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贞德————雪丽


1-4

圣贞德自从第一步踏入圣.桑学院的大门,就没敢把眼睛抬起来过。
他知道自己长得消瘦,没一点阳刚之气,不管如何接受阳光暴晒的皮肤,在黑色校服威逼之下,还是不争气
地显露出懦弱的惨白色。
为了尽量不引人注意,就连他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也是他刻意定做的玻璃镜片。
他不敢直视别人,更不敢别人直视他。
总之,他圣贞德从头到脚懦夫一个!
这个……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

 

 

 
转学来到座拥在山水美地的圣.桑学院,是他父亲的意思。
“贞德!为了让你拥有高贵的气质和在上层社会生存的优雅礼仪,爸爸不仅要让你在这个闻名世界的贵族学
院接受最高等教育,还要让你习惯,并且学会独立的生活。希望你不要怪爸爸狠心……”
我当然会怪你!
如果妈妈还在世,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唉……
可惜妈妈在我16岁时就去世了。就算我再怎么任性,那老爷子也不会对我心软了。
一想到母亲去世后的这两年里,他圣贞德从这所学校转到那所学校,仔细数数,手指头和脚趾头加起来都不
够用,还不加带母亲生前他转学的数字。
而迫使他转学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这个人太懦弱了。只要看他一眼,就会让人忍不住产生一种虐待欲。就这
样一路转学下来,他受尽了学校里男男女女的欺负。
而这样与生俱来的被虐命运,仍然阴魂不散地跟随着他来到了世界闻名的圣.桑学院——大学部。
没错!
今天就是他忧郁大学生涯的第一天……

 

 

 
“奥天,你在看什么?”
磁性的男低音唤着从刚才就一直站在窗旁的硕长身影。
“看见了一个欠揍的家伙。啧!缩头乌龟模样的男人,我看了就有气!”
甘美的男中音透着温怒的气息。
“今天是开学典礼,你是故意想闹事,给我这个学生会长难堪啊?奥天,看在我顺利地读到大学四年级,你
就让我平安渡过这一年,再顺顺当当毕业好不好?”
学生会长语音低沉优美,算是给心头莫名着火的奥天降降温。
“凡天,你要我好好读书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呼!
终于把东西搬进来了!
圣贞德四肢纤细,提着重重的手提箱,足足走了40分钟,才勉强把行李连拖带拉地搬到宿舍门口。
这个学院真是太大了!
虽然来之前他有看过院内地图,可实际走起来,却不知道竟是这般宽广。
都怪父亲没有派半个仆人给他,让他不仅刚进校就受尽有钱有势的同学白眼,甚至是出尽洋相地拖着行李穿
过来往的行人。当那些人一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一个大男生,手无缚鸡之力,他真当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冷汗从额头滑下,他有一种预感——被欺负是铁定的事实了!
僵硬的手关节心虚地敲门。
老天保佑!
上帝保佑!
圣母玛丽娅保佑!
我不要再被欺负啦!
——门开了——
出现在圣贞德面前的,是一个模样俊俏的男生。
“你,你好!我是新生,圣贞德。”
“噢!原来是你!进来吧!”
呃?
什么原来是你?
他……他知道我……我……就是那个远近闻名的倒霉大王?!
“我叫王鸣,今天开始就是大二的学长,你要对我用敬语‘您’,知道吗?”
“知道了。学长好!”
啊!这个王鸣脸长得可爱,性格却好恶劣!
圣贞德不敢多看人家一眼,只顾埋头搬行李。
“一般学生的行李都是由自家专车运送的,看你这样子,穷酸得很!圣贞德,你家没钱还能进到这所学院,
想必你是脑筋好吧?”
王鸣把空调开到最大,像是故意让圣贞德体验一下贵族学院的优厚待遇。
“哪……哪里!学长您过奖了!我只是……”
“看你还算识相!今天我累了,一会的午餐你到餐厅给我叫人……你亲自给我送午餐过来!”
“啊?”
刚才想说话,被王鸣打断。现在想说话,却又被王鸣这句霸道话塞得舌头打结。
“怎么?不用敬语,想造反啊?”
王鸣锐利的眼睛一瞪,立马就让圣贞德点头答应。

 

 

 
唉……这次没有保镖……没有仆人……无依无靠……我算是完了!
圣贞德在餐厅选了一处最不起眼的角落,萎萎缩缩地吃完午饭,便开始张罗王鸣的午餐。
好累噢!
今天忙了一个早上,又是开学典礼,又是搬行李,就连午饭的菜色也好差。
那些厨房的厨子该不会真以为我是个穷酸鬼,故意不让我吃好的吧?
事实就是如此!
圣贞德现在才注意到,周围左右个个都是千金小姐,公子酷哥,哪个不是优优雅雅,派头十足,身边一堆佣
人伺候着?
再看自己落魄潦倒的模样……
难怪连厨子都瞧不起他,饭都不让他吃好。
怎么办?
这样下去怕是又要转学了!
我还有什么脸面活着呀!

