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妖——东方映雪


前言

 

想不到贴切的书名,干脆拿了浪韬的别称来当书名,看一看觉得还挺不错的,于是拍版定案。

《残妖》是映雪的第一本书,会不会是最后一本,嗯……一切都是未知数,当然了,很高兴能出书,自然不希望成为一书作者而已,会努力加油的。

写这本的时候心情很愉快,整个人都随着浪韬的心情而起伏着,关于浪韬的痴、狂与残,映雪已很努力描绘,即使这本不及的,也希望下一本能更加油。

总之,很高兴能让《残妖》问世!

 

 

卷初

 

相传吃了天上仙,便能永远不死。

如此的传说在妖魔间流传甚久,但这非是所有神祇皆可食,对妖魔而言,只有一种神祇才能让他们达成永生不死的心愿。

传闻说一旦食了掌管天界众神祇生死灯的神祇「奉昭仙」便能得偿所愿,可是在很久以前,奉昭仙早已不知去向。

而在最近,又有个传闻吸引了无数妖魔的注意,那就是──奉昭仙已转世为人。

虽不知奉昭仙因何转世,不过既然祂已变成人,势必就更好对付,因此有心者皆磨刀霍霍,准备与其它竞争者较劲。

敢阻挡者,哪怕是自己的同伴也要杀无赦。

只因所有妖魔皆一心为求不死,与天地长寿。

 

 

卷一

 

「哈啊!哈啊!」

一抹棕色的身影快速地在林中往前奔跑,眼前的叶片、草丛显然都阻挡不了他雀跃的心,只因他早所有妖魔一步知道一件事──

太好了,他终于知道奉昭仙的下落在何方!

只要他赶快做好准备,永生不死的心愿很快就会达成。

而且如此重要的消息他可得小心保护别走漏,否则面对那些能力不知高过自己几倍的妖魔,他可没招架之力。

他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是了,非先出手不可,否则慢了一步,有更多妖魔知情就迟了。

是啊,要赶快下手……

得尽速下手!

就在他拼命要赶回自己的住处去想对付奉昭仙的计策时,浑然不觉身后已有一股妖异的气息正盯住自己。

身后的妖气踏叶而追,迅即又飘忽不定的身影不消片刻就来到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他当然也嗅到了浑厚的妖气,不过发觉到时却为时已晚。

那妖背对他,一身黑衣装束,双手负在腰后,颈子微微转动,锐利深邃的金眸犹如鹰隼紧紧扣着他的脖子,彷佛一眨眼就能斩断他的头颅。

单凭这一眼,他就吓得浑身发抖,只差没跪地求饶。他怎会这么歹命,居然遇见妖界中最杀人不眨眼的残妖──浪韬。

素闻浪韬性格冷漠无情、残忍无心,就连对自己的同伴也不会手下留情,因此在妖界里被列为最不能与之为伍的首位,甚至还有「残妖」的称呼。

他吞吞口水,脚步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很想努力拉开之间的距离,但是,他的脚就是不听使唤,动了一步后就再也移动不了,彷佛是被钉住一般。

想他不过是一介小妖,怎会惹来浪韬的注意,莫非──是浪韬知晓他已得知奉昭仙下落的消息,才会找上门来?!

浪韬缓缓旋过身来,脸上面无表情,冰冷的五官如天恩赐,俊美无俦、英挺冷傲,浑身竟隐隐散发着索命阎王的冷冽气息,虽然毫无杀意,但就是会使他不寒而栗。

「浪韬大人,您怎会……怎会找上小的呢?」他怯声地问,已经汗流浃背,如今满心都在思索逃脱的办法,妄想求得长生之前可得先躲过这阵仗。

锐利的眸光掠过耆荼的脸,让他全身一颤,深怕被浪韬看穿自己心底隐藏的秘密。

薄唇没有一丝幅度,浪韬微微开口道:「你认为呢?」

适才,他待在树上小憩,听见树下数名花仙交谈有关奉昭仙的事情,接着便看见远处耆荼带着得意笑容速速离去,他当下就明白这只小妖必定知道他想知的事情,因此才会追了上来。

不轻不重却饱含威胁的短短四个字让耆荼再次受到惊吓,看来浪韬的确是清楚他已经知道奉昭仙的下落,才会找上自己。

啧!消息怎会这么快就走漏,他才刚刚得知,可恶啊!连开心一日的时间都没有。为了保命,他恐怕还是得乖乖交出奉昭仙的下落,不过,他实在是心有不甘哪!这可是他埋伏多日才获知的珍贵消息,要他白白拱手相让,太可恨了。

