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暗夜 第二卷——流澜

第二卷:记忆,追逐

第一百二十八章:父子间的赌约

“我亲爱的父亲大人,即使我说了我爱你,但是,那并不代表着我就能够原谅你。”流澜抬起头,笑

意满颜的看着心满意足的卿祁烨,星眸中满是狡洁,他是爱他不错,但是不代表着,他对于他做的那

些事情可以原谅,虽然他暗中做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也不少,但是这心里的火焰就是平息不了呢。

父亲,那只能辛苦你帮我平息了。

“嗯?”卿祁烨随之挑眉,小家伙又有什么古灵精怪的念头了?!

“来找我吧。”流澜说了一句让卿祈烨听不懂的话。然后,从自身分裂出一道力量,打入卿祈烨的身

体里。

“嗯?宝贝……你?”对于流澜没有防备的卿祈烨的身体缓缓的僵硬住了,然后慢慢的向后倒去。

“父亲,你很了解我的,那你也就知道,您儿子的性子是锱铢必较的,就算你是我的爱人,我的父亲

,我也不会破例的,既然这个游戏是父亲你先开的,那么作为儿子我不陪您玩下去不是很不孝顺?”

流澜轻轻的放开卿祁烨,笑意满满的说道。

“宝贝想怎么玩?”卿祁烨无奈,中了宝贝的计谋,他也只能认栽,谁叫这个人是打舍不得,骂不出

口的宝贝。只要他快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我会把父亲的力量封印。”流澜平静得看着卿祁烨,只是那双眼睛,卿祁烨觉得里面写满了恶劣,

怎么一恢复全部的记忆,宝贝的性格也没有改变多少?之前的假性格多好,虽然冷漠了点,但是不会

这样难揣测阿!

“然后?”这小子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的,接下来一定还有什么的。

“我只留给父亲身处的世界的顶峰时期的实力。并且将父亲的记忆也一并封印起来。”

“然后呢?”大致听完之后,卿祁烨对于流澜的目的也大致有了了解,这个宝贝不就是心里不爽,想

要折腾人么?至于这个人是谁,不用问了,一定是他。

“当然,只封印父亲很不公平,玩游戏还是公平更有趣,作为公平的前提,我也会封印自己的实力和

记忆。我是全部封印,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力量,当然还有记忆。而父亲的任务是在我爱上他人或

者死亡之前把我找到,我给自己下的封印是当我找到了当时我爱的人或者我死亡的时候,记忆和力量

的封印就自动解除。”

“继续说,宝贝。”卿祁烨的表情还是很和煦,但是没有人敢说他现在是高兴的。

“就这些了。”流澜云淡风轻的说着,完全不管卿祈烨已经青紫的脸色。

“结果呢?”

“如果是父亲你输了,那么很抱歉,父亲你要继续努力找我了,我不会给你任何的提示,而且恢复了

能量和记忆的我,可是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那就等于我如果不在这些条件之前找到你,就会有更多的困难阻碍我找到你?”

“可以这么说!父亲。”流澜赞同的点点头。

“那宝贝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卿祁烨不着痕迹的想要挣脱。现在还有机会给自己争取些,当然这一

点被流澜看得一清二楚。流澜冷冷得说道。“父亲,控制你的力量是我的本源力量,你确定要冲破它

??”

“你……胡闹。怎么可以用自己的本源力量来束缚我!”卿祁烨一听,顿时不敢再冲击体内的能量了

,自己受伤事小,宝贝受伤的话难保在给自己加上什么莫须有的罪名,那罪就更多了。

“父亲。我等着你来找我。”说完,流澜抚摸上卿祁烨的脸,在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在陷入黑暗之前,卿祁烨用力咬破了流澜的唇,并且咬破了自己的舌尖,用力的吸吮着,两人的血在

彼此的口中慢慢弥漫着。流澜知道,这是卿祁烨的宣誓,宣誓他们是不可分割的,他必然会找到他。

父亲,我等着你,不要让我失望。如此之后,两个人拥抱着堕入了滚滚红尘,消失不见了。

“卡澜,你小子给老子醒醒!!你小子都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还没睡够么”声音的主人看着床上的

男孩,用力的扒开男孩身上的被子。

连眼睛都没有睁,男孩摸索着床上的另一条被子,然后把自己裹住,继续睡。

看着压根没把他当回事的小子,男人的怒气顿时彪到最高值。伸出手,顿时周围的空气一阵波动。

“你起来不?”

