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如血——心*动*

文案:

第一次写耽美,构思良久。

男人之间的爱真的可以长久吗?渡尽劫波,爱是否还在?

内容标签: 天作之和

关键字:主角:林郁李承嗣 ┃ 配角: ┃ 其它:

01.目光

李承嗣看了看窗外,现在正是夕阳西下时分,红彤彤的晚霞映红了西方,太阳只剩下了半边脸,仍灿灿地不肯落幕。他

站起来,伸伸腰,将案上的卷牍不耐烦地推到一边,走到窗边,仔细地观看落日余晖。红色映在他刚毅的脸上,使他的

面目增添了一丝柔和。

“将军,有一批从京城遣送来的流放犯到了”说话的是李承嗣得力干将刘峥,他边行礼边说道。

“喔,死了多少?”

因为从千里之遥的京城遣送来的罪犯大多因虐待、饥饿、疾病、体弱死于途中,所剩不多。

“名册上说是流放了98人,现在还活着45人,死了53人”

“真是挺可怜的,出去看看吧。”

李承嗣走出房门,就见到院子里黑压压地跪着很多人,一个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每个人都用铁链拴着,连在一起,只要有一个人动,就哗啦啦地响着,但他们只沉默地低着头,仿佛是一具具行尸走

肉的东西。

李承嗣退了一步,心里涌起了怜悯之情,这些能活着来到这个边塞小城的罪犯,真属于命大。

他于是吩咐道“把他们都带下去吧,让他们吃饱饭,刘峥,明天你给这些罪犯分配任务吧。”

“还不谢谢将军”刘峥呵斥这些麻木的犯人。

于是犯人们有气无力地参差不齐地说着“谢谢将军大人。”

就在李承嗣转身进屋时,他无意见瞥见有一双乌黑的眼睛望着自己,这双眼睛清澈明亮,好象要说话,他停了下来,想

仔细地看一看,却又不见了这双眼睛,只看见这些犯人行完礼后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站起来,随着刘峥出去了。

漂亮的眼睛,李承嗣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

02.相遇

隔了几日,李承嗣终于被这些公文折磨快疯了,他大声地说“刘峥,备马,我们外出打猎。”

却不见刘峥地回答,门外的待卫回了句“刘副将外出了。”

“这个混蛋,不知跑哪儿鬼混去了。”承嗣一边抱怨着一边往马厩走去。

当承嗣快到马厩时,又发现这里居然也没人,连个流放犯都没有,真是岂有此理!承嗣觉得火气上涌,真得好好修理这

帮混蛋。

这时,从旁边的屋子里传来声音“放开……放……放开”。承嗣寻声而去,一脚就踹开了房门,只见四个小兵卒正围在

地上的一个人,又亲又咬,又打又掐,地上的人看不出面目来,也不知是男是女。承嗣一见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更加

暴怒了,大声斥骂“想找死啊,大白天的,干这些勾当!”。挥手就用马鞭狠狠地抽打这些好色之徒。这些小兵听到有

人进来,一时也慌了手脚,待鞭落下,听到将军的责骂,忙抱头鼠窜。

承嗣更加愤怒了,大声地说“还敢跑!看我不打死你们这帮狗东西!”打得更用力了,屋里一瞬间鸡飞狗跳、惨叫声、

呼救声不绝于耳。四个小兵跪在地上,躲着鞭子一迭声地说“将军饶命,将军饶命,下次再也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

打了一会儿,承嗣有点累了,见这四个小兵伤痕累累,心有不忍,气也就消了,大声地说“快滚吧,这次就饶了你们这

些狗东西,如有下次,一定砍下你们的狗头”。四人忙称谢忙飞速地跑出了屋子,仿佛没有受伤一样。

承嗣有点气喘地望向那个缩在墙角的人,这才发现这是个男人,很秀气的男人。年纪不大,也就20岁左右,头发凌乱,

衣服被鞭子打成了一缕一缕的,身上出血的伤痕触目皆是,他的肤色很白,这些鞭痕咬在上面,给人一种受虐的痛楚感

。他的嘴唇被人咬破了,渗着血,脸上有些红肿,可能是被人殴打的。透过破烂的衣服,还可以看到脖子上、身体上的

咬痕、抓痕,好象还有吻痕。承嗣在心中不知不觉中涌起怜惜之情。

在承嗣鞭打小兵时,年青的男子蜷缩着,紧紧地靠在角落里,乌黑黑的眼睛惊慌地瞧着这一切。当承嗣看着他时,男子

感觉似乎可以相信承嗣,于是站了起来,静静地行了个礼,说道“谢谢将军相助。”

