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个媚眼帅哥来————香品紫狐

第一章
卡拉OK包厢内,一群年轻男女正东倒西歪地坐在沙发上,要不喝酒猜拳,要不磕瓜子嚼舌根。
两名少女拿着麦克风以媲美杀猪的声音嘶吼着时下流行的歌曲:
"波斯猫眯着他的双眼,波斯猫踮着他的脚尖,波斯猫守着他的爱恋,一转眼却又看不见~~"
正唱得起劲,暗黄木板门忽然"砰!"地一声,被粗鲁地推开。
众人愕然地望着入侵者--一名穿着老气格子衬衫的"四眼小胖子"。人堆里,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玩世不恭地打招呼:
"天航,怎么现在才来?"
小胖子一脸忧郁,默不吭声,可在漆黑的环境里,大家没发现他的异样。方才在唱歌的其中一个女生热情地把麦克风塞他手上:
"你迟到咯,罚你唱一首。"
"......"小胖子低声嘟囔了一句话。
"你说什么?"那女生凑近。
小胖子陡然激动地抓住麦克风,愤然大吼:
"我失恋了------!!!!!!"
这声犹如"狮吼功"一般的咆哮直穿众人的耳膜,大家被声波震得几乎飞贴到墙壁上。
他吼完,手抓麦克风,像一尊石像似的立在场中央。大伙捂着受罪的耳朵,还没反应过来。音响里继续播放着"波斯猫"的乐曲。
过了好半晌,发泄完毕的小胖子"罗天航",把麦克风还给那少女,独自坐到角落里消沉。
伙伴们围在一起交头接耳。
"天航失恋啦?"
"真可怜啊......他很喜欢他女朋友的。"
"怎么办?要不要去安慰他?"
大家不约而同地望着一脸垂泪欲泣的罗天航,一名长发美少女自告奋勇地过去,温柔地搭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天航,振作点,天涯何处无芳草啊,还有很多女生值得你去爱的。"
罗天航木然地回答: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美少女嘴角抽搐,一脸无趣地走回来。
另一个瘦瘦小小的男生接力,坐到罗天航旁边,大咧咧地拍着他的后背:
"天航,不要为了那种女人伤心了,你条件挺好的,要有自信。"
罗天航长叹: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男生摸摸鼻子,灰溜溜地走回来。
"许彰,看你了。"出师不利的伙伴把希望寄托在一位宛如首领的男生身上--也就是那个一开始跟罗天航打招呼的帅哥。
许彰自信地挑眉,迈开长腿走到罗天航身旁坐下,他拉开啤酒罐的拉还,豪爽地伸到罗天航跟前:
"天航,一醉解千愁,今晚咱们不醉无归。"
此话好像凑效了,罗天航闻言,果真接过啤酒,咕噜咕噜地灌了几口。正当大家为许彰的成功喝彩之际,罗天航又开始悲天悯人了:
"酒进愁肠愁更愁。"
这家伙不领情!
许彰真想一拳敲晕他,不过罗天航说归说,手里依旧拿着啤酒猛灌。大伙见这样也不是办法,只好尽量转移他的注意力。
"天航,别只顾着喝酒了,唱首歌放松一下吧。"
"对啊,我让你先唱。"一个小女生大方地将麦克风交给他,罗天航身不守舍地接过,这时,电视屏幕里出现了一首歌。
大伙一看那标题,心里凉了半截--"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罗天航跟着歌词悲悲戚戚地唱起来:
"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美丽的梦,何时才能出现......亲爱的你好想再见你一面......"
当唱到"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的时候,他再也拟制不住满腔哀伤,嚎啕大哭起来。
"搞什么?谁点这种歌的?"
有人抱怨着,那个好心办坏事的女生被大家射过来的眼神刺得差点当场毙命。许彰等人拼命翻着歌曲目录,看看有没有比较积极励志的歌曲--
《把悲伤留给自己》、《我终于失去了你》、《好心分手》、《爱一回伤一回》......
"去,怎么都是这种歌?"许彰无奈地把目录丢下,嘀咕着:"现在的作词人都是失恋王吗?"
旁边的罗天航一听到"失恋王"几个字,哭得更凶。他猛地抓起啤酒罐,一心要灌醉自己。
"许彰,你说得太大声啦。"朋友们责怪。
许彰咋舌,罗天航很快喝得酩酊大醉,他的心情越发激动,一改平时的斯文有礼,他甚至穿着鞋子站到沙发上,又跳又叫:
"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想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一个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来给我伤痕~~"
一首五音不全的《单身情歌》折磨得众人几乎口吐白沫,可"失恋大过天",没人敢上前阻止。
"许彰!想想办法!"
大家一致把责任推倒许彰身上。
"干我什么事啊?"许彰无辜地回答。
"你是他朋友!"
"你是他同学!"
"你是他邻居!"
