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蛇君——心动

文案:

此文中巨雷滚滚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人兽中的兽何止一种两种三种……

人兽中的人何止男人,也有女人,生子?不排除这种可能。

避雷针不结实者速离!

相像文,有忠诚、背叛、思念、忘却……三生石

内容标签: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竣、苍嘉一、古里多、努卡

第1章:救助

“刷刷刷”一个8、9岁大的小男孩一边在树林中奔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回头看,他突然停了下来,侧耳听了听,没有听见有人追过来的声音,吐了口气,赶紧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过一会儿,探出小脑袋,紧张地看了又看,还是没有人来,不免又有点失望。他缩回树后,百无聊赖地左看右看,好像前面的草丛中有东西在动,男孩也不害怕,冒冒失失地跑向前面。

“啊”男孩大叫了一声,猝然停住了脚,在草丛里赫然趴着一条大蛇!大蛇足有水桶那么粗,身上的颜色是乱七八糟的,好像是在蜕皮,有的皮脱落在旁边,有的皮挂在身上,很残破的感觉。蛇背上插着一支箭,还在流血,蛇早就听到有人靠近,但无力挣扎,回过头来,无力地看着男孩,尾巴想竖起来,警告来人,又想吃力地盘起来,一颤一颤的。

男孩刚见到大蛇时,很害怕,可看清楚这是只奄奄一息的蛇,升起的恐惧感荡然无存了。再厉害的动物快死了,都不会让人害怕的,况且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男孩。小男孩想接近大蛇,大蛇拚尽全力,将蛇头高高昂起,吐出蛇信子,发出可怕的“咝咝”声,身体不断抽动,警告男孩。

男孩伸出双手,手心向上摊开,小声地说“别害怕,别害怕,我不会害你的,我想帮你把箭拨下来。没事的,没事的”

蛇当然不相信男孩,更剧烈地抖动起来,“咝咝”的警告声更大了。可是这样的蛇让男孩突然想起来先生教过的一句成语,叫什么来着,好像叫外强中干。

“你别吓得发抖,我不会害你的,看把你吓的”小男孩边安慰着大蛇边靠近蛇。蛇是想逃跑,可是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大蛇如果能说话,它一定会气急败坏地说“我不是害怕,不是害怕,你快滚开。”

可惜男孩听不懂大蛇的话,他蹲在大蛇旁边,不顾大蛇声嘶力竭地警告,用手握住箭,用力往上拨,箭射得很深,男孩不能一下拨出来。男孩不服气地劲上来了,他站起来,一脚踩着大蛇的身体,一脚踏在地上,双手握箭,身体往后仰,十分用力地往上拨。

“哎哟”男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脚踹到大蛇身上,手上终于把箭拨了出来。

大蛇先是被男孩大力地踩着,接着男孩用力地踹着它拨出箭,失去重心跌坐在身旁,身上又被男孩一顿狂踢,大蛇终于再无力虚张声势了,大蛇头“砰”的一声垂落到地上,眼冒金星,舌头吐了出来。

男孩正欣赏着手中的箭,沉浸在自己是大力士的自得中,听到大蛇的动静,看了看。“你死了吗?”男孩扔掉手中的刚刚欣赏完的箭,发现大蛇的脑袋不再竖起,好像快死了,嘟囔着“要死了?这么不经事啊”

大蛇的舌头又往外伸了伸,发出微弱的咝咝声,如果男孩懂蛇语的话,就会听到大蛇在说“如果你是我,正在蜕皮最弱的时候,又被人类射一箭,又爬了那么远,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就服你”。大蛇一个眼睛画圈圈,一个眼睛画叉叉,气到无力,说出的蛇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男孩脱下自己的外衣,要给大蛇包扎伤口,绕到蛇的身下时,根本搬不动大蛇,男孩生气地说“你就不能动一动呀,身体拱起来点”

大蛇不想被人训,更不想被小小的人训,可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没办法,只好吃力地拱起点身体,让男孩用衣服缠上伤口。

“小少爷,小少爷,你在哪儿?快出来了,要回家了”一个20多岁的仆人边喊边朝这里跑来。

“我在这里,快来快来,我发现了一条大蛇”男孩站起来,朝着来人的方向挥着手。

大蛇缓过气来,不想被人发现,一阵“窸窸窣窣”声,往森林深处爬去。

男孩发现大蛇想逃跑,赶紧拽住大蛇的尾巴“别跑别跑,我要让他们看看你”

大蛇一甩尾巴,从男孩的手中夺回自己的尾巴捎,快速地逃跑了。

男孩又要去追,被赶上来的仆人一把拽住,大声地说“我的小少爷,小祖宗,你行行好,别再跑了,别再躲起来了,夫人找你找得都快疯了,快回去”不顾男孩的剧烈挣扎与反对,连拖带拽将男孩带出了森林。

