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扇劫——百猫夜行

文案:

秦半仙那一卦里说,你这猫妖终是要栽在他手里。

可直到最后清漠才知道,秦半仙只说对了一半。

他们是互相栽在了彼此手里。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我们本就是人妖殊途,

还牵扯着前世今生。

你要这天下我就给你,

只是从此后,

叶以倾,

我们无关情爱。

可我还是心软了,

一时错,

一生错。

早知如此绊人心,

何如当初莫相识。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天作之和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以倾 清漠 ┃ 配角:清名 秦半仙 ┃ 其它:猫妖人妖殊途谋朝篡位桃花折扇战场

01.情劫使然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鬼市尽头开了一家医馆,总是替那些道行不深的小妖疗伤。奇怪的是,医馆门口还摆了一个算命摊子。听说,医馆的主人本是个成了仙的算命先生。而现如今不知为何,不仅算命,也救死扶伤。既是妖,就也没什么命理可言。而算命先生却不以为然,总是喜欢替来者算上一卦。人各有命,妖也如此。

依稀记得,那是百年前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

秦半仙抬起头对着来人道:“这位公子,我观你印堂发黑,怕是近来,有一场大劫啊。”

闻声停下的年轻公子,身着一袭暗紫色锦袍,漆黑的长发过腰,唇红齿白,面目很是俊秀,头上却是两只黑色毛茸茸的猫耳朵。只见他莞尔一笑,缓缓道:“哦?不知是一场什么劫?”

秦半仙大笔一挥,一个“情”字跃然纸上。

“一场情劫。”

向来平素宁静的状元府,今日却喜气盈天,高挂红绸,锣鼓喧哗。大堂内双红喜字,更是显眼的很。艳红色溢满了整个府院。下人们忙来忙去,嘴角都挂着笑,宾客们更是来来往往,踏平了门槛,谁都想攀这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楚状元。

不久,一阵高亢的唢呐声响彻整个府邸,一顶大红轿子晃晃悠悠的落了地,红盖头下的新娘,遮住了脸,却遮不住喜悦。来客们是喧哗不已,谁都赞叹着郎才女貌。

状元郎迎娶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谁敢说不是郎才女貌。

这一场,看得到的是欢闹喜悦,看不到的,是大红吉服的新郎始终不带一丝笑意,满身的落寞。

新娘下轿,吉时已到,行礼开始。新郎和新娘跪拜天地。

正在此时,门外却响起一个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似又是带着些哽咽,一字一顿的说道:“叶以倾,你答应过我,不娶妻。”

众人哗然,纷纷向门外看去,而新郎却始终没有回应,背对着来人,沉默不语。只听的众人低耳议论,也有些大胆的官员直接站起来指责道:“你那叶什么弄错了吧!今儿个可是我们楚清漠楚状元的大喜之日!”

“楚清漠?”来人突然狂笑起来,“哈哈哈……楚清漠呀楚清漠,你可还记得清漠?”

谁都没看到,新郎的背影怔了怔。他何尝不记得,这声音,太过熟悉,熟悉到不敢忘记。

全场愕然了许久,新郎才缓缓转身,这才见那来人同样是一身新郎的大红袍子,手里一把青色的扇子徐徐的摇。

“你是来道喜的么?上座吧。行礼要开始了。”新郎神色茫然,缓缓开口,不带一点点的情绪,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只见来人猛然收起了扇子,一双异色瞳闪烁着邪魅的光。狠狠的说道:“拜堂?那你也得是跟我。”

说罢,阴风四起,大堂内弥漫着一股异样的香气,一阵黑紫色的烟雾席卷了整个府邸。

半晌后,一切才归于平静,众人慌忙起身,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状元郎,不见了。

这事儿的缘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叶以倾逛庙会的时候,在八仙庙口一个角落里捡到一把扇子。这是一把青色的描金骨扇,从扇面到扇骨都是上好的材质,想来自然是价格不菲。于是向来温和善良的叶以倾便在庙口等候了许久,却始终不见有失主来认领。

“公子,天都快黑了,要不咱回去吧,一会儿起了风,您那身子怕又要受不了了。”一直陪在旁边的来福劝着。

叶以倾点点头说道:“也好,这样吧,你去和庙里的僧人说一声,若有人寻这扇子,定要让他来找我。”

“好嘞。”来福给叶以倾披了披风,便一溜烟跑进了庙里。

叶以倾的爹是当朝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拜官二品,他上面的两位兄长同样在朝中做官,也可谓是风生水起的。唯有叶以倾自小就身子骨弱,七岁便从京城来了这江南水乡养着。这一晃,就是十年。身子养好了许多,却也铸就了他不爱官场的性子,于是也不大愿意回京城去。好在叶父也是通情达理之人,便在这南方小城买了处院子,由着他悠闲自在。

待叶以倾和来福回到家时,天色已黑,正欲进门,却看到自家院门口卧着一只猫。那猫浑身透亮的黑色皮毛,见了人也不跑,仔细一看,是一条腿受伤了。按照这城里人的说法,这黑猫可是不祥的征兆。叶以倾多少也是信这些的,虽觉着有些可怜,可也没打算管它。

不料,“喵……”那黑猫却轻轻地叫唤着,凄惨哀凉。叶以倾心里一软,再看那猫用一只金褐色一只水蓝色的异色眼眸,泪眼汪汪的看着他,那眼神却是有些熟悉。

于是叶以倾本就善良的心,软到了骨子里,一横心抱着猫便进了门。

因为怕伤口感染,一进门叶以倾便和来福为这猫包扎了伤口。

一边包扎伤口,来福一边问道:“公子,你说咱给他起个什么名儿啊?”

