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碰+番外—— 一月夕一

文案:

“你要是再敢碰他一根手指头,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去喂鲨鱼!”

“为什么不准我碰他?!”

“因为我喜欢你,你是我的,我只要你碰我。”

两个人一直不停地彼此纠结别扭着,流尽了泪,伤尽了心,却直到最后才发现,原来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我爱你”,便是所有事情的真相。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秋华烟,江雨殇 ┃ 配角:杜枫 ┃ 其它:

序章

江雨殇和杜枫是很铁很铁的哥们,每次杜枫出去吃喝玩乐,必定要叫上江雨殇一起,而杜枫的远房表哥秋华烟,每次出去吃喝玩乐,也似乎必定要把他的远房表弟杜枫叫上。

秋华烟,年纪轻轻便做了容天集团的董事长,人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又年轻有为,自然是有不少漂亮的少女围着他打转,抛媚眼,献殷勤一样都不少。别看秋华烟今年只有二十六岁,办起公来却是雷厉风行一点不拖泥带水,难怪这么年轻就接掌了家族的容天集团,还打理得仅仅有条。俗话说皇帝还有几门子穷亲戚,秋华烟有个远房表弟杜枫,小小年纪便死了父亲,母亲也在不久后去世了,他母亲去世前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特意嘱托了秋华烟的母亲代她好好照顾他这可怜的儿子。这秋华烟的母亲孔凌燕虽然和杜枫的母亲血缘相差得较远,姐妹关系却好得出奇,孔凌燕从小就十分喜欢她这个远房侄子,自从他母亲死了以后,更是心疼这个侄子,于是把杜枫接来自己家里,并叫秋华烟一定要好好照看他这个丧了父母的可怜表弟。秋华烟从小就和这个年龄相差仅三岁的表弟厮混,兄弟关系自然是好得没话说,秋华烟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分给杜枫一份。

第一章

徐誉滕的放了手就忘了我忽然在宿舍的桌面上响了起来,悦耳的音乐钻进了正躺在床上看书的江雨殇耳中:“杜枫,你的手机响了。”

“奥,知道了”杜枫从洗刷间里擦着刚洗过的头发走到桌边来:“喂,华烟哥哥啊。”

“喂,小枫啊,你明天是周末休息吧,锦华路新开了一家西餐馆,我明天中午带你去那边吃饭吧。”

“好啊,反正好久没有出去吃大餐了,正求之不得呢。”

“什么呀,上个星期刚带你出去颜汐餐厅吃的日本料理你都忘了呀?”

“嘻嘻,那是上个星期嘛。”

“小枫,你现在在干什么呀?”

“我刚刚洗完澡,在吹头发呢。”

“哦,你宿舍人都在么?”

“哎呀,我说华烟哥哥,你怎么真像个家长似的问东问西的,连我宿舍人在不在也问呀。”

“你这小子,你舅妈可是托付我好好照看你呢,让你住家里你偏不住非要去住宿舍,我自然少不了要问候一下了。”

“哎呀,好啦,知道华烟哥哥关心我,好了没事我挂了哦,明天见,拜拜。”

杜枫和他表哥打电话的时候,江雨殇却把眼睛偷偷地从书本上移到他身上盯着看:“杜枫,你表哥对你真好啊。”

“哈哈,这个家伙在我实习刚开始的时候就非要我搬回家去住,生怕我会在宿舍被人吃了似的,我还不是舍不得跟你分开,所以才死活都吵着要继续住宿么。”

“呵呵。”

“雨殇,明天跟我一起去啊。”

“恩。”杜枫拿毛巾擦擦头发,又走开去找吹风机吹头发去了。江雨殇望着杜枫的背影呆呆地想着,如果自己也有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哥哥该多好啊,哎,华烟哥哥,他是杜枫的哥哥,不是我的哥哥呢,我虽然每次都跟着杜枫出去,却每次也只是占着杜枫的光而已。江雨殇没了看书的心思,书滑落在床上,缩到被窝里去闭起眼睛睡了起来。

杜枫吹完头发从洗刷间里走出来,走到桌边看见江雨殇居然闭了眼睛睡了起来便道:“雨殇,天还没黑呢你怎么就睡了?