卡澜蜷缩在床铺上,一动不动,压根就没把耳边的声音听进去。

“好……”声音的主人决定不手下留情了,直接将手上闪着闪电的光芒的能量球朝着床上的人扔过去

床上的少年状似睡着又好似没有睡着,一个转身,将那个能量球躲开。

“娘,老不死的又来吵我了。你快点解决他。”卡澜懒懒的抱着被子,朝着门外喊,但是还是不肯起

来。

“多加,你又去吵儿子休息了,你给老娘滚下来!!”楼下,一个女人的声音清楚地在多加的耳边响

起。伴随着吼声,还有的就是空间的扭曲。

“老婆……啊,那个老婆马上就下去,你把你的空间传送收起来啊,要是我不小心碰到了,去了哪个

不知名的地方,你不是又要去找我了。”多加没有骨气的对着老婆服软。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对着床

上的儿子好声好气地小声说,“你小子就会找你娘给你撑腰,你等着,等你娘什么时候出去了,我要

你好看!”

“哼,老不死的,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不下几千遍了,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卡澜抱着被子坐起来

,伸脚。一点也不客气地把人踹出了门外。

“你个臭小鬼!!老子和你没完。”多加气急败坏的吼着,声音大的整个村子都可以听到,不过没一

个人过来看热闹,因为这种事情在多加的家里市场发生,他们看了十几年还没看够么。都只是摇摇头

,继续作自己手里的事情。

“看,多加估计又被他那个宝贝儿子欺负了。”多加的邻居,撒玛大娘手中抱着一堆布料,笑着说道

“是啊,不知道这次的原因是什么?”撒玛大叔也乐呵呵的说道,多加父子的事情也是整个村子里的

人的乐趣啊,如果哪一天不喊了,他们还会觉得不正常呢。

“呵呵,晚上吃饭的时候不就知道了么?不要忘了,今天可是卡澜大哥的生日呢!”从一边的角落里

窜出来一个黑色的影子。

“拉比尔,你小子跑哪里去了?今天一天都没看到你了?”撒玛大娘敲了敲黑影的额头,说道。

“我和拉西娅上山去了,都知道多加大叔要给卡澜开一个生日的宴会,我怎么可能不给他准备礼物呢

!”拉比尔笑得很灿烂,黑色的皮肤,白白的牙齿,感觉十分的开朗。

“哟,你小子居然也给卡澜准备礼物了,你不是总说卡澜欺负你么?”不多时,已经有几个村里的人

来到了撒玛家的院子里,他们的手中,或多或少的拿了些东西。

“普希阿姨,你怀里的是什么啊?”

“西兹叔叔,你拿的是什么啊,怎么黑乎乎的。不回事给小卡澜的吧?”

一时间,撒玛家的院子里一片喧闹。整个村子让人觉得非常的温馨。

“多加,你是不是闲得没事情做啊,没事就去欺负儿子。我不是说了不许你上去打扰儿子休息的吗?

你把我的话当成什么了?”多加的妻子素雅拎起多加的耳朵,没好气地训斥着。

“疼疼,……老婆你快松手阿,疼啊!再说我哪有去打扰他,这个臭小子都睡了三天了,眼看今天晚

上是他的成年的生日宴会,我都和所有的村民说了,让大家聚一聚,他是主角怎么可以不出来呢?”

加多委屈得看着老婆。

“好,这件事没错,但是你不要说你没有欺负儿子,难道儿子房间的能量是自己莫名其妙就出现的?

儿子根本就没有学过魔法,怎么可能会使用出雷光术?”素雅看丈夫赖皮的模样,也不揭穿,只是‘

好奇’得问了加多一个小小的问题。

第一百二十九章:生日

“哈哈,加多大哥又被嫂子训了?这次是因为什么原因啊?”正在加多和妻子增加夫妻情趣的时候,

从门外传来了声音。

“莱德!?是你!你怎么过来了?”加多听到了门口人的声音,拉着老婆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大哥,大嫂,很久没见了,你们还好么?”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穿着红色劲装的粗狂男子,火红色的头发,火红色的眼珠,一身黑色的肌肤,不过

单单只要看他的外露的特征就可以知道,这个粗狂的男人是世界上的七大元素使者之一的火元素使者

莱德。布加。

“莱德,你小子行啊!来了也不提早通知一声。”多加笑嘻嘻的冲给去,给了兄弟一个拥抱。素雅站

在旁边也没说什么,难得多加开心,今天就饶了他。

“我这不是给小侄子过生日么?时间过的就是快啊,这么一晃,小卡澜都已经十六岁了。不过你们二

位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化,还是这么年轻。”莱德感叹地看着面前貌似青年的大哥和大嫂。

“莱德,这么久没见,你倒是把你那张嘴学甜了,说话都这么好听。进来坐吧。在等下估计左邻右舍

也有回过来了,你先和你大哥去屋子里聊天吧,我还要去做饭。”素雅笑笑,转身进了屋,她还有好

多事情没有做呢!

夕阳渐落,火红色染满了天际,夜幕即将降临,村子里各家的灯全部都点上了。本来应该是晚上放松

休息,在家里和家人谈天说地的大部分村民们,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多德尔,你给小卡澜准备了什么啊?”

