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契约(黑夜子民 血族之一)四————冰灵

[黑夜子民◆血族之一] 血色契约(四) BY: 冰灵


(终章·暗夜子民)

第九十一章  

夜幕即将降临,血族的生活才要刚刚开始。

零从密林回来,大厅里已经备好了晚餐。偌大的大厅只有四名送菜点的侍从以及零、肯森侯爵。

肯森侯爵站在零的身边亲手为他布菜,表现的很殷勤。今天父亲至今还没有出现,零有些纳闷。这几天零在城堡里住习惯后,父亲就经常失踪,零隐约觉得父亲有什么事情瞒着他。而且他每次出现的时候,零都能从他身上觉察出死气和浓重的泥土味,所以父亲白天应该在墓地,至于他做什么,零无从猜忌,也不打算开口问。

即便如此,也没有像今天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

零看着满桌子的菜肴,没有动刀叉的欲望,他道:“肯森侯爵阁下,父亲什么时候回来。”

零的问题才出口,大厅里就飞进来了一只蝙蝠,零认得这只蝙蝠脖子上挂着的牌子,它是父亲传讯的蝙蝠。

蝙蝠对公爵说了什么,零不是血族听不到蝙蝠发出的音波。肯森侯爵大人边听边恭敬地点头,等蝙蝠盘旋了一下飞了出去。他才恭敬地回复了零的问题:“少主,主人刚刚传讯来说他今天不回来,而且接下来的半个月也不回来。主人让少主安心地住在这里,若有什么需要可以吩咐属下。”

零不做声,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参料的红酒色泽鲜艳,看起来美味非常。

侍者将一盘带着血的火鸡送了上来,零看着反胃地皱了皱眉头。

肯森侯爵很有眼力,立即命侍者把火鸡拿下去。这几日侍者见公爵对一个小Childe如此恭敬,已经见怪不怪,而且城堡里的侍者都是训练有素的,不会在外头乱嚼舌根。

零喝下一杯血后,便没有了食欲,他对侯爵说:“我要去城里逛一逛。”

说着零站了起来,也不管侯爵同不同意。

肯森侯爵为难地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尽责地拦下了零:“少主,您这样出去恐怕不安全,不然让……”

“我要一个人。”零冷冷地说道,他今天的心情很不好,侯爵大人也觉察了,他曾看过零的身手也不是很担心他的安危,重要的是……

侯爵大人拍拍手命人去取来一个瓶子,瓶子里装着绿色的液体,他微笑着对零说:“少主,您的东方脸孔在城中太招摇了,这个是魔法药水,喝下后可以改变样貌,不过时效只有十二个小时。”

零点头,没有反驳,也没有怀疑,就喝下了颜色鲜艳的液体。喝下药水的零发色和眸色变成了褐色,皮肤也变得蜡黄,眼睛底下还有一排雀斑。零绝美的容貌亲顷刻间变得普通,甚至有点丑。

撒巴特的人类没有地位,零是Childe,避免被错认为人类遭到不必要的麻烦,肯森侯爵给了零一个名牌,名牌是带在脖子上的,有点像狗牌。零狠狠地皱了皱眉,但想到不带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也就勉为其难地带了起来。

临走侯爵还不死心,想派人随身保护,被零一个冰冷的眼神拒阻了。

想到出个门也要这么麻烦,零的脸上有愠色。

如果是平常,他绝对不会到血族多的地方去。不过今天他想到「人」多的地方去走走,一个人待着,他会想很多心烦的事情。

吉密魑族的政治中心罗塞城不及勒森巴族的政治中心克雷斯主城来的大和热闹。不过因为是吉密魑族这个高智商的学者种族的城市,所以城中大多是西装革履的绅士,带着学者样式的眼镜,优雅又高傲。

街面上最多的店是书店,因为吉密魑族擅长魔法,所以书店也以魔法书店为主。书的话肯森侯爵的图书馆里已经应有尽有了,零不需要舍近求远来这里逛书店。看了很大一部分的魔法书籍,零萌生过学魔法的兴趣,但是试过几次之后,体内的力量太强大,小型魔法也无法很好的掌握,竟和魔法白痴血皇有得一拼。零也就干脆暂时打消了学魔法的心思,省的和那个白痴一样丢人现眼。

血皇的回归让撒巴特的子民兴奋非常,所以走在街道上,除了书店看到最多的就是打着血皇招牌的店面,像挂着血皇画像的画廊、以他命名的酒吧,甚至还有收集血皇用过东西的店面,像血皇用过的杯子、穿过的衣服,就连被他打碎的盘子都能卖高价。

零讥笑:盲目崇拜!

