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魂 中——潮弦

第二十八章 正文 15

从酒吧里出来,晚风清冷。

krantz拒绝上车。

“我们走路。走路让人清醒。”他说。

深夜两点,马路上很少有人经过。

krantz走得很稳,一点都不像喝醉的样子。路灯很晃眼。他左耳的钻石闪烁微光。

说话时能闻到啤酒的香气。

“Phoenix有个弟弟,叫作希雅”他突然说。平静的语气。“方希雅。他们是双胞胎兄弟。一模一样。”

我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你说,我听。”

空旷的街道,寂静清冷的深夜。

两个人的影子被路灯拉得很长。轻而缓慢的声音,如同石子击打地面,发出回响。

“Phoenix,骗了我很多。他不肯告诉我他的名字,只是说,我可以叫他方。直到后来,我知道他在骗我他才告诉我,他

的名字是Phoenix。”

“人有时候很奇怪,执着于一个姓名。好像一个名字就代表了一个人。”

“Phoenix说,那个叫作'红'的组织,是由他们的父亲掌权甚至慕香姐也这么告诉我。但其实,他们的父亲在很久以前就

死去。Phoenix沉浸在过去里,无法自拔。”

我皱了皱眉。“慕香姐?”

“嗯。她是Phoenix的手下。但是对我很好哈哈,她不会配衣服穿,我就专门去看那方面的书,然后帮她打扮得漂漂亮亮

的有一次,我和她开玩笑,给她扎了粉红色蝴蝶结,穿粉红公主裙,和一双黑色的皮鞋。她站在镜子前面,哭笑不得地说

,krantz,我是要去杀人,不是去参加化装舞会OK?嗯,慕香姐,帮过我很多。我想逃到清初家里去的时候,也是她帮我

的。”

“清初?”

krantz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哀伤。然后他轻轻笑了笑。

“赵清初。是我的同学。也是曾经的女朋友。只是后来我出卖了她。”

我淡淡地看着他。他这样把话都说出来也好。过去的事情,多多少少告诉我一点,让我知道怎么帮他。

“你是怎么认识Phoenix的?”

krantz把手插进口袋里,勾起嘴角嘲讽地笑。

“我妈把我卖给了他。一个儿子换三百万。我很值钱对不对?十五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竟值那么多钱哈哈,就算她自

己去卖,也不一定能卖这么多吧?哈哈。”

我皱皱眉。“krantz。”

“你没有试过那种感觉。”他突然回过头,亮亮的眼睛里不知是否有泪,只是笑意涟涟。“刚开始的时候,Phoenix每天

折磨我,让我恨不得杀掉他。那时候我活着只为了两件事,一是报仇,二是回到妈妈身边。可是,我好不容易逃出来了,

妈妈却打电话要Phoenix把我抓回去”

“后来呢?”

“后来我第一次杀人,就是在那个时候。在我十六岁生日那天。没有丝毫害怕。”

然后krantz开始沉默。

很久以后,他说。“我帮红做事,赚满三百万的时候,Phoenix开玩笑地问我,不如把自己赎回去?哈哈。我受了那么多

苦,三千万都赎不回来”

我突然地想,那个不能触摸的伤口,如果不把创口上的污垢清理掉,或许永远不能愈合。

伤口结了疤,就别再,撕开它。

krantz走累了,拉着我在马路上边坐下。

面对空无一人的街道,心里明朗干净。一路走来,听他说了很多,关于他的母亲,关于方对他做过的事,关于他对希雅的

迷恋,关于慕香的帮助。

地上有些凉。我抱着自己的肩膀。

“喝了酒就不冷了。”krantz笑笑地望着我,“刚才你滴酒未沾。”

我淡淡地笑了笑。“我身体不好。其实喝一点没有关系,只是sech要发火。”

“哎呀哎呀。”krantz轻快地笑起来,“你真是变了好多。体贴,为人着想,就好像嗯,和他在一起五年,把你的棱角都

磨平了。”

“棱角?”微微苦笑,“或许。人在长大,就觉得以前执着的东西,其实这么微不足道。”我抬起左手给他看,“伤口早

就愈合了,留下一道疤。再重的创伤,时间过去了,也总是会好的。就像你现在可以平静地对着我说话,而不是拿起刀就

想砍我。就像我对谁都再也恨不起来。你不觉得棱角伤人吗?磨平它,未必不是好事。”

“伤人。怎么不伤呢。”krantz笑得放肆,“Phoenix说我像只刺猬。或许哪一天,我成熟到你这个程度,就变成一只被

拔光刺的刺猬哈哈嗯,做刺猬的时候,就算想要抚摸他,也要弄得一手是伤。”

我静静地望着他。忽然问。“你为什么杀他?”

