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敌 第一+二+三部————雪丽


宿敌 第一+二+三部

宿敌(1)序章

更新时间: 07/11 2004

 

-----------------------------------------------

“爸!你要我结婚?! 开什麽玩笑! 你明知道我是个......”

“是个gay,对吗?”

雷震东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无所顾忌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我可不记得我的儿子雷宇是个天生的同性恋!你母亲和我,可没有这方面的遗传啊!”

“爸!你要我说多少次!我这辈子只爱末默一个!你休想要我结婚!而且还是和一个没见过面的女人!你老糊涂了?”

“我选的未来媳妇可不是一般女人!这个女人可是国际医学界的奇才!在脑瘤方面很有研究。我叫张秘书把你未婚妻的资料那给你,你看都不看!没见过面怪得了谁?”雷震东一副看你牛还是我牛的模样说道。

“爸!平时你不是很会笼络人才的嘛!怎麽现在还要亲生儿子出马?再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坟墓!就像你和妈一样!”

雷宇的话让雷震东的思绪好像又回到了过去的日子,偌大的书房顿时沈寂了下来

“爸,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些......”雷宇愧疚地说。

望著自己英俊的儿子,雷震东缓缓开口:“雷宇,我不期望你爱上谁,你能真心地说出你爱的是末默,我其实已经很开心了。可我们雷家财产庞大,又控制著黑白两道,将来没有继承人,董事会那帮人势必会争得个你死我活,你叫我将来走得能安心吗?你不能太自私!我想,末默也会同意我这麽做的。”

“他不会的!”雷宇坚定地反驳。

“我会的!雷宇。”

随著一声极为温和镇定的回答,末默走了进来。

“末默!你......”雷宇几乎震惊的望著末默,心头像是堵著一块大石头,说话都觉得困难。

“雷宇,雷老爷说的没有错,我们不能太自私了。刚才听见你说你只爱我,我已经很满足了。除了爱我,你也要对雷亚负责,你需要一个继承人。”末默冷静的劝说。

雷宇深深看了末默一眼,坚定而有力。

“可我做不到!”

“做不到也要做!”

末默知道自己这样说,无疑是在挖雷宇的伤口。但是,只要是能为雷宇牺牲的,他就宁愿用生命做交易。对他来说,雷宇不仅是自己最深爱的人,也是自己今生今世,永远永远的主人!

“结婚典礼定在後天,雷宇,你可别耍什麽花招!你知道,我可是你老爸!”

雷震东站起来,拍了拍末默的肩,表示对末默的赞许,走出了书房。

雷宇也明白,父亲这番话并不是在威胁他,而是在提醒他,身为雷亚集团的继承人,是没有任性的权利的。

末默安静地将头靠在雷宇宽阔的完美臂膀上,搂著雷宇说:“既即你结婚,有了孩子,你也是属於我一个人的!”

雷宇低头疯狂地吻著末默的唇,像是希望末默说出更多他长久期待的誓言。

结束了漫长而甜蜜的接吻後,雷宇的心中似乎放下了许多,邪气的眼睛闪烁著,淡淡地笑了一声:“末默,我们去喝酒如何?”

宿敌(2)

更新时间: 07/11 2004

 

-----------------------------------------------

叶雅绪坐在吧台边,感觉到自己被什麽人注视著,便回过头搜寻那不知从哪里投来的目光。

唉!可能是自己喝太多了。

叶雅绪无力地别过头,心情一沈,又灌了自己一杯Martini。

可恶的臭老爸!竟然将亲生女儿的终身幸福随便卖给别人!不可原谅!  

叶雅绪皱著眉头,又叹了一口气。还能怎麽样呢?自己父亲经营的公司被亚雷集团吞并,只有认了!谁叫自家倒霉呢?但是这口闷气就是出不了!父亲大老远的把自己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召回来,就是因为那个亚雷集团的董事长,要父亲把女儿卖给亚雷,做他儿子的媳妇!否则,凭亚雷的本事,叫他们父女俩想流浪街头都难!结婚典礼就是後天!这种天下掉馅饼的事情,谁不愿意啊?多少女人巴不得啊!可是自己不过才十九岁!这样简直就是逼婚!荒谬!

“可恶!见钱眼开!卖女求荣!可恶的臭老爸!”

叶雅绪又咒了自己老爸两声,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後的邪恶视线正在上上下下的打量自己。

在酒吧较黑暗的一角,两个悠闲潇洒的英俊男人坐在一起。雷宇一直盯著独自发愁的叶雅绪看个不停,邪邪的眼睛里包含笑意,像是在计划什麽如意算盘。末默则无聊的玩著手中的酒杯。

“怎麽了,雷宇?看见美女傻眼了?”少年气质的男人半开玩笑的看著眼前这个英俊帅气的人。

“末默,你吃醋了?”低沈的男中音悦耳动听,还透著邪气。

末默无聊的翻个白眼。跟著雷宇这麽多年,即使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也知道他那邪气的眼神肯定又是想到什麽花招了。

“说吧! 你打算怎麽办?”