大家七嘴八舌地将他们的各种关系抛出来。
"你们还真会推卸。"许彰开始后悔自己交友不慎了。
"许彰,你送他回去吧。"一个还算厚道的男生说:"他喝得那么醉,肯定没办法自己回家了。"
"对啊,大不了今天我们负责结帐。"一些人附和。
"好啦......"许彰百般无奈地把还在"鬼哭神嚎"的罗天航拉下来,"天航,回家啦。"
对方还口齿不清地唱着:
"孤单的人那么多~~快乐的没有几个~~"
"好了好了,没有几个。"许彰扯着他走出包厢。
罗天航歪歪斜斜地倒在他身上,脸上涕泪纵横。许彰拖着他沉重的身躯往大门走去,边走边抱怨:
"臭小子,重死了......说要减肥一点效果都没有。"
出了门外,许彰才想起自己的奔驰跑车拿去保养了,他刚才也是搭"的士"来的。
"真是失策......"许彰望着空荡荡的街道低叹,现在这么晚了,要拦车也难。只好先步行,看一路上有没有车子了。
他推了推身旁那块"肥肉"。
"天航,振作点,自己站好!"
罗天航还算有点意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许彰在后面挽着他的胳膊防止他摔倒,两人在昏黄的街道上步行着。
罗天航边脚步踉跄地走着,嘴里喃喃自语:
"我哪里不好了......我哪里比不上他了......不就是帅一点高一点吗......有钱就风光是不是......"
许彰无心听他说什么,只顾一边走一边注意路上有没有出租车。
走至一个小巷口,堵在前方的一群人引起了许彰的警觉。
那是四个年龄不一的男子,其中三名穿着花衬衫,看上去流里流气的男子正围着一名少年。那少年身材纤细,皮肤白皙,路灯的光辉投射在他俊秀却冷漠的脸蛋上。
"不要让我们难办,跟我们走一趟吧。"一名粗粗壮壮的汉子对那少年道。
"请让开。"少年礼貌而冷淡地回答。
"小少爷,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从他们的对话听得出,那些汉子必然不是善男信女,许彰下意识地拉着罗天航绕开他们。
"少爷,跟我们回去吧。"那些男人还在纠缠着,少年手里提着便利商店的袋子,不领情地绕过他们就走,其中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心急地拉住他的手腕:
"少爷!你老子有钱有势!你跟了他没坏处!"
少年正要说什么,正走过的罗天航却突然受刺激地挣脱许彰,向他们猛扑过去。
"有钱有势了不起吗?!"他激动地对这那汉子又打又踢,在场的人都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
"这胖子哪来的?!"对方莫名其妙地把他推开。
许彰忙过去拉他,可罗天航借着酒劲撒野,不折不挠地往那男人冲去。
"有钱就看不起人了!你们这些庸俗之徒!"罗天航骂咧咧地继续猛捶对方。
"这小子多管闲事!"一旁的两个男人奔过去,正要好好教训他,那名一直表现冷静的少年冷不防伸出一脚把他们绊倒。
"哎哟!"两个汉子脚下一滑,摔作一团。
少年把便利店袋子丢给许彰。
"帮我拿一下。"少年酷酷地说完,向再次站起来的男人们奔去。
许彰拿着袋子,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冲进人群里。少年的身影像闪电般迅猛,他一脚踢中一个男人的下巴,接着旋手往后一劈--后面的对手胸部中掌,应声倒下。少年随即一个大回环,最后一个男人也被踹倒。
滴答滴答--不到五秒钟,三个拦截他的大汉全部倒在地上哀嚎着。
那少年拍拍掌,漠然地蔑视着几名手下败将。旁边的许彰看着这名神奇的功夫小子,惊得合不拢嘴。
少年扶着摇摇欲坠的罗天航,问着:
"你怎样了?"
罗天航咕囔一声,忽然靠在少年胸前--
"恶~~~~~"
哗啦啦......
一堆脏物从他嘴里涌出,沾满了他自己的衣服的同时,也粘上了少年淡蓝色的衬衣。
"老天......"许彰脸色发青地看着这可怕的一幕。
被吐了一身的少年冷静地扬着眉,把他扶稳。许彰等着他大发雷霆。
可少年仅仅是转头问他:
"你是他朋友?"
"对......"许彰答得战战兢兢,生怕这身手不凡的少年会冲过来把他踢翻。
少年说出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
"我家在附近,你跟他上来吧。"
"啥?"
许彰还在发愣,少年已经搀扶着罗天航走开了。许彰回过神,低头看见自己手里还拿着对方的袋子,忙不迭追上他的脚步。


叮当叮当!
少年扶着神智不清的罗天航,按下门铃,许彰正站在他们身后。
伴随着开门声,一道低沉中带着娇媚的男音传来:
"小伦吗?怎么买这么久呀......"
大门一开,一个肌肉结实长相粗豪的男人出现--他的外貌跟声音的巨大反差叫许彰颇为吃惊。
男人一看到少年跟罗天航的"惨状",随即夸张地按着胸口大叫;
"哎哟!怎么搞成这样?"