声音清澈,很好听。承嗣心动了一下,问到“你是什么人?我怎么没见过你?”

“罪民林郁,是从京城流放至此的。”

“喔,你是读书人?可有什么字号?”

“读过几年书,罪民字子昱”

“很好,我要你当我的师爷吧,明日就要同我办公,嗯,以后我就叫你子昱吧。”

子昱愣了,还没见过这么爽快、这么信任自己的人。子昱愣愣地说“可……可我是罪犯啊”

承嗣一下被这双会说话地黑眼睛迷住了,这双灵动的眼睛满是疑惑、不解。于是他笑了笑“在这个边关里,我就是老大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天高皇帝远的,谁也管不着。你先收拾一下吧。”

两人正说着,刘峥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将军,将军,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承嗣忽然恼怒刘峥的突然闯入,皱了皱眉头,可眼睛扫过子昱受伤的身体后,有了新的主意“有四个混蛋处于发情期,

让我一顿好打,这位是子昱,他受伤了,你把带下去,好生治疗,晚上就住在你的房间里吧,我让子昱做我的师爷了,

以后,你要多照顾他点。”

刘峥也愣了,这年青男子明明是流放犯,将军看来是知道了,可为什么竟然让犯人当师爷,又让他住进自己的房间?这

变化也忒大了。不过,做为将军最贴心的部下,最好的朋友,刘峥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该闭嘴,他答应了一

声,就将子昱带了下去。

承嗣还迷陷在子昱刚才的目光中,突然豁然开朗,是了,这双眼睛就是第一次见到那些犯人时,自己似有非有地见过了

,没想到,这个男子有这么双漂亮会说话的眼睛,好看。

03.梦魇

子昱第二日如约来到官衙,承嗣让他写一篇公文,准备迎接上面的检查,子昱对公文、对边关情况不熟悉。花费了一上

午的时间浏览以前的公文格式,又查阅了边关的各种情况,心中才有点数,开始洋洋洒洒地写起来。忙碌了一上午,身

上的伤越来越痛,再加上昨晚睡在刘峥的房间,刘峥的呼噜声惊天动地,自己根本没有睡好,刚写完,来不急校对,子

昱就伏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不是江南小镇上的自己的家吗?白墙乌瓦、绿树婆娑、小桥流水,一派田园风光。子昱出生在江南小镇,是个小康之

家,虽不是大富大贵,却生活得也还可以,家中有几垧田地,出租给别人,生活略有节余。他父亲死得早,是母亲一手

将子昱与哥哥拉扯长大,他家人丁不旺,哥哥结婚后只生有一子林楠,在孩子2岁时,哥哥突患重病去世了。母亲受不了

这丧子打击,整天是病秧秧的,19岁的子昱支撑起这个家庭。

林家历来重视学习,所以子昱从小得到良好的教育,加之聪明伶俐,18岁时就通过了乡试,本来想第二年参加会试,不

料哥哥亡故,子昱忙得焦头烂额,自然无暇考试,耽搁下来。

林家有一房极远的亲戚,就是朝中大臣林风眠,平日里也不太走动,只是过年时,林家准备些当地特产送到京城的林风

眠家中,林风眠也送些京城的稀罕玩意给林家,仅此而已。好处没得多少,却跟着受累,今年,子昱刚刚20岁时,林风

眠得罪了皇帝,满门抄斩,连江南的林家也获罪,举家被流放到这边塞来。流放途中,子昱的母亲再也承受不住了,撒

手人寰。侄子才3岁,嫂子又体弱,子昱只能偷偷地关照她们,把自己可怜地食物偷偷地分给侄子、嫂子。这一路上,被

铁链拴着,象狗一样被虐待,吃不饱、穿不暖,受尽欺凌,好几次子昱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真想追随父母与哥哥,

