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别过来——小客空空

文案:

“得罪了英俊无双学霸宇宙权倾A大的舞蹈系男神会怎样?”

(什么?舞蹈系?!)

池宁虽然深具格物致知精神但也没想过亲身试验的!

男神辣么高冷辣么帅,辣么酷炫辣么吊,离他远点行不行?

看演出碰到他,写台本碰到他,买早餐碰到他,就连码小说也碰到他!给不给人活路了?!

再这样,再这样……再这样他就弯了Σ( ° △ °)︴

高冷酷炫男神攻X呆萌纯真写手受

本文又名:《舞蹈系也有纯攻》

半校园半写手,轻松向,傻白甜无逻辑,雷者勿入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甜文 因缘邂逅 花季雨季

主角:池宁,宗政禹 ┃ 配角:让他们慢慢出现吧

第1章:专场演出

这天趁着没有“四大名捕”的课,池宁窝宿舍写了一下午小说,一万字存稿扔进存稿箱,这样一来接下来一周的存稿量已经够了,他满足地伸了个懒腰。

池宁是全国一流学府a大历史系的大一新生,也是终点小说网的签约写手,他今年高考完后才刚开始写小说,但已经是小有名气。不过这事没有多的人知道,除了刚冲进宿舍的这货。

“池宁,走走走,今晚有活动!”袁方进门就开始咋呼,拉着池宁就把他瘦弱的小身板从凳子上拖了起来,“舞蹈系专场演出!美女如云呐,我托了叶承学长才拿到的票,快起来起来,吃了饭我们就去。”

袁方和池宁是高中同学,高中就是同桌,又一起考进了a大,两人关系自然亲近。池宁比较沉默,不善交际,袁方就自诩哥哥一样照顾他,虽然不在一个学院,但袁方有什么好事都记得捎上他。

池宁原本对看美女没什么太大兴趣,他脸皮薄,被人多瞅两眼都要脸红,放着他自己是绝对不会主动凑去看什么美女的,不过袁方这兴冲冲的邀功样儿,他只好拿上外套跟着去了。

北方的十一月已经挺冷,池宁裹着米色的羊绒大衣,围着条宝蓝色围巾,衬得他原本就白的皮肤更是白玉一般。他被袁方勾着肩膀走在林荫道上,一个阳光,一个温雅,也惹来一些目光,池宁忍不住把头又往下低了低。

“听说这次演出是大三专场,舞蹈系系花就是大三的,学校论坛上票都已经炒到一千多一张了,怎么样,哥哥我厉害吧?”袁方还在兴致勃勃地说着今晚舞蹈系专场演出的事,池宁见他很是不小的爽朗声音吸引到了更多目光,立刻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示意他声音小点。

袁方不以为意,一顿饭吃下来又给池宁普及了不少美女信息,有舞蹈系的,也有其他系的,亏得他能这么如数家珍。池宁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袁方知道他性格腼腆,也不计较他的态度。

两人吃完饭,天已经黑了,距离演出开始还有半小时,袁方想起来手机忘拿了,把票给了池宁让他先进场。

池宁于是一个人往音乐学院去。舞蹈系大三专场演出用的是他们音乐学院的音乐厅,那是a大年初新落成的设施,独栋,就立在音乐学院主楼旁边,只有三层楼高,但是听说就这么一个音乐厅,由建筑学院杰出毕业生,国际建筑大师付铭华设计,配备的都是国际一流设备,耗资上亿。

音乐厅坐落在池宁从宿舍去历史学院的路上,所以他没少打这过,虽然路痴,但是这里好歹没走错。明明是很熟悉的建筑,可站在音乐厅门外,准确地说是站在音乐厅大门的两百米外,池宁忍不住怀疑自己找错了地方。

他从来没见音乐厅这么热闹过,里三层外三层,简直是人畜勿入的架势。这得有上千人吧……她们把音乐厅团团围住,池宁放眼望去全是女生,他有点怀疑全校的女生都在这了。

往人堆里挤这种事池宁从没干过,看着几米外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的妹纸们,池宁只觉得不在一个频道。他望了望胜利的终点,目测自己无法到达,只好绕开人群另寻他路。

女生们的聊天不时飘进他耳中,他听到这些姑娘们似乎都在谈论同一个人。

“禹少现在一定在换装,银家好想偷偷摸进去……”

“叫你yy我禹神,人鱼线什么的不能更性感我会说吗?”