 

 

 
“哇!”
一声惨叫,圣贞德手中托着的餐盘朝天一翻,为王鸣打点的美味佳肴全泼出来,还连带一个人给他做了垫板
,重重摔在洒满饭粒菜汁的地上。
“对……对……对……”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倒在身下的人目光凶狠地盯着他,他这次是中彩了!
惹了这么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
他完了!

 

 

 
“说!你叫什么名字?”
奥天一把揪起圣贞德的衣领,毫不费力地就把他压在餐桌上。
“圣……圣贞德……”
妈呀!
这个男人怎么那么恐怖呀!
我好怕……
爸爸!救命——!
“哼!你现在哭爹喊娘都没用!”
说着,圣贞德脆弱的脑门就被痛揍一拳,接着就是两边脸颊被打,再下来就是纤薄的腹部……

 

 

 

“呜……求求你……不……不要再打了……呜……”
圣贞德两边脸被奥天打得又红又肿,泣不成声地求饶。
“还敢顶嘴?我要你好看!”
真是越求饶越被打得厉害,圣贞德可怜兮兮地从桌子滚落到地上,一声也不敢吭。
“哇——!”
缩成一团的身体忽然离地,身体失重般的被人揪着,吓得他大叫。
“你这个孬种!我看见你就有气!妈的!我也让你尝尝菜汤的滋味!”
说着,奥天按住圣贞德的脑袋,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硬是让圣贞德整张脸全浸在菜汤里……
别人吃剩的菜汤里。

 

 

 
“圣贞德!你给我听好了!本少爷看见你就厌恶,你要是还不知好歹,让我再在学院里看见你,我见你一次
就揍你一次!听清楚没有?”
“呜……”
“啧!真不是个男人!被揍还哭!”
奥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虽然自己脾气是暴了点,可从来没有因为被人家不小心撞倒,还被淋了一身的
菜汤就怒成这样的。
没错!
打从今天上午在学生会长室的窗外看见这个叫圣贞德的,他就一肚子火。
再看他孬种欠揍的样儿,活该!
我不打你,自然有别人看你不顺眼要打你。
被我打算你幸运,别人知道你被我打过,自然不敢找你太多麻烦。
哼!算你走运!

 

 

 

“怎么?是不是想到学生会告状?还是想找校长来主持公道?”
奥天高人一等地威胁。
“不……不敢……没……”
“哼!你要告就告去吧!看看谁会理你!”
说完,霸王转身走出餐厅。

 

 

 

圣贞德可不是个笨蛋,从小到大被欺负惯了,他也是知道那些人从一开始就应该避而远之的。
这种简单的问题想都不用想,光是看所有在场的人的脸色,都知道这个痛揍自己的人来头不小,因为刚才自
己被打,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
大不了就是个省长的公子?
不然就是个大富商的儿子?
呜……
不管这些了,以后一定一见到他就躲!

 

 

 
“哇!圣贞德!你怎么搞成这样?”
王鸣一见到全身挂彩的人进门,惊叫着大呼。
“没……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赶紧避开王鸣凑上来的脸,抓个谎。
“噢……”
王鸣顾名思义地应了一声,又坐回写字台看书去了。
“……”
“……”
“……”
“喂!”
“呃?学长,什么事情?”
“圣贞德,我的午餐呢?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啊?!”
被王鸣一提醒,圣贞德恍然大悟。
刚次丢脸地被人打了一顿,他什么也没想就冲回来了。
至于那些菜……
“你是不是惹到什么人了?”
“没……”
“嘿!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有!我们学院的穷学生都被那些有钱有势的家伙吓唬走了,我还算幸运,家里老爸
还有个一官半职,没什么人注意我。倒是你,圣贞德,我估计的往后的日子不好过咯!现在走人还来得及!
快逃吧!”
“那……学长……您的午饭……”
“我已经吃过啦!刚才只不过是试试你,没想到你满听话的。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王鸣说的,自然是赶紧退学一事。
“这个……谢谢学长……可是我……”
我也想啊!
打从刚才被那个男生揍了,我巴不得卷铺盖走人!
可是……
“随便你好了!以后再被揍,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哦!”
“唔!谢谢学长!”
天啊!
这是什么地方?
我进来了,还能活着出去吗?
爸!
快来接我!
我不要再在这里呆下去啦!

 

 

 

无奈啊!
圣贞德的父亲和他约法三章,大学第一年,他们父子是绝对不会通一通电话,见任何一面。
就算圣贞德再怎么被欺负,只要不断手不断腿,不聋不哑,也就是说,只要他还活命,这一年里,他就要隐
姓埋名,在这所世界闻名的贵族学院生存下去……

 

 

 

“贞德,贞德,起床了!要迟到咯!”
“嗯……”
“不管你啦!我先走了!”
等王鸣关上门,圣贞德才偷偷起床。
怎么办?
今天开始上课了!
你总要出去见人的吧?圣贞德?
可是万一……又碰见那个霸王……不用活了我!