这一谈到起名,叶以倾也犯了难,说道:“既然要养活人家,就不能随随便便起个名,”他低头想了想,又道“不如,就叫元宝吧,和你也挺搭。”

来福一脸无奈的说道:“公子,这也……太随便了吧。”

似乎也是对这名字的不满意,这小猫一直喵喵叫个不停。

而叶以倾却误会了这黑猫的意思,说道:“你也很喜欢吧,元宝?”

“……”

02.突如其来

晚上的时候,叶以倾刚解衣入睡,元宝就挤进了被窝,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像是取暖一般,于是叶以倾分了些地方给它,可这猫却是蹬鼻子上脸,不停地挤着他,无奈之下,只好任由它挤着自己,就这样睡了一夜。

清晨,天刚蒙蒙亮,院里的鸟便开始唧唧喳喳的叫着,叶以倾本就是睡眠极浅的人,就听着这鸟叫声打了个哈欠,再一睁眼,却愣住了。

眼前……哪还是那只黑猫!分明是一个容貌俊秀的公子,一袭暗紫色的锦衣加身,两只异色的眼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里还拿着他昨日捡到的青色骨扇,缓缓的摇着。最诡异的,是他头顶两只黑色的猫耳朵。叶以倾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有些不敢相信。两人沉默了一阵后。叶以倾觉得此时应该尖叫才对,但在这个意识还没有化为行动之前,他的嘴便被一只冰凉的手捂住了。

“嘘……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要吓到别人。”面前的公子轻声说。叶以倾惊恐的点点头。被捂着的嘴恢复了自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的叶以倾顺从的沉默着。

只见那人翻身起来,站在地上,整理了一下衣裳后一副恭敬地样子,然后用他那带着些慵懒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自我介绍着:“在下清漠。如你所想,其实我是一只猫妖。这扇子是在下的贴身之物,跟随在下也有百年多,前几日遭人追杀不幸丢失,甚是着急。昨日公子捡到此扇,并为在下包扎伤口,由是感谢……”

清漠后面似乎还说了些什么,叶以倾已经听不清了,猫妖两个字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纠缠放肆着。

“叶公子,你可有听着?”发现了叶以倾不在状态,清漠问道。

“所以……你不是人?”叶以倾小心翼翼的问着,生怕面前的人突然变成乡亲父老嘴里那种张牙舞爪的妖怪模样。

“嗯。”清漠摇着扇子,一脸满足地看着叶以倾惊恐的表情。

惊恐了许久后,叶以倾才缓过神儿来,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那……扇子我还你,其他的……没什么事了吧?”

“在下还有一事,”清漠收了扇子,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妖都是要经受天劫的,今晚是在下的天劫,不知公子可愿帮忙渡过这天劫?”

叶以倾看着面前这只妖似乎并不是什么祸害,便脱口而出道:“怎么帮?”

清漠笑笑:“其实很简单,今夜在公子家再借宿一宿可好?”

叶以倾下意识觉得他毕竟是妖,虽看起来不会伤人,可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应该拒绝,不料脑子里这么想,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好。”

清漠邪魅的笑笑,又道:“那多谢公子相救。在下感激不尽。”说罢,便收了头顶两只耳朵,这样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当然,感到意外的不只是叶以倾一个人,府院里上上下下那么些个下人,看着从公子房里走出来的陌生人,多少也都是感到惊讶的。叶以倾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大家,是一个朋友罢了。

“可这大清早的,他是怎么进来的啊。”下人甲小声嘀咕着。想必不只是他,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疑虑。叶以倾也懒得解释,不敢留清漠在家,便带着他出了门,连来福都没让跟着。

平日里叶以倾都是喜欢去城东逛逛,最爱光顾的便是城东街最为出名的“醉人阁”。一听这名字便知道是个什么地方了。不过叶以倾对里面的姑娘没什么兴趣,他倒是喜欢在楼下听听那小老儿说书,点一盏茶,找个靠窗的位子,甚是惬意。

今日带着清漠出来,叶以倾不知道这妖都是什么喜好,一路上也没敢说话。倒是清漠不拿自己当外人,一路上说说笑笑的,一副和叶以倾相识已久的样子。

“以倾,那是什么地方?”清漠停下来,用扇子指着远处大红牌坊的醉人阁问道。

叶以倾不知道怎么解释,想了很久,用他认为清漠应该听得懂的解释道:“就是,有很多漂亮的女子,然后……”

