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不要(出书版)BY 万语

文案:

风挽秋觉得自己很衰,潜入宫寻找失联的妹妹,

却不小心听到帝王酒后吐心声,

不仅被误认为太监,还被皇帝收为贴身随侍……

但看在这样更方便寻人的份上,他认了,

奇怪的是,后宫佳丽三千,沐毅琛干么偏对他感兴趣?

而且他明明只是随侍,就算是「贴身」的,

也不用连床上都要「贴」一起吧!

「好香啊,可以吃吗?」风挽秋嘴馋的问,他已半天没进食了。

『你想吃就吃吧。』沐毅琛点点头,将碗推到他面前。

他一听便笑眯了眼,拿过调羹吃了起来。

『好吃吗?』沐毅琛满脸兴味的望着他。

「好吃。」

『那朕也要尝尝。』沐毅琛说完便贴过去,封住他的唇。

「沐毅琛!你找打啊!别以为你是皇上我就不敢动你!」

好不容易被放开,风挽秋恨恨骂着。

只是本想好好教训登徒子的他,却被沐毅琛搂着,动弹不得。

『挽秋,朕想要你。』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对方饱含欲望的声音让风挽秋头皮发麻,

正想反抗时,下腹竟窜起一股热流……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会中招了吧!

第一章

深夜,戒备森严的禁宫深处,一道人影悄悄潜伏在梁柱上,待得底下一队夜巡的侍卫走过,这才翻身下来,蹑手蹑脚

又闪到角落的柱子边,沿着红漆柱子,三、两下就爬上屋檐,伏低了身,仔细观察院中的一举一动。

此人身着一身黑色劲装,虽然蒙面黑巾遮去了他大半容貌,但那双灵动的黑眸在夜色的衬托下却显得异常的明亮。

「啧,守得这么严,真不愧是皇宫。」风挽秋仔细观察四周的环境后,忍不住啧了一声。

广大的禁宫内,几乎是五步一岗、两人一哨,时不时还有巡逻的侍卫经过,简直是滴水不漏。

看来这下想潜进后宫可不容易。

风挽秋虽出身书香世家,但祖父、父亲皆屡试不第,久而久之,家道中落。

风父本来把考取功名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但风挽秋在六岁那年被一位武林高人相中,经过几番挣扎,风父总算同

意儿子拜那位高人为师,随其上山习艺,学成下山在江湖上历练几年,闯出名号后,前些日子他回家探视父母,才知

道两年前,妹妹风宛儿因为貌美,被选进宫当宫女。

两位老人家深知皇宫深似海、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其实并不愿女儿入宫,但选秀的诏书已经下来,不去也不行,只得

含泪将女儿送入宫中。

一开始的时候,女儿还会托人捎来报平安的只字片语和一些银两,孝敬父母。但这半年来却连个口信都没有,两老虽

着急,却苦无门路可以打听,终日惶惶不安,生怕女儿在宫中出了什么事。

得知此事的风挽秋决定潜入皇宫,探查妹妹的下落,或者干脆将人救出来,别再留在那虎狼窝里。

只是看如今这阵仗,要潜进后宫都不容易,还谈什么找人?

「你们都听好了,今天是皇上寿宴,要是出了什么岔子,谁都担当不起。」突然,一道尖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原来如此,难怪守备如此森严。」闻言,风挽秋恍然大悟。看来他今天实在运气不好。

又往下张望,就看到不远处有几名宦官走过来,个个手上捧着描金木盒,朝后宫的方向走去,风挽秋不由得心头一动

对啊,只要扮成太监,不就可以在后宫自由走动了吗?

对,就这么办!