为何偏偏来的是最难对付的浪韬呢?倘若是别只妖,他可能还有全身而退的机会。而且更令他忧心的是,说不定浪韬一得知奉昭仙的下落便会杀他灭口,想他年纪轻轻不过八十几岁,可不想一命呜呼呢!

「浪韬大人,小的当然知道您的目的,可是呢……老实说这还是未经证实的消息,因此、因此不如就让小的带您亲自前往去看看吧,这样才不会让其它妖魔捷足先登去了。」耆荼双手交握,掌心相对摩擦着,表情极尽谄媚地说。不管如何还是先保命再说,没了命,获得长生又有何用?

浪韬那双犹如炽阳灿烂的金瞳迅速扫过耆荼抖得摇摇欲坠彷佛秋冬落叶一般的身子,猜想他也没胆骗自己,便同意了。

「带我去找,现在!」

 

天帝并不阻止众仙拥有七情六欲的情感,但奉昭仙却偏偏是唯一的例外。

只因他执掌着众神的生死灯,若他的心有个偏颇,就会失了公允,这也是其它神祇不愿见到的,因此他不被允许拥有感情。

原本,他也无欲无求,专心尽责地守着生死灯,准备就这样直到老死。奈何在一次花会上,他对牡丹花仙烨玥一见倾心。

为了保有自己的这份必须放在心底的恋慕情愫,他小心翼翼不被其它神祇发觉,后来,他竟听闻烨玥为了人间的一名男子而甘愿下凡守着他。

花帝怒得命令其它花仙务必将烨玥擒回接受惩罚,他心系烨玥的安危,于是随后偷偷下凡寻找,欲劝她回天界,切莫为了人间短暂的儿女私情而毁了她近百年的修行,人与仙终究是殊途。

甫落入凡尘的他,为了避免与其它花仙遇上,便进入一名刚出生不久便死去的婴孩体内,二十载后,他即刻踏上寻找烨玥的路程。

回想过去近五百多年的岁月,独独只有烨玥在他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就算在人间,短短二十年的光阴不过如一眨眼之时,他必定能走得潇洒毫无眷恋。

然而在挥别养大他的父母的那一剎那,他却发觉胸口有抹浅浅的痛楚,他不清楚因何而痛,很快就将之抛到脑后。

如今他最大的责任就是要找到烨玥,并将她带回天上,若有他帮忙求情,花帝应该也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会责罚太重才是。

找了一年之久,却怎么也找不到烨玥的踪迹,到底她躲藏在哪儿呢?

他是循着烨玥的香气而追,他如今已是凡人,即便他靠近也不会让烨玥发现,但每每都被其它花仙打草惊蛇,才会错过了;加上如今又非牡丹花季,要寻到烨玥更是难上加难,此刻的他还真有些不得其门而入。

漫无目的实在累人,他便开始思索着其它方法。

「去找福德正神帮个小忙……」这……不成,万一福德正神将他下凡的消息告诉天界,那他就得被迫回去。「算了,还是靠一己之力吧……」他边想边走,前途茫茫,他亦毫无退缩。

只因他满心都是烨玥。

不一会儿,夺命煞星拦路。

伴随清冷低沉又略带一丝倨傲笑意的声音,一抹黑影迅速来到他面前,跟着一只小妖也被扔至他眼前,在地上滚了三圈才滚至他脚边。

他眨眨眼睛,有点不能明白眼前的场面--是什么情况哪?

由对方的气息可知是妖,一强一弱,他们挡在自己的去路前又是为了何事?

一双凛冽却十分美丽的金眸上下打量眼前的寻常人,若非清楚这小妖不敢骗自己,还真看不出这男人就是鼎鼎大名的奉昭仙。见他外表柔弱,便猜到奉昭仙应是暂时舍弃自己的修为以人的姿态现身于人间。

真是有够愚蠢。

一个没有自保能力又是众妖魔急于猎杀的神祇──这趟来没想到还真是轻易得犹如瓮中捉鳖,一点都不刺激。

不过,长生不死--是他的了。

「奉昭仙。」浪韬直呼他的名。

奉昭仙?!