“女支院啊。”清漠打断他说。

叶以倾惊奇的抬起头看着他。

“喂,我活的可比你年长的多,别以为我是妖就真的不食人间烟火了。”说罢,清漠笑着便向那醉人阁走去。

想不到还是只色妖。叶以倾暗暗地想,也跟了上去。

“呦,这不是叶公子么?您再不来,这茶都要凉了。”一进门,老鸨就迎了上来。虽然叶以倾从来没照顾过哪个姑娘。但常年来这儿听书,要的又从来都是最贵的茶。老鸨自然对他也是笑脸相迎的。

清漠一脸阴险的问道:“你常来这儿?”

叶以倾坐到了留给他的靠窗的位子上,尴尬地说道:“……我不过来听书罢了。”

清漠笑笑,说道:“你还是喜欢这个位子。”

叶以倾不解的抬头问道:“还是?”

清漠却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一样,只是看着说书人自言自语道:“想不到,竟是虞姬别了霸王的故事。”

叶以倾听的一头雾水,却终是没说什么。听人说,每只妖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大都是伤感凄凉。叶以倾还没那么大胆,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去打探这猫妖的八卦。

直到傍晚两人才回了家,叶以倾还在清漠强大妖气的逼迫下,买了一条大鱼回去。

一进门来福就一脸担心的迎了上来,看看清漠再看看叶以倾,小声的说:“公子?你……没事儿吧?”

叶以倾“呵呵”的笑着,递过手中的鱼:“没事儿,没事儿,把这鱼蒸了吃……”

来福一脸茫然的接过鱼,看看叶以倾身后的清漠,两只异色瞳带着笑意看着他。瞬间……来福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但觉得怎么可能,便拍拍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乱想,笑着做鱼去了。

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

很多年以后,叶以倾总是想,这世上真的有很多事情,就在我们以为不可能的时候,悄然发生了。

一道清蒸鱼被清漠吃了个干净,叶以倾坐在一旁不说话。准确的说,是不敢说话,多少对于妖这个新事物有些忌惮的。

等到晚上的时候,清漠竟然仍自顾自的钻进了叶以倾的被窝,叶以倾害怕的退到床的一角,生怕挤着他,清漠看着他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有这么可怕么?”

“没……要不,我去隔壁睡。”叶以倾小声说。

清漠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今天是天劫,你去了隔壁,谁帮我渡天劫?”说罢翻了个身,似乎很快就睡着了。

叶以倾就一直在床角边坐着,直到听到清漠的呼吸声均匀的响起,悬了一天的心才放下。迅速的回想了一遍今天发生的所有事,似乎都像是一个梦,看着清漠,自己怎么都睡不着。其实虽然只有一天的相处,但早上那种害怕的心情已经少了很多,而且不知为何,对于眼前这个妖……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深夜的时候外面突然天雷滚滚,叶以倾吓一跳,想着这大概就是天劫吧。再看看仍然睡得安稳,偶尔还吧嗒吧嗒嘴,似乎是回味晚上那条鱼的清漠……

这,真的是你的天劫么。

等叶以倾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回了床上,身上盖着被子,甚至被掖好了角。而清漠,却不见了。不见的,自然还有那把扇子。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这让叶以倾不经觉得,昨天的那一切,似乎真的是一场梦。

叶以倾起床,想要问问来福是不是见过清漠。一推门,正好和来福撞了个满怀。

“这么急匆匆做什么?”叶以倾问道。

来福一脸的慌张,脸上甚至还挂着泪水。“公……公子……快……收拾东西……快……快跑!”

叶以倾一愣:“怎么了?”

来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皇上说……老爷要谋权篡位,判了满门抄斩!”

叶以倾突然觉得脑子轰的一声响,直直的站在原地。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来福见主子没反应,便收起了眼泪,自顾自的替主子收拾起东西来,下人们也是忙慌的在府内跑来跑去收拾着行装。他们大都是自叶以倾来这江南就陪着他的,相处那么久,大家都打心眼里喜欢这素来不摆架子,对他们友善宽容的主子。谁都没有单独开溜的想法。

叶以倾就那样站着,忘了多久后,大家似乎都收拾的差不多了,集中在院子里等待着出发,叶以倾缓过神来,看着众人却叹了口气道:“这府里大家能拿什么,就带走,换些银两。”顿了顿,又说道:“就这样吧,都散了吧。”

众人哗然,却见叶以倾消瘦的身影走进房内,房门一关,再没有出来。

不知道多久后,下人们都各自散了,来福在主子房门前哭了许久,最后只道:“公子,你要好好保重身子啊。”便也离开了。

秋日的傍晚来的总是很早,直到晚霞落满府邸,叶以倾还一直躲在房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似乎是习惯了总有人帮他打点着一切,突如其来的灾难让他无处可逃。他莫名的想起那只黑猫来,不知道现在的他,在做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