在经过一家画廊的时候,零愣住了。橱窗里摆放着血皇的半身画,张扬的红发,骄傲的神态,就连他的笑容都很欠扁。这是零不熟悉的另一个他,王者的他!不会像爱杀一样对他撒娇,不会讨好他,不会露出弃犬的表情,也不会在零身边保护他,给他作伴。在沙漠城市找不到住处,只能住就近的秃林的时候,他还偷人家的鸡,笨手笨脚地在林子给他做烤鸡,差点烧掉了整片林子。

爱杀很笨,连说话都不会,但是他是唯一一个真心对零好的“人”。白皇的爱有目的性,他希望自己爱上他。而父亲待他时好时坏,他甚至不知道父亲此刻待他好,下一刻会不会抽他一顿鞭子。

只有爱杀,仅仅是想对他好。

微笑了一下,接着笑容冻结,血皇半身画像的旁边还有一幅画像是血皇和勒森巴族小王子艾伦在一起的画像。

画像里,艾伦依靠在血皇身边,两人深情相望,画面透着暧昧的气息,两人都不示弱,仿佛在挑衅对方。以血皇的脾气,如果这幅画是画真的,可怜他真的很疼爱艾伦。

画像里,艾伦依旧骄傲不逊,也许正是他不愿服输的傲气吸引了那个人。

零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他讨厌这种感觉。

这个时候,画廊边上的巷子里传来微弱的求救声。声音很轻,可以听出是少年的声音。零正想找事情引开自己的思绪,于是难得的管起了闲事。

零拐进小巷子里,三四个血族平民正对两个少年拳打脚踢。看那两个小少年邋遢的穿着,想必是人类。

在撒巴特不像在卡玛瑞拉,人类虽然也没有人权,但是除了被指定为食物的人,其他的血奴生活还是有保障。在这里人类被虐杀,根本是家常便饭。

“你们在做什么?”零走上去。几个血族想不到有人会来干涉,在看到零脖子上的名牌和不起眼的长相后,也不太在意。像赶苍蝇一样朝他挥了挥手:“我们在教训奴隶,小孩子不要多管闲事。”

人类很廉价,普通的平民也可以拥有很多个,一个强壮的人类男子的价值也不过和一头猪等价。所以这几个血族平民根本就不把这两名少年的生死当回事。

“他们做错了什么?”零继续说道,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的话很可笑。一个人完全不用做错事也会得到飞来的拳头。只不过他在找茬,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那几个被问的血族明显不耐烦了。他们看了零一眼,见零身上穿着讲究,名牌又是金子做的,想必是哪位贵族的Childe,也没太为难。对零说:“他们竟然在工作的时候逃走,我们要打死他们!”

血族说道,仿佛这是稀松平常的事情,更像是不成文的规矩,理所当然。

零又走近了几步,“你们为什么逃走?”这次零问得是那两名人类少年。

少年被抓回来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毕竟年纪小,听到有人问,以为抓到了救命稻草,忙解释:“我们没有要逃走。只是想把丢掉的羊找回来。”

说话的少年,年纪比另一个要小些,说话的时候闪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很老实的样子。

另一个略大些的少年连忙推销自己:“少爷,我们真的不是要逃跑,我很听话,而且很强壮,我可以干活的。您救救我们吧,我们什么都会做,对了,我会下棋、弹钢琴还识字,我以前的主人教导了我许多。您可以让我陪在您身边,真的!我学过规矩,绝对不会给您惹麻烦!!”