他心中立刻有所警觉,微笑拱手响应:「在下段忘之,阁下认错人了。」

段忘之是他的父母给他起的名字,在人间他一律以这名自称,省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耆荼随即上前绕着段忘之猛看。

不可能啊!他前几日看见一道清圣的光芒自这相貌普通、身材普通的男人体内飞向天际,刚刚他想抓几只花仙来填肚子时,就听见他们在谈论上次的光芒应该是掌管生死灯的奉昭仙,他会认错,不可能连天界的花仙也错认才对!

「你必定是!」耆荼很肯定地坚持,不肯定他的命就不保了,他当然要死咬着他不放。

段忘之淡淡扬笑,从容以对。「但我不是啊,阁下是真的认错人了。」即使从未涉足妖界,但隐约中,段忘之也清楚这两只妖的目的为何。

应该是想吃他吧。

真是糟了!

当然了,他也能立即舍下这个身躯回到天界,但如此一来不就功亏一篑?

他是来找寻烨玥,没找到怎能回去。

现在的他也打不过他们俩,不如还是先走再说,反正他们也不能证明他就是奉昭仙,只要他不说,他全身上下毫无仙气,跟普通人无异,谁也不会知晓。

「认、错、了?」浪韬眸子似锋利刀芒,先是划过段忘之全身,紧接着又架在耆荼的脖子上似乎等着切开耆荼瘦小又颤抖不已的身躯。

耆荼感受到无比压力,连忙再咽咽口水,身体不由自主地躲在段忘之身后寻求庇护,只斜露出一张恐惧的表情。

「浪韬……大人,小的、小的真的确定他就是奉昭仙,您还是先把他吃了再说吧。」最好浪韬吃饱了不想吃他,他就能赶紧逃跑,免于成为另一道佳肴。

他的声音已经抖成如此,他要逃、他一定得逃。

「阁下,你怎么站在我身后?你们认错人的问题千万别牵连到我身上,我不过是个寻常人,根本不是什么奉昭仙哪。」

这小妖居然还大剌剌要浪韬吃了自己以求自保,真是有些过分,段忘之虽是这么说,但也没移动脚步就是了。

浪韬的冷眸冰凛地彷佛在瞬间就可以杀了他们俩,段忘之见状也不禁莫名一颤,好可怕的杀意。

段忘之说自己是寻常人……但他怎知奉昭仙不是寻常人呢?

瞬间,浪韬终于伸出始终摆在他身后的左手,掌心朝着段忘之,双指一扣,耆荼立刻疼得喊叫不已,在地上打滚。

浪韬再一拧眉,耆荼的身上无端就多出一道致命的伤痕,让他倒地不起,哀号的声音更加尖锐哀凄,令人闻之丧胆。

「阁下,你这是在做什么?」生性悲天悯人的段忘之自然无法不管,连忙上前按住耆荼胸口前频频冒出鲜血的伤口。

浪韬不发一语,紧盯着段忘之会采取的下一步。

段忘之仰着头迎视浪韬的目光,隐隐透着不解与错愕。

他们毕竟同属妖,不管为了何事,有必要出手这么重吗?

面对耆荼逐渐苍白的脸色,段忘之也无法再想太多,即便是妖,也是一条命,他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双手齐按住他的伤口,继而闭目,没一会儿,耆荼的伤即完好如初,就像不曾受过伤一般。

即便他舍去了修行,仍保有天生的能力。

段忘之收回双手,正当他要询问耆荼是否无恙时,浪韬再一握拳,段忘之整副身体便来到他面前动弹不得。

到这地步,段忘之心知无法再说谎,即使面对死亡威胁,依旧不改先前从容的神情,好似压根儿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一般。