“哈哈,彼泊尔,你呢?我可准备了好东西。我藏了好久的东西呢。卡澜一定喜欢。”

“话可不能说那么准哦!你们男人准备的能有什么好的,看看。我给小卡澜准备的衣服。”村民三两

个人成伴,一起有说有笑的来到了多加的院子。

“多加老弟,素雅弟妹。我们来了。”

“多加大哥,素雅大嫂,我们也到了。”门外,接二连三的传来声音,多加高兴得看着邻里很给面子

的来参加自己儿子的生日宴会。

“你们来了啊,快来,跟我进来,大家可都来的差不多了,你们都属于晚到了,一回要罚酒的。”多

加带着邻居朝着摆放了几十桌桌子得院子走去。“来来来,你们坐在这里。我去看看卡澜那个臭小子

去。怎么这么磨蹭。”

“哈哈,多加老弟,你可不要在被淘气的小卡澜折腾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结果在

场的所有的人都乐了。

“咳咳,那是我让着他。”多加尴尬的说着,心中不短的愤怒,老子的名声啊,都让你这个小兔崽子

给弄没了。老子和你没完,你小子生下来就是个错误,和我抢老婆不说,还处处给你老子找麻烦。

“好热闹!”泛着困倦的卡澜从楼梯上走下来,一头黑色的长发,水润的棕色眼眸,迷惑的看着家里

多出的人。

“小卡澜啊,你终于出来了,我们可是来了好一阵儿了。”撒玛大叔笑着打趣。

“撒玛大叔,你好。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都来了?”说着,卡澜还懒懒的抻了个懒腰。

“小笨蛋,今天是你的生日啊!难道你自己都忘记了?今天可是你的十六岁生日哦,过了今天,我的

小卡澜就是一个大人了。”

“生日!?”一个机灵,卡澜彻底清醒了,兴奋得看着素雅。“娘,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学习魔法了?

“是啊,过了今天,你和拉比尔塔他们就要一起启程去隔壁的城市参加圣。德尔学院的入学测试了。

”素雅温柔的看着儿子,这个儿子和他们夫妇长得并不像,他美的不像是一个人类,说是精灵都会有

人相信。

“嗯,好啊,我终于可以出去闯荡了。”

“卡澜,估计你要出去闯荡会给大陆惹一堆的麻烦呢,从此大陆上就麻烦不断阿!!”拉比尔站在一

边,笑着说道。

“拉比尔,你小子是不是又没事找事了,我不介意好好的教育你什么叫做礼貌哦!”卡澜伸出拳头,

在拉比尔的面前晃晃。

“嘿嘿,今天可不能打人哦!。”拉比儿跑得也快,一下子就窜到素雅的身后,躲了起来。

“哼,那明天我们再算账好了。”卡澜着回到是很大方,没有追着拉比尔。

“小卡澜啊,明天你就要和他们一起走了,我们真的不放心你们啊。你们要记得,在外面不比是家里

,家里和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谦让,但是外面的人心狠手辣的有,阴谋诡计也有,你们一定要处处小心

啊,千万不可以随便相信人,把自己的全部都说出来。要保留三分阿!”撒玛大娘苦口婆心地说道,

这几个小子可是村子里的宝贝,更是她的心头肉啊,小卡澜虽然调皮,但是他的鬼主意也多,拉比尔

性格也是鬼,不必卡澜,最单纯的也就是拉西娅,不过拉西娅好像喜欢卡澜,而拉比尔喜欢拉西娅,

卡澜怎么想的,撒玛大娘也看不出来,因为卡澜根本就没有表示出喜欢谁,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卡澜看出了撒玛大娘的心思,将自己的手放进她的手里,紧紧

地握着。

“嗯,大娘相信你,小卡澜很聪明,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喂喂,什么意思嘛!我也不是小鬼好不好,我很能干的。”拉比尔鼓起腮帮子,不满意的看着撒玛

大娘和卡澜。

“哈哈哈哈,拉比尔吃小卡澜的醋么?”周围人的欢笑声,冲淡了即将离别的悲伤。

“来,今天是小卡澜的生日,我们大家好好的喝一次,来,不醉不归!”多加抱出一坛又一坛的酒,

很快,整个园子里都被酒香弥漫。这夜,大家闹得很晚。

次日清晨,村口。

“卡澜,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千万要保护好自己,知道么?不可以在任性了,你要去的是学院

,不是普通的地方,那里你要学会谦虚。要努力的修习魔法。”素雅忧伤的看着面前已经长大的儿子

“我知道的,娘,您放心,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成为伟大的魔法师的,然后给您带一个儿媳妇回来

。”卡澜信誓旦旦的说道。心中构思了美好的未来。

“好,一定要是个漂亮的儿媳妇阿!”听到这里,素雅破忧而笑。

“嗯,那我们走了。”卡澜在素雅和多加的脸上印下了一个吻,然后回头看已经眼泪汪汪的拉西娅和

满脸不舍的拉比尔。

“父亲,娘,我一定会很快回来的。你们放心。”卡澜在山坡上,回头,喊道,他的声音在整个村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