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芒(二)——柴鸡蛋

第101章:韩爷发飙。

万里晴这次长记性了,连搭理都没搭理韩东一下。

结果韩东又挡在万里晴前面,笑问:“嫂子这是干嘛去啊?”

万里晴屏足了气,幽幽地回道:“找你王哥去。”

额……韩东脸色霎时一变,合着这是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呗?

“别介!嫂子,你可听我说,你现在这副状态对于你们两个人的关系缓和没有丝毫的好处,有可能会加重你们之间的误会。”

“抱歉,我们之间没有误会。”

万里晴这话本来就是摆脱韩东的说辞,不料却激起了韩东浓浓的斗争欲。

“没有误会啊?”韩东爽朗地大笑,好像比万里晴还兴奋这个说法,“我就说嘛,王哥就是小题大做,还说什么受够了之类的,哪有那么严重?嫂子这么贤惠、这么宽容大度,王哥怎么能不想结婚呢?”

万里晴的眼神瞬间变了变,“受够了?”

“什么受够了?没有啊!”韩东一副替王中鼎掩饰的口吻,“我刚才有说这三个字么?哎……不是,嫂子,你听我说,我王哥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呢?他就是再怎么看重孩子,再怎么觉得你小心眼儿,觉得和你在一起没激情,他也不能说出这种话啊!”

原本万里晴是不会把韩东的话当回事的,但是女人少不了敏感,尤其在习惯了韩东对王中鼎的吹捧之后,突然冒出一两句“诋毁”,会让她忍不住怀疑其真实性。

“他还跟你说了什么?”万里睛问。

韩东刻意挤出一个连地沟油老板都觉得假的笑容,明晃晃的敷衍口吻,“没……没什么啊!他就说你这个人特好,说如果他结婚的话,你肯定不二人选。如果他不结婚……他怎么可能不结婚呢?不会不会,没有的事,别听人家瞎说……”

万里晴虽然走心了,但绝不是几句谣言就能糊弄的。

“既然这样,那就请你让开吧。”万里晴礼貌地请示。

韩东也没继续拦着她,而是笑脸相迎,“那好那好,王哥等你好几天了,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起来给你开门。”

“起来?”万里晴疑惑。

韩东点点头,不假思索地说:“他今天睡得有点儿早,我怕直接按门铃吵到他,先给他打个电话。”

王中鼎一般睡觉都会把手机调成震动,但刚才韩东照相的时候给调成静音了。

“哎呀,睡得有点儿死啊……”韩东嘟哝着。

万里晴不信王中鼎会在这种日子睡觉,更不信他会在这种时候睡觉,于是亲自给王中鼎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和韩东一样。

韩东走到门口,假模假式地朝她问:“要不要我帮你开门?”

本以为万里晴会掉头走人,结果人家居然真的点头了。

对,就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不是一天到晚叫王哥么?你不是总一副知情人士的嘴脸么?今天我就要看看,你和他的关系到底亲密到了什么程度,你的话究竟有多少可信度!

韩东心里暗呼一声糟了,他根本不知道房门密码。

于是先朝万里晴笑笑,然后闭着眼睛瞎摸一声。原来都想好了打不开门的借口和说辞,结果竟然瞎猫撞上死耗子给破解了,连他自己都瞠目结想舌。

好像冥冥中如有神助,脑子突然就冒出一连串熟悉的字符。

“那个……打开了,你进去吧。”韩东笑得更热情了。

万里晴当时的脸色就已经非常不好看了,再进去看到王中鼎真闷头大睡的时候,脸色就更差劲了,一赌气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直接上电梯闪人了。

韩东望着她的背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哎,其实你是个好女孩,但是没办法,王中鼎命中注定要和我在一起。与其让你一直错下去,不如由我来当这个恶人,及时帮你纠正错误。

第二天一早,冯俊接到万里睛已经登机的消息,本想问问王中鼎昨晚的情况,结果打王中鼎的手机没人接,发他的讯息也没人回。最后意发现王中鼎车还停在车库里,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未动过。

看到这,冯俊才隐隐觉察到不对劲。

他赶紧给二雷打了个电话,让二雷火速赶到公司。

二雷到了之后,王中鼎办公室的门才被打开。

冯俊和二雷两个人一起冲向里屋,看到王中鼎躺在床上,脑子里完全没有王中鼎可能在睡觉的这一想法,直接就冲上去“抢救”了。

遭到剧烈的摇晃,王中鼎这终于醒过来。

“怎么了?”

王中鼎第一次用困倦的口吻说话,以往无论熬到多晚,再见到他时依旧维持着百分百的精气神儿。

冯俊迟疑不定的口吻说:“你怎么……睡到现在?”