雨神?萧敬腾?舞蹈系演出还请了明星?池宁自觉自己发现了这么多人围堵音乐厅的真相,既然有明星来了,那堵成这样也是正常的。边想着,池宁边绕着人群外围继续寻找突破口。

一路绕过去,池宁就这么一直走到了音乐厅楼后面,发现已经不见一个人,只有一扇紧闭的小门。他正准备绕回去再找找其他方法进去,就进面前的小门突然被打开了。两个穿着舞蹈服化着妆的女生从门内走出来,边走边说:“幸好还有个没被攻占的后门,不然我们真是出不去了,禹少魅力太大……”

“可不是,不过作为同学我都常被闪花眼怎么说?”

两人说着咯咯笑起来,池宁就站在门外,正犹豫要问问能不能从这里进去,两人已经看到了他。

池宁本来是望着门,被门里走出来的两人看过来的视线一下就闹了个红脸,手里捏着入场券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声音轻轻地叫了声学姐。

清清秀秀的小男生,看起来跟十五六岁似的,被看一眼就脸红,两个舞蹈系学姐看他好玩,先说话的那个主动问道:“你是要进场吗?”

池宁点了点头,回了个单音节。

“那你把票给我看下。”

说话的女生往正门方向瞅了一眼,其实不用看光是听这声势都知道挤了多少人,看池宁这害羞的样子,肯定是不愿意跟人去挤才找到这的,这么乖巧的小学弟,行个方便也没什么。她一个人做了主,另一个女生也没反驳。

池宁把票递了过去,两人看了眼就放了他进去,只是叮嘱他别说是从这进来的。池宁听话地点了点头,目送两人锁上门离开。

进门的走廊上只剩下池宁一个人,放眼望去,他一下就傻眼了。他不认识路,也没见到指示牌,应该往哪走?池宁看看手表,距离演出开始只剩十多分钟了,也不知道袁方进来了没有……他只好凭感觉选了个方向走去。

一路都挺安静,音乐厅隔音效果绝佳,外面的喧闹这会已经完全听不到,池宁走了五百来米,终于开始听到声音。他循着声音的方向去,就算那里不是演出厅,也肯定有人可以问路。

曲折的走廊,池宁拐过两个弯以后,终于看到人来人往地在穿行。不少人鱼贯而出,一个个化着各种妆容,一看就是这次演出的演员了。他们几乎都是小跑着在走,池宁也插不上话去问。他只好往演员们出来的房间去,里面堆着各种服装道具,人已经不多,但一个个都很忙碌。

池宁迎面撞上一个步履匆匆的女生,那女生神色焦急,甚至眉眼间有些不甚友好的戾气。只见她怀里抱着一堆东西,走得太快以至于撞上了池宁,她怀里的东西差点都掉一地。

“你不看路啊?!”女生开口就骂。

虽然池宁是被撞的,但是看自己耽误了别人事情,他连忙道歉。那女生倒也没有不依不饶,她看了他一眼,一撒手突然就把自己手里的东西塞到了池宁怀里,说:“同学你有空吧,我有点急事,你帮我把这些发一下。”

说着她也不给池宁的拒绝的机会,指着左侧一排换衣间又说:“每个隔间一对,那对金色的给最后那个隔间。”说完她一阵风似的就跑了出去。

池宁望着手里这一堆东西,一转头那女生已经跑得没了影,只好听她的话发起东西来。

他再一看手里的东西,那全是一双双筷子。可是这筷子跟家里寻常的筷子又不同,一看就是为了舞蹈特别定制的,每双筷子比平常的长二分之一,后面坠了长长的红绸编带,每一双筷子上还缠了一条长长的红绸带子,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这其中只有一对和其他都不同,那是一双金色的筷子,材质也不像是木头或者竹子,上面还有精美的雕花。后头缀着的编带也不是红色,而是黑色掺杂着一线红。非常精美,池宁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一个个换衣间都挂着帘子,池宁想里面大概有人在换衣服,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一个一个隔间从帘子侧边缝隙把这些道具递了进去。