知道末默是这麽了解自己,雷宇心满意足的笑笑。喝尽杯中的酒,慢条斯理的说道:“那个糟老头想牵著我的鼻子走,让我娶一个没见过面的女人......哼!我就故意让他为难!”停顿片刻,又说:“末默,我们一起做坏事吧?”眼睛里的邪气更浓了,末默也会意地笑笑。

“小姐,你喝醉了。”

一阵诱人的男中音响起,透著华丽的味道。叶雅绪睁著朦胧的眼睛,努力看清楚眼前的男人。

“哦,又是搭讪的,无聊!”

叶雅绪根本不理会雷宇对他绽露的迷倒众生的微笑,让站在雷宇身後的末默噗嗤笑了出来。

“哈哈!看来我们雷少爷,也有对女人不行的时候。”末默不忘火上加油地添了一句。

“这个女人肯定是迟钝!麻木!没大脑!”雷宇很没面子的发表不满。

天!这个女人是不是有问题! 竟然对我无往不利的引诱麻木不仁!不可原谅!一会儿一定整惨她!雷宇心中暗暗发誓。

“让我来吧!”

末默走到叶雅绪的面前,很温柔的说:“小姐,你喝醉了,为什麽喝那麽多酒?有什麽烦心事吗?”

叶雅绪被这麽温柔的声音一震,缓缓抬起头,看著眼前的男人。这不看还好,一看就不得了!

我的妈呀!这个男人怎麽长得那麽好看!

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一般。叶雅绪被酒麻痹的神经霎那间全都清醒过来!瞪著吃惊过度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眼前的“国色天香”------末默。

细柔的短发正好遮住了眉宇下细长的眼睛,漆黑的瞳仁像深不见底潭水,幽幽静静的,高挺秀气的鼻子,淡色纤薄的嘴唇,再配以修长柔和的脸......

叶雅绪看得几乎要喷鼻血了。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十九年,从来没有见过这麽美丽的人!可是……忽然想到自己已经成为金钱的交易,逃也逃不掉,心中一酸, 哇的一声就哭了。

末默和雷宇相视一笑,看来是大功告成了大半。

末默轻柔地将叶雅绪抱在怀里,轻声地安慰著。叶雅绪被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得呆掉了。

上帝啊!您是不是听见我的祈祷,可怜我,将我的白马王子赐给我,救我出火坑?上帝啊!我感谢您!

叶雅绪推开末默,整理了情绪,深吸一口气,壮了胆子,主动抱著末默,粉粉的小脸一抬。

“我喜欢上你了! 我要嫁给你!”叶雅绪说得坚定有力,像是做了人生最重大的决定一般,将脸埋入末默的怀中。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倒是让末默震住了。雷宇好像早知道事情会这样似的,对末默了做了一个顺水推舟的手势。

老大都发话了,我这个小跟班还有什麽意见?

末默温柔地拍著叶雅绪的肩膀说:“好!我们结婚!”

......咦?这个女人怎麽没有动静? 我末默可都“答应”了!

雷宇上前一看,差点气到吐血。这个女人是不是神经大条啊?竟然就这样睡在陌生男人怀里!而且还是睡在他的末默怀里!末默的怀抱是给你这个女人享有的吗?绝对不可原谅!我今後非好好惩罚你这个笨女人不可!叫你对我言听计从,乖乖做我手中的棋子!

宿敌(3)

更新时间: 07/11 2004

 

-----------------------------------------------

雷宇和末默趁著叶雅绪熟睡之际,驾车来到了酒店。立马开了一间房,把叶雅绪往床上一丢,雷宇心中才觉得舒畅些。

这女人总算离开末默的怀抱了!想“吃”我的末默?门儿都没有!看我怎麽收拾你!

“末默,一会我来就可以了。你在旁边用手机的摄像头尽量拍清晰点。”说完,雷宇就动手去解开叶雅绪的上衣。

“雷宇,等等!”

“怎麽了?”雷宇嘴巴说著,手并没有停下。

“雷宇,我们这样做,万一伤害了她……”

还没有等末默说完,雷宇就反身将末默压在身下,狠吻了末默一记。

“谁说要伤害她了?我只是利用她,达到不被我老爸牵制的目的!你以为他表面上说结个婚,生个孩子就可以轻松了事?就可以放任我们在一起吗?与其听从他的安排娶他手中的一颗棋子,还不如假装生米煮成熟饭,拥有自己的一颗棋子!”

雷宇温柔地搂著身下的末默,吻著末默的清爽的颈项,轻笑著说:“你还是那麽心软!跟了我那麽多年,我也从来没有让你碰过女人。我承认我很自私,因为我真的好爱你!如果看见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我会疯的!”

末默的眼眸安静地回望著雷宇。

那麽多年了,我们就这样越爱越深,真不知道最後的结果会不会……毕竟,这样的爱情是一种禁忌……

“末默,你的这种眼神,我真想现在就上你!你好性感!末默……”

雷宇喃喃忘情地吻著心爱的人,手开始不规律地在末默胸前游走,也不管身边睡著一个叶雅绪。

好在末默够定力!一把推开雷宇,轻喘著气:“雷宇!你发情也不看场合啊?你到底是来开房的,还是来办正经事的?你他妈开房找别人去!”

