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古代美男——无限黄昏

文案: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强攻强受/轻松

关键字:鄢顾  苏子阳  黄昏小肉文

我是个小职员。真有什么不一样?

我是个gay,平平凡凡又不是那么平凡的一天。

我没有钱保养一个MB,咳——废话不多说。

那天,我在公交车上以看耽美小说为乐。

正插得爽呢!

我的口水落了一地。

结果,公交车爆炸了,我正高潮。

有个人问我,要男人吗?

我说要,干嘛不要!

好了,我醒了。在医生差异的眼光中出了医院,然后发现我家有一个美男!

我捏了捏脸,啊呀!真的!

呵呵呵。。美男!

1.如此车祸

哎呀呀!这篇文章H呀!真是我们这些没有钱的救星呀!想想科技如此发达,为了我下半身的性福,我特地购买了一款超大屏的手机呀!为了在车上也可以观看呀!

本来,你说吧!现在的光碟泛滥,那里用的了小说,那你就落后了!你想呀,那个光碟来就是插呀、插呀!一点也不顾及当事人的感受。哎!小说就不同啦!有不可思议的情节,有满满的爱,还有精心打造的H。

喔——,忘了自我介绍。本人年芳23,纯处男一枚!

没有谈过恋爱,长得平平凡凡,真的是扔进人堆里看不出来的那里种!不过本人比较自豪的是,本人的身高不错,183.就是因为这样,老板说我看起来像保镖,雇佣我啦!

本人就读于三流大学,进了三流公司,当了个三流职员。够吃够穿,爹娘死了,留给我一套小的不能再小的房子。

不过今天是重要的一天,怎么说呢!哇哈哈,我追的文文出来了。哈哈。。我迷死它了!有通篇的爱情,责任,还有令人喷血的H。

所以,我坐在车上,心痒难耐!不顾老爷爷在一旁站着,坚决不让!我只有这么一回,我以后会坚持让的!

掏出手机,巡视八方,没有人看我。我在心里嘿嘿的笑了几声,看着网页弹跳,我的心被提到嗓子眼。哇!就是这个。

“宝贝,我都告诉你了,我和他真的是没有关系!”夜堡主连连向爱人澄清,急的汗如雨下。

“你和他有没有关系干我什么事!你夜大堡主的情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就是一个无名小辈,那里敢和你夜大堡主扯关系!你还是去找你的情人的好!”小谢双目瞪得老大,眼睛里似乎水雾弥漫,双颊通红,玲珑娇俏的鼻子通红,显然眼泪掉了不少,不过看来嘴上也不打算认输呀!看见夜堡主不回话,贝齿紧紧的咬了一下唇,然后松开。水润的双唇紧紧抿在一起,双手死死地拉住夜堡主的衣服,完全和说的相反。

“哎!宝贝,你到底要我怎么办!”夜堡主心疼的把好不容易的来的爱人紧紧的抱在怀里,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安慰他。

“你滚,谁要你假好心!我离开你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小谢不甘示弱的回嘴,狠狠的打击在着夜堡主。

“宝贝,你怎么能这么说,我那么在乎你!”夜堡主摇着小谢的肩膀,痛苦的问道,难以想象以前他还那么狠心的拒绝他的爱人。

小谢听了心里一阵欢喜,不过他还是死鸭子嘴硬,用难以想象的声音说着不可置信的话。“你那么说,我可不承认,再说,我不喜欢你,你要怎么样!我就是要离开!”小谢趾高气扬的说道。

“宝贝,你不能离开我!我——”夜堡主开始舌头打结。

“你能怎么样!我偏要走!”小谢得意的看了他一眼,止不住的笑。

“不能,你一定不能走!我不同意!绝不!”我们的夜大堡主受了刺激,连这是不是真实的都不愿想象!他直接抱起小谢。

“夜——大虫,你——要干什么呀你——!”小谢吓得抱住夜大堡主的颈子,依偎在他怀里大叫。

“如果你的心里没有我,我也要你的身体没有我不行!”夜大堡主暗示的说道,接着朝着那个意义明显的大床走去!小谢看着,心里紧张的要命!不过还是记起往日两人是如何缠绵,全身更是开始泛红!自己觉得下身隐隐开始发热,嫩芽也有复苏的迹象。他一边唾弃自己又开始向往。只是血气上脸。

