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臣 上——白衣若雪

文案:

燕靖第一次遇见顾清风,他已经是奸相手下的第一狗腿子,所以无论他做什么都戳了他的心窝。

顾清风蛮横跋扈,欺软怕硬,戳了燕靖的心窝;

顾清风处事决绝,不择手段,戳了燕靖的心窝;

顾清风因为怕死,对他百般讨好,在他面前端茶递水、捶肩捏背、奴颜婢膝的样子,戳了燕靖的心窝;

注:此文是养成系文,不是虐文,也不是替身文。简而言之,一个小攻将小受带在身边教养的故事。

此文架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欢乐CP:不举的小攻,不想受的小受。

内容标签: 宫斗 欢喜冤家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清风 ┃ 配角:燕靖、李探、陈相、严进 ┃ 其它:谋朝篡位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顾清风是个佞臣,仗着有丞相撑腰,平日里盛气凌人、飞扬跋扈,却万没想到得罪了比丞相身份更高的靖王。

对于这个奸相手下的第一狗腿子,靖王很是讨厌,却又杀不得,于是干脆叫到身边亲自TJ。

没想到慢慢相处中,竟生出了别样的情愫……

这是一个特别不招人喜欢的小受和一个同样脾气差不招人待见的小攻一起奋斗的故事,也是两个没人爱的家伙慢慢成为一家人的故事。

本文文风朴素诙谐,行文流畅,故事引人入胜。朝堂之争虽然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但却阻挡不了两人之间那淡淡的温情。

第一章

将近年关,就连都城应天也冷了起来,前些天下的大雪至今未化,街道上早就清理干净了,可是街道两边的屋檐上还残存着些,偶尔闪瞎人的眼睛。

顾清风坐在高头大马上,微微眯眯眼,身边的小爪牙立马凑上前来:“大人,我看靖王殿下一定是下雪路上延迟了,要不这一会早该到了。”顾清风抿了抿嘴,摸了摸马鞭,手指都快冻僵了,今天真他娘的冷!爪牙李探狗腿的笑:“大人,不如我们先去茶楼喝杯热茶?反正我们前方有人,只要靖王殿下入了城门,他们第一时间就会来报告我们,我们再出来迎接也不迟。”

顾清风想想也是,这样等下去没等到靖王,他就先冻死了,这官服看着鲜亮,实在是不保暖。顾清风哼了声,高头大马也同时哼了声,喷出一口粗气来,生生掩盖了顾清风说的话,李探坐在马上伸长脖子问他:“大人你说什么!”顾清风真是恨的磨牙 :“走!我们先去喝茶,余下的人都给我好好站着!谁也不得懈怠!”后头的两队人马老老实实的坐在马上:“是,卑职遵命!”

顾清风领着李探进了这个街上最大的茶楼。茶楼的小厮一看是他,脸上衰了下,也就一下立马赔着笑上来了:“哎呀,是都知大人来了,都知大人请上二楼雅座,快请坐!小的这就给你上好茶。”

小厮把他引到二楼,找个好位置,把挂在肩头的白毛巾拿下来擦凳子,李探踢了他一脚:“滚开,你也不去换快干净的毛巾,你擦脸的能跟我们都知大人屁股坐的相比吗!”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酒楼上有喝茶的都忍不住笑了,坐在最靠窗的一桌人笑的最无忌,顾清风循着声音一下子抬起了头,眼神是狠的,至少刚才笑着的人都低下了头去,唯有那一桌人还放肆的看着他。

顾清风下意识的抿了抿嘴,握着鞭子的手紧了紧,他最恨别人这样看他,更狠别人玩笑他,放眼大梁王朝,有谁敢笑话他顾清风!看他笑话的人都被他抽了,顾清风是很想抽过去的,可是他还是顾忌了下,要看一下人的身份,恃强凛弱算是他的本能。

顾清风看了一眼那靠桌的几个人,眼神放肆的是坐在最上方,长相有那么几分锐气,可惜穿戴很普通,身上配饰也简单,并没有特别的记号。顾清风从上往下的看了他一遍,确定京城里没有见过这么一号人物。

顾清风扯了扯嘴角看其他两个人,左手边是个长相普通的人,看不出什么,而右手边的老者竟然还穿着翻毛大裘,从衣装上看来他们像是北方来贩卖皮袄的,怪不得不认识他,竟敢嗤笑他!真是该死!

