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柒爵

文案:

我看着你走向我,一无所知的我。

内心潜藏的记忆中,似乎有你。也似乎有他。

然而转瞬间星光流转,沧海桑田。

血族和人类的寂寞都不过如此。

时光前进,回忆倒转。

我轮回了几世几代,

他等了我几世几代,

你又找了我几世几代?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血族 异能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晨,梅林,尼特 ┃ 配角:希尔,莉莉丝 ┃ 其它:吸血鬼,轮回,兄弟,互攻,初拥

第一部

第一章

黄昏时分,太阳在地平线上懒懒挣扎了几下,就轰然坠落了。晚霞如火,播洒下一地橙红。

我坐在车里打着瞌睡。今天是周末,本来可以在家好好睡上一觉,但是耐不住老师的思想政治教育,所以无奈的在义工栏里填了自己的名字。

其实也真的没办法,从小到大在家长和老师的眼里我就是一好孩子。哪怕我站在电梯里把所有的楼层钮都按上一遍,他们也会微笑着说:这孩子从小就懂事,看看,多替大家着想……到后来,渐渐大了,开始有意和大人对着干,可惜好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没办法,只当我是叛逆期到了。这几档子事,到现在我还觉得很无语。不过也就那回事了。现在是比以前懂事了很多,心想有个好印象总比留个坏印象强吧?所以也就这样子过了。

从小到大我都是班长。奇了。我记得刚上初中的时候,其他班干部都选完了,但是班长的职位还是空着,老师在班里扫了一眼,就指着我说,就你当班长吧。最奇的是,每次我的班长都是这么选上的。

朋友说,我长着一张知性的脸,所以深得女班主任的喜欢。而我也总是这么告诉自己,知性说明我成熟。但是高中的班主任是个男的,但是班长还是我。朋友又说,你丫小模样张开了,变帅了,谁看着都顺眼,所以老师觉得你哥们靠得住。

我……

还真是什么话都让你说了……

但是我觉得自己也确实挺帅。上小学开始收到的情书就要按打算,一打十二封。就像出现在所有小说情节里的那样——会放在我的桌兜里,加在我的作业本里,打球的时候偷偷放进我的外套里等等。但是我每次只是默默的把它们收起来,所在抽屉里。不会吃饱了撑着拿起来回味,也不会拿去和朋友们炫耀。有大胆的女生发现石沉大海没有回应,会跑过来问个明白,我也是很郑重的回绝她们。

身边的人也很不能理解我,只当我是低调,要么就是趋向有问题。其实我自己也特不能理解自己。每当看到那些正处花季,笑靥如花的脸,都会很开心。觉得年轻真好。但是多余的花花肠子却始终动不起来。每次想到这个事情,好像内心深处总有什么在不断涌动,可是仔细体会却又感觉不到。真的很奇怪。

此刻我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盘山公路有些抖。我们在下山的途中,天空离我们越来越高,树离我们越来越近。高楼叠嶂慢慢开始近在咫尺。城市固然好,但是真没有山上的空气和那股子脱俗。我心想。

突然眼前一道黑影如光如箭一闪而过,我愣了一秒,伸手揉揉眼睛。

是幻觉?

嗯……有可能……

昨天和几个朋友去网吧玩儿游戏,很晚才回家,完全忘了今天还要做义工,还是老妈一个电话飙过来说我再不回家就再别回来了,我这才恋恋不舍的下线关机。

看来是睡眠不足所以眼花了……

明天还要上课,只能放弃游戏时间补补觉了。不然上课打瞌睡的话,又要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关心去了。

正想着,突然车身猛然抖动了一下,本来安静的车厢一片惊呼声。

我一直在走神,刚才那么一震,把我也惊得叫了一声。

可还没等心情平复,突然又是一晃,比刚才还要剧烈!紧接着车顶被一个怪力掀开,就像吃罐头的时候掀开盖子一样轻松。汽车瞬间就变敞篷了。

“快看哪,莱恩!我都饿得不行了!”

只见一个男人穿着像是中世纪的皮靴和斗篷,一只脚踩在车顶的裂隙处俯瞰一车惊慌失措的人。

这时另一个男人也出现了。犹如瞬间显形一般快速。

两个人看着车里蜷着身子包头的乘客,发出一阵刺耳的怪笑。

我X!这算什么情节!司机师傅您快开啊!漂移啊!过弯啊!把这两个怪物甩掉啊!

可惜我不是什么英雄,实在没什么资本挺身而出,连我朋友都说,就我这小身板,以后繁衍后代都成问题。所以此时此刻我也和其他人一样,抱着头蜷着身子。我小心翼翼地从胳膊肘的缝隙里看向驾驶座。这一看,我心都快不跳了。

司机师傅已经脸枕着方向盘生死未卜了。

眼看着前面快到拐弯处了。

死定了……

我的第一反应。

还不等细想,头顶一声怪叫,就见黑影闪过来,只不过是刹那间的事,坐我前面的一个女生就从我眼前消失了。她的哭喊声此刻萦绕在上方。

车厢里的惊慌指数已经高到了极点。女生都在不停的哭喊,男的都和我一样,没种的手抱头。真是关键时刻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当靶子,都还是不是男人是不是男人!