袁方挤过人群坐到位置上的时候,旁边池宁的位置还空着在,他一想外头的状况,顿时懊悔自己疏忽了,赶紧打电话给池宁问他在哪,说去接他。

池宁说自己在后台化妆间,说一会就过来,让他不用忙。刚挂了袁方的电话,池宁手机还没来得及收回口袋,就见又有电话进来。

一个陌生的号码,还是s市的长途。池宁迟疑了两秒才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声音:“小灯吗?”

池宁一愣,对方叫的是他的笔名,他在终点文学网的笔名叫做不夜灯。

“是摸骨编辑吗?”

“是啊,告诉你个好消息,刚刚出版社总编亲自给我打电话说要跟你签出版约。”摸骨会叫一个这么武侠中带点猥琐的名字,可想其性格,这会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他是终点文学网的新编辑,池宁是他手下为数不多的几个挣钱的写手之一,没想到他的第一本小说《锦衣江山》才连载四个多月就有出版社主动要签,这是一本成神的节奏啊,叫他怎么能不开心。

池宁被这突然的好消息冲击得好一会没反应过来,呆呆站着一时没有答话。旁边隔间里的人都换好衣服出来了,化妆间里一时吵闹了起来。池宁还举着手机在发呆,面前的隔间里有人对他的方向说话他都没听到:“谁拿错了我的衣服?”

这声音有点冷,并不十分高,但立刻就让现场安静了一会。马上有人凑过去接那里面的人递出来的衣服,那人拉开了半边帘子,脖子上搭着长长一条绸带,也不介意被人看。

“你那边很吵啊,找个安静地方我跟你说说细节。”

“哦哦。”池宁闻言转身往外走。

宗政禹一边等同学帮他去找衣服,一边扫了眼化妆间里乱七八糟的一堆衣服道具。房间乱什么的,他到现在还是没法习惯,微微蹙起修长的眉,宗政禹目光扫到门口,一眼看到一个穿着米白大衣的背影。身量不高,但是匀称,一头黑发看起来软软的还翘着一根呆毛,让他想起了一个遗忘很久的人。

一个出神,等池宁整个人消失在门口好几秒了宗政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刚才那人手里拿的是什么?那是他的东西……那男孩是谁?

宗政禹霍地拉开帘子就要去追,抬起脚才想起来自己这会裸得差不多了,这怎么好去追?他硬生生又停住了脚步,指着门的方向说:“刚那人谁?拿了我的道具筷。”

那副特别定制的领舞道具筷,离门口近的几个闻言呼啦啦就冲了出去,开玩笑,在禹少面前献殷勤的机会,那可是千载难逢。

第2章:寻物

池宁在音乐厅一个小角落接了个编辑的电话,没想到就在舞蹈系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宗政禹领舞的蒙古筷子舞排在第三个,还有那么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丢了道具的事很是紧急。

负责分发道具的女生被辅导员叫回来骂了个狗血淋头,她为了接闺蜜进场耽误了工作。可骂她也无济于事,她都不认识托付的人是谁。女生被骂得都哭了,还是系花温曼玲站出来,辅导员才收了声。

温曼玲眸似剪水眉如远山,穿一身天水碧的纱裙,别有一份清丽出尘的味道。她不似其他人对宗政禹的小心翼翼,倒是颇为大方自然地对他说:“禹少,我发微博找找吧。”

众所周知,舞蹈系系花温曼玲的微博在a大影响力不小,粉丝众多,发动群众的力量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宗政禹看着辅导员骂发道具的学妹,一直没说什么。不知道是哪个多嘴的转眼把这事捅到了辅导员那,他也懒得去想。这会温曼玲出主意,他也不置可否,倒是从旁边扯了条明黄长绸带系在腰上,从旁边一人手里拿过对方的道具筷就走进了候场室。