顾清风这么想着一鞭子挥了出去,顾清风别的不行,唯有心狠,心小,所以就格外嫉恨别人,对别人下手从不留情,这一跟鞭子不知道打过多少人,那是很准确,直奔这一桌上飞去,他本来以为这一鞭子准确无比的,总会打着个的,结果鞭子缠到一个人手里去了。

顾清风也不知道他如何发力的,眼前一花时已经连人带鞭子趴地上了,这一跤摔的结结实实,连木桌子都带倒了,顾清风气没喘好,李探就扑了过来:“大人你没事吧,大人……”他们家大人跟风筝一样,那是个纸糊的,这一摔还不摔死啊,李探哭爹喊娘的扑了上去,顾清风差点被他气死,这个败事有余成事不足的家伙!

顾清风好不容易爬起来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滚开!混账!”李探一看他额头上破了皮,立马搬起板凳就要往那一桌人身上扣,他们主仆二人横行霸道惯了,整个京城见了他们都恨不得低着头走,这一次竟然敢打他们大人的脸,那就是打丞相的脸!这还了得。

李探气势汹汹的扑了上去,结果跟前面的一样,还没等看清楚怎么跌倒的,李探就嚎了一嗓子,顾清风回头看他,只见李探两个门牙掉了,血咕咕的往外冒,说话都漏风了:“大……大人……”顾清风的眼神一下子狠辣起来。

刚才是他轻敌了,他的武力值虽然不好,可是也不是随便一个人一拉就倒的,更何况李探的力气也是不容小看的!顾清风收好鞭子,这才正眼对上这一桌的人,上座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在喝茶了,手里端着茶从头到位都没有动一下,可见这个是领头的。刚才捏他鞭子、打李探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家伙,一张平凡的脸没有想到这么厉害! 他一个人就让他们两个吃了这么大的亏,而人家分毫未伤。顾清风咬了咬牙抱拳问首座的人:“敢问阁下是谁?”他好回去跟相爷交代!

坐首的那个人看了他一眼,眼神顷刻间转的极为冷淡,也不作答,顾清风磨了磨牙:“阁下到底是谁,说了我也好跟相爷说一声,让相爷请教下。”燕靖看了他一眼,顾清风一身黑色绯边的都尉府官服,黑色锦缎上面绣着同样绯色的老虎花纹,是6品虎袍,帽子上一颗绯色宝石,触目之处,光彩照人。

果然是都尉府的人,一副盛气凌人模样,如果脸上的表情不是这么阴狠的话倒是一副好相貌,可惜是丞相的走狗。走狗也就罢了,还敢这么招摇的打着他的幌子,飞扬跋扈,无恶不作,甚至连点眼色都没有,白长了一双眼。

左下首的那个动手的小哥刚想站起来说点什么,就被他旁边的拉住了,这个人年纪较大,说起话来倒是狠毒:“无知小儿,天子脚下,竟敢如此放肆。”顾清风脸上阴晴不定,想要发作又顾忌这几个人,他穿着这一身衣服他不认识,他自报门户说是丞相的人,这几个人还是不害怕?不知道是自恃甚高还是不懂行情!

顾清风有心想走,打不过就跑也是他的作风,可是李探这个没眼色的还在这里哭丧:“大人!这群王八蛋欠揍了,大人你等着,我这就去叫人来,不把这个酒楼砸了我就不姓李,还有你,看什么看!没看过啊!”

顾清风顺着他的话去看酒楼的众人,众人一看他立马都低下头去了,可是嘴角的笑容都还没有来得及掩盖,一看就是幸灾乐祸!看见自己倒霉了一个个笑成这样!王八蛋!他们竟然敢笑他,连个茶楼小厮也敢笑话他!他如今是当朝宰相陈相爷手下的第一幕僚,是都尉府指挥使的六品都知,早已不是当年在他们门前乞讨的乞丐了,他们竟然敢小看他!

顾清风打不了那桌人,可是小厮还是打的了的!