睡到现在?王中鼎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坐在床上。眯着眼睛看向房间里随处可见的表盘,每个表盘都在赤裸裸地向他提示着时间,想逃避都逃避不开。

万里晴就这么走了。

……

这些天李尚在剧组拍戏吃尽了苦头。

为了赶在暑期上映抢占最佳档期,整个剧组都在赶工,几乎是没日没夜地拍。而在这期间李尚还要尝试挑战性非常大的女装,为了尽快适应,他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用在学习女人仪态仪表上面,甚至采用穿高跟鞋的方式让自己进入角色。

在长期得不到充足休息,又让高跟鞋虐待的情况下,李尚的腿又出来了浮肿现象。

别说跑了,就是正常的走路都很困难。

加之压力太大,李尚这几天的情绪非常糟糕,以往从没和谁红过脸,这段时间也频频朝助理发火。

继又一个通宵收工之后,李尚几乎瘫在了椅子上。

梁景过来询问他的情况,“怎么样?还好吧?”

“我没事。”李尚摆摆手。

梁景刚要命令场工收拾道具,就听李尚请求道:“让我再看一眼刚才的镜头回放。”

于是,梁景又命令小文把监视器重新打开。

看过之后,李尚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

“不行,不行,感觉太差了,能不能重拍一次?”

以往都是梁景不停NG,演员叫苦连天,现在换做李尚频频挑剔,连身为经纪人的梁景都有些吃不消了。

“还好吧?我觉得可以过了。”梁景说。

李尚完全不能接受,“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感觉,你看这里,拖回去,对,就是这个表情,过渡得太不自然了。”

于是,都已经撤退的几十号人马,又因为李尚的强迫症,全部拖着疲倦的身躯返回,又把这个镜头重走了数遍,直到李尚点头才终于得以解脱。

李尚自己的身体也严重透支,躺在车上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被一个巴掌抽醒。

“睡什么睡?就知道睡,我的基金会形象大使让伊璐那个贱人给抢走了,你竟然还能睡得着……”

又是熟悉的吐槽声,抱怨声,谩骂声,缭绕在李尚的耳旁,就像虫子爬到了身上,一开始是两只,越聚越多,越聚越多,终于在又一个巴掌的催化下轰然爆发。

“你够了!”李尚突然一声怒吼。

方芸听到这话更火大了,扬手又要朝李尚的脸上抽去,结果被李尚狠狠扼住手腕。

“放手,我让你放手!”方芸赤红着眼睛威胁,“李尚,我再说一次,你要是不放手,我现在就把你的那些丑事抖落出来!”

这话李尚不知道听了多少次,终于在重重折磨下……失效了。

“去吧,去抖落吧,只要你离我远点儿!”李尚说。

方芸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尚,“你说什么?”

李尚一字一顿地说:“我——让——你——滚!”

“李尚,你要记住你今天的话,我会让你悔得肠子都青了!”

说完这话,方芸持着一张阴冷的面孔下车了。

李尚的头重重地砸在车座上,感觉千斤巨石从头顶上压下来,憋得他喘不过气来。车又开始缓慢行驶,李尚甚至不知道车开向哪里,前面是什么方向……

迷迷糊糊中,李尚被司机拉到一个活动场地,这里正在举行着电视首映发布会,是公司下面的一个工作室投资拍摄的小成本电影。

发布会现在气氛热闹,后台却有一位记者蹲在地上嘤嘤哭泣。

李尚习惯性地视而不见,结果刚要走,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了?”伊璐柔声询问。

记者也没抬头看是谁,就哭噎着说了事情经过。

原来是她提前约好了要采访这部戏的女主角,结果对方中途变卦,连个解释都没有,还耍大牌骂人,说这么没名气的报纸她根本不屑于上,导致记者没法回去交差。

其实,那个主角顶多算个三线演员,上那份报纸绰绰有余了。

“你拍我吧。”伊璐突然说。

不光记者一愣,连隐藏在拐角处的李尚都愣住了。

伊璐又说:“我现在正好有时间。”

记者抬起头,瞬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眼前的人是最近风头正盛的大牌女星,怎么可能无端端让自己拍?

“快点儿吧,拍完了早点儿回去交差。”

记者欣喜若狂地跟着伊璐走了。

李尚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滞留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准备离开。等他上车的时候,伊璐恰好也在前面上了一辆车。

虽然看不清接伊璐的人是谁,但是车牌号李尚认识。

竟然是董事长的车……李尚的拳头微微攥了起来。

晚上,王中鼎的化验结果出来了。

“不是什么迷药,就是普通的催眠类药物,纯中药配方,安全可靠。”二雷尽可能地为韩东减轻罪名。

王中鼎幽幽地看着他,这药是你们家制药厂出的么?广告打得这么响……

“韩东回来没?”厉声质问。

二雷说:“今天剧组就是简单地碰面交流,聊剧本说角色,下午就回来了。”

“把他给我叫过来!”

