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人——万夕

文案:

对窦子皓来说,性向是自己的自由,而做爱这种事和吃饭一样,饿了要吃饭,有需要了就要做爱,难道你吃顿饭还要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想做就做呗。至于和谁做怎么做,这就像是吃什么在哪吃一样,当然是要多元化一点,得多惨的人才要一辈子都只在家里吃一个人做的饭菜?

在这方面,他的确是没有常人所说的羞耻心。完全没有。

这就是24岁的窦子皓,享乐至上,讨厌负责也讨厌单一。

可他却遇见了那个简直算得上他相反面的正直男人陆俊,明明只是一个小保安而已,偏偏长了一张祸水的脸!

努力啊窦子皓,没有你勾引不到的男人!

淫荡受,微渣慎入。忠犬攻,微弱,后期有雄起可能。

主角:窦子皓,陆俊,雷兴

第一章

窦子皓最近真是走了背字,连着几天日夜颠倒地工作,结果设计出来的东西被老板瞄了一眼,就扔回来说重做。

就一眼!就一眼!你就不能多看一眼多说几个字?老子为了这条破裙子掉了多少头发啊?你瞄了一眼就扔回来啊?你#%^*&^&……

他在心里咒骂着,面无表情地拿回自己的图稿,塞进包里,气冲冲地快步走出了公司。因为太过于生气了,一口气走了将近20分钟才想起其实可以开车过来。他这个不爱运动的人,要不是怒火烧伤了大脑,是怎么也不会这样劳烦自己费力气的。好在一抬头已经可以看到雷兴住的那栋高楼了,不需要再走下去了。

对于窦子皓来说,凡事都有着一个界限,不管是压力也好情绪也好,一旦超过警戒线就必须要释放一下了。雷兴碰巧就是可以为他解压的男人,之一。

他这样凶神恶煞的样子从公司出来一路上吓到了不少人,加上他那怪异的品味,整天是奇装异服,一眼看上去颇有危险分子的样子。

于是在窦子皓气势汹汹冲进大楼的时候,门口的保安小哥拦住了他。

“对不起,请问您是来找人的吗?”

“关你屁事!”窦子皓吼过去,继续杀气重重地往楼梯单元走。

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他是来寻仇报复打算杀了人再自杀的类型。

保安小哥皱了皱眉头,挡在了他身前,说道:“对不起,我必须对业主们的安全负责,请说明你是来做什么的。”

窦子皓走着走着猛地就撞上了这个男人,一抬头刚想骂,突然发现这个保安小哥颇有姿色,眉眼深邃皮肤也很好,更重要的是刚才他撞到的不是软绵绵的肥肉,而是货真价实的包裹着精瘦肌肉的身体。虽然皱着眉头,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英俊,反而看得窦子皓脸红心跳了起来。

对窦子皓来说,朝这样一个让人流口水的男人发火,太有损自己的形象也不符合自己的人生准则。

“哦,我是来找人的,1206室的雷兴。”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声音也平静了下来,“不好意思,有点急事,我刚才说话冲了一点。”

保安小哥被他180度地态度弄得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随即按响了1206的通话器。

“喂,您好,请问是雷兴先生吗?”

“是我,什么事。”

“这里有位……有些可疑的先生说是来找你的……”

“雷兴,是我!”窦子皓凑上去喊了一声。

那头叫做雷兴的男人笑了一声,说:“他是我朋友,麻烦你了,让他进来吧。”

保安小哥这才满脸歉意地关了通话器,对窦子皓说:“刚才对不起了,耽误您时间了,非常抱歉。”

“没事没事,这年头像你这么负责的人已经不多了,你刚来的吧,之前那个保安看见我就跟没看见一样。”窦子皓哈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隔着制服也能感到这层布料下的肌肉,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保安小哥表情有些窘迫,说:“我这是第一个星期上班,因为之前没见过您所以就……原来您经常来这里,真是对不住了。”

他说着为窦子皓打开了单元门,窦子皓难得遇到这样的货色,原本还打算多说几句,见他这样,也只好顺了他的意思。等电梯的时候还不忘记多瞄那个笔挺的制服背影几眼。

雷兴的家门是开着的,看来是在等着他。

窦子皓进了门脱了鞋子把包往地上一扔就开始脱衣服,等到走到客厅的时候全身上下已经不着片缕了。

雷兴拿着红酒有些吃惊地笑着看他,说:“要不要这么直接啊?还打算先和你喝两杯呢。”

“有这个必要?”窦子皓说着,赤条条坦荡荡地走过去接过他手上的红酒放到一边的桌上,开始脱雷兴的衣服,“都是男人,玩什么虚的。”

“你怎么就这么不浪漫?”雷兴的语气有些无奈,却也乐在其中一般搂住他赤裸的身体,边吻他的脖颈边问:“想在哪里做?”

