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善德恶报(六)——弦

第233章:你的审美……

白爸爸和白妈妈果然当天晚上就赶过来了。看到儿子和儿媳妇儿,两口子开心得不行,连一向不把心事露在表面上的白爸爸都乐得合不上嘴了。

大凡凡感觉囧囧的。但其实也被家人的开心感染了。抛去自己是怀孕的那个之外,全家人的期盼和自己和白傲生命的延续,这两点已经很值得他开心得高歌一曲了。

得知俩孩子要跟着白傲回一趟他真正的家乡,白妈妈和白爸爸有一些小忧伤。虽然知道这是他们亲生的儿子,可却又不完全是。这感觉是一种完全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滋味儿。

白傲感觉到爸妈的伤感和不安,于是三口人说“悄悄话”的时候,他特别小清新了一把。“爸,妈,你们别想太多。不管我以前是谁,都永远都是你们的儿子。”

白妈妈哪里见过儿子这么体贴的样子啊,上去就搂住儿子现在已经高大的身板儿,回想起小时候可以把小小的白傲抱在怀里,她是真的哭了。“小傲,这辈子有你,妈知足。”

人做久了,一种叫做感情的东西就会越来越深,尤其是几千年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亲情,白傲也被母亲给感染了。“妈,您别哭啊。我就是去给取一棵树回来。到时候您就可以等着大孙子出生了。”

听到大孙子,武娟立刻擦干眼泪,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干得好!”

白昌盛刚刚也是很伤感的,没想到被媳妇儿一句话就给逼回去了。现在他简直哭笑不得。“你们娘儿俩差不多得了。小傲,凡凡情况现在很稳定吗?他才一个月,到处走还要穿越时空什么的,会不会对孩子不好?”

白傲摇头:“不会。只要过了一个月就没问题。不过肚子里的小家伙儿是仙胎龙种。所以最好还是能让他在一个灵气更浓郁的地方待上一个月,不然凡凡会比较辛苦。因为孩子需要很多灵气。不过这些也没告诉他,免得他担心,反正我也会每天给他输灵气。等到三个月的时候孩子就可以自己吸收外界的灵气了,不用担心。”

“这怎么能不担心呢?你之前都没说过会有这么多麻烦。凡凡本来身体就没你好。”武娟皱眉了。

白傲特别无语。“可是他比普通人的身体好了不知道几百倍。妈,您这样就没意思了啊。说要抱孙子的是您,现在怪我没说的还是您。我媳妇儿我肯定不能让他遭罪啊,有我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白爸爸也点头:“就是。你也是想太多。儿子们的事他们自己开心就好了。”

白傲眉梢动了一下。怎么感觉他爸说了一些奇怪的东西!难道是媳妇儿说的,自己最近越来越猥琐了?不能啊!明明还是这么正直高大的形象!

临出发前一天,澜雀从京城回来了。她把事情都交给了白茉。如今的白茉已经不再是那个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小花妖了。现在俨然是时尚女强人范儿,而且京城的华缘私家定制早就走上了正轨,她们作为店长的事情也就是隔几天才会见一次客人。自己走一个月也不用担心。何况澜雀的修为已经快到金丹,别看多张志凡来说度过这个过渡期没什么太大的难度,那一来是他本身是聚灵体,二来这里的天道是以人为本,自然要对他更宽容一些,还有功德比较深厚,所以迈入金丹期的时候张志凡只是“病”了几天。可身为妖修的澜雀却不可能这么好运,她必须要接受第一次雷劫,所以在她出生的虚罗时空要更好一些,虽然肯定不是这几年的事,但她觉得让白茉自己独立比较好。也许到时候去渡雷劫,她会离开个一年半载。

