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也别坠入爱河——后窗

文案:

没有法律。

没有限制。

只有一条规则:永远也别坠入爱河。

一生只有一次的恋爱,该是干净、清纯却在恍然间容易让人感慨惋惜的。

一辈子有多少人与之相遇,你只选一种颜色,单调的维系一生的清冷。

不自由。

彩虹因为它的七彩玲珑才夺目,人也该这样才令人向往。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情有独钟 黑帮情仇 ┃ 搜索关键字:主角:灰隐,洁蓝┃配角:灰信,九老板

第一章:序章

1别问我爱是什么,答案会让你失望。

我最清楚的是现实和黑暗。

什么隐藏着饥渴的潜底乌龙。

我比任何人都熟谙。

2

别问我幸福是什么,我根本就没有抓住过。

我最害怕的是接触我不熟悉的东西。

什么流着新鲜泡泡的幸福。

我比任何人都害怕。

3

所以别再让我看见你,好吗?

我的本性里没有好奇心。

如果你可以答应我,我愿意为你保留我的心跳。

那个心跳砰砰然,第一次有力的敲响,胸膛里满的是火花。

对不起,我没有漂亮的形容词,但那是我还活着的光。

初见你的,我的心跳。

第二章:但闻不问

1「灰隐」

“老板,给我一杯咖啡。”

对,就是咖啡。

不要用这样陌生的眼睛睥睨我。

我没有改吃素,也没有被谁打得神经错乱。

我从小喝酒如喝水,今天是第一次去酒吧点咖啡。

因为今晚他在,我要在你这里过通宵。

听说,咖啡不是有提神的作用吗,对吧?

2

“这就是咖啡?”有这么苦吗,老板,你骗人的吧,这种东西也卖得出去?

“看你心情不错,免费送你一杯苦咖啡。”

“苦咖啡?”闻起来很香。

“闻起来美的东西,是不是苦到心里去了?”

“你想说什么?”

“苦咖啡在店里一般没有客人点的,因为它闻得起、却咽不下、反而惹人讨厌,烦人的是……”老板夺过我的玻璃杯苦水,黑棕的液体如毒,他一饮而尽,“有些人呢,就是偏爱。”

3

“一杯苦咖啡多少钱?”我问。

“水单上没有,也就无所谓价钱了。”老板微笑的时候,就像猫眯起了眼睛,“毕竟,价钱不能体现它的价值。”

“再给我一杯吧,我想慢慢的喝。”

“八万一杯,而且每晚我只调一杯。”老板说这话的时候,就像说谎打了草稿,流顺自然。

“老板,你宰人也不看对象吗?”

“偏要的东西,最是无价的,对吗。”老板一副宰定了我的样子,微笑翩然。

“聪明的商人。”我服输,乖乖付钱。

“另外多嘴一句,他也喜欢我调的苦咖啡。”

看不见老板的眼睛,他只留了笑在我眼前,走去了后台调我的咖啡。

我空空的等在那里,抱着他最后扔给我的悬疑,愣了好久。

4纷繁不休的舞池,不断有人跳前跳后。

优雅的,妩媚的,天真的,玲珑的。

而也许他只是最普通的一杯。

我却偏爱。

第三章:不懂是痴

1「灰隐」

我等夜慢慢转成天明,等他在舞池里陪跳了一夜。

“他是陪侍的舞娘?”

“不止。”老板看着他,一句叹息随口而至。

“他在你这里干活?”

“是,他是个可怜的孩子。”

我失了声,多少个问题与猜测如潮涌来,我才想问,这时却来了电话。

我穿上外衣准备离开,同时拿出存折卡扔在桌子上,我要为他买下今晚的苦咖啡。

你会问我,‘他’是谁?你为什么为要为他买下八万元的咖啡?

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我们只是见过。因为我觉得他的脚会痛,因为他的笑容会疲倦,我看了一整晚,为他一杯咖啡又算得了什么。

老板又眯起了眼,他把卡仍了回来。

“他的咖啡我不要钱。”

“这个是封口费。”

老板啊,你对他好,可不可以把我的份也都算上?

不要告诉他,这是我买的咖啡。

我只愿在他面前,做一个透明的人。

2「旁白」

“喝咖啡吗?我刚调好的。”老板尽量显得和平常一样。

洁蓝只是咽一口吐沫,冷冷的问。

“是今晚又有那种活了吗?”要连续工作吗?

“不是。”不是的话,那为什么要给洁蓝苦咖啡?