“就在沙发上做……嗯……”

对窦子皓来说,性向是自己的自由,而做爱这种事和吃饭一样,饿了要吃饭,有需要了就要做爱,难道你吃顿饭还要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想做就做呗。至于和谁做怎么做,这就像是吃什么在哪吃一样,当然是要多元化一点,得多惨的人才要一辈子都只在家里吃一个人做的饭菜?

在这方面,他的确是没有常人所说的羞耻心。完全没有。

“嗯……厉害……啊哈……”

雷兴的房子隔音很好,这也是窦子皓喜欢找他做的原因之一,不管怎么喊也不会被别人听到。

“用力……嗯……雷兴你太厉害了……啊……”

雷兴抚摸着他的脸,轻咬他耳后的皮肤,声音也有些控制不住:“怎么……今天这么浪,最近压力很大?”

雷兴有很多优点,床上技术好,身材好,脸也不错,房子隔音,而且体力也好,一玩可以玩一整晚。

可是窦子皓最讨厌他开始关心自己的事,办事就办事,说那么多废话,扫兴!

他双腿环住雷兴的腰,开始主动收紧小穴自己动了起来,一口咬住雷兴的嘴唇,不愿意听他再废话。

雷兴的呼吸一下子粗重了起来,用力按住他的头,缠住他的舌头深吻他,身下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窦子皓一下子酥麻了身子,回应着他的舌头,喉头发着压抑的闷哼,沉醉在这个男人带来的快感里。

“喂,”高潮过后窦子皓喘着气,脸上还带着红晕,偏过头看雷兴,“你家楼下新来的那个保安,长得不错啊。”

“我没满足你?”雷兴听他这样说,又压了上来,“还真是喜欢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啊。”

“切,多多宜善嘛。”窦子皓说着,身体又缠上了他,“你还能再来一次?”

“试试?”

或许是之前身体已经餍足,这一次窦子皓没有像刚才一样失神,而是咯咯笑着在雷兴的肩膀和胸口留下一个个带着口水的牙印。

“雷兴,你肚子长肉了啊。”他像是发现什么新鲜事一样说道,“最近没跑健身房吧?快去练练,再肥下去以后我就不来找你了。”

“你敢?”雷兴说着,伸手在他腰上捏了一把。

登时窦子皓脸就红了起来,这个雷兴太无耻,一被说就去攻击他最敏感的地方。

窦子皓很吃这一套,乖乖的闭上了嘴,顺着男人的节奏迎合着动了起来,大声呻吟着。

这一次结束后两个人都明显累了,即便如此,窦子皓还是转头看着雷兴说:“说真的啊,那个制服小哥我先看上的啊,你不许先下手知道吗?”

“想得美,人家不喜欢男人。”雷兴也习惯了他这个朝三暮四的个性,闭着眼说道。

“可惜了……”窦子皓当真是觉得可惜,眼看着一块大肥肉吃不着,实在是让人失望。

“豆子啊。”雷兴睁开眼看他,“你是不是该找个人定下来了?别整天看到男人就发情。”

窦子皓不喜欢雷兴喊他豆子,感觉过于熟稔,但是也不好直说,只觉得他说的话很烦。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和一个人过一辈子?就像是每天只吃白饭没有菜没有肉没有汉堡没有面条没有……”

雷兴无语地听他说完一大堆食物的名字,才反应过来:“你是不是饿了啊?”

“嗯!”

好在雷兴冰箱里食物不少,窦子皓明明刚做完,竟然精力充沛地爬起来赤裸着身子自己开始找吃的,找到一块巧克力面包便拆了包装往嘴里塞,边塞边说:“总之让我只和一个人做,这种事完全不可能啊。”

雷兴穿了短裤走出房间看见他这个样子,觉得挺有意思,说:“你怎么跟小孩一样。”

“小孩才不会跟男人上床呢。”窦子皓说着,打开一盒牛奶就往嘴里倒,咽下去之后舒了一口气,说:“不过雷兴啊,你是我目前为止床上最合拍的男人,为了回报你,我决定经常来找你。”

“我就没有自己的生活啊?”雷兴哭笑不得。

“对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忙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了,谁还有多余的心思去管另一个人的事,容忍别人的缺点和他相处在一起,还一辈子?”窦子皓吃着面包,口齿不清地说着。

“你会这么说,说明你还太小。”雷兴说着,走过去,摸了摸他耳边的绒发。

“是啊是啊,没你这么大叔。”窦子皓说,“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个大叔的技术,年轻人没你经验多。”

他这样好不掩饰地谈着自己床上的喜好,不穿衣服,也不觉得羞耻,蹲在冰箱旁大口吃着面包和牛奶,看起来就像是没有开化的野蛮人,雷兴无语地扔了件衣服给他,被他甩到了一边。

这就是24岁的窦子皓,享乐至上,讨厌负责也讨厌单一。

小公司的服装设计师,有点小钱,十分小气,小孩子心性。就是这样的一个,小男人。

第二章

在千万次被退回修改之后,窦子皓一脸霸气地把自己最后终于完成的作品砸在老板桌上,兜里还有一把弹簧刀,如果这一次他再像以前一样看一眼就退回的话,窦子皓就跟他同归于尽!