 

 

 

迟疑之后,圣贞德还是硬着头皮穿好优美潇洒的黑色校服,衬着一张惨白的脸,走出他呆了整整一天的“保
护所”。

 

 

 

因为故意晚起,一路上没碰到任何人,圣贞德顺利地来到教室门口。
“圣贞德。”
“到!”
任课老师刚点名,他就恰好时宜地到了。
“你就是转校生,圣贞德?”
“是的,老师。”
“迟到,在门口罚站半小时!以示下不为例!”
“好了,我们开始上课……”
老教授眯瞪着眼睛,分明是看他不顺眼。

 

 

 

圣贞德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紧张地直冒汗。
这可万万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呀!
他只是想要默默无闻,平平安安地度过每一天而已。
忽然一阵刺痛,他感觉到一阵焦辣的视线正盯着他,凭着感觉寻找那阵目光——
是他?!
一看到昨天痛打自己一顿的男生,圣贞德一口气差点接不上来。
完了完了!
好死不死竟然和他同班!
我真的不用活了!
“圣贞德!”
“圣贞德!”
“啊!是!老师!”
“你是不是故意的?老师叫你好几次你都故意装听不见?”
“不,不是的……老师……我……”
“不许罗嗦!到最后一排坐好!专心听课!”
“是……”
脸颊火辣辣地痛,昨天被打伤的痕迹还在,再加上一副老土得可以的黑镜框,他在所有同学心目中“穷酸”
的形象已经完全树立。
可怜啊……
因为厄运并没有怜闲他,反而更是雪上加霜地让他一路跌到谷底。
“同……同学……你好……”
虽然不情愿,还是胆怯地向那个霸王打了招呼。
天啊!
我竟然和昨天那个霸王同座!
呜……
圣贞德一脸欲哭无泪,却让身边的奥天怒火更胜一筹。
“圣贞德!这次你完了!”
声音已见火药味。
“哈哈……好……好说……”

 

 

 
中午一放学,圣贞德就被奥天拖出教室。

 

 

 

“谁看见奥天了吗?”
一个高大沉稳的英俊男生往教室门口一站,顿时就让整间教室沸腾。
“呀!是凡天学长!”
“学长好!”
“学长!我好想你哦!”
“走开!是我先站在前面的!”
“明明是我先来的!”
“学长!学长!”
眼看形式不对,凡天赶紧逃跑,看来这教室是不宜久留,再不走,恐怕自己就贞节难保了!
唉!现在的女生啊……

 

 

 

“凡天学长,您找奥天吗?”
一声悦耳的声音响起,凡天忍不住回头,目光瞬间被吸引过去。
“嗯!他人呢?”
“刚才看见他拉着一个男生走到后门那边去了。”
“噢……谢谢!”
好心的男生微笑着点头,转身便要离去。
“啊!等等!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凡天从刚才看见眼前这个俊俏的男生的一刻,几乎就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俊俏的男生转过身,笑容还是那般:“我叫王鸣。”
看着消瘦的身影渐渐走远,凡天忍不住不停地念着:“王鸣……王鸣……好名字……”

 

 

 
“哇!”
“求求你!别再打了!”
“还敢嘴硬?”
“哇!”
“呜……”
“我说过!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看来你是皮痒?”
“不……不是的……”
“我看你是欠揍!”
“呀——!”
“叫得那么惨干吗?我又不会吃了你!”
“呜……”
圣贞德一被奥天推进意见没人的教室,全身上下就迎来一阵拳打脚踢。痛得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如果还有上帝,就请一定要来救我呀!
我不要再被这个暴君揍了!
上帝……
“奥天?”
啊!多好听的声音!一定是上帝显灵了!
“住手!奥天!再打下去他会受伤的!”
圣贞德眼中的上帝就是凡天,此时此刻,凡天对他来说,真是如同上帝般的存在。

 

 

 

“你没事吧?”
凡天拉开打得气喘吁吁的奥天,俯身询问圣贞德的伤势。
“呜……”
知道是救星来了,圣贞德感动的哭了出来。
“我看看怎么样了?”
凡天刚想用手碰触圣贞德红肿的脸庞,就被奥天喝住。
“别碰他!他是我的!该怎么打你都别管!”
圣贞德一惊。
他什么时候成了这个霸王的了?
“奥天,我是答应让你专门欺负一个人,可你也要有分寸!你这样打闹,在同学中间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凡天,我并没有对他怎么样呀!不信你自己问他,这个叫圣贞德的,你告诉凡天,我欺负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