江雨殇躺在床上含糊道:“我困了……”

杜枫抓着桌子上的几张纸道:“困你个头,快点起来,给我看看这个毕业生要交的表怎么填啊?”

“亏你还是大学生呢,填个表都不会啊,我填完了放在边上呢,自己看。”

杜枫在桌上翻了两下走过来推推床上的江雨殇道:“别装睡了,快给我起来了。”

江雨殇睁开眼睛道:“哎呀,我睡觉呢,你干什么呀?”

杜枫一面去扯他一面道:“大白天的睡什么觉呀,快点起来,一会陪我看动画片。昨天看到多少集了,今天接着看。”

“多大人了,都快毕业工作了,还看动画片。”

“哎呀,雨殇,你这阵子不都也跟着我看得起劲么,居然还敢说我,你起不起来,再不起来我掀你被子了啊。”

江雨殇被他逗得只得从床上坐起身笑了笑道:“别闹了,我起来就是。”

“这才乖,雨殇帮我开电脑,我填一下表。”说着从桌上拿过江雨殇填的那份摆在一边抄起来。

江雨殇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伸手摸到桌边在笔记本电脑的Power键上轻轻按了一下,屏幕便开始闪现出熟悉的XP开机画面来。江雨殇朝身边杜枫的表格看了一眼道:“喂,我说那个家庭地址你可不要照抄了我的上去啊。”

“这还用得着你提醒吗,我哪有那么笨。”

“切,你连填个表都要抄我的,难保你不会笨到连家庭地址也照抄不误哦。”说实话,要不是江雨殇提醒,杜枫还真的差点就把家庭地址一栏也照抄了上去。

杜枫朝江雨殇的家庭地址一栏望了望道:“雨殇,你毕业了是回家里找工作还是留在这边?”

江雨殇沉默了半晌道:“哦,还不知道呢。”

杜枫道:“你要是回家里去了,我可就看不到你了呢,你看,你家离这里好远哦。”

江雨殇想了想道:“我才不像你,有那么好一个哥哥,毕业了就可以让你直接进大公司。”

杜枫想了想忽然转头对江雨殇道:“对了,不如我让我哥也给你安排个职位,你跟我一起留在我哥的公司好不好,这样我们还能天天见面呢。”

江雨殇愣了愣道:“他是你哥又不是我哥,他为什么要帮我安排职位?”

杜枫一边填表一边道:“没事,我华烟哥哥最听我的话了,你放心,我明天跟他说他肯定答应。”

“额……”经典的开机声音跳入两人耳中,杜枫刚好填完表扔下笔,凑到电脑前道:“好了,昨天我们看到哪一集了,我好像不记得了,雨殇你记得不?”

“是十二集啦,你这个笨脑瓜,怎么什么东西都记不住?”

杜枫笑了笑道:“嘿嘿,我这叫不拘小节懂不懂?”

“切,我看应该叫不思进取。”

“好了好了,雨殇别说话啦,看看看,那个MM的胸部好性感呐。”

江雨殇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下道:“你这个大色鬼,就爱看这些不正经的。”

“嘻,你真没情趣,不懂得欣赏。”

“好好好我没情趣不懂得欣赏,那你自己看呗。”说着又要栽到床上去睡觉。

杜枫一把拉住他道:“不要睡嘛,陪我一起看啦,一个人看很无聊的,好了,我不说你啦。”

江雨殇又被他拉起来坐好,他眨了眨眼道:“昨天的那部电影,你下好了没?”

“就是那叫什么‘加勒比海盗’啊,下好了吧,昨天我看着迅雷工作结束才关的电脑。”

“咦,那等会看完动画片我们看电影吧。”

“恩,啊,对了,那个小零食好像吃完了,你去楼下小店买点上来。”

“干嘛我去啊?”