十分钟过后,韩东推门而入。

王中鼎直接把化验单甩到他面前,“你给我解释解释。”

韩东腆着脸笑,“那点儿心意……都被你看穿了。”

“你还笑?”王中鼎呲牙狞目,“你知不知道,就因为这杯水,我连万里晴登机前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又是万里晴……韩东的脸也沉了下来。

“万里晴重要还是你的肾重要?”

“我的肾?”

“对啊,就是你的肾,你都肾虚成这样了,还送什么机?要不是因为你是我未来的媳妇儿,我才懒得管你呢!”

这话放在平时也就算了,可王中鼎正在气头上,韩东还一口一个“肾虚”,一口一个“媳妇儿”,怎能不发飙?

“我告诉你韩东,你要再敢无理取闹、撒泼耍混,马上给我卷铺盖走人!”

我无理取闹?我想尽方法让你早点睡觉是撒泼耍混?

“好,那我也告诉你,我要是再上赶着对你好,我特么就不姓韩!”

说完就迈着大步夺门而出,脸上净是霸道之色,老子什么时候倒追过别人?竟然这么不识抬举!反正咱俩最后会在一起,我不追你你特么的就得来追我!
第102章:还给你!

俞铭听到砰的一声响,脑袋探到门口,看到韩东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怎么了?”俞铭问。

韩东黑着脸甩一句:“少理我!”

切……谁爱推理你啊?俞铭又把头缩了回去,自己干自己的事。

过了一会儿,隔壁突然响起重重的乐声,俞铭梦禁不住叹了口气,又来了……

“如果说不是老天让缘分把我捉弄,想到你我就不会那么心痛。就把你忘了吧,应该把你忘了,这是对冲动最好的惩罚,啊……啊……啊……”

韩东唱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俞铭就在隔壁若无其事的吃驴打滚。

终于,韩东赤红着眼睛踹开了门。

“你特么也太冷血了吧?我都这样了,你也不问问!”

俞铭冷幽幽地抛过去一句:“不是你让我别理你的么?”

韩东狠狠地点头点头再点头,“行,俞铭你行,你就这个德行吧!噎死丫的!”

说完,又咣当一声把门撞上了。

“神经病。”俞铭全然不当回事。

韩东又从箱子里翻出那条绳子,来来回回地摸,泪水涟涟。现在要是叶成林在,肯定钻被窝哄我来了。MB的!好不容易有个对我好的,还尼玛找不着了!!

哀嚎了半天,结果不到三分钟,韩东就睡着了。

反倒是王中鼎,工作干不下去,觉睡不着,翻天覆地折腾了半宿。

终于,手机传来震动声。

不知道为什么,当王中鼎拿起手机的时候,脑子里最先想到的就是韩东梦游时发来的求和信息。结果消息确实是韩东发来的,也是梦游的时候发的,但却不是求和的。

而是让王中鼎看后如遭雷劈的一条信息。

上面赤裸裸地贴着王中鼎的大鸟照!

下面配着“振奋人心”的三个大字——“还给你!”

第二天一大早,韩东英姿勃发地站在俞铭的房间门口。手插裤兜,表情冷漠,一副你不先搭理我我就不搭理你的拽样儿。

俞铭压根没把他当回事,特别随便的口吻说:“走吧。”

韩东还以为自己多大面子,臭得瑟了半天,结果刚一出单元门口,就看到接自己的车旁站着王中鼎冷峻的身形。

韩东的小心脏猛地哆嗦了一下下,但很快就稳住了。

“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王中鼎开口。

韩东冷冷一笑,“抱歉,我没有时间。”

王中鼎要不容他反抗,直接拽着衣领拖到没人的地方。当时韩东脑子只有一个想法:你要敢在这强吻我,老子也就原谅你了!

结果,强吻没有,强骂就是来了。

“这是什么?!!”

韩东先是一惊,很快便收起心虚的表情,露出不屑的笑容。

“不是吧?身为一个爷们儿,你连这个都不认识?还要来问我?”

王中鼎沉着脸怒斥,“你少给我装傻!”

“我怎么装傻了?那你说说,这是什么?是什么啊?”韩东坏心眼地追问。

王中鼎那张脸都快黑得没人样了。

“没事我走了。”

韩东转身刚要走,又被王中鼎一把拉住。

“是不是你拍的?”

韩东哼笑一声,从容淡定地转过身。

“你有什么证据就是我拍的?”

王中鼎直接把手机通讯记录打开,亮到韩东的面前。

“这不是你的号么?”

韩东面不改色心不跳,又从衣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还是那张照片,也亮出了一个邮件收发记录。

“诺,这可是先从你的手机上发过来的。”

王中鼎僵愣住,好半天才怒声开口。

“我那个时候在睡觉,怎么可能给你发邮件?!!”

韩东学着王中鼎的口吻回赠一句,“可我那个时候也在睡觉,怎么可能给你发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