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不知何夕(穿越 4)——一浊

第二百零六章:韵情为情

听到水韵情醒过来想见自己,上官云翳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眼前的几个老是闯祸的小家伙是否把自己自罚的事情告诉了水韵情。现在水韵情伤势还很危险,这个时候更是关键时期,这里医疗条件太差,虽然有自己这个超时代的医生在这里,可上官云翳依然不敢马虎。一个弄不好也许真就要彻底的抱憾终身了,所以此时上官云翳更不敢拿水韵情的事情开玩笑。

不是上官云翳自恋,只是在水韵情为他挡刀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男子是真的把自己这个主人放在了第一位。不管这个属下是把自己当成了主人待也好,当成爱人也罢,今生今世这水韵情已经认定了自己。这件事在水韵情扑在自己身前挡剑的那一刻上官云翳就已经明悟了。

所以他也知道自己这个主子在水韵情心中的地位,所以才会有那么一问。好在得到清风几人乖巧的摇头上官云翳才知道是自己多心了。不过还好水韵情不知道这件事,不然以他的性格怕是又要伤心了吧。

苦笑的摇了摇头,上官云翳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命运捉弄。一直都想让上官烁当年选的四位护法有一个自己的归宿,没想到到头来偏偏事与愿违。

自己和莫离在那种尴尬的情况下相识,如果自己不要他当时小家伙那个固执的样子怕是真会做傻事吧?不得不承认在山中一年的朝夕相处上官云翳对莫离也是有一份特殊的感情的,特别是小家伙无微不至的照顾和那份深深的依恋更是让当时的上官云翳无所适从,所以半推半就间上官云翳接受了莫离。

和水韵情之间更是离谱,上官云翳一开始就准备疏远这个属下。故意在旅途中做了那么多费力不讨好的事只是为了让水韵情知难而退,可偏偏好像老天都要和上官云翳作对一样,本来对他不上心的水韵情居然会在不知不觉中认准了他这个主子,更是不惜下药来成全自己。

结果水韵情一包媚情却又让误打误撞的小遥喝了下去,结果可好,上官云翳在没弄清事实的情况下糊里糊涂的就要了小遥;一气之下又“惩罚”了水韵情……

现在更是和这位大赵丞相有了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上官云翳此时只能无语问苍天,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在故意捉弄他。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上官云翳总觉得那个方清扬好像也逃脱不了自己的手掌心。

呃……这个说法好像有点不正确,只是上官云翳已经失败了三次,真的不敢保证剩下的最后一个方清扬就能想开抛却那些繁文缛节真正的学会尝试走自己的路。

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上官云翳挣扎着起身准备去看看那个几日来一直没有完全清醒的人儿,上官云翳满心的担忧。

一旁的元瑶见状赶紧扶住了他,“二哥可是有事?”皱着眉头满脸的关切,元瑶也不敢说不让上官云翳动的话,只是看他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担忧。

“帮我……把衣服穿上,我去看看韵情。”几句话说完上官云翳痛的不禁皱起了眉头。

“少爷,还是我去吧,你就在这养伤吧。”清风见少爷痛的满头是汗再也顾不得少爷的责备,红着眼睛趴到床边赶紧劝道。

上官云翳摆摆手,深吸了口气尽量做到若无其事。“他的伤还很危险,我不放心,你们谁也不许多嘴。”说到后来上官云翳为了震慑几人故意加重了语气,冷冷的扫视了几人一眼上官云翳才放心。

让元瑶帮着穿上一身深色的衣衫,上官云翳慢慢的在元瑶的搀扶下来到水韵情的房间。

看着躺在床上的水韵情没有血色的小脸,上官云翳心疼的小心的坐在床边牵起水韵情的手腕,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那脉搏缓慢的跳动,这一刻上官云翳才真正的放心。

还好只是失血过多,命是保住了,不然在那种情况下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想想当时的情况上官云翳就后怕,不知道当初的水韵情为何有如此勇气敢去挡剑。

这样的水韵情上官云翳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官云翳知道,发生了这件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想舍弃他了,这个男子生命都可以为自己付出,自己还如何狠得下心来伤害他。

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吧。

自己和水韵情,或许真的是一种缘分吧!

尽管这缘分有“父母之命”的味道,但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缘分呢。自己穿越到了七国,又莫名其妙的投身到了上官云翳的身上,自然也要开始真正的接受他的一切吧……

水韵情躺在床上,脑子昏昏沉沉的不大好用,整个腹部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长时间的疼痛已经让他觉得整个身体都已经麻木了。尽管此时神志有些不清,但还是清楚的知道,那个自己心心念着的主人来到自己身边陪着自己了。

企盼了多久,期冀了多久,这一刻自己终究是达成所愿了。他,那个高高在上的主人啊,他终于正视自己了。

这一刻的水韵情脑子非常清楚,上官云翳不再生他的气了。

张开眼睛欣喜的看着那个俊逸的男子此时温柔的目光,水韵情只觉得自己被这份温暖包容整个人都轻松了,原本有些还疼痛的伤口竟然难得的感到好像没那么痛了。

疑惑的看了一眼上官云翳满头的汗水,轻轻的伸出手想拭去那些汗水,不料现在一个简单的抬手动作也耗费了他许多的力气,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他有些丧气的看着上官云翳。

就那么默默的注视着,水韵情生怕下一刻就没有机会见到这个人一样,眼中竟是温柔与眷恋。

直到此刻水韵情都还有些弄不明白,为何自己看到他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就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去挡住那一剑,甚至都没来得及为自己考虑一下。

难道只是因为眼前这个男子是自己的主人吗?