“哎呀,没看见我刚洗完澡嘛,不想出去跑了,雨殇乖,快去买啦。”

“哎呀,行了行了,就你是只大懒虫,被人伺候惯了吧,连跑个楼都懒得下去。”江雨殇瞪了他一眼,便穿上鞋子往楼下去了。夏日的风吹在脸上有些发粘,夏天向来日长夜短,傍晚天色还未开始昏暗,红彤彤的太阳挂在湛蓝色天空的一边,看起来活像是蓝蓝的天空被人剪了一个红红的圆洞。江雨殇望着天边的太阳有些呆呆地想,马上就要毕业了,离校,找工作,如果工作不在这座城市的话,那便要离开这里,离开这座熟悉的城市,离开杜枫,离开他的华烟哥哥……

“对了,不如我让我哥也给你安排个职位,你跟我一起留在我哥的公司好不好,这样我们还能天天见面呢。”杜枫的话还在耳畔回响,可是他又不是我的哥哥,凭什么帮我安排工作呢,容天集团,那是名牌大学研究生才能奢望进去的公司,我怎么可能留在那里啊。哎,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呢,我真是多思发乱。江雨殇自嘲地苦笑了一下,继续走去商店买他的小零食去了。

第二章

“小枫,我汽车都开到你们楼下来了,快点下来。”

“奥,马上好马上好,等我喝口水就走。”杜枫端过杯子喝了口水对江雨殇道:“雨殇,快点下楼了。”

“等一下,我抹个防晒霜。”

“你一个大男生还抹什么防晒霜呀,跟个娘们似的。”

“没看见外面日头正火吗,大中午走出去晒死你。”

“不过你的皮肤白白嫩嫩,要是真晒坏了倒也可惜了,嘿嘿。”

“就知道你脸黑,不怕晒。”

“好啊,你竟敢骂我脸黑,不许抹了。”说着走过来要抢他手上的防晒霜,江雨殇却朝他得意一笑道:“嘿嘿,我抹完了。”

杜枫抢过他手上的防晒霜往桌上一放道:“快点走了,我哥在下面等着了。”

秋华烟带着一副墨镜帅气地坐在奔驰跑车中,不时斜眼朝宿舍楼门口望,此时果然看到杜枫和江雨殇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宿舍楼里出来,不惊不诧,正该如此,杜枫每次都带着江雨殇一起出来,倘若哪一次杜枫出来玩没有带着江雨殇,那倒是反而奇了怪了呢。

杜枫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大大方方坐进副驾驶的位子道:“华烟哥哥什么时候换的跑车啊,这么帅?”

秋华烟道:“这个星期刚买的,以后可以带你们兜风去了。”

江雨殇第一次看到这么豪华的跑车,不禁有些怔了怔,不敢伸手去摸车门了,他忽然觉得自己每次都跟着杜枫出去和他哥哥吃饭玩乐,自己只是一个拖油瓶,小跟班,像是个蹭饭吃的,人家是兄弟俩,自己怎么也掺和进来了呢?

秋华烟貌似注意到了江雨殇的尴尬和犹豫,他朝江雨殇笑了笑道:“雨殇,怎么不坐进来,不会是被我这新买的跑车吓到了吧?”

杜枫这才发现江雨殇居然还在车外站着,他扭头道:“雨殇,赶紧坐进来啊,我肚子都饿了。”

江雨殇这才“哦”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坐到了后排去。跑车在宿舍楼群里呼啸而过,不知羡煞了多少校园里的痴男怨女。

“华烟哥哥,你说的西餐厅叫什么名字啊?”

“威尼斯水巷。”

“什么,威尼斯水巷,哈哈,这个名字真有意思。雨殇,你听过这家餐厅没有?”

坐在名牌跑车里的感觉果然是舒服极了呀,尤其是在这夏天坐在这敞篷的跑车里,一路上风从头顶和身边两侧呼啸而过,感觉真是爽极了。(作者言:他奶奶的,其实我都没坐过跑车不知道那是啥感觉,呜呜呜……)江雨殇想了想道:“威尼斯水巷啊,那不是世界著名的连锁餐厅么,我们城里居然也开连锁店了么?”

