穿了条内裤,而且因为被弄湿了全贴在身上,顿时恼羞成怒地说:“半夜怎么有野狗在叫?”

说完抓起地上一条小毛巾围着下体就冲进房间里去了。

秦五看着他逃难似的跑掉了,房里的灯亮了一会儿就被熄灭了。秦五乐呵呵地大笑了几声,就回去房里睡觉了。

梦里他拿着一只逗猫棒跟一只小野猫在玩,玩着玩着就觉得有点无趣起来,那只野猫突然就化身成赤裸少年的模样,只是长着猫耳朵,猫尾巴,对着他娇声娇气地说,我要大棒棒~

秦五马上兽化,把那少年给扑倒了,一阵翻云覆雨。第二天醒来才知道是个梦,看着自己床上留下的痕迹,秦五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了这样的梦,但是想到梦里被自己摆弄成这样那样,压来弄去的的那个少年,下身很快又有了动静。

我什么时候成同性恋了?他烦恼地想着。

第二章:调戏

早上难得起的比较早,随便拿了钥匙和钱就下楼去吃早餐了。

盛夏的太阳,即便是到了早上七八点,也是很晒的了。照得他有些头晕脑胀的,不禁骂了几句脏话。

相对于他的烦躁,有一个人却是神清气爽地哼着歌出来给老板他们买豆浆油条,两人在同一家店门口相遇了。

小丁显然不想理会他,少年软糯的声音雌雄莫辩地跟老板说要买8根油条,还拿了个锅子说要买豆浆。

但那个老板看到秦五,却是满脸奉承地问候了对方,又迎着他到里面摆设的桌椅上坐下,亲自端了冰镇的豆浆和热腾腾的油条就送上去了,看着小丁在门口干巴巴地等着时还挑衅般地对着他笑着。

笑屁啊,牙齿白吗,小丁鼓着腮帮子瞪着他。看对方那富饶兴味的眼神在他身上留恋,像小动物般有种本能的危机感,他转开头没再看着对方。老板给他弄好之后,他很快地付了钱就走了。

秦五看着他逃难似的姿态,更觉得这个小东西十分可爱,心中像被人轻轻挠了几下,有些痒痒的,却不知该往哪里抓。

隔了一个星期秦五又去洗头了,这次带了个浓妆艳抹的辣妹一起去的。店里生意不错,但秦五来了,怎么会没有位子呢。

两人一坐下,秦五就本能地搜索小丁的身影,发现他已经开始学着给客人洗头了,他小心翼翼给一个中年妇女抓着头发,又要兼顾那些泡沫不要掉下去,纤细瘦小的手掌处理起来有些吃力,然后那个女人骂了他一句,说乡下人蠢笨,洗个头都不会,抓痛了之类的话。秦五皱皱眉头。

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随着他的眼光望去,只是个中年妇女在为难一个小工而已。那个小工还是个男的,随即就放心了。

她跟了秦五一年多了,在她之前秦五有过许多个情妇(现在当然也不止她一个),她自己当然也不会是什么清纯的小女生,交往过的男人也不少,但是像秦五这样的,却是从未遇到过。

外表英俊充满男人味,身体自然不用说,比她之前遇到过的挺着个啤酒肚的,或秃头或有变态性癖的中年男人好的太多,给钱也大方,所以她可是卯足劲去伺候秦五,对方也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了,迟早要结婚的,自己这样一直跟着他,说不定哪天对方玩累了想收心,那么和他那么亲近的自己肯定是第一顺位的。

在小丁咬着牙关快要憋不住想骂那个整张脸刷得跟墙纸一样白却挡不住干纹的八婆时,洗发店里却传来巨响,周围的人都往声源那边看,只见秦五脚边有个架子倒在地上,他嬉笑着说是意外。

老板娘知道他可能心情不好,看小丁那里也弄不好,就另外选了个人给那个妇女洗头。小丁水池那里洗手的时候,秦五还能看到他小兔子般通红的眼睛,有些气愤,这个人,合该只能由自己欺负,别人竟然也敢欺负他?

正准备给他洗头的人看着他横眉竖目的样子,有点胆战心惊,才走到他身边,就被他喝停了。

“你先给她洗吧。”他指着一旁的女伴说,那女人受宠若惊地对他笑开了花。老板娘迎了上来,“五爷,要不我给您洗?”秦五状似无意地指了指小丁,说:“你不是忙着吗?去忙吧,这个小子不是空闲吗,就让他来洗好了。”

“可是他还不熟练”老板娘怕小丁洗不好惹怒秦五,不过这话还没开口就看到秦五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小丁,老板娘从一个洗头小妹混到能自己经营好一家发廊,自然是见过不少世面的,看到秦五的表现,再看小丁,虽然是个男孩,却长得眉清目秀……她心中有了些猜想,却是不敢问的,就拿了专属秦五的洗发水给了小丁,让他好好给秦五洗头。

小丁心里正因为刚才那八婆的辱骂心情晦暗,没想到秦五让他给他洗头,想来是要戏弄他,心中冷冷一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丁和颜悦色地拿了东西过去,先用清水慢慢打湿头发,加上洗发水,细细揉搓出泡沫,轻轻地摩擦着对方的头皮,“这样的力道可以吗?”秦五听着小丁有礼温和的问话,点点头。

感受那纤细的指尖滑过头皮的触感,微微冰凉的指尖滑过的地方都是清爽冰凉的,十分舒服。秦五享受地闭上了眼睛,想着些有的没的的东西,这样纤细的手,握着他另外一个“头”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那么舒服。