“宝贝,我会让你舒服的!”夜堡主不分场合开始发情了。小谢脸烧的起火,还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显然没有威慑力。

“宝贝真的好漂亮。”夜堡主显然变成禽兽,双手自然不规矩的扒了小谢的衣服,开始肆意的啃咬小谢嫩滑粉嫩的嘴唇,还是轻轻磕开小谢的唇,霸道的占有着他的口腔,滋滋有声的开始吮吸小谢的津液,逼得小谢和他的舌头一起跳舞!一时间整间屋子就只有他们互相轻吻和摩擦的声音,喘息也越来越重!

“啊——夜——你要吻死我了——”小谢艰难的吐出几个字还是呻吟不断,全身泛红,腹部的欲望更是挺立不已!只有在夜堡主的身上摩擦,缓解着快要爆炸的快感。而夜堡主则是闷笑不已,原来小谢竟然是如此的思念自己。

小谢则是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羞得脸直向一边转。夜堡主则是好暇以待的看着爱人羞涩的样子,直想把他拆吃入腹。眼睛扫过爱人的脸庞、锁骨、胸膛、肚脐、粉嫩的欲望、修长光亮的腿。呼吸越来越不能控制。

“宝贝,我真想一口把你吞了!”夜堡主眼奸着爱人,一边下流的吐着爱语。小谢恨不得把自己塞到夜堡主的肚子里。眼波流转,百转千回。此时无声胜有声!

夜堡主低吼一声,饿狼扑食般的压住爱人,狠狠的啃噬着爱人的身体,直逼的小谢眼泪汪汪,欲罢不能。反反复复的拉扯着小谢的果实,把原本娇嫩的果实弄的挺立。娇艳欲滴。玫瑰色的唇印铺满爱人洁白的身子。反复的揉搓着他的欲望。弄的小谢大口大口的喘气,仿佛被吸走了氧气般的娇喘。

“宝贝,别咬,我要听!”夜堡主霸道的掰开小谢的唇,执意要听小谢那按耐的呻吟,那如珠玉般的天籁。

“啊啊——夜——啊啊——恩——啊哈——”小谢翻来覆去的也逃不出夜堡主的圈套,只得呻吟。

“宝贝,我放一根指头了!”夜堡主还是开始进攻蜜地,眼睛扫过那粉粉嫩嫩的欲望,小巧玲珑的阴囊,白白嫩嫩的圜丘,还有躲在里面轻轻抽搐的销魂之地。夜堡主眼睛更加炽热,紧紧的用手指插进去。内部温热的环境让他差点难以自控——他反反复复的插进、抽出、只见原本已近适应欢爱的地方开始吐出爱液!

小谢饥渴的摆动身体,张开双腿让爱人更加能玩弄自己的蜜地。

我看的直咽口水,下身开始回应般的战立。只想让夜堡主快点插进去,好好的教训小谢那张不听话的小嘴。

所以,结果,我两眼放光的看着手机。没有意识到车上只有我一个人,也华丽丽的忽略了司机说车起火了,让大家下车的声音,也就没有看见大家在窗外看见在车上笑的像色狼的我开始后退。

结果,我在奇诡的车祸中沉睡下去。

2.这就是给我的美人?

诡异呀,诡异。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飘动。慢慢的往上升,看着浓烟滚滚的车,我第一次觉得不疼。看着人来人往的,觉得好奇怪。看见他们把我抬到担架上,随着120的救护车,我慢慢消失了。我歪着头,那我是谁?呀!我的手机呢!手机没有了,不知道夜堡主吃了小谢没有,不知道激烈不。

“你管你是谁!”我的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我连忙回头,看见一个白衣飘飘的老头,不能这么说!他满脸都是白发,真的耶!好像唱戏的嘛!