秋华烟在汽车反光镜里看到江雨殇坐在后面一脸享受的样子,笑道:“恩,雨殇也听说过这家餐厅啊,这是这星期刚刚开业的呢,我以前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去过一次,味道很棒的呢,不知道中国的连锁店味道做得是不是一样地道了。”

杜枫惊叹道:“哇,原来是这么大牌的餐厅啊,我怎么没听过?”

江雨殇道:“切,就你连填个表都要抄我的,孤陋寡闻当然也不足为奇了。”

杜枫回过头故意朝江雨殇举举拳头道:“你又嘲笑我,看我等会回宿舍怎么收拾你。”

江雨殇也不甘示弱般望着他道:“怎么了,又想偷偷在我的饮料里兑水了是不是?”

杜枫道:“嘿嘿,这还便宜了你呢。”

秋华烟看到杜枫和江雨殇这么有一着没一着地斗嘴,不知为什么心里觉得有些酸酸的:“小枫,原来你在宿舍里是这么欺负同学的呀?”

“我哪有欺负他了,都是他在欺负我”杜枫不满地辩解道。

江雨殇也不满道:“你上次还故意把我关在宿舍门外不给我开门呢,你可真是会恶人先告状。”

“我不是说了不是故意的了嘛,我那天在床上睡午觉睡得太死,听不见你敲门嘛。”

“你还狡辩呢,我敲得那么响,连隔壁宿舍的人都听见了,就你不给我开门还害我感冒了呢。”

“雨殇,什么时候的陈年旧事还翻出来说呀,我那天不是还特意帮你洗了澡给你赔罪了嘛,你感冒还不是我一直在照顾着你呀。”

“那也都是你害的。”

秋华烟听到杜枫帮江雨殇洗澡和照顾他感冒的字眼,忽地脸就沉了下来,心里觉得不舒服起来:“小枫,你怎么能在宿舍里这么胡闹呢?”

杜枫笑嘻嘻道:“华烟哥哥别生气,小事,都是小事而已。”

秋华烟道:“小枫啊,别在宿舍里胡闹,男男也会授受不亲的呢。”

江雨殇听到秋华烟的这句话,突然有些愣住了,怎么了,你这么关心你的这个表弟啊,连他碰碰我都变成男男授受不亲了。想到这里江雨殇不禁有些落寞,躺在跑车的后座上也不再讲话了。他偷偷地从反光镜里看看秋华烟,他今天带着墨镜,头发理得时尚,虽然看不清他的眼睛,但是依然看着很帅气。秋华烟也在反光镜里偷偷看着后座的江雨殇,白净的脸蛋,标志的五官,轮廓分明的脸,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校园的青春活力,恩,真是个小帅哥,不,是个小白脸。

第三章

豪华跑车停在了威尼斯水巷的专用停车场里,三个人走下车来,正当中午烈日炎炎,秋华烟道:“外面太阳暴晒,我们快到里面去坐吧。”三个人优雅地穿过旋转门跨进餐厅门口,一股凉爽的风扑面而来,有空调就是舒服啊。穿着异国风情服饰的服务员热情地向三人走过来,秋华烟道:“我预定的C座216在哪里?”

那服务员笑盈盈道:“这位先生,C座216在二楼,您从这边的楼梯上去会有服务员为您指路。”

杜枫道:“走,到二楼去。”

服务员把三人引到一处靠窗的雅座边,杜枫道:“靠窗的位置啊,还真不错,可以边吃边看街景。”

“呵呵,我特意预订的靠窗位置。”三人各自坐定,秋华烟和杜枫是表兄弟,理所当然地坐在一起,秋华烟自然还把靠窗的位置留给了杜枫,江雨殇则独自一人坐在对面靠窗的位子上。每次都是这样坐,不是秋华烟挨着杜枫坐就是杜枫跟秋华烟坐正对面,江雨殇和秋华烟,永远都是斜对角。仿佛自己总是一个多余的人,是啊,他们是表兄弟,自己不过是个跟屁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