他压低身子,沿着屋嵴赶在太监们前头,一个翻身落地,躲在一边的柱子旁,待那群太监经过,风挽秋看准时机,一

掌噼昏走在最后面的小太监,将他拖入一旁的树丛中。

「对不起啊,小哥,借你衣服一用。」风挽秋低喃了一句,飞快的脱下小太监的衣裳换上,而后快步追上前方的那队

太监。

也幸得风挽秋运气好,这一队太监是奉了旨,给一些没有资格列席寿宴的娘娘们送吃的,这一送下来,几乎绕遍大半

个后宫。

风挽秋一路上低着头,默默跟在队伍最后面,悄悄地观察着四周的宫女,但后宫绕了一圈,就是没见着妹妹。

「皇宫这么大,究竟该去哪找宛儿?」他找了个机会脱队,寻到一处僻静的偏殿回廊坐下来琢磨,听着远处饮酒作乐

声不绝,和他的满心焦躁正好成反比。

这时,不远处有群人吵吵闹闹的行来。

「皇上、皇上,您这是要去哪?」

「走开,不要管朕。」

「皇上……」

风挽秋一愣,见转角处走来一群人,当中身着龙袍的男子被好几位华衣女子簇拥在中间,朝这边走来。他心中暗叫不

好,居然一进宫就撞见皇上,赶紧闪身躲入偏殿中。

殿外灯火辉煌,殿内却是冷冷清清,虽然摆设陈旧,仍依稀看得出当初的气派。

「咦,这里居然一点灰尘都没有。」

他穿过大殿,信步走到殿后的寝室内,满脸怪异的抚摸着身边陈旧的摆设。这里虽然破败不堪,但房中却一尘不染,

似乎经常有人来打扫……

「砰!」

突然,房门被人从外撞了开来,一抹耀眼的明黄映入风挽秋眼中,来人踉跄的走了进来,正好扑到他身上。

「喝,朕还要喝……」浓烈的酒气迎面扑来,熏得风挽秋晕头转向。

「……」真是倒霉,躲都躲不过!

不用看就知道来人是当今圣上,只是不知为何会醉成这副模样。

「快点,给朕拿酒来。」皇上趴在他的身上,挥舞着手脚,哪里还有帝王的架式,倒像个还未长大的孩子。

被个醉鬼紧紧抱住,而且此人还是当今皇上,这让风挽秋哭笑不得,努力挣扎着想要推开对方。

但他越是推,皇上就抱得越紧,口中喃喃嚷着要酒。

最后,风挽秋索性将人半扶半抱着往床上移动,那人沾了床,很快就放开了他,双手摊开躺在床上,不过依然讨着酒

喝。

「……这是怎么回事?」风挽秋百思不得其解。大好寿辰喝个烂醉,怎么就没人劝阻他?皇帝身边不该有很多人照料

着吗?

「等等……」这时,风挽秋脑袋一转,想通了些什么——

眼前之人是一国之君,若是照他的话办事,待龙心大悦,他再趁机请他帮自己找妹妹,岂不是快得多?

「酒……快给朕酒……」正思考间,皇上又翻了个身,咕哝两句,便一动也不动。

「看在你可以帮我找到宛儿的份上,我就帮帮你吧。」说完,风挽秋就转身离去。

当然,他不是去找酒,照皇上这个喝法,再让他喝下去,恐怕明天都醒不来。

眨眼工夫,风挽秋便拎着一壶热茶回到房中。

「皇上,酒来了。」将茶壶放到一旁的小几上,他上前将皇上扶了起来,倒了杯热茶塞到他手中。

「唔……这酒好苦……」醉昏头的人看也没看,就直接往口中倒,但入口的浓茶苦味令他皱起眉头闷哼一声。

「哈哈,还真以为是酒啊。」见他一副受了委屈、蹙眉扁嘴的模样,风挽秋忍不住笑了起来。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

他看过皇帝醉酒失态的模样了吧。

不过这当今圣上实在年轻得紧,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岁数,面容俊逸又不失阳刚,两道剑眉显得意志坚定,只不过如今

醉得不省人事的他,倒又在那份刚强上多了点稚气。

「爱妃,过来陪朕喝酒。」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臂膀,风挽秋惊讶的望向手的主人。

他没听错吧,皇上叫他爱妃?

这家伙眼睛长哪去了,他明明是堂堂男儿身,哪像个女子?!