krantz愣了愣,轻笑道。“我本来以为你不会问得这么直接。”他慢慢举起手,做出一把枪的动作,抵在我的额头上,“

这样的,他举起枪,对我说,跟他走。他只说了三个字,跟,我,走。我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么恨他所以,发现手边有枪

的时候,连犹豫都没有,开了枪才发现,我瞄准的是心脏人的下意识有时候很可怕。我想杀他,已经很久了。一直幻想着

如果有机会要让他如何痛苦地死去最后机会摆在面前,甚至没有思考,拿起枪,就杀掉了他。”

krantz依旧很平静,不知道是冷风还是酒精的作用。

“那两张机票呢?去希腊的。”

“机票?当然是用来坐飞机”krantz自嘲地笑了笑,“他说的是跟他走,而不是跟他回去。我一直很想去希腊,去看那里

的神庙。但是没有机会。”他的目光缓缓下沉,“以后,大概也没有机会了吧”

krantz侧过脸,平静地望着我。

“我杀了Phoenix,红一定会派人来抓我回去。我现在想,大概Krantz不希望我出院也是这个道理。不要见人,这样也不

会被找到。”

“不能逃吗?”

krantz笑了笑。“夏宁远,你不明白红的势力范围有多大。你把我当朋友吗?我会把麻烦带给你。”他顿了顿,轻轻笑出

来,“甚至,带给你的sech。红的人,任何事都做得出来。”

我淡淡道。“你都已经活到现在,为什么不相信自己能够活下去?”

krantz低下头。

“如果活得很痛苦,还不如死掉呢?现在我活着,只是想看看。我有没有弄清楚的事情。无论如何,我要”

krantz咬了咬嘴唇,一字一顿。

“我要,查清楚希雅的死因。”

第二十九章 正文 16

说了很多话,krantz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我们走回酒吧去拿车。

酒吧门口停了许多车,krantz望了一眼车牌,轻声地说。

“是红的人。”说着就把自己的帽子拉了起来。

我回头,正望见几人推了门出来,谈笑着朝停车场走过来。

krantz皱了皱眉,低下头去。

“他们认得我。”

我迅速找到钥匙开了门,却忽然听见喊声。

“喂!那个不就是老大要找的不要跑!”他们恶狠狠地喊着,有人把手伸进口袋。

krantz镇定地道。“让我来开车。夏宁远。”

把钥匙交给他,我立刻换到右座。krantz发动了车,回头看了一眼。

那些人也开了车追出来。

“你系好安全带。”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放轻松。不要担心,他们追不上我。”

“回家吗?”

“嗯,去你家。不过要先甩掉他们。sech在家吗?”

“在。”

krantz轻笑了一声。他的眼睛里忽然有光彩闪过。

“他会不会吃醋?”

krantz技术很好,动作娴熟,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坚定有力。很快把距离拉开一大截。

但后面的车子仍紧追不舍。一共三辆。

“其实他们人不多,七个。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他们。就是怕你受伤。”krantz微笑着道。“而且”

我靠在车座上,心里一丝紧张也无。车开得很稳,只是窗外风景迅速掠过,才知道车速很快。

“而且什么?”

他看了看车后镜,又把注意力放回前方。

“刚才说话的那个,叫Edu。他很狂傲。只肯认Phoenix一个作老大。他说我是老大要找的人那也就是说”

“Phoenix或许没有死?”

krantz嗯了一声,淡淡地笑着。

“被他追杀,我反而有些高兴。”

我笑了笑,侧过脸去看窗外。

开过一个路口,突然飞出一辆车来,直直地撞向我们。眼见车头就要撞了上来,我甚至能看见那司机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心脏突然跳得剧烈,我紧紧地抓住扶手。krantz皱了皱眉,飞快地打过方向盘。车子发出尖锐的刹车声,刺得耳膜发疼。

我的胸口疼起来。

“夏宁远,镇定点,没事的。”krantz淡淡地道,冷冷地望着那车。

几乎是紧贴着,两车擦了过去,却能感觉到车身的轻微震动。

只差一点,就要撞上了。

我按住胸口,深呼吸。

回头。那辆车已经调转车头,紧紧地追了上来。

“你还好么?”krantz很快地看了我一眼,“你脸色很差。”

“有点不舒服。”我大口地呼吸着,按住跳得飞快的心脏。拿出随身的药,吃下一颗,靠在座位上闭目调息。

“该死。他们叫了人。这里的路我不熟,可能要久一点才能摆脱他们。”krantz冷冷地说着。“你放心。我尽快搞定。只

是我怕他们已经在查车牌,这样很快就会查到你们头上。先打电话叫sech准备一下,去订机票。去躲几天。我留下来处理

这件事。”