少年的眼睛里闪烁着渴望,滴溜溜地转动时似乎还闪着狡黠的光。

那几名血族听到少年的话,其中一名踢了踢他,嘲笑道:“嘿,少爷您可不能听他的,他是被他的主人玩烂了才丢弃的,这小子很会勾搭人,嘿嘿,小屁股很松,不过操起来很骚。”男人暧昧地笑了,说着肮脏的黄色话题。

零皱了皱眉头,心下已经不爽。飕飕几声风动,他换影上前扭住了说话者的手腕。

零用了力道,对方是血族,就算是平民力气也不小。

那几个血族见小Childe竟然对他们出手,当下也顾不得零的身份,对零动起了手。以零杀手的身手不需要消耗体内的黯帝之血,虽然有些吃力,但也能保证毫发无伤。

那几名血族根本没想到Childe能有这样的身手,全都一上来就吃了亏。怒火中烧的他们完全没有觉察出零的怪异,只觉得Childe也敢跟他们动手,拂了他们的面子,下不下脸来的他们疯狂地朝零扑来。

零打架的时候,将那两个人类少年护在身后。两个少年都惊讶于零会出手,一个面带感激,另一个起了算计之心。

零只想找人打架去去心中的泻火,所以就专注于打架,忽略了身后的这两名人类少年。也许他是太自负了,不认为那两个人类会对他出手,就在他收拾了这几个血族。准备走人的时候,一转身竟被那个大些的人类少年算计了!

当电流流遍全身,令他痛苦地倒下时,他的眼充满了吃惊——竟然是卫道士!教会派到血界来的圣徒!

另一个小些的少年眼中充满了惊吓,他似乎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少年是确实的人类奴隶了吧。

零昏迷前自嘲:也算是救了一个人了。

零醒来后,发现自己被装在麻袋里,黑暗狭小的空间让他觉得不适应。而且身体在颠簸,应该被人扛在肩上。

零假装还没有醒来,不动不做声地任由自己被人带走。

接着没走多久他被人丢在了地上。随后传来说话声,说话的两个声音听来都是中年人。似乎是扛着他来的人把他当食物卖给了另一个“人”。而那个“人”应该是有钱人家的管家之类的。

零有些吃惊,他挂着Childe的名牌怎么会被卖掉?随即他马上意识到,往自己身上一检查,这才发现自己的衣物被人换过了,脖子上的狗牌一样的名牌也不见了!

该死,他在昏迷的时候被人当成人类奴隶卖掉了。

那名管家之流嚷着说要检查货物。另一名则发誓说不会欺瞒,管家似乎量他不敢,也就不再嚷着要验货。

接着似乎是谈妥了价钱,扛着他来的人又扛上他,把他“送货进门”了。

再次被扔在地上,零被人从麻袋里倒了出来。管家上来左右看了零一眼,并捏了捏他的手臂。

“很瘦,不过倒也结实,我告诉千万不能是有病的!否则!哼哼。”管家威胁道。卖了他的人点头哈腰地保证了一通,这才拿了钱走人。

听完他们的对话,零狠狠地恶心了一下,感觉自己是待宰的牲口,和猪羊差不多。

第九十二章  

等管家离开,零睁开眼睛打量周围的环境。他被关押在一间漆黑的屋子里,虽然是关押,好在屋子没有猪圈的味道。

隐约有几条黑影聚了过来。看身高也都是十几岁的少年。零做好了被欺压的准备,结果他们只是友好地问候了他。这让他极度不爽的心情稍稍得到了缓解。

“这是哪里?”零用惊恐不安地声音问道。

“这里是格斯特城的伯爵城堡,我们……三天后就会被用来宴客,血族要开宴会。”说话的少年哽咽了,跟着是其他人的啜泣声。

格斯特城?他被带到了临城,为什么?那名卫道士究竟有什么目的?还是说……他的目的其实是那块名牌?