他造作扭捏的声音一出,许彰不可拟制地打了个哆嗦。
"发生了一点事。他喝醉了,后面这位是他朋友。"少年显然不愿意提及被小混混围堵的事,他简单地交代完,扶着罗天航进屋。许彰沖那娘娘腔的大个子尴尬一笑,跟着少年进去了。
那少年拖着快变成一具腐尸的罗天航,直接走进浴室里。
许彰一进屋就看到一名坐在沙发上裸着上半身的中年人,他也是一身纠结的肌肉。娘娘腔男子跟那中年人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笑容,后者穿好上衣,说了句"再见"便走了。
大个子向许彰道:
"请随便坐。"他顺手给他倒茶。
"谢谢。"许彰坐下,手里还捏着袋子,大个子凑过去:
"这是小伦买的?"
"是的。"许彰把袋子还给她,男子接过去打开,里面竟是几盒避孕套!
许彰看了,表情基本没什么变化。
大个子"娇声"对着浴室那边埋怨起来:
"小伦,怎么又买‘杰仕邦'的?人家说过‘杜蕾斯'的比较好用嘛。"
那小伦的声音夹杂着沙沙的水声传出:
"杜蕾斯的冒牌产品多。"
"是吗......"大个子将信将疑地放下袋子,还高声地自言自语着:"杜蕾斯胶皮的透明度比较高嘛......"
"杰仕邦的持久性强一点。"小伦再次回答。
他们居然当着许彰这个外人的面讨论起避孕套的性能了,见多识广的许彰也不由得吃惊,对这两人的关系更是一头雾水。
这汉子看上去三十岁出头,而那少年顶多二十岁,两人该不会是亲戚吧?可看他们长得一点都不像。而这大个子怎么看都是"性向特殊"的人,难道,他们是同志爱人?
许彰回想起刚刚离开那个中年人,既然这男人让"小伦"半夜出去买套套,自己却在家跟男人斯混,那他们肯定不是情侣关系......
许彰正思索着,那大个子也发现自己在客人面前失态了,他连忙友善地一笑,主动问道:
"这位小帅哥,是小伦的朋友吗?"
"不是的......我不认识他。"他甚至连对方叫啥都不知道咧。
"哦。"大个子也不在意,坐到他旁边就攀谈起来:"小伦一定没告诉你他的姓名吧?这孩子就是爱耍酷。"
"哈哈......"许彰干笑回应。
"他叫苏伟伦。"大个子代为介绍。
"哦......"
"你呢?"
"我叫许彰,我那朋友叫罗天航。"许彰一并介绍。
"许彰啊,欢迎你来玩哦。"大个子言行举止虽肉麻造作,可个性很随和,许彰对他印象还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他跟"苏伟伦"的关系为何,正当许彰迷惑之际,那大个子已经早一步说明了:
"忘了说呢,我是小伦的‘妈妈'。"
"什么?"
许彰一口气缓不过来,被这悚人的词语吓得差点摔下沙发。
这大男人居然是"妈妈"??
"嗯......不过,正确来说应该是‘二妈'吧......"大个子故作考虑地说。
"二妈??"许彰依旧吓得不轻。
这时,全身湿答答的苏伟伦走了出来,他头发跟脸蛋都沾着水珠,看上去别有一种性感风情。他大概是帮罗天航净身了,还来不及换衣服。苏伟伦看到许彰面无人色的表情,也大概猜到了事情的始末,他轻声责怪着:
"叔叔,你在客人面前乱讲什么?"
"小伦讨厌啦,跟你说了多少次要叫我‘二妈'的。"大个子也不怕观众恶心,居然嘟着嘴撒娇。
"叔叔,你去看看里面那人吧。"苏伟依旧当他的话耳边风,交代着:"他喝得很醉,我把他放你床上了。"
"好啦......我去嘛。"大个子拿他没辙地起身离开。
他走后,许彰依旧惊魂未定,他结巴着问:
"那个......他是你的......你的......"
"不是。"苏伟伦一口否定。
许彰松一口气,同时又疑惑那男人为什么语出惊人,可看苏伟伦不愿多提的样子,他也不便追问了。
"你先坐一下,我去换衣服。"苏伟伦说完便走,丢下许彰一人在空荡荡的客厅里。
这家人还真奇怪啊......
许彰独自在客厅发呆,左右两边的房间里同时传来吹风机的嗡嗡声。话说回来,他是不是应该去看看罗天航?他正要起身,门铃声毫无预警地响了--
叮当叮当!
他迟疑了一下。
叮当叮当!
大概是吹风机的声音把电铃声盖住了,两位男主人都没出来应门,许彰只好走向门边。
叮当叮当!门铃声不耐烦地响着,还隐约听到一阵的女声:
"我手快断啦!快开门!"
这声音娇媚而舔腻,连"阅女无数"的许彰听了也是全身酥麻,他连忙将门拉开。
一位全身粉色小套装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外,她手里正提着两个装满盒饭的塑料袋。她见了许彰,微微一愣,许彰快速地打量她的外貌--
二十五岁左右的年纪,身材娇小却玲珑有致,一头微卷的大波浪将她小巧的脸庞衬托得犹如芭比娃娃,脸上的淡妆恰到好处,充分凸出她圆圆的杏眼跟挺直娇俏的鼻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