可是又不能,只能一天一天地捱着。

好不容易熬到这座边塞之地。当他们这些好不容易存活下来的人黑压压地跪在地上,等待将军的发落时,子昱听到将军

说“把他们都带下去吧,让他们吃饱饭”,心里居然感动得想哭,因为被别人当作家畜一样虐待得久了,突然听到这一

句貌似温暖的话,觉得十分感动,禁不住抬眼看看将军是何等样的人。匆匆一瞥,只记得将军是个身材魁梧、高大健硕

的人。

到边关的第二日,子昱被分配到马厩干活,每日的工作是打草、收拾马厩、喂马。子昱虽然清瘦,却不是文弱书生,这

些活虽然以前没干过,但很快就熟练了。子昱喜欢骑马,马术还是不错的,所以对马儿有天然地好感,饲养马匹还是相

当的精心。子昱手脚利落,干完了当天的活,就偷偷跑到洗衣坊,去看嫂子、侄子。侄子还小,缠在母亲身边,碍手碍

脚的,子昱过去抱着小侄子,逗他一会儿,又帮助嫂子洗那些臭哄哄的衣服。

当回到自己住的马厩时有些晚,有四个小兵喝得醉醺醺的,见子昱回来晚了,不容分说拿起鞭子,没头没脑地抽向子昱

。很快子昱就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子昱缩成一团处在半晕迷中。谁知这四个人看见子昱身上的伤如此醒目,竟

然升起了虐待他、征服他的想法,于是把子昱拽进屋里,又啃又咬撕扯他的衣服,肆无忌惮地蹂躏他。可怜的子昱一下

子清醒过来,虽然不明白这四人怪异地举动,但下意识地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自然是奋力反抗。可是抵挡不住,只能

呼救。天随人愿,是将军救了自己,将军轻易地信任自己,让自己做师爷,虽然师爷只是家臣,不拿国家俸禄,但与犯

人相比,可是天上地下了。

“啪”“啪”鞭子重重地抽在身上,衣服破损处,有血液渗出,疼痛得想尖叫,可是尖叫也无济于事。有人咬住自己的

嘴唇,更痛了,感觉有血液流出,还有很多手掐着打着拧着自己。子昱被曾经发生的事魇住了,处在半醒半睡中,不禁

浑身颤抖,叫了起来“放开我……放开……”

04.好感

承嗣救下子昱后,心情大好,连自己都觉得奇怪。他见到子昱就莫名地喜欢相信他,他说读过书,立马就让他当自己的

师爷,当时都不知道子昱能不能胜任。

在公署内,子昱认真地看着以往的公文及边关事务报告时,神情极为庄重认真,心无旁骛。承嗣却在一旁对子昱是看了

一遍又一遍,越看越喜欢,这个男人太英俊太漂亮了,不粗不细恰到好处的眉毛下,掩映着一对黑宝石般的眼睛,挺直

的鼻梁、略显单薄的嘴唇,既有男性的坚韧与果敢,又略带有一丝温顺与婉约。

当子昱拿起毛笔写字时,承嗣看到他修长的手指,禁不住想去握住他的手。子昱的字一如本人,运笔飘忽快捷,笔迹瘦

劲,至瘦而不失其肉,转折处可明显见到藏锋,露锋等运转提顿的痕迹,标准的瘦金体。

承嗣看到子昱写的字,非常欣赏,过一会儿觉得口干舌燥,便出去喝水。回来时却见子昱伏在桌上睡着了。子昱的衣服

有点肥,后领翘起,承嗣顺着往下看,清楚地看到后脖子暗红的鞭痕,心里一紧,想他昨日被鞭打,今日就让他办公,

没有好好疗养一下,怪不得累成这样。不忍心叫醒他,就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怔怔地看着他。