“老头。”我试探的叫了一声。

“你才是老头!”他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我不屑的撇撇嘴,胡子一大把还不是老头,那要什么才是老头!

“不许在心里骂我!”他气呼呼转过头来对我说,我鄙视的看他一眼。十分有力的转过头去,我不理他我!

“过来啦,臭小子!”他大呼小叫的嚷嚷,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拖拖拉拉的跟着他去那个什么地方,反正是我不知道的地方啦!

“好了,就是这里啦!进去。”他打开房门,一脚踹在我的小屁屁上,送我进了房门!我低头看了看地面,心惊肉跳!我漂浮在半空呀,开始只顾小谢和夜堡主了。

“哎呦——你轻点行不!我招你惹你啦!”我一边担心掉下去,一边揉着我疼痛的屁股!那个死老头可是没有下脚轻呀。

“哼!不要装。”他冷哼的看着我,我鄙视他。站起来,我才有闲心看了看这悬浮的屋子,我不是很有钱啦,不过也知道这环境总得要MONEY呀!

“你白痴呀,我是凡人吗?我需要装修费吗?笨蛋!”我看穿我的心思,居高临下的撇了我一眼,意思再明显不过啦!我拍了拍灰尘,瞪了他一眼,一屁股坐在软软的沙发上,看着他悠闲地喝茶,我想一脚踹飞他!

“我还看你不顺眼,以前我带来的孩子没有一个不是对我点头哈腰的,哪个像你,榆木脑袋一个!”他放下茶杯。

“要不是飞要我干,我才懒得理你呢?要身材没身材,要钱没钱,要脑袋没有脑袋!笨死了你!”那老头像打量货物一样看了我几眼,我被看得心里发毛。

“好了,我问你,你要美男不?”他语气平平的问我。

“你——你知道——我——”我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当然,你不是喜欢男人是吧!”他口气轻蔑的说道,好像我问了一个十分白痴的问题。

“我要。”我干脆利落的回答,干嘛不要,我自己又不能包养MB。有一个总是好的呀!反正我就是没有人要!

“哼!就知道你是——哼——”他现在真真实实的鄙视我了。我僵着不敢动,我下半辈子的性福全凭他一句话。

“你要保证要爱惜他,保护他,要宠着他,不能违背他,更不能背叛他!你办得到吗?”他一口气说完不带喘气的。我愣了愣,这完全是结婚嘛!也太霸道了吧!

“哼,多少人求我我都不答应,怎么你还不爽是吧!那好,你就不用了,我让其他人去,反正有人要,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你!”他说着起身就要赶我出去。

“哎哎哎。。。。我又没有说不答应!我同意还不行吗我?”我不可理喻的说道。他停下手中的活计。阴险的笑了笑。

“说好了,不准后悔,要不然没有你好果子吃!”他满意的拍了拍手。又像想起什么,转过身来,极其和蔼的对着我说,“你是要去找他还是要他来找你呀?”

“当然是他来找我呀!我才懒得去呢?!”我想也不想的回答。

“那好吧!下去吧你!祝你好运!”说着我感觉我从云层上掉了下来,我死命的尖叫,最后狠狠的瞪着那个罪魁祸首,看见他拍了拍手,好像在说,搞定一个,下一个该来了!会是谁呢!黄昏还没有想好。

“哇——”我理所当然的弹跳而起,看见周围白白的一片,想来是在医院了吧!好险,我作了一个荒诞难得梦,怎么会有这种好事呢!看来是我想疯了吧!我想我该下床了,我开始穿鞋。恩,是的,离开。

“!——”门被撞开,进来一个美丽的护士小姐,不过她美丽不美丽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我根本不会欣赏呀!不过我还是冲她甜甜的笑了笑。

“妈呀!鬼呀!”她一点也不顾形象的抛下公文包,急吼吼的跑了出去。我歪着头想了半天,神经!我在心里骂了两句!站起来发现衣着正常,她才是鬼。

我施施然的跑了出去,我没有上班,不知道老板会怎么骂我呢!我快速的离开,还不忘拿着我的手机!