白宵现在是仙鱼庄连锁店的主管,不过他管理的只是烤肉师父和烤肉料这一边。经营方面仍旧是施军在打理,所以他走一个月完全没所谓。只是阿松还是学生,请一个月假有些难。最后只能放弃这个提议,只带着白宵走。结果决定这件事的那天晚上阿松哭得稀里哗啦的。搞的白宵手忙脚乱,心里也跟着乱七八糟,最后没办法,只能上去把人抱住,然后回忆了一下大花经常描述的谈恋爱的桥段,最后亲了阿松一口。

只这一下阿松的所有眼泪就都没了。抬起头看着白宵,跟傻了一样。白宵也是第一次觉得阿松真的是很可爱,比大花那么聒噪的小妖好了那么多。大概也是白宵这个素食爱好者面对一颗小树妖也没什么抵抗力,于是俩人又这么亲了一个深入的。

两个吻换一个月没办法见面,阿松觉得还是蛮值的。至少他知道白宵是在试着跟他交往。当然他也明白白宵对感情不懂,所以这种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感觉才让他觉得分外激动。

这件事有人高兴,自然就有人不高兴。大花就是特别不高兴的那一个,于是在家可劲儿的闹腾,变成原形之后挠得沙发和柜子不堪入目。最后金昌实在没办法,只得把手头的工作安排好,然后跟白傲说他们俩也一起去得了,不然家宅不宁都是轻的。幸亏这几年培养了不少副手,不然让他一走一个月也真是难度太大。但要真说起来,金昌自己本身对能离开地球去另一个虚罗界也特别期待。虽然以他现在的灵寂前期的修为穿梭虚罗界可能会让身体有所不适,不过为了陪着媳妇儿和开阔眼界,他也认了。

当天晚上,白傲在院子中间打开了一个传送阵。这是他与俞海界之间的天赋阵法,所以不需要绘制更不需要催动灵力。六个人站在其中,只一眨眼的功夫,除了白傲之外所有人都失去了知觉。再睁开眼,就见到了天上明亮的星光。却发现了一大一小两个月亮!

张志凡被吓了一跳。“我的个天,真是很犀利!居然两个月亮诶!那个小的也是月亮吧?”

白傲回答:“那都不是月亮。大的是重明,小的叫随明。不过跟月亮的意思也差不多。小的那颗上真的有生命。”

张志凡张大嘴巴:“我去。外星人也归你管?”

白傲笑了:“每一个虚罗时空都无限大,但都只有一个天道神,自然都归我管。可天道神也不会去尝试无限感知,所以到底都有什么,会演变成什么都归天道自己演化,神也不会去干预。好了,先去我住的地方休息。等明天你想怎么逛都行。山下就是这里的凡间,我几千年没回来,应该已经变化很大了。”

张志凡摩拳擦掌:“感觉很有趣的样子。走吧!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要在山上狩猎吃野餐!”

等到了白傲曾经的住所,张志凡才意识到,他们真的只能吃野餐。这里跟空间里自己第一次到的那个山洞简直一摸一样。“白傲,你不带这样的啊,身为一个龙神,就算不是水晶宫我也就不吐槽你了。你还住个山洞!你居然一直住山洞!”

“噗!”大花实在是没抗住笑出来了。因为他没有来过这里,不过想想自家主人这龙神的身份,居然住的还不如自己家乡的小树屋,他就觉得又可怜又想笑。

白傲满脸严肃:“这是俞海界灵海中心,岂是随随便便一所房子能比的!”

张志凡赶紧控制了一下自己的笑容,然后拉过白傲的手:“没关系。我不嫌弃你没房没车。”

白傲被气乐了。“想嫌弃也晚了。孩子都有了。”

大凡凡瘪嘴:“你真是特别不会聊天。不过住山洞也挺新鲜的,这几天就凑合在这里得了。”

白傲挑眉:“凑合?我带你看看到底哪里凑合了!”说完他吩咐澜雀,“你带他们去左面。”

澜雀点头。“知道了主人。”然后拉过大花:“左面的仙洞里有灵泉,以前主人可不会让人进去,这次咱们捡便宜了。”

只有自己一个人被拉进山洞,大凡凡总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有什么不同?不还是空间里一样的山洞?”