零分析了一下自己的价值,再站在对方的立场思索了一下,实在找不出自己有什么可被利用的地方。也许是卫道士拿走了名牌后,顺便把他卖掉,让他这个Childe也感受一下身为人类的悲惨。

零苦笑,他还真是衰啊。

他记得他喝了时效为十二小时的药水,刚才管家看到自己的样貌没有多余的举动,说明药效还没有消失,也就是说他被带走还不到十二个小时。

侯爵一定会派人来找他,而且他还带着通信的蝙蝠(在虚空囊里),改变样貌的药水他也带着。要回去还是通知他们来接人轻而易举,问题是他现在不想回去,父亲要在半个月后才回来,他不想回去侯爵府邸,或者他可以在这里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零有些反常,向来喜欢独处的他,竟然下意识地回避只有一个人在的环境。

-------------------------------------------------

巴洛克风格的宫殿既是金碧辉煌也是诡异森然的,不规则的格局造就了荒诞怪异,甚至是恐怖的气氛。

森夜里,那些魔兽的雕塑,红宝石的眼睛发出诡异的红光,让怪物们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能将人扑倒在地,啃骨食肉。

它们是吸血鬼喜爱的艺术品。如士兵一般捍卫着撒巴特皇宫的安危。

宫殿的主人,那位邪魅的君主正坐在寝殿的椅子上小憩,他那双冷酷的眉都纠结在了一起,暗夜的君主似乎有什么令他头疼的事情。他的脸色惨白,如同人类传闻中的那些低等的,无法接受阳光的血族的肤色。

不能怪罪暗夜的君主有这样的神色,实在是他已经无数个白天无法入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睡下就被魇住,仿佛梦见了令他十分痛心难过的事情,而且是那种仿佛烙印在灵魂上的痛苦,痛苦的火焰能焚烧消弭他的灵魂!让他陷入无尽的痛苦深渊。

但是!每次醒来,他都不记得自己梦见了什么,准确的说是梦见了谁,但是那股心痛的滋味,让他无论如何深呼吸都无法减轻片刻。他甚至怀疑地去摸眼角,摸到干燥后,他又自嘲,他怎么可能流泪?也许是梦境太真实了吧,梦里的他也许真的哭了。

虽然有些荒诞,但是刻骨铭心的痛苦让他不得不相信。

血皇捂着心口,不知道是不是梦境来的太深刻,他真的感觉到心口很疼,仿佛被一枚银针扎着,疼痛深入骨髓。

几日来血皇越来越烦躁,因为连日来梦境越来越真实。今日醒来,他差点被这份钻心的疼痛弄的站不起来。他甚至开始怀疑他的心脏里是不是真的扎着一枚针。随即他又笑自己太多心,根本没有人能让他受伤,何况是在他的心口扎针?

这样的情绪让血皇看起来十分狂躁,连日来宫殿里的仆从都不敢在他面前大声说话,生怕一个不留神惹得皇发怒。不过即使没人惹他,皇也经常莫名其妙的发怒就对了。

宫殿里的人都纷纷传说,血皇陛下是因为艾伦小王子不在才会这么烦恼。所以就有人自动自发地去寻小王子的下落。小王子离开是去了辛格城的墓园看望他的父,但是找到小王子下落的人,却发现小王子根本就不在辛格城,而是在吉密魑族政治中心罗塞城附近的格斯特城。

报告的人奇怪小王子怎么会去格斯特城,但还是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皇,只希望皇的情绪能好一些。

当血皇听到底下的汇报后,想起那骄傲人儿,突然很想念他诱人的身体。于是便在一个深邃的夜幕下突然驾临了格斯特城的伯爵府。

零穿行在宴会的人群里,他扮演的是一名笨拙胆小羞怯并却满脸雀斑的人类小男孩。“食物”的装扮比起他在普隆德拉看到的「一丝不挂带着蝴蝶结」的装束要正常多了。即便如此,他也只是穿着小短裤,系着围裙。幸好他的长相不会太引人注意!这是零唯一的庆幸。

他已经在这个城堡里待了三天。这三天里他隐约地感觉到空气中散发着不寻常的气息。他总觉得今天晚上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的性子实在是不喜欢多管闲事,只是心中隐隐的不安让他很在意。与其说是第六感,不如说是杀手的职业敏感,他总觉得今天晚上必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