这时候斜后方传来了惊叫声,估计也有人被抓上去了。

“哈哈哈,他们没跟过来,真是没有口福了!”

这对话我怎么听着一阵恶寒?

难道他们都是妖怪?那孙爷爷在哪——如果没人行动岂不是都得死?

正想着,突然看到司机师傅微微直起腰,似乎恢复了知觉。

我操,有救了!

也不知道是太开心还是绝处逢生的兴奋冲击着我的头脑。我豁地站起来,抓起书包就砸过去。大喊了一句:“司机师傅稳住,我来对付——”

我来对付这两个不明生物。

可惜没说完……

那两个男人避开我的攻击轻巧一跳,像踢足球一样一脚就上来了。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厢颤抖了几下就斜着离开公路了。

我登时懵了。

这是要闹哪样……

然后画面就跟慢动作似的,我根本站不稳,脊背一下撞到玻璃上,差点撞吐血。

透过对面的窗子,看着那两个人平稳的落地,胳膊还卡在两个女生的脖子上。他们朝着我轻蔑一笑,抛来一个飞吻。

紧接着,汽车“哐”的砸在山体上,哐啷哐啷的往下滚。我全身一阵剧痛,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的视觉意识就停留在之前的画面里。不过脑子里还残留着一件事:惨了……

作业还没写完呢……

猎人的稀有宝宝还没抓到呢……

哦对,似乎忘了说。

我今年才上高三。前途一片大好。

我叫温晨。温晨的温。温晨的晨。

第二章

黑暗中有谁在呼唤。

呼唤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鬼魅身影接连不断的出现,光线明了又暗暗了又明。

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但这情绪并不来自我,却好似来自一个遥远的过去,一道记忆中挥之不去的伤口。一时间我竟忘记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身在何处。

好像有风……我的脸上有点点凉意。脑子里一片混沌。似乎有脚步声,步子很急切,时远时近的。此刻我的手指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才回到我身上,连同浑身的剧痛也一起回来了。眼皮重的抬不起来,但是分明有说话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快看快看,这儿有个人!”

也不知道是谁在说话。也不知道我现在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有人用什么戳了戳我的脸,正好戳到我的伤口!本来就浑身疼,谁还这么不长眼!

然后那人又摸了摸我的心脏。

“哦天哪!他还活着!”

真的么……我浑浑噩噩,听得时清楚时模糊。

我还活着?还活着就赶紧救人啊!救死扶伤见义勇为啊!我醒了绝对不会讹你钱的你怕什么啊!

我在心里呐喊道。

“这儿怎么会有人?”

“不知道。好像是突然出现的……”

“走,我们快去报告伯爵。”

“感觉很美味的样子……要不我们自己留着?”

我操!这话怎么似曾相识……

此时我脑子已经有些清醒了。但是听着这话,吓得我差点又背过气去。

似乎另一个人犹豫了。

不要啊大哥!我才刚刚死里逃生,我还正值大好年华……

“不行,先告诉伯爵然后再说。”

顿时我舒了口气。

俩人走了,把我留在这儿吹风。

我轻咳了几声,觉得似乎恢复了点力气。手指也能动了,只是眼皮还是很沉。眼珠子缓缓转动了几下。估计现在是天黑,眼睛分明闭着,但是却感觉得到此刻没有阳光。一阵一阵的花香飘过来,混合着青草味道,让我突然觉得还活着真好。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似乎人数还不少。我使尽全力终于让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感觉却像是花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伯爵您看!那个人醒了!”

眼前朦朦胧胧闪着很多人影。我撑着胳膊想坐起来,可是刚一使劲腰部一阵钻心的疼顶的我喉咙一甜,一口血就喷出来。一瞬间眼睛就花了,头也晕了,直愣愣躺了回去。

意识又在溃散,迷离中,有人用手擦过我的嘴唇。指尖冰冷,冷得印在心上。既温柔又熟悉……

估计这是我睡的最熟的一次。绝对超过了当年中考完连续玩儿了一天一夜的游戏之后到头就睡的风姿,吃安眠药都没有这么带劲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个早晨。窗外鸟语花香阳光明媚。我身处一间异样华丽的房间。猩红色的地毯一看就是被人精心吸过尘的,因为真的是一尘不染。超级King Size的大床,黑色的被褥特别柔软厚实。床边的天鹅绒窗帘看着很厚重,被用黑色的带子系在两边。床边的桌子上有一个插着白色蜡烛的烛台。

我仔仔细细的扫视了一遍。这架势,这感觉,我这是在哪家医院怎么还有这种待遇?现在的医院也搞的这么人性化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到处都是绷带。

动动手动动脚。

嗯,都还在。

用手摸了摸其他部位,也都完好无损,就是肋骨的位置很痛,连大声咳嗽都不敢,一颤一颤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哆哆哆安静的房间外响起了敲门声。还不等我答应,门就已经开了,一个穿着女仆装的中年女人探了个头,看见我在床上坐着,没什么没说,又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我一愣。

这时演的哪出?