温曼玲见他没拒绝,当即趁着正式节目还没开始刷开微博发了一条寻物启事。

温如曼玲v:一件道具遗失了,看到的同学麻烦我告知位置,急用哦^_^[图片]

温曼玲看着宗政禹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对于这位有点“不该”出现在他们舞蹈系的男神那冷冰冰的态度毫无微词。容貌、学识、家世,他都无可挑剔,比真金还真的高富帅。他曾是传说中英俊无双学霸宇宙权倾a大的建筑系男神,至于他为什么降级转系念舞蹈,而且还精通现代舞、民族舞,当了三年同学她都还没搞清楚原因这种事她会说吗?

可不管是建筑系还是舞蹈系,宗政禹都是当之无愧的a大第一男神,走到哪都自带聚光灯。宗政禹这三个字扔出去,砸倒的不只是大票粉丝,更是a大上上下下的校领导。不明真相的围观学生以为他姓宗,还只是听说他出身显赫,但a大校长可不会不知道他复姓宗政,至于他老子是谁,那是借他多少个胆子他也不敢再说不知道。

宗政禹从没宣扬过身份,他父亲也向来低调,没派什么人来打过招呼。要说之前校长确实不知道,但是自从宗政禹转系的事之后,他是被狠狠上了一课,被常委的秘书亲自打电话来问领导家公子的事,这滋味他这辈子绝对不想再有第二次。

温曼玲也不清楚这些,但是宗政禹身上那股养尊处优身处高位养出来的气势是骗不了人的,只是她没敢往那么大的来头去联想罢了。温曼玲一看,就这么半分钟的功夫,她微博下就刷出了好几十条评论。

禹神的大水:系花姑凉,我们看到节目单了,这肯定是禹神的道具!你给我们家禹神找道具,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gt_&lt)}}}

……

禹神的都江堰:禹神的大水,水水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过既然是禹神的道具,我们先找道具!温如曼玲v,找到了道具有没有禹神抱赠送?

傲娇萝莉控:女神我要给你生猴子!!!!!

我想要一只大大大大大大的禹神:楼上你家女神没有让你生猴子的技能……禹神我要给你生猴子,我立刻就去找道具!

……

500%*(%7935:发现目标,温如曼玲v,位置三号门门口。[图片][图片]

照片中的池宁整张脸都被挂了上去,他手里拿着宗政禹的那双道具筷,正要进演出厅的门。另一张照片明显是镜头拉近拍下来的,上面是池宁手里拿着的入场券,座位号清清楚楚被拍了下来。乱码君发出这条微博的同时,还没进门的池宁就被旁边的女生拉住了衣袖。

“同学,你怎么拿了学长的表演道具?”那女生有点没好气,拽住池宁的力气也不小,她一边问还一边举起了自己的手机给池宁看,屏幕上正是温曼玲发的那条微博。

台上主持人已经在风度翩翩地互侃,池宁想着袁方大概着急了也就走得急,被人一把拉住,他一时就有些无措,一双清亮的黑眼珠看着拉住他的女生,一脸茫然。

女生也不管那么多,一把从他手里就把那双道具筷抢了下来,转身就往通往后台候场室的入口走。池宁愣愣看着她走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别人的道具带了出来。他吃惊地望向走出好几米远的人,反应却一下子快了起来,转身就去追。

他毕竟比人腿长些,男生体力又好些,没几步就把人追上了,想着不知道对方拿了东西怎么打算,他得亲自去还才行,池宁的胆子大了起来,把人拦住就说:“同学,我只是不小心拿了,但是现在这个道具不能给你,我要自己去还。”

“你偷别人东西还说什么还?你让开!”女生看他追上来拦自己也急了,她好不容易撞上这么个运气,说不定就能和男神近距离接触,怎么也不能松手。

池宁被她说得窘迫,一下就红了脸,但还是固执地没有让开,他只是说:“我没有偷东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