不!

水韵情在心底否认了这个想法,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陷进去了。

想来都觉得可怕,在赵国,自己是那高高在上的丞相,一手经商的本事更是在同辈之中无人能及,一向都是自己高高在上给人脸色看,就连贵为赵国的皇帝都得给自己几分面子。

位极人臣的自己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对自己指手画脚了,自己可是年纪轻轻的赵国丞相啊!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等的威风!

直到遇到了他,自己命中注定的真正的主人,水韵情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至少不是那个赵国皇帝一人之下,他水韵情今生注定了是在这个叫做上官云翳的男子身边一人之下的。至于能不能万人之上他不敢去想,因为长久的接触让他知道,自己能够陪在他身边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哪里还敢奢求过多。

因为不知从何时起,自己这个一向对什么都是云淡风轻的人已经深深的陷进去了。

是命运的捉弄也好,是师傅的安排也罢,水韵情也已经任命了。

不论他当初是否是心甘情愿的跟随上官云翳,但是水韵情知道,这一刻的自己是真的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了,哪怕是唯一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没有忽略他眼里的温柔,更没有忽略他双手无力的无奈。

上官云翳笑着拿起水韵情那双无力抬起的手,旁若无人的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擦拭着汗水,尽管这一简单而温馨的动作让上官云翳后背的伤口裂开了,尽管他已经痛彻心扉,尽管他额头的汗水更多了,但上官云翳看着水韵情小脸上堆起的笑意,还是缓慢的握着他的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慢慢的擦拭着。

看着上官云翳后背那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血水逐渐浸湿的衣服,小遥实在不忍继续看下去,袖子中的双手紧紧的握住,瞥了一眼床上的人儿,神色复杂的首先走了出去。

都是因为自己,少爷到底背负了多少啊……随后清风也捂着嘴哭着跑了出去。

无尘神色复杂的看了两人一眼也识相的退了出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无尘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个属下该怎样的忏悔。

元瑶暗暗叹了口气也不着痕迹的退到了门边。这样的兄长同样让他这个一向被人当做太子不二人选的皇子无可奈何。

上官云翳看着水韵情看着门口疑惑的眼神,知道他有所怀疑但现在没有力气说话。

可是自己后背的伤口让他这个主人此时也没有了力气,眼前一阵阵发黑视线也有些模糊。上官云翳顺势趴在水韵情的身边,小心的避开他腹部的伤口,亲昵的搂着水韵情的肩膀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他们……嘿嘿……不好……意思了呢,怕打扰我们,所以出去了。韵情可要快快好起来啊,不然大家都会担心的。”

几句话说的上官云翳艰难不已,尽管已经尽力的让语气听起来自然一些,可是后背的疼痛还是让他身体忍不住轻颤的同时竟然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水韵情感受着主人待自己的好,温柔的看着旁边的上官云翳,无意的手搭在上官云翳的背上轻轻的拍了两下想表示回应。熟料这一动作弄得上官云翳痛哼了一声,随即额头再次沁出了汗水。

元瑶时刻注意着房间的动静,听到上官云翳不对劲的痛哼,赶紧来到床边把上官云翳扶了起来,搂着满头大汗的上官云翳笑着说道:“二哥还欠我一顿酒呢,怎么就知道和丞相谈心呢,走,我们兄弟喝一杯。”

元瑶一边说着,一边强硬的拖起上官云翳不住的后退,直到水韵情视线不及的地方才扶住上官云翳转过身。

上官云翳一边后退还不忘给床上的水韵情一个微笑,见水韵情同样冲着自己微笑着,就随着元瑶的脚步被拖了出去。

上官云翳不知道的是,身后的水韵情在他转过身后瞬间垮下了小脸,只是看着自己手里淡淡的血迹,咬着嘴唇看着上官云翳远去的背影久久的发呆。

而这一切上官云翳并不知情,因为他在出了房间后再次痛的昏了过去。

第二百零七章:再见陈啸天

或许,岁月的流水可以冲淡某些情感;或许,岁月的醇酒可以浸出生活的若干芳香……

上官云翳实在是太累了,近些日子忙于处理青云堂的事情已经让他身心疲惫。这会儿再加上受伤,所以昏迷之下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幽幽醒转。趴着一个晚上还真不是好受的事情,这让上官云翳回想起一些有些尴尬的记忆。轻轻的动了一下发麻的身体,上官云翳痛的皱紧了眉头,后背上瞬间的剧痛传来才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伤还没好。

看着自己眼前熊猫眼的清风和小遥,上官云翳感动之余不禁叹了口气。

“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回事,难道韶关已经平静的让你们无事可做了嘛?如果我的脑子还没有毛病的话,那个陈啸天好像就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知味楼吧。”

闭着眼睛喘息了片刻,实在是太痛了,这么简单的几句话也让他痛的直冒冷汗。不想被清风他们看到自己的痛苦,再次睁开双眸上官云翳依旧装的若无其事一般。

“清风,你是不是很闲啊?”