我靠在床上,无聊的拿起蜡台仔仔细细的看。

好像是银器。眼睛一转,反正也没人,举着烛台座就放嘴里咬了一下。嗯,没掉漆,说不定真是银的,又拿到眼跟前上看下看找一找有没有S925,最后只看到一个像是M要么就是W的标志,搞不清楚,最后也就没管它了。不过看这光亮程度,定是每天都有人擦拭的,没有一个手指头印。再看看周围,房间里的一切都干净整洁,看来这房间使用率还挺高。

正想着,门又开了。还是刚才那个女仆装阿姨。

也不知道这儿有没有服务评估什么的,下次能不能换个萝莉或者御姐什么的……大不了正太也行啊……还是说这位阿姨是护士长?这个医院流行女仆装?

只见女仆装阿姨开门之后面朝外退了进来,然后让开一个空隙,伸手拉进来一个小车。她侧身关上门,身子一转就把小车朝我推过来。走近了才发现是个餐车。一共三层放着很多我没见过的食物。将餐车推到我旁边,她从最下面的格挡里拿出一套茶具,为我沏茶。

“那个……大姐?”

我试着叫她。

不理。

“美女?”

不理。

“大姐姐?”

不理。

我……

你倒是想怎么样啊亲!

“那个……请问,这里是哪家医院?”

女仆装阿姨把杯子推到我面前,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屈膝行了个礼。于是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出去了。

我又是一阵诧异。

老天……上帝……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连个现场观众都没有,求助无能啊……

莫非……这是幻觉?其实我已经死了?

我抬起手朝着自己的脸捏了一把。疼!

左看右看,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烫!

眼前的美食散发出阵阵飘香,我胃里一阵咕噜咕噜乱响。饿!

那就没错,我还活着。

我用受伤的手小心翼翼的扁起袖子。管他呢,先吃饱了再说。民以食为天啊,有吃的东西我自然高兴,抓起一个鸡腿就往嘴里放。嗯,确实很美味。我坐那儿吃的不亦乐乎。

突然一道念头闪过,往嘴里送到一半儿的美食停在空中。

出了那么大的车祸,从那么高的地方滚下去,不但没死,还被人救了?

我靠,不会是……我穿越了吧……

想到这里我脑子“嗡”的一声。

我不干……不干不干不干!

以前在电视上或者小说里看的,莫不过是自己死了,另一个时空的人也挂了,正好灵魂互换之类的。如果按这样推理的话,眼前这个身子的主人岂不是干啥啥不行说啥啥不对的主儿?这要是运气好,进到一个高官显贵的身体里还好说,要是运气不好……

我又看了一眼这房间的布置,突然觉得暧昧非常……

运气不好,再是个受尽凌辱百般折磨的男宠什么的……那换谁谁不自杀= =想到这,顿时食欲全无。我一头扎进被子里。过了一会儿又仰躺过来。

“喂,有人么?!”

我大喊一声。没人理。

“有没有人啊?没有我走了!”

还没人理。

那我真走了!掀开被子下了床光着脚就往外走。

哗啦一声把门拽开。外面站了俩人把我吓得差点跳起来。两个人看见我都阴森森的盯着我看。眼圈黑黑的,皮肤很白。要是往脸上抹点血,拉进摄影棚都能直接演《生化危机》了。

我心里一阵恶寒,朝他们俩点头哈腰,结果人家还不鸟我。于是我特没种的把门轻轻关上,回来一头扎进被子里again.脑子很乱但也很空白。这样的境地我始终摸不着头绪。

如果穿越了……

如果真的身份很尴尬或者很惨烈,那我怎么办?

闭着眼睛想了很多。然后思想斗争的结果就是一阵睡意袭来。现在的身体太虚弱,根本抵不住困意。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就保持这个姿势睡过去了。

其实后来,在很久很久之后的某天,当我想起现在的场景时,我真的很猛烈很猛烈的翻了个白眼。

早知道还不如睡死在这儿算了……

第三章

再次醒来,是被斜照下来的夕阳余晖给弄醒的。

我抬起手遮了遮光线,眼睛眨了半天才适应过来。抬头往窗外望过去,才发现早有一个身影立在一旁。那人抱着手靠在窗棱上,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脸。他穿着宽大的毛衣和一条超级修腿的牛仔裤,看上去身材很棒。黑发半长,在夕阳下沁染的微微发亮。

我扑腾着起身想坐直了。那人听到动静转过头。于是我看着他的脸……

我靠……瞎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