小厮也知道自己闯了祸,果不然脸上啪的挨了一鞭子,小厮立马跪下了:“都知大人饶命,都知大人……小的知错了,小的这就去给你泡茶。”

顾清风早已没了喝茶的心,脸上破了皮的地方滴答滴答的流血,顾清风抹了一把眼神又狠了起来,又一鞭子甩了过去,小厮抱着头,瑟瑟发抖的样子终于让他心里有了一丝快感。

顾清风再次挥鞭子的时候被人用东西打了一下手腕,顾清风刚要回头发怒时,李探带着人冲了进来:“大人……大人,靖王殿下的旗仗队已经到了宫门口了!”顾清风狠狠的看了那一桌的人:“我们后会有期!”领着他的众爪牙出去了,一路走过的地方桌子凳子踢翻了,茶楼的老板敢怒不敢言。

等他们出去,靠窗的那位长者才问道:“刚才那人是谁,这么的蛮横。”用蛮横这个词太客气了,大概他也是顾忌相爷的力量吧,茶楼的老板苦笑:“客官就不要问了,哎,如今这个世道难啊,今天还是好的了,没有全给我把楼砸了就是好的了。”

为首的那个人眉头皱了下:“陈相把持朝政,都尉府张牙舞爪,欺君误国。”话语是淡淡的可是一股子凌厉之气,茶楼老板连忙奔了过去:“客官快别说了,一看你们就是从北方来的,不知道这京城,哎!算了,今天是借着那位靖王殿下的光了,这才送走了那尊瘟神。”

茶楼老板不敢细说,这一桌人却想多了解一下这个人的恶行,就劝着他多说几句,被打的那个小厮感激这桌人的出手相救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这些人都是都尉府的,仗着是朝廷的爪牙就无恶不作!只知道欺负我们这些老百姓!”

都尉府人人都知道,是皇帝的亲卫队,专门维护京城的安全。呵,说是维护治安,其实借着权利无恶不作,夜间妇人哄苦恼的小孩都会说:再哭,让都尉府的人把你抓去。可见名声有多臭。

燕靖听着都尉府这个名字眉头也不由的皱了下。老百姓并不知道都尉府真实的作用,看他们天天巡街,抓这个抓那个,恨透了他们,其实都尉府最狠的他们不知道,这是一队专门替皇上刺探可能威胁皇权、危害朝廷的行为和言论,并捉捕和审讯嫌疑人的特务组织,所行之事只要危害到了皇权,格杀勿论。确实可恶。

小厮正在倾诉顾清风的恶性,顾清风就在外面给他做了样子,正在清理街道。他所谓的清理竟然是挥鞭把街道上所有的人都赶走,那一根鞭子小厮是领教过了,触及是血,现在顾清风就骑在马上挥舞着鞭子。

这一条街道是京城最繁华的街道,平日里可同时通行7辆马车,周围是商铺,作坊、酒肆和食馆等比比皆是,要是平日早就热热闹闹的了,今天因为他们清理街道人少了一大半,没有谁愿意出来挨他们的鞭子的。

可是刚才顾清风去喝茶胡闹的这一阵,有不少人出来看热闹的,所以顾清风更加发了狠,手里的长鞭几乎不长眼睛,乱飞。这一清扫街道立马有无数人遭了殃,李探还一路喊着:“闪开,闪开!靖王殿下马上就到!你们还不给我快滚开!”

铁蹄之下,总有伤亡,站在窗口伺候的小厮啊了声,捂上了嘴,原来是一个看热闹的孩子不小心跑到了街中心,铁蹄眼看就要踩上了,小厮不忍心看惨剧,吓的闭上了眼睛。他只觉的耳边风声一起,什么人破窗而出,小厮睁开眼睛之间刚才抓着顾清风鞭子的那个小哥已经飞了下去,在地上一个翻滚把孩子抱了出来。刚才首座的黑衣人武艺好似更高一些,直接把顾清风从马背上踢了下去,他们甚至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刚才那个马背上耀武扬威的人已经滚到了地上。

小厮怔愣了一大会才叫好,茶楼的人也都反应过来,连连拍手:“好身手,好身手,此乃英雄。敢问这位老先生,这是什么大人啊!”靠窗的老者微微笑道:“是我们家王爷—靖王爷。”