“少爷,清风错了,清风知错了,少爷……”

清风见上官云翳醒了过来,一下扑到床边哇哇大哭起来,也不管小遥在不在旁边,也顾不得丢脸了,再说小遥以前也不是没见过,他现在哪里还顾得上面子。昨天少爷昏过去到现在才醒过来,他差点吓死,一整夜都守在少爷的床边,很怕自己一眨眼少爷就像三年前一般突然离自己而去。

上官云翳趴在床上头疼的翻了一个白眼,看来时间并不是万能的,谁说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全是扯淡。至少他就没能改变清风爱哭鼻子这个毛病。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看来这句话用在清风身上也是十分合适的。

“好了,好了,清风,你怎么还这么爱哭鼻子啊,你都多大了?”

上官云翳真是头疼的没有办法了,有心数落两句,可是见清风哭个不停也只好暂时收起了教训的心思,实在是受不了了上官云翳干脆直接缴械投降的哄道:“好了,好了,清风,不就是说了你几句嘛,我又没有赶你走,干嘛哭得这么可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少爷怎么你了呢?”无奈的开口,上官云翳竟是存了几分戏谑的心思。

“少爷,清风……清风知错了,少……爷,不要生……清风的气啊,少爷……”清风一边抽噎的哭着一边祈求的看着上官云翳。哪里还顾得上少爷的玩笑,只要少爷不生他的气他就已经偷着笑了。

上官云翳艰难的伸出手,这一简单的动作让他忍不住痛的直皱眉头。但依旧执着的掐了清风的小脸一下,嗯,还是一如既往的好手感。只是可惜掐了一下之后伸出的手再次无力的垂下。

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下次一定不能再打这么多下,自己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不过说实话,看着眼前乖巧的小遥和明显有些吓呆了的清风,这个效果还是不错的。总比这板子打在他们身上强,这样他们不但记住了眼下这个教训,自己又不必因为惩罚了他们而心疼,只是自己难免要受些皮肉之苦罢了。

见清风突然红了脸颊,上官云翳突然觉得很好笑。谁说岁月的流逝可以让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变淡,自己和清风之间这种近乎亲情的情谊却像老酒一般放的越久就越香醇。

在自己的见证下清风从当初那个遇事只知道鲁莽的懵懂少年成长到今天一方巨擘,可以说上官云翳功不可没。不过上官云翳并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如今看着清风一步步走的越来越远,上官云翳只剩满心的欢喜。

“做错了事情还不许人说了是不是?瞧你哭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少爷欺负了你呢。还好有小遥给我证明。小遥,赶紧过来给你清风哥哥擦擦眼泪。”

清风见上官云翳和自己开玩笑,知道少爷不和自己生气了,那颗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此时看着小遥红着眼睛走过来,清风终于意识到了尴尬,赶紧擦了眼泪。伸手拿过床上的软垫垫在少爷的身下让少爷可以舒服的趴卧着,一边打理着上官云翳的床铺一边嘟着嘴不满的嘟囔道:“少爷,你还说呢,昨晚陈啸天他来过了,说要见见包下知味楼的人。”

“嗯?”

安静的任凭清风摆弄着,突然听到陈啸天这么快就把目光锁定在知味楼上,饶是上官云翳早有准备此时也不禁蹙起了眉头。

陈啸天来者不善啊!

这是上官云翳第一个想到的,其他的有些还不确定,但是想来也和林国武王元瑶以及自己这个陈国的翊王有关。

上官云翳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收起了玩笑的心情,盯着清风严肃的问道:“清风,他只是这么说的?”

清风看着自家少爷那凝重的表情,知道事情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这次的事情估计严重了。

突然想到今时今日少爷的身份,清风也有些后知后觉的害怕。

长时间以来他还一直简单的认为少爷还是当初的少爷,可他忽略了一点儿,如今的少爷再也没有当年在曲直城的优势了。当日相宇飞是瑞王府的“男宠”,纵然有着惊世绝决的才华却也是燕国瑞王府的人。

可是如今的上官云翳呢?对于燕国官府来说,上官云翳这个名字代表的是陈国。

想到这清风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态,仔细的回想当日和陈啸天见面的一切情况,不放过一丝细节,终于确认自己没有漏过什么才认真的点了点头。

“嗯,他的确是这么说的,我昨夜回复他说时间太晚了,所以没有让他得逞。不过他说今天会过来拜访,现在天色不早了,估计一会儿就应该会过来。”

“清风,现在林国的武王和我这个翊王在这的消息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吧。”

上官云翳看似问着清风,实际上是自言自语。

知道该来的总该面对,自己终于还是无法避免和他直接碰面,虽然他不是那个人,可总会让自己想起那些不知道是心酸还是美好的回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