「算了,看在你醉成这德行,公子我就不跟你计较。」风挽秋哼了声,没好气地将自己的手臂从对方的箝制中抽出来

「爱妃,你在哪……」但已醉得意识朦胧的皇上却勐地往他身上扑,风挽秋一下没避开,被他扑了个正着。

「爱妃,朕的心里好难受。」

「我不是你的爱妃。」风挽秋铁青着一张脸,想把这醉了就乱抱人的家伙给一脚踢开,但顾忌眼前这人的身份,加上

自己还得靠他帮忙找妹妹,也不敢真下狠手。

孰料他这一犹豫,皇上突然捧住他的脸,抬起头来,「爱妃,来给朕亲一亲。」

接着就欺身而上,霸住他的唇。

「唔唔……」风挽秋猝不及防,只能瞪大眼睛看着放大的俊脸闭着眼轻薄自己。他可从来没遇过这种事,不单被强吻

,而且吻他的人还是个男子,顿时呆若木鸡,不知该作何反应。

幸得这少年皇帝只是意思意思在他的唇上蹭了两下,便放开了他。

「爱妃,朕的心好痛。」半倚着他,皇上语意不清地呢喃着。

「你再叫一声爱妃试试。」用力的抹去嘴上的湿痕,风挽秋的脸忍不住扭曲起来。

被同为男子的人强吻,教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母后……」但皇上又突然哽咽着低唤一声,将头埋在他怀中蹭了蹭。

「你……」

不叫他爱妃,这下又改叫他母后,就算他是女子,也生不出他这么大个儿子!

风挽秋火大的就想不顾一切地举拳把这家伙敲晕省事,然而皇上却突然扯着他的衣袖,望着他,两行清泪就顺着他的

脸颊往下滑。

「母后,琛儿很乖的,您不要只看弟弟,看琛儿一眼好吗?」

望着泣不成声的皇帝,风挽秋心中所有的怒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皇族也不比他们平民百姓幸福多少,看他这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定是有很多不堪的伤心事。

难怪今日是他的寿辰,却还喝个大醉。这做皇上也着实不容易啊。

有些同情年少的皇帝,风挽秋也就不再挣扎,伸手轻轻拍了拍皇上的后背。

「母后,朕知道你喜欢皇弟,不喜欢朕,朕愿意将皇位让出来,可是皇弟还小,撑不起整个朝廷,等皇弟成年了,朕

就让位给他。」像是感觉到了风挽秋的安抚,皇上一边抽泣着,一边说。

「你要让出皇位?」没料到他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风挽秋愣住了。

古来为了争夺皇位,兄弟阋墙、骨肉相残的事多了,哪次不是弄得腥风血雨,可如今,这人竟然说要放弃人人梦寐以

求的皇位?

「皇位算什么,只要母后偶尔对琛儿笑一笑,琛儿就知足了。」皇上一笑,话语中满是苦涩。

「你就不怕天朝毁在太后的手上?」皱起眉头,风挽秋忍不住问了一句。

虽然,天下由谁掌管不关他的事,但若是外戚专权、朝中局势动荡,天下必会大乱,百姓也会不得安乐。

这种道理,他这个平民百姓都知道,眼前这少年皇帝岂会不知?

进京几日,他听到不少坊间议论,都说刚登基的新皇虽然年少,但却是位明君,短短一年间,整肃吏治、推动新法改

革,为百姓们做了不少事。

这样一个皇帝,他竟然说要让位给弟弟?