官署内正中间放着承嗣巨大的办公桌,因为有了子昱,特意在自己桌子前面的左侧又摆放了一桌一椅,是为子昱准备的

。现在子昱就在自己的面前沉睡,无声无息的,很是可爱。

突然子昱叫了起来“放开……”吓了承嗣一跳,旋即知道子昱是在说梦话,看来那四个坏蛋把子昱吓得不轻,连梦中都

十分害怕。承嗣见子昱浑身发抖却又醒不过来,连忙站起来走过去,用双手握住子昱的双肩,轻轻地摇晃他“醒醒,醒

醒”

子昱被晃醒了,睁开眼睛,满脸惊恐,随后抬起头,一片茫然,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聚焦。承嗣见他抬起头来,就

来到桌前,与子昱面对面。子昱首先看到了承嗣的身躯,仰起头才看见了承嗣的脸。这才猛然想到自己的失态,脸上微

微泛红,赶紧起身,准备行礼。

承嗣扶住子昱的手臂,朗声说道“不必多礼,你我之间以后不要行礼,要自然轻松些就好。”顿了顿又说“你身上的伤

好些了吗?今天你不要做什么了,回屋休息去吧”

子昱望着承嗣棱角分明、满是关切的脸,又涌起了感动。他轻声地说“好多了,不碍事,嗯,这篇公文我写完了,但没

有修改,请将军斧正”

“以后不要叫我将军,叫我承嗣就行了,就向我叫你子昱一样”

承嗣边说边看公文,写得真不错,很符合要求,语言比较华丽,用典较多,读起来朗朗上口。于是说道“非常好,有了

你,这些烦人的公务就好办多了。很好。嗯,你下去吧,好好休息,我可不想让大才子累倒了”

子昱听到承嗣真心的夸奖,不由得轻笑了一下,这一抹轻笑却把承嗣看呆了,这么风轻云淡这么清澈坦荡。

子昱说了声“告辞”就离开了,留下承嗣独自一人沉醉在那一抹笑容中。好半天,承嗣才缓过来,怎么搞的,自己对这

个男人这么有好感?

05.野浴

子昱非常感激承嗣的知遇之恩,又没有什么可报答的,只有用心工作,减轻承嗣的压力,才略为安心。因此子昱每日都

是拿出十二分的精力办理公务。

过了几日,承嗣带着子昱查看了整座边城,又同当地农民、商户不断地交谈,体查民情。子昱提起了规划:一是兴修水

利,将山上的泉水引到城里来,浇灌农田。二是大办教育,注重思想教化、以礼治民。

同子昱每日相处,共同办公,令承嗣十分愉快,见子昱这么有才华这么能干,更是欢喜,子昱提出的规划件件都是为了

老百姓,为了边城的发展,哪有不同意之理?有了将军的支持,工作就好干多了。

接连数日,承嗣带着子昱、当地懂水利建设的人员一同来到山上田里,熟悉地段地形,通过实地勘探,确定水利设施的

建设。

卧狼山位于边城西南,海拔近千米,此山高陡险峻,山峦重叠。山东面有一巨石,很像一只张着大嘴的恶狼,故名。山

有溪水,终年不涸。子昱想引下的溪水正是于此。

承嗣一行人终于初步确定施工路线,大家都心里放松下来,毕竟这开头第一步走得比较顺利。承嗣更是高兴,他也曾想

实实在在地做点事,因为慵懒,只是维持现状,现在子昱积极谋划,让他生出了雄心壮志。工作进行得如此顺利,更是

心情大好。

接近中午,天气炎热,众人又倦又乏。于是来到附近的农村,找了一户干净的人家吃饭,这户人家见是将军光临,且知

道是为了他们修建水利设施,万分感激,杀鸡宰羊,备下好酒好肉,邻居也过来帮忙,一下子院子里热闹起来。等众人

酒足饭饱后,倦意袭来,纷纷嚷着要回营地。

承嗣有点醉意,望着郁郁葱葱地卧狼山,突发奇想,想上山寻找溪水的源头,众人不想去,纷纷说道“这山相当难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