这时,白傲左手一挥,洞壁上突然出现了几个石门,每一个门上都有宝石镶嵌,显得极其暴发户!“你的审美……”大凡凡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吐槽之魂。

白傲眯起眼睛看着他:“怎么样?”

大凡凡咽了下口水:“挺好的!我也特别喜欢!”

实际上白傲的审美也是挺好的。几个石门里基本上只有两个布置得特别豪华。而门里是两间卧室,有一间简直把大凡凡美疯。这装潢的绝对跟皇宫一样,那简直是流光溢彩,能闪瞎人的眼睛。“这些都是真的吧?”

白傲看着财迷心窍的媳妇儿摸着那些父母留下来的“俗物”,点了点头:“喜欢也可以拿回去。”虽然这里的金银珠宝他可以肯定跟地球的本质不一样,哪怕他们看起来那么相似,但也许拿回去根本不值钱。

大凡凡流口水:“好棒!白傲你最棒了!”

老龙精特别喜欢被夸这一句,然后走后面抱住媳妇儿,腰眼儿用力顶了凡凡一下:“还有更棒的是不是?”

大凡凡顿时僵了一下。在这么土豪暴发户款的房间里啪啪啪,真是想想就觉得耻度好大哦!“那个……白傲啊。我们是不是换一个不会闪瞎眼睛的房间?”

“噗!”白傲真是被逗笑了。“这是我前生的父母给我留下来的。我们龙族有一种不太好的毛病,就是喜欢囤积值钱的东西。”至少是认为值钱的东西。

张志凡看着他:“你不太像哦。”

白傲笑道:“我都有你了,还要那么多东西干什么。而且我现在是人。”

张志凡思考了一下,然后点头:“其实也不是。你的确也有搜集癖,比如咱家那些相册,还有空间里那些东西。”

“反正这些都是你上辈子的公婆留给你的东西,随便拿。”白傲满脸宠溺。

公婆留给自己神马的,真是听起来又羞涩又过瘾!不过他还没有无聊到那个程度,这些东西摆明了拿回去也不能出手,一个个都长得跟国宝似的。“算了。留在这里当纪念吧。我也没那么贪财。”

白傲笑得都不行了。“那走吧。我带你去我以前住的房间。那里挺正常的。今天咱们就睡在那边。”

张志凡点头,被白傲拉着往出走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回头瞅了几眼。真是……太过瘾了!

第234章:我家相公是条龙!

几千年没有回来过,白傲对这个自己曾经的卧室真是没有太多感觉了。看着用老去龙树雕刻出来的大床和各种家具,明明是自己熟悉了千年的东西,却觉得很是陌生。

这个房间很大,虽然家具一应俱全,但还是更像个山洞,因为顶很高,却是圆形的,而且露着石头呢。“我说,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不奇怪么?”

白傲拉过凡凡的手:“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会有很长时间保持原型。”

说到这个,大凡凡激动了一下:“那到这边,你不是就是元神了吗?能变成龙让我看看么?”

白傲迟疑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好吧。满足你的小小愿望,不过只能带你在这座山上飞一圈。再远就不行了。不然会影响到凡人。”

大凡凡立刻猛点头:“好啊好啊!那我要怎么跟你一起飞?我还没有飞过!”

白傲笑道:“到时候坐在我的龙角上吧。”

大凡凡瞬间觉得脑门上掉下了黑线,然后抬头看着白傲:“你原型到底有多大?”

白傲思考了一下:“不好说,因为多大都可以。但是最小也有十来米吧。要是十来米我带你飞也没什么意思。放心,我会让你觉得很舒服的。”

张志凡突然觉得自己脑海里钻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过一想到坐龙头上飞啊飞什么的,一定很爽!奇怪东西什么的,统统不要计较好了!“那什么时候可以?”