“你怎么处理?”我睁开眼睛,撑起身子。

“总会有办法的。”他笑了笑。

从刚才开始,krantz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的眼睛里始终有一种神采,就好像是珠玉从盒中取出,闪现的那种光辉。

他对车的操控灵活自如,很快地甩掉了两辆车。遇到突然的危险,镇定自若,丝毫不会惊慌。即使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

还能冷静地思考。

我突然地想,不知道他在红的时候,是怎样的出类拔萃。

五分钟以后,四辆车已经全部甩掉。

krantz勾起嘴角微微地笑。“一群废物。”

回到家里,钥匙刚插上去,sech已经打开了门。

“宁远?怎么回事”他赶紧把我拉进门,不满地看了krantz一眼。“你没事吧?他又对你干了什么”

“我给你们惹了一屁股的麻烦。”krantz轻轻地笑了笑,眼睛亮亮地望着我。“赶紧走吧,他们很快就追来。”

“sech,我慢慢和你解释”我拉起他的手,心脏忽然一阵抽痛。我闭上眼,咬了咬嘴唇。

“怎么了?你药吃了吗?”sech紧张地问,扶着我在沙发上坐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按着胸口,疼得说不出话。sech从我口袋里摸出药瓶,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我上楼拿药,krantz你去厨房倒水!”sech急促地说着,飞快跑上楼。

krantz看了我一眼,转身倒了水过来。sech拿来药,抱着我坐起来。看着我吃下药片,又把水递给我。然后拿纸巾帮我擦

着冷汗。

“怎么你一来他就出事!”sech冷冷地看着krantz,“他的病很久没犯过,你”

“sech”我无力地拉着他。

krantz沉默地站起来,走到窗边,忽然又折回来。低呼道。“他们追来了。我们立刻走!”

心里一紧。

sech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有多问什么,抱着我就跟着krantz走出去。吃过药脑子变得昏昏沉沉,我用力眨眨眼睛

,想让自己清醒。

迷糊中感觉到自己被放上了车后座。关上门。

sech低声地说,他的药没有带上,我回去拿。

krantz说,来不及了。

sech说,不行,没有药他会死。

再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陌生的房间。大概是宾馆。

我推开被子坐起来,发现了站在窗边的krantz。

他转过身,静静地望着我。然后把一瓶药丢过来。

“sech被抓了。”他淡淡地道,“他把药丢进车里,叫我照顾你。”

我握着药,沉默。

“夏宁远,你先离开这里。sech我一定救出来。”

我抬起眼睛,冷静地看着他。

“我不会是累赘。带我一起去。”

krantz不解地看着我。“夏宁远?我以为你不会这么冲动。”

“不是冲动。”我冷冷地道,“他不是你的谁,你不会尽全力救他。但他是我丈夫。”

krantz勾起唇角,转过身去望着窗外。

“必要的时候,把我交出去?”

“希望不会到那一步。”我淡淡地说。

第三十章 正文 16

说了很多话,krantz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我们走回酒吧去拿车。

酒吧门口停了许多车,krantz望了一眼车牌,轻声地说。

“是红的人。”说着就把自己的帽子拉了起来。

我回头,正望见几人推了门出来,谈笑着朝停车场走过来。

krantz皱了皱眉,低下头去。

“他们认得我。”

我迅速找到钥匙开了门,却忽然听见喊声。

“喂!那个不就是老大要找的不要跑!”他们恶狠狠地喊着,有人把手伸进口袋。

krantz镇定地道。“让我来开车。夏宁远。”

把钥匙交给他,我立刻换到右座。krantz发动了车,回头看了一眼。

那些人也开了车追出来。

“你系好安全带。”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放轻松。不要担心,他们追不上我。”

“回家吗?”

“嗯,去你家。不过要先甩掉他们。sech在家吗?”

“在。”

krantz轻笑了一声。他的眼睛里忽然有光彩闪过。

“他会不会吃醋?”

krantz技术很好,动作娴熟,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坚定有力。很快把距离拉开一大截。

但后面的车子仍紧追不舍。一共三辆。

“其实他们人不多,七个。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他们。就是怕你受伤。”krantz微笑着道。“而且”

我靠在车座上,心里一丝紧张也无。车开得很稳,只是窗外风景迅速掠过,才知道车速很快。

“而且什么?”

他看了看车后镜,又把注意力放回前方。

“刚才说话的那个,叫Edu。他很狂傲。只肯认Phoenix一个作老大。他说我是老大要找的人那也就是说”

“Phoenix或许没有死?”

krantz嗯了一声,淡淡地笑着。

“被他追杀,我反而有些高兴。”

我笑了笑,侧过脸去看窗外。

开过一个路口,突然飞出一辆车来,直直地撞向我们。眼见车头就要撞了上来,我甚至能看见那司机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