浪韬微微诧异段忘之的无动于衷,他尖锐的指尖轻轻滑过他的脸颊,眼眸半瞇地问:「你的眼神彷佛在说一点也不怕我杀了你是吗?」

「生死本来就不是问题,又何需在意?」段忘之淡淡反问他。

「我要长生不死。」浪韬一口道出他的目的。

「杀了我就能不死?」

「应该说是『吃』了你。」

「是吗?这可有趣了,我从未听过这种荒谬的事情,是谁告诉你的?」至少天界就不曾有这荒诞至极的传闻。

「是谁说的不重要,只要吃了你即可证实真伪。」浪韬十分乐意尝试。

「那倒也是,不过……此时我已与寻常人无异,即使吃了我也不会得到不死。」

浪韬冷冷扬唇。「那我们就来试试看。」

倒在地上的耆荼急急爬起来说:「大人,他说得没错,此时奉昭仙身上没有一丝仙气,您即使吃了他也不会有效的。」

耆荼之所以这样说,才不是为了段忘之,他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小命。

要是段忘之不是奉昭仙,那他的小命肯定不保;若段忘之是奉昭仙,他要逃也难。因此无论如何,他是能拖且拖,至少自己还能活久一些,然后再找机会逃到天涯海角让浪韬怎么都找不到。

段忘之不清楚耆荼内心的盘算,但他也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劝道:「他说得没错,此时我是个『人』,你就算将我吃得一根骨头也不剩,仍是没有用处,所以你还是放开我吧。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一切,到头来只会一场空。」

浪韬也明白段忘之此时是个人,但真的没用处吗?

习惯凡事都亲身一试的他,扣住段忘之的手,将之翻转,一口就咬住他的手腕处,锐利的牙齿陷入手臂里,剎时鲜血渗出蜿蜒在段忘之白皙的手臂上。

温热的血液进了喉处,浪韬全身有股莫名的快慰与骚动,一接触到段忘之的血,他全身彷佛经过洗礼一般都活了起来。

段忘之感受到疼痛,咬牙想缩回,浪韬却握得很紧,直到他主动放开,方得回自由。

以舌尖舐了嘴边的血,浪韬是极喜欢他干净的味道,那滋味甘美鲜甜得差点让他欲罢不能,不过诚如段忘之所言,他的血只能取悦他的口欲,却无法满足他身体对于寿命绵绵的渴望。

段忘之拧了眉心,浪韬汲取他体内的血过多,导致他脸色有点惨白,他随即以手覆住伤口,很快地伤口消失,但他的脸色却没有恢复原先的红润。

浪韬见了这幕,难得唇边挂抹淡笑,凝视段忘之的手臂说:「这倒是十分方便。」

段忘之仅存的能力非常方便满足他未曾饱足过的食欲。

浪韬走近他,俯视。「你来人间做什么?」

据闻奉昭仙绝不会踏出天界楼门,因为他几乎没有任何足以自保的修为,这样文弱的神仙竟敢毫无防备地就来到凡间,简直是不要命了。

「恕我无法回答。」基于段忘之原本就温和客气的性格,即使面对想吃他的妖,他仍不改其性。

段忘之这般有礼的对待,让浪韬不禁稍稍对他另眼相看。

好个有趣的神祇。

众人皆说妖魔心最难捉摸。他认为眼前这个不知害怕的家伙挺有趣的,倘若他不是奉昭仙,应该能带给他更多乐趣才是。

看得出来段忘之应该是与世隔绝,才会不懂得惧怕他,但他会下凡,应是为了某件不得不亲自办理的事情。

「奉昭……」

「还是叫我段忘之吧,我不想引人注目。」段忘之好声请求。

浪韬随即朗朗一笑,这笑声却让耆荼差点心惊胆跳。

「段忘之,把你的命给我,我就能完成你下凡的目的。」他以此为交换条件。

段忘之听了便问:「你希冀永生做什么?」

浪韬淡然回应:「不为什么,就为『有趣』这二字。」能看遍千百年后的一切应该是件快意之事。

「有趣是吗?」段忘之无法理解浪韬的话。

他清楚即使自己死去,也会有新的奉昭仙来接替他的职责,因此无须过分担心。反正他也从不在意生死,假如能让烨玥回到天界,那么他的责任也了。

应该是私心吧……他并不希望看见烨玥为了人间的男子而牺牲自己,他清楚自己这样的心思其实很不该,但却无法抑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