白傲回答:“至少也要明天早上吧。现在天都黑了,你还能看到什么?”

大凡凡表示认同:“说得也是。那明天咱们赶早!”

张志凡幻想过自家老龙精的原型可能会像是九龙壁上那种,甚至暗戳戳的想过恐龙的造型,但真当他看到一条银白色的长龙出现在天空之中的时候,那种感觉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而且当龙头一点点靠近自己的时候,他浑身都在发抖,双腿一直在抖动,如果不是还清楚的只是这是自家男人,他一定会跪下去,或者是趴下去。他这时候才能体会到澜雀和大花他们偶尔会说到的威压是什么。原来血统只是气场上就有这么大的差距了。

白傲太久没有化作龙形,自己觉得也很畅快。其实做人二十来年,远没有做龙的时间长,可他却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为人的生活。大概这是有感情也很只有修炼的区别吧。

低下龙头,他用神识跟张志凡交谈:‘坐在我的手上,我拖你上来。别怕,就算你不扶着我也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张志凡拍了拍哆嗦的腿,然后点头:“你可小心着点儿啊。我虽然不恐高,可也不见得不恐那么那么高。”

巨大的龙爪上银白色的龙鳞摸起来光溜溜的,有一丝微凉。张志凡没控制住多抹了好几下,等白傲把他放到自己的龙角边。这才忍不住继续用神识开口:‘不要随便乱摸。’

张志凡突然露出了一抹贱兮兮的微笑:“哎呦。龙形会更敏感一点儿?”

白傲差点儿被逗得变回人形。“乖乖的别闹!”

张志凡觉得耳朵被震了一下,随后他用力地拍了一下龙头:“你干嘛那么大声,想吓死我啊!”

白傲毫无办法。谁能相信堂堂俞海的天道神会被自己的媳妇儿打龙头,这简直是龙族的笑料啊!‘那就别瞎闹。我用原形的时候,每个情绪波动都会给周围带来很巨大的影响。乖乖听话。不然一会儿真罚你了。’

张志凡立刻就闭嘴了。对周围带来巨大影响什么的还是不要了。自家男人是条龙什么的虽然很拉风,但自己不能那么嚣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傲带着媳妇儿在山顶飞了好几圈,他自己舒展筋骨了,媳妇儿傲游云海过瘾了。可苦了山上的那四位,和一些动物及灵兽。

等到两个人从空中下来,白傲把媳妇儿平安放到地上,变回原型之后,才意识到山上应该是刚刚下过一场大雨。而且那意思还不是普通的大。

白傲摸了摸鼻子,对自己刚刚一时开心带来的后遗症表示“这必须没什么大不了的!”

澜雀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家主人和小主人,特别不想吐槽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主人,我们的早餐被大雨给浇湿。”简直不想给这两个人吃东西的感觉……

大花捂着个肚子:“我好饿啊。”

张志凡也觉得很饿了。“那被浇湿的早餐是什么?”

大花赶紧举手:“我和金昌抓到的花鹿,刚洗干净擦上酱料,哗啦一下子大雨就没预兆的下来了。火也灭了,肉也浇了。然后洞里我们又不敢生火,只能等你们回来了。我好饿啊……”

张志凡有些尴尬了,不过肉还没有烤嘛,洗洗再烤就是了。但大早上就吃什么的,是不是也太口重了。“白傲,为什么洞里不能生火?”

白傲特别坦然的回答:“仙家洞府,怎么能燃世俗烟火。现在又没雨了,外面烤吧。”

大凡凡主动要求:“我来烤吧!”

大花立刻表示他十分开心:“好好好!好久没有吃过凡凡做的食物了!觉得天地都黯然失色!”

张志凡扶额:“你又看了什么奇怪的片子!”

大花非常委屈:“我只是很诚实的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你们人类真难伺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