雷宇霸道地制住末默的反攻,又在末默唇边轻吻了一下,才不舍地开始做“正事”。

“……”

叶雅绪困难地张开眼睛,觉得上身有些微凉,胸部还有奇怪的触感。

怎麽回事?这里是……哪里?

“……哇!!!!!!”

“你干什麽?!你放开我!!!混蛋!!!!”

叶雅绪发觉自己全身赤裸,还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压在身下,更不可原谅的是,这个男人还对她毛手毛脚!!!叶雅绪吓得惊魂未定,随即就是拳打脚踢。可雷宇并不放过她,继续对她进行“假性”非礼。

“末默,这个位置也拍一下!”

末默?

叶雅绪这个时候才发现离床边不远处,一个身材修长,面孔清俊男人正在用手机的摄像头拍摄自己被“某男”强暴的画面!

天啊!他不是在酒吧的那个……我决定要嫁的男人吗?!他叫末默?他为什麽……?!

叶雅绪忽然间觉得脑袋要炸开了。

在我身上的这个男人是谁?为什麽非礼我?那个叫末默的男人为什麽要拍我?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脑子被昨夜的酒灌得好痛,又被这麽震惊的事情吓到,叶雅绪无力地哭了。

“女人!别以为哭我就会放过你!好戏还在後头呢!是不是被我抱,觉得太激动了?”雷宇不忘挖苦她一下。

臭女人!谁叫你先前一直抱著我的末默直到酒店都不肯放手!看我不把你折磨得死去活来!

雷宇强行分开叶雅绪白皙修长的双腿,想用自己的分身直接穿入她。让她痛死才是真的!

叶雅绪虽然对所有发生的事情感到无力,还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抵抗,眼看自己的名节就要不保,忽然听见床边正在拍摄的末默说:“算了,饶了她吧!我已经拍好了,这些照片够用了,你说过不会伤害她的。”

末默的这番话,让雷宇停止了侵犯叶雅绪的动作,转而起身穿衣服。

叶雅绪又感激又气愤地看著突言救她的末默,不明白末默为什麽要救她。

雷宇穿好衣服,又是一副西装笔挺的绅士模样,和刚才的野兽判若两人。叶雅绪呆呆地看著眼前的这两个人,什麽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门铃响了,末默转身去开门,随即又把门关上,走到床前,把一张纸递到叶雅绪面前,说:“你不需要知道任何事情,什麽也别问,乖乖在协议书上签你的名字,否则,你的这些照片我就公开。我相信我的拍摄技巧可是一流的!保证看过的人以为你是专业妓女。”末默冷冷地看了叶雅绪一眼,目光中充斥著逼迫感。

叶雅绪看著眼前这张美丽帅气的假面,心底发寒。

这个叫末默的人是认真的!

叶雅绪颤抖地接过协议书,定睛一看……

“!!!!!!”

“结婚?!”叶雅绪大叫!

随後又不可置信地再看了一次协议书,上面明确写著“结婚协议书”五个大字!

我是不是撞邪了?怎麽到处有人要和我结婚!?

叶雅绪几乎是断气地询问了末默一句:“和谁?”

“和我!”

雷宇理直气壮地站在叶雅绪面前,脸不红,心不跳地宣布这个“神圣”的消息,然後邪气又得意地扬起嘴角。

“休想!”

叶雅绪近乎疯狂的拒绝雷宇独断独行的决定!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穿衣服,叶雅绪肯定当场就闪雷宇两个耳光!不! 是十个耳光! 不!不!!!!应该是一百个耳光!!!!!这个禽兽!!!!!

宿敌(4)

更新时间: 07/11 2004

 

 

-----------------------------------------------

雷宇俯身上前用手制住叶雅绪的下巴,强制她看著自己。冷冷地说:“拒绝就把你的照片公开!难道要我来真的,你才会害怕?”

叶雅绪被制地无话可说,末默倒是很配合地递上一只笔。

难道就这样任人摆布吗?叶雅绪心里又急又乱, 颤抖著拿过笔。不签字,刚才被强迫拍摄的照片就要公开了!她堂堂叶家千金,世界著名学府的医药学博士,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完了?签了,被这两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玩弄?那後天和雷家的婚礼怎麽办?雷家不会放过她和父亲的。

现在想起来,她连自己的结婚对象叫什麽名字,长什麽样子都不知道。昨天一下飞机,听到和雷氏继承人结婚的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她就气得头晕眼花,甩开老爸自己跑了。

“小姐,签名!别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雷宇已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摆出一个极为优雅的坐姿,贵族气十足。

叶雅绪整理了头绪,蔑视眼前这个得意自大的男人,恨恨地说:“你是谁?叫什麽名字?现在是你逼我结婚,协议书上却没有你的签名!”

叶雅绪实在没有勇气说出拒绝的话来。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自己是砧板上的鱼,是死是活,还由别人操纵。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尽量查清楚对方的底细。

“刚才我不是说过吗?什麽也别问!只管签字!”末默温柔纯粹的威逼声音又响起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