我离开走廊只见那些医生护士下巴着地,真是奇诡。不过现在要紧的是上班呀!

我急急忙忙的拨通了上级领导的电话,

“黎总,对不起,我——”我快速解释。

“你是鄢顾?”那边黎总吃惊的问道。

“对呀!我是!我是想说——喂——”我感觉那边有东西掉到地上。

“那个,小顾呀!你说我也没有对不起你,没有克扣你工钱,没有让你加班,也没有打压你,你不能找我呀!就算你死的不明不白,你也不要找我。”黎总那边求爹地告奶奶的说着,好像怕的不得了。

“黎总,你说什么呢?我不是好好的嘛?谁说我死了!”我义愤填膺的说。

“哎呀!你就不要说了,我还看过你的遗体呢?”黎总吓得不轻。

“可是,可是我真的活着。”

“真的?” “真的,骗你不得好死行了吧!那个关于上班的事?”

“没事,你也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就带薪休假吧!一个月够了吧?”

“真的?” “是的,好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拜拜!”

我不可置信的挂了电话,那个真的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我恍惚的走着,想回家。

当我打开我偏僻的小门,我的钥匙!当一声掉地上,铁公鸡拔毛都不能和它相比呀!和我做梦一样。

沙发上躺着一个美人,好像还是男的!

3.掉过来的?

这是什么事?难道那个家伙说的是真的!那个美人是给我的!我吞吞口水,我只有做梦才遇见过这种好事呀。我小心翼翼的靠近门口,慢慢的将门合上!

我的心情激动呀!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哇!太阳公公你真好,照耀我的前途,一定是为我23岁还是处男感动所以赐给我一个媳妇,哇哈哈!

我慢慢的接近美男。轻轻地捂住眼睛小心的看了一眼。哇!真是美呀!皮肤是蜜色的(不是白色,好在我也没有那种恋童癖),睫毛也不是很长,鼻子不挺,嘴巴也不是很完美,身材也不是很完美!还穿的雪白雪白的,长袖飘飘,感觉像是把布裹在身上(原谅我们的主角,他根本不看电视,全看小说,对这个只有这个概念)。好浪费!

不过重点是,他不是美人!哇,他妈的,当我好欺负是不是,居然什么烂东西拿给我!哼!亏我还高兴好半天!

我看见他好好的睡在我的沙发上,我气不打一出来,我重重的打了他一下,干嘛我就是被欺骗,讨点便宜可以不?我就是小市民!不行呀!

“喂,醒了,你当这里是旅馆呀!你要睡多久?”我不满的一边叫一边推他,只是希望他赶快醒过来,离开我的领土?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

“哇哇。。你干什么?”我尖叫!不怪我没有男子气概!刚才还在睡觉的家伙转眼间抓住我的手,反剪在背后,还把腿压在我的腰上,你不怕,你来试试?

“你是谁?为什么抓我?”一声不带感情色彩的语句轻飘飘的出来,感觉手都被他弄折了,我真的好倒霉!

“我没有抓你呀!是你自己跑到我家的,王母娘娘在上,小的不敢欺骗您呀!快松手呀!我的手呀断了!”我不得不为了我的双手奋斗!

“喂哇喂哇——”警察叔叔我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想念你呀!我感激涕零,只想把这私闯民宅的家伙赶出去。

“那是什么东西在响?还有我刚才睡的是什么东西?这些奇奇怪怪的又是什么?”他连珠带炮的发问?我一时间也懵了!难不成是个傻子!不过要是傻子,他怎么擒拿术这么厉害,我还没有看清楚他的招数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