心中有了这种念想,表情上自然是更加轻浮起来,半眯着的眼睛把镜中的人看着,在那宽松衣服下的身体,秦五气息有些加重起来。突然,头皮疼痛起来。

睁开眼睛就看到那少年恶作剧似的表情,他了然于心,说了句“我的头皮不痒。”他拿出口袋里的烟,抽出一根点燃抽了起来,痞气十足。

“哦,那我给你按摩,好吧。”少年嘴角上扬,就轻轻按压起头部的穴位来,秦五再次昏昏欲睡之际,小丁又开始在他脑后用力按压着,秦五看着小丁眼中飞扬的神采,乌黑的眼睛发亮,嘴唇由于开心止不住地上扬,竟然也没说什么。

“就是那里,真舒服,用力点~好~正带劲~”秦五嘴里说着些暧昧不清的话,小丁按地更加用力,就不信你不痛。旁边的女伴倒是调笑般地说:“五爷,回去我也给您按摩~”。

小丁看他们奸夫淫妇般的调笑,那人说的话像是在羞辱自己一样,觉得自己中计了,便瞪了秦五一眼,说:“可以冲水了。”就领着秦五到了隔间的躺椅上趟好。

调好了水温,小丁就给他冲水,“眼睛闭上,不然水会流进去的。”神经病啊,三岁小孩都知道洗头的时候要闭上眼睛,这人偏张着眼睛瞅着他,再看,再看小爷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心里腹诽着嘴上当然是不会说的,秦五却是从他丰富的表情看出他大概的想法来,笑了笑,然后配合地闭上了眼睛。

小丁胡乱冲着,有时候故意把水冲到对方眼睛里,秦五开始没反应,但是过了一会儿就哀嚎了一声,说眼睛疼。

小丁停了下来,拿边上的毛巾赶紧给他擦掉脸上的水,那人脸上的表情那么痛苦,不会出事了吧。小丁有些吓到。紧张地靠近他想看看怎么回事。

“觉得还好吗?你把眼睛睁开看看?”小丁的话刚说完,身体就突然被猛力地拉了下去。

一个灼热的物体印在他的唇上,灵巧湿滑的如同小蛇一样的东西潜入他猝不及防微张的口中恣意舔弄着。

小丁瞪大眼睛看着面前那张可恶的,一脸淫荡表情的色狼,知道自己中计了,但他小胳膊小腿地自然反抗不开对方那强壮的身躯,只能舌头不断地退让着,那人却没放过他,一直追逐着他,避无可避。

更可恶的是那人的手在他身上胡摸乱放,还是处男一枚的小丁一时之间只觉得那人摸过的地方仿佛都要着火了一样,妈的,小爷不发威,你以为我是病猫吗?

秦五看着对方警告的眼神,觉得对方该有行动了,小丁突然主动和自己的舌头缠绕,虽然反应有些笨拙,尽管觉得可疑,但秦五还是被蛊惑了,投入之际却发现舌尖突然疼痛起来,只得乖乖放开他。那人像小兔子一样一下子就蹦开一段距离,秦五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个混蛋,做什么!”小丁痛骂,“嘘,小声点,你想让外面的人都来看吗?”秦五戏谑地提醒他。

“我告诉你,你个变态色狼,怪叔叔,别再来惹我,不然下次我把你舌头咬下来。”小丁压低声音警告他。

秦五乐呵呵地笑笑,说:“那下次我可以先把舌头伸进去是不是?”小丁一听这话觉得这人无耻到极点了,自己又不能对他怎么样,看对方那伟岸的身躯,打是肯定打不过的,而且就他那流氓样,不知道还有多少下流把式,直觉告诉他再和这个人留在一起肯定要吃亏,就哼了一声,红着眼睛逃出去了。

秦五拿起落在躺椅上的毛巾自己擦拭起来,看着小野猫故作凶狠的态度,越发觉得有趣起来。

待出去时小丁已经被叫去给别的客人染发了,透过玻璃把他给瞪着,秦五心里笑开了花,但是觉得今天还是适可而止,不要再逗他了,何况,他舔舔嘴唇,浮想翩翩。

“哎呀,掉到我衣服上了。”“对不起,我马上帮你擦掉。”小丁拿着毛巾给客人擦掉落在衣服上的染发剂,眼睛恶狠狠地把那下流胚子给瞪着。

秦五坐了下来,心不在焉地让别人给他吹头发,貌似无意地看着镜子,和小丁两人不时用眼神隔着玻璃碰撞着。

小野猫,我吃定你了。秦五过了一会就跟他带来的女人走了,临走时意义不明地看了小丁一眼。用眼神说着。

你去死吧。小丁瞪了他一眼,在心里诅咒着对方,看着那人拥抱着女伴离开的背影,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愤怒。

第三章:雨夜惊魂

这个城市的雨水很多,淅淅沥沥下了一天的小雨,到了夜晚,也没有停止的势头,劈里啪啦地敲击着玻璃窗。

有花盆掉落的一些声音,也许是被风雨吹到了吧。

秦五粗鲁地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站在窗口看着对面那个小阳台,黑漆漆的,并没有人在。

这还是第一次,发现那只小野猫不在家。他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和那个猫样少年认识近一个月了,他常常会到店里以洗头为名调戏那个少年,看他气鼓鼓的样子特别有趣。晚上也偶尔能听到那个少年在阳台上唱歌的声音,有时候是一些老歌,但是经由他口里唱出,在多年独自生活的秦五听来,却别有些许韵味,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细细想来,竟已过了那么多年,他的心,漂泊了那么久,却还没找到一个可以栖息的地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