“那我懂了,是他对吗。”洁蓝的声音难得的有了些起伏,老板看着他的眼睛,难掩一个微笑。

“我不知道。”老板耸耸肩,生意场上的规矩,收人钱替人办事,不能说。

洁蓝的心有一点微妙,他端详着那个杯子如水晶,透透彻彻的,仿若心扉。那个男人几个整晚都在远远的看他,洁蓝想去不屑,可心里却是痒的。

他抿一口咖啡,如品茗,脸上静静的,没有表情。

正如那个男人看向自己的时候,也只是静静的。

真是难得的闲暇。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老板识趣的走开,他把美丽交给洁蓝自己去领悟。

3「老板」

外面的风还在呼啸,灰隐的手机还在响。不论你多忙,风里总有你的影子向我这间酒吧里走来。

我看着吧台上的灰隐,不住的摇头。

灰隐,你可懂,你涣散的望向舞池的表情,早就被敏感的洁蓝看穿。

你还依旧执着的装着酱油路人,涣散的眼神透不尽的怜悯。

而洁蓝。

他还依旧顽固的稳住脚步跳舞,凌乱的眉角写不清的强笑。

就这样,你们两个好像是分开的拼图,各自被勉强的放在了其他的图案上,安插的那么不自然。

洁蓝,你也有享受喜怒哀乐的权利,不论你曾经多么麻木的忍耐过悲欢离合。

如果上天再给你一道彩虹的话,你会冒着再一次跌落的风险,去追那一片彩云吗?

我笑了,只有有情人才会痴,不懂才会痴。

第四章:外伤

1「灰隐」

好久没有悠闲的散步了。

刚刚和弟兄们喝酒聊天,聊得时候却魂不守舍。

我只是难以控制自己的一双脚往酒吧里走。

我就是纵容自己!就是难以控制自己走到这里……

“你们先回去吧”我说。

“大哥,你最近老是一个人,都去哪里?”

“大哥恋爱了吧?”“就是想静,呵呵,到了好静的年龄了。”我想象着我坐在吧台边,只愿安静的看着他,呵呵,我真是老了。

2「洁蓝」

这几天,每每闲下来想到他,我就在考虑。

那杯咖啡是代表什么。

悯惜?

怜香惜玉?

还是同病相怜的我懂你?

我苦笑了一声接一抹叹息,也许都有,也许都没有。

感觉这样的东西我不懂,也不愿意懂。我只是个麻木的人。

可是乱乱的我,就是拼命也止不了那种不理智的感觉。

3

我脑袋里入了浑水,再难清澈.

4「灰隐」

今天擦着刀尖,捡了一条命回来。

来到酒吧,希望能看见你。

你等在那里吗,呵,你在,今晚真走运。

我走到吧台,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的踢踏舞步成为我今晚难忘的节奏。我把节奏用的指尖敲在吧台的大理石板上,引来了老板的微笑。

“这个是他的强项之一。”老板把头望向舞池中央,周围一圈一圈的人已经拥过去,看不清脸的洁蓝被拢在中央,他踩出的空灵乐音还在回响。

“他还有什么强项?”

“他还是个好医生。”老板看着我的伤,若有所思,然后莞尔一笑。

“哦?”我突起一个愣愣的笑。

“他是个很好的内伤医生。”老板看着洁蓝,点了点头。

“我被人戳了一刀,要治内伤医生有用吗?”灰隐玩味着‘内伤’,继续找寻老板话里的线索。

“他擅长恢复皮肉伤,但这不代表他不是个很好的内伤医生。他的特别就在于,他只会医你的内伤。”老板缓缓的说,“何不让他看看你的伤?包扎你外伤的同时也许也能医你的内伤。”

我一阵心悸。这个老板他妈的到底想说什么!是指我的心病吗?还是你是个神经病?

“别把我扯进去。”我别过了头,狠狠的说。

过了会,我转而盯着老板的眼睛看,想要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惜老板的眼睛总是眯着的,让人看不到里面写了什么。

“免费送你一根红线的开头,你不要?”

老板以生意的角度来询问这个不会做生意的傻子。

而我的确是傻子。

我不懂他说的红线,是种什么不着边际的东西,总之他从来没有和我有过什么交集。

我所知道的红线,只有一种。

那就是,十三岁那年,当我用鱼线勒住了撒酒疯的父亲的脖子,喷出的血凝在了鱼线时候的样子。

5

然而。

面对洁蓝,我还能不知道红线是什么吗。

他把舞尽了,累得躺在了地板上。

他的头倾斜,直直的、没有一丝疑惑的看向吧台,褐色的发倾泻。

我回头,老板什么时候走了?

现在吧台这边只有我一个人。

对视他那双有神的黑眼睛,我有些不能自已。

开头……

这种东西当然不能要。

这就好比是毒品,一口都不能碰。

一旦有了开头,就再难割舍。

第五章:内伤

1「灰隐」

面对沾瘾的东西,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片刻不能犹豫的转身离开。

完全的掉转头,拼命的往反方向奔跑。

不能思考,必须停止一切大脑的活动!

强迫自己不能有片刻停歇。

当你翻过这座山,再度过那条河,当感觉一一离开,当日和夜更迭到疲倦,你才可以走一走,喘一口气。

2我懂得这些。

我经常用这些话和兄弟们说,告诫他们如果什么蜜语甜言碰了帮派最最低的底线,那就封闭你的耳朵,果绝的切断。

此时。

我也该这样。

我去翻山、去渡河,去等待所有人都老了,只有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想着你,闭眼的那一瞬间我绝望了,我生命的逝去将会让我果断的切断一生的思念,突然你的话语回响在我的床畔,对我说你可以歇一歇了,喘一口气吧。

我需要一个借口,去避免这个未来。

你看,医生说,我是铁打的身子但也需要住院;老板说,我需要一个特别的医生;洁蓝走过来,坐在我身边的位子说,你好。

我为什么还要奔跑?