「母后不会的,母后只是想要皇弟做皇上,只要琛儿满足母后的愿望,母后就会对琛儿好的。」他一相情愿的嚷着,

不知道是醉胡涂了,还是心中本就有如此打算。

「你这是愚孝!治国是何等大事,岂能将皇位说让就让!」风挽秋气呼呼的瞪着他,在他头上敲了一记。

「母后,您别再打琛儿了,琛儿什么都听您的,您别再打琛儿。」但他这一下不轻不重的拳头,却让皇上缩了缩脖子

,身子瑟瑟发抖。

风挽秋见他这模样,心不由得揪了起来,「太后经常打你?」

虎毒不食子,为何太后会打皇上?而且看样子还是经常打骂,记忆已经刻到骨子里去了,否则不会像这样,稍有动静

就能让他惊惶失措。

风挽秋突然明白了什么,恐怕这位少年皇帝从小就不得太后欢心,时常严厉的教育他,甚至对他冷言相待。而缺乏母

爱的伤痛,怕是已在他心里留下不可抹灭的阴影。

「母后,琛儿不痛的,琛儿是太子,痛也不会说出来的。」彷佛回到了儿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陌生人说出了内

心的秘密。

「最无情是帝王家。就算你让出皇位又如何?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吗?」看着他这副模样,风挽秋慨然叹道。

「是!朕是无情,朕是皇上、真龙天子,就算您再喜欢皇弟,朕也不能让位!」风挽秋的话似乎刺激到他,皇上突然

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吼完了,又蜷缩回床上,呜咽哭泣起来。

「你……」风挽秋看着他这副反覆模样,就知道他是醉惨了。这些辛酸,他想必已经在心里闷了许久,只有这时才能

趁着酒意发泄出来。

「母后,不要再逼朕好吗……」听着皇上痛苦的呢喃,风挽秋摇着头走上前,轻轻摸着这人的头发。

是啊,最无情是帝王家。眼前这小皇帝,大权在握,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但这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风光,谁知道

坐在皇位上的他,内心有多少辛酸。

感觉到有人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皇上舒服地蹭了蹭,而后又嚷起来,「朕的头好痛……」

「喝了那么多酒,头当然会痛,来吧,先喝口茶、醒醒酒。」风挽秋小心地扶起他,将温热的茶水拿到他面前。

「朕没醉,为什么要醒酒!」

「没醉才怪!」他哼一声。没醉会一连两次认错人,还抱着自己号啕大哭?「你看看,我是男还是女?」

「你是……你是……」盯着他瞧了半天,头痛不已的皇上拧起眉,摇了摇头。

「还说没醉,连男女都分不清楚。」信手又敲了他脑门一记。

这次皇上没有喊痛,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像是终于发现眼前人是个陌生的太监……「你、你是何人……」

「我啊……」风挽秋有些词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就在此时,殿外传来一阵骚动,显然有大队人马朝这个方向来了。

风挽秋心中暗叫不好,转身就想走,无奈皇上却一把抓住他的衣角,攥得死紧,就是不放手。

「你……你究竟是何人?」

「我啊,我是来帮你的人。」风挽秋无奈,只得迅速丢下这一句,而后一掌噼在死不放手的皇上颈后,将他击晕,这

才得以脱困。

这一耽搁,门外的声响越来越近,而且还夹杂着呼喊皇上的声音。

风挽秋立刻翻窗离去,远离了被大队人马涌进的偏殿。

只是到了安全的地方,他才扼腕的想起——他忘了向皇上问起自己妹妹的事了!

另一边。风挽秋前脚刚走,后脚宫女太监们便全都涌了进来,见皇上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忙七手八脚的将人扶上龙

辇,匆匆送回寝宫、招来御医。

众人折腾了半宿,直到清晨的报时钟声响彻皇宫,这才吵醒了宿醉的皇上。

「呃……」缓缓睁开眼,沐毅琛望着金黄色的床帐顶,眉宇轻皱,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该死的,头好痛!

昨日是他十八岁寿辰,也是他登基以来第一个生辰,一时高兴,喝多了,但醉意一起,觉得身边全是浓浓的脂粉味,

惹他心烦,便想找个地方透透气,之后就想不起来了。

「皇上,请用醒酒汤。」随侍在侧的太监见他醒来,小心翼翼地将醒酒汤送到他的面前。

「朕昨夜喝醉了?」沐毅琛伸手接过汤碗,一饮而尽,但宿醉的痛苦并没有完全消失。

「是。」太监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

「你是在哪找到朕的?」他起身下床,太监连忙取来龙袍为他披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