然而这一次老板仔细地看了一会,冲他露出了一个笑脸:“辛苦了。”

窦子皓揣兜里握着刀的手终于放开了,几乎想要抱住眼前的男人大哭:“BOSS……”

“接下来你可以休息几天了。”老板帅气地从他怀里抽回被他抱住蹭得全是眼泪鼻涕的手,“这次的作品很优秀。”

“有奖励吗?”

“想要什么?”

“BOSS你陪我睡一晚上嘛~人家最喜欢你这样酷酷的男人了~”窦子皓忘了刚才还打算和这个男人同归于尽,死不要脸地嗲着声音去贴老板的西装。

“不好意思,我有主了。”老板风度翩翩地微笑道,“回去吧,好好休息。”

对窦子皓来说,这样的拒绝不是第一次,已经习以为常了,谁知道万一哪天他和情人吵架心情不好就答应了呢?就跟买彩票一样,要买了,才有机会赚嘛。总要试试。

他虽然被拒绝了,心情却是绝佳,工作完成了啊!可以休假了啊!

他欢乐地一路小跑着,又忘了开车。

一进雷兴住的那栋高楼,之前拦过他的那个保安又拦住了他。

“保安同志,我可没有威胁这里业主们的生命安全哦。”窦子皓心情正好,嬉皮笑脸地说道。

“上次对不起……”保安小哥听他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我是想告诉你,你要找的那位业主,早上下午出去了,到现在也没看到回来,现在他家里应该没有人。”

“这样啊……”窦子皓眼珠一转,说,“那我可以在你这里等他吗?”

“当然可以。”

其实窦子皓有雷兴家的备用钥匙,但是有机会与帅哥共处,当然比在空房子里等人好玩。

“小哥,喂小哥!”窦子皓坐在传达室的长凳上,看着前台的那个修长的身影,口水直流。为了不让自己的思想再淫荡下去,他开始跟保安小哥说些有的没的,“小哥你贵姓啊?”

这个时候离下班时间还早,进出门的业主并不多,但是保安小哥却是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大门,看起来非常敬业。

“我叫陆俊。”小哥简单地搭了腔,并没有把目光从大门移开。

认真的男人果然好帅……窦子皓心里跟猫抓的一样,非常想直接冲上去扒了人家的制服。

当然从体型和体力上来看……他告诉自己要理智,否则会被打得很惨。

“那个……陆俊啊……”窦子皓满脑子不健康思想,一时居然想不起来该说什么,“看你样子,还年轻吧?多大了?”

这时陆俊才回头脸看了他一眼:“不小了,至少比你要大。”

“喂,我24了啊。”

陆俊果不其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说:“我以为你是学生。”

“嘿嘿,我人显嫩。”窦子皓得意地抓了抓头发。

“主要是你穿得很像是那群花里胡哨的中专生……”

窦子皓正得意的笑着,被陆俊这句过于耿直的话噎住了,对于一个搞服装设计的人来说,这是何等的侮辱!

但是看这小哥的表情,的确也不像有什么恶意,只是照实说话罢了。看在他这张脸的份上,窦子皓原谅他了。

“那陆俊你多大?”

“比你小……”陆俊这时又有些不好意思了,微微低下了头。

“小几岁?”

“我今年刚过的20岁生日。”

“啊?”窦子皓乐了,真嫩啊!

正当窦子皓试图偷偷掐陆俊一把看看能不能掐出水的时候,雷兴满脸怒容地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他身后还跟了一个黄毛小子,两个人似乎在争执些什么。

“别跟过来了你听到没有?”雷兴难得爆了脾气,声音大得可怕。

“凭什么?你睡了我还不承认啊?”黄毛小子火气也不小,步步紧跟着。

“睡了又怎么样?你怀孕了啊?你跟着我是想要多少钱?报个价我给你!”

“谁要你的臭钱!”黄毛小子怒了,一把拽住了雷兴的袖子,“小爷我喜欢你这样的,昨天不是说好了不是一夜情?你说话不算话?!”

“昨天喝那么多酒,鬼还记得你说了什么!”雷兴一甩手把他挥开了。

“你!”黄毛小子虽然口气挺冲,听他这样说话,竟然一下子眼睛就红了,像个小媳妇一样开始掉眼泪。

这一出同志吵架看的传达室里的两个人是一愣一愣的,尤其是陆俊,显然被吓到了,看着黄毛也不知道是该拦着他不让进还是该劝劝他。

窦子皓毕竟是遇过不少事的人,在一旁看热闹看得还挺开心,这雷兴果然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主,那黄毛其实长得也还不错,这样送上门的,多吃几口也没什么不好,没看出来雷兴原来还能这样发火。

他正乐着,雷兴冒着火的眼睛一瞄,看见他,居然不冒火了,嘴角还带出了一个非常邪恶的微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