众人惊喜之余又惶然,这……这刚才是与靖王殿下同席啊!这个奸臣当道的乱世,老百姓对当官的一向无好感,靖王本来是个远在天边的名字,可是此刻看他慷慨出手,惩恶扬善,好感便一下子拉近了。

有一点学问的人都惊讶了,可是那个平北元镇西夏的靖王?老者笑笑算是承认了,这下喝茶的人有点激动了:“靖王殿下啊……”不可思议啊。靖王是当今圣上的第四子,14岁受封靖王,跟随大将连毅常年在外征战,7年大败北元,驻守北平,成为最强的北面屏障。 民谣有云:北平如盾,固若金汤。

老者看着窗外激动的众人微微笑了下,这迫不得已走的棋也算是走对了。老者缓步下了茶楼,付钱时茶楼老板连连拱送,虽然不敢说他们为国为民,可是不收他们银子还是办得到的。老者出了茶楼外面已经平定下来。靖王殿下的旗仗在顾清风落马的同时也缓缓而到。

顾清风被燕靖这一脚伤的不轻,从马上落下来本能的用胳膊撑了下,地面是用白色大石砌成的,顾清风这一撑,胳膊跟冬天的树枝一样,咯嘣断了。顾清风惨叫一声,在地上打起了滚滚,他也顾不上面子了,实在太疼了,他也分不清那里更疼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疼过,眼前都是黑的。这个繁华的街道在他眼前黑了又亮,走马灯一样的来回串,周围的人嘻嘻笑笑的让他耳朵也饱受摧残,他都听不清他们说什么,顾清风想想又觉得可气,不用听也知道他们在骂他,骂他活该,走狗!

顾清风好不容易缓了口气,看清楚了周边,果然刚才被自己驱赶的那些人指着他小声的议论,嘴角明显是有笑容的,这是看自己爬不起来笑成这样!顾清风好不容易缓了口气,这一下被气的头晕眼花,直往后倒仰。

那个打他的人高高在上的站着,正在跟他说什么,顾清风正想挣扎着站起来听他说什么时,就被这个人狠狠的踹了一脚,正当心口,顾清风这次真的跟风筝一样飘出去了。顾清风觉得自己应该要晕倒的,结果李探的惊呼声把他吵醒了:“大人……大人,你没死吧。”

这个蠢货!老是咒他死,他就算不死有一天也会被他咒死的!顾清风潺潺歪歪的说:“你……把我扶起来,先……先不管他们,我听靖王殿下……咳……到了,我们先去迎接他……你先把这帮刁民赶到一边,别让靖王殿下……受惊……咳咳……”

顾清风这次真咳出一口血来,李探吓的魂不附体,使劲推着他的身体:“大人,你可不能有事啊!丞相大人吩咐我们在这里迎接靖王殿下,您可不能有事啊!”顾清风被他这一顿蹂躏又气的吐了一口血,李探慌乱中替他擦,擦的一脸灰。

顾清风靠在李探身上看了一眼打他的人,屋檐的残雪映着头顶的烈日让他眼前一阵一阵的昏眩,这个人更像是一堵墙一样站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光,黑压压的让顾清风心里也结结实实的堵上了墙,这个人,他顾清风记下了。

顾清风看着已经过来的靖王旗帐扶着李探撑起来:“我们走。” 现在你趾高气扬没有什么,以后有你受的,王爷面前看你跪不跪,不跪就等着死吧。

燕靖看着他面无人色微微皱了下眉,他没有想过自己一脚竟然把他打出血,想说点什么,靖王车队已经停下,顾清风率领他的众爪牙跪下了:“下官顾清风奉皇上之命在此恭迎靖王殿下……咳咳……恭迎靖王殿下回宫!咳咳……”顾清风好不容易说完他的台词,这一跪胸口生疼,可好歹是跪下了。

将近年关,皇帝大寿,靖王回宫祝寿,所以靖王的车队按照回朝的王爷仪仗来的,高高的马车,厚厚的帘子,皇家特有的黄色,顾清风不敢抬头。所有的人都没有抬头,但凡在这条街的百姓都跪下了,这个礼算是大礼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