3「老板」

为了两位惹不起的大客户,我端来了两杯苦咖啡,我说,今天破例。

洁蓝说,原来和我抢咖啡的人是你啊。

灰隐说,今天的咖啡我请。

就像是第一次才碰的面,两个人的演技都超级好。

“谢谢你的咖啡……”洁蓝的声音沙沙的,绵绵的,然后好奇的语调扬得很高:“能问问你,为什么请我吗?”

这个问题,他每次喝咖啡的时候都会问我。

“也许是因为你舞跳的不错。”灰隐说。

“那我来带你跳。”洁蓝执起灰隐的手,拉着他向舞池跑去。

洁蓝,你真的决定了吗?

4「灰隐」

我的手被他牵着有些不自然。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要把他就这样放在眼前。

习惯了远远的看着了。

我不适合拥有。

拥有的感觉太糟了。

比如,我搂着他的腰,彼此的衣襟都因为摆动而敞开。

他的手在我的刀伤处游刃,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凝固。

看着他炫舞的气息流溢着,我的下半身开始失控。

5

只一曲,我们便无法正常的呼吸。

体力,这一次差的惊人。

他躺在地板上,不顾所有人赞许的目光,毅然的只盯着我。

他在期待什么呢?

他说,你伤的好深,不能再运动了。

他还说,我能医你的伤。

我一把抱起在地板上休憩的他。

洁蓝,来吧,来医我吧。

第六章:久病成医

1「灰隐」

我的血红色沃尔沃敞篷一路狂奔,爽快的风让我回复了一些冷静,心跳随着车速而加油。我没有喊停,车子最终停歇在他家楼下。

洁蓝背着我走向这银灰色的二层小楼,淡雅温馨。

不敢相信,我开始喜欢上了这种陌生的感觉。

2我平躺在地板上,他的双膝跪在我身子两旁,彼此的手边全是药。

屋子里静静的,四周围黑黑的,我把手机打开,用微弱的光芒把我们笼罩。

他为我脱掉上衣,指尖灵巧的活跃在我胸前。

此刻的他不像医院里长相可爱的护士小姐,洁蓝是唯一温柔的火光,带了些许野性的至柔。

一个绷带他拆了好久,透过洁蓝丝丝缕缕的长发帘,我的眼睛里全是他专注的担忧。

3「洁蓝」

“这是青虎队的伏击。”

灰隐他最先打破了沉默,轻轻缓缓的撇开我的头帘,眼睛是那样的带着笑,看着我,仿佛看着自己的最爱,我情难自禁。

“晚饭过后,我独自出了总部,想去晒晒一天里最后的太阳,然后讨一杯苦咖啡。”他把手掌轻靠在我的耳侧,声音低沉得有温暖,我却紧张的流了汗。

他抚掉我的汗珠,带着微微笑容的看着我,让我不忍逃脱。

“就在穿过小巷的时候,被四五个人堵截,我冲了出来,代价就是这个。”

他的手猛的攥住我拆绷带的手指,握住它们,直到没有了热传递。

灰隐把我们的指尖放到他的脸庞揉搓,又滑向嘴里慢慢的舔吻,他闭上眼,我的手指感应到他的心跳,那么勃勃的劲跳着、有力的呼唤着,叫我怎么残忍的挣脱开。

“谢谢你。”灰隐说,“不该去医院,我该直接来找你。”

“我不是专业的,不过是久病成医,要是哪里弄疼你,你就推开我。”

“不疼,洁蓝,我不躲。”他把眼睛睁开,黑夜里的眸子,雪一样的清晰澄澈。

对上他认真的眼神,我的泪迷离了眼眶。

“你不躲,灰隐,我也不躲。”

4「灰隐」

黏黏的舌尖舔着血块凝结的突起,洁蓝的小舌消毒着我皮开肉绽的刀口。

我把这个吻夺到自己口中,任洁蓝无力的推开我。

一个吻显得那么亲切,有一些久违了的感觉。我感觉到自己在沉沦。

吻中带笑,眼中含笑,我们推推闹闹的把接吻持续了好久。

直到静夜月明星稀,直到窗挂云淡风轻。

5「洁蓝」

绷带缠了好久,正如我的思绪凌乱的交缠好久。

灰隐说,他愿珍惜这个夜晚,他说这样抱住我不同于以往他抱住过的任何一个人。

他吻我的发,他说就这一晚。

然后紧紧的拥我入怀,我的泪猝的落下,沾了他的胸膛,与此同时,他的手机也电尽亮消。

黑暗的猝然降临,让刚刚拥有光芒的心一阵萎靡。

我不安的身体在他的怀中微微的颤动,我说,我怕。

“怕什么?”他问。

呵呵,我干笑着咬唇。

灰隐的声音带给我所有的安心和莫名的吸引,被他抱住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还有从未见过光明的灵魂。

可我不可能嚣张的要求什么或者挽留,什么资格也没有的我知道,所有的可能都被冲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