第2章:朋友

男孩叫顾竣,是山下富翁顾裕家的小儿子,顾裕有很多田地,租给佃户耕种,收入颇丰。顾裕的妻子笃信佛教,每年都会到山上的佛堂上香进供,今年带上了小儿子,没想到这小儿子实在太淘了,根本不能老实地拜佛,把夫人弄烦了,让人把孩子带到外面玩。

顾竣在树木跑了一会儿,就开始捉迷藏。越跑越远,遇见了一条大蛇。当仆人把男孩带到母亲跟前时还噘着嘴,生气地嚷嚷“我真看见一条大蛇,我还给它治伤了呢,不信,你看我的手,上面还有大蛇的血。”

夫人赶紧走几步,一把把男孩搂在怀里,呵斥道“小竣,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在深山老林里乱跑,也不怕被野兽吃掉”

“娘,我看见了一条大……”没等男孩说完,夫人又厉声地说“阿富,你怎么看的小少爷?让小少爷进到森林里,小少爷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活?你怎么活?”

“娘……”

“小竣,你再不听话……”

“娘……”

“小竣,你的外衣哪去了?”

男孩急切地想告诉所有人,他救了一条大蛇,可是这话怎么也说不完全,因为他母亲处于半惊吓半气绝中,不断地数落他及仆人。男孩只好这耳朵听那耳朵冒,他偷偷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并没有一点蛇的血迹,仿佛,刚才的事只是男孩自己的幻想。

男孩垂头丧气地被母亲数落着回到家中。

“那条蛇有这么粗,”男孩双手虚抱着,呈圆形,大力地比划着。

“我们才不信呢,我爷爷跟我说过,根本就没有那么粗的蛇,你骗人,不和你玩了,你是大骗子”小伙伴们只要一听男孩讲山上的奇遇,一定会一起嘲笑他,然后一哄而散。

每每跟别人说起大蛇的事,别人都不信,到后来,男孩都觉得这是自己的想像,不存在这么大的蛇。可是男孩的外衣确确实实不见了。

一晃过了十多年,男孩长成了二十一岁的年青人,他的父母开始急着为他成家,正拿着若干女子的画像让顾竣看,母亲喋喋不休地唠叨着“小竣啊,你看看这个女孩,长得多俊呐,她叫?春桃,芳龄十八,脾气好,女红好,家风也好”见顾竣兴趣缺缺的样子,马上又说“要不,你再看看这个……”

“娘,我还不想成家,还没玩够呢”顾竣刚说完,就跳开逃跑了。

母亲只看到儿子的衣襟一闪,人就不见了,不免有点生气地说“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没让我省心过,这么大了,还不成家,玩心这么重,怎么办才好啊,老爷,你也得管管他才好。”

顾老爷捋了捋胡子,无奈地说“这孩子,从小到大被你惯得没人样了,现在才想起管,哪那么容易?”

“老爷,这孩子哪是我惯的?他从小就是猴子屁股坐不住,我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他听吗?老爷你就宠他,我一说他,你就不让”

“谁说的?我还没等说他两句,你赶紧上来劝我,这样能教好儿子吗?”

“那又是谁让他习武的?没有一天是消停的”老俩口就顾竣的教育问题,发生了第1001次指责与互相指责。

顾竣一路小跑来到桥旁,果然看见了一个衣着华美的年轻人,他叫沧嘉一,是顾竣一年前认识的一个外乡人,长得非常漂亮,且喜欢色彩明快的服饰,非常吸引人的注意力,也没看见他怎么干活,只知道他是做生意的,贩卖一些丝制品。沧嘉一射箭、骑马、玩耍样样精通,仿佛就是要成为顾竣的朋友而来的,两人相处十分融洽。

顾竣是家中的老幺,父母宠爱,兄弟和睦,不需要他做什么,只是吃喝玩乐而已,顾竣不太喜欢读书,考了几次试,没有一次高中,喜欢舞刀弄剑,他家特意聘请一些武术师傅教他习武,自认为功夫不错。

沧嘉一站在树荫下,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白底暗色蓝花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斑驳的阳光洒在肩上,整个人仿佛上好的青花瓷一般尊贵精美。

有两三个少女、少妇正羞答答地偷看着他,捂着小嘴一边瞟着他一边轻笑着。其中一位正试图将一方小手帕“无意”地丢给他。

沧嘉一目不斜视,盯着河水一动不动。顾竣突然有点烦躁,心想这个沧嘉一也忒好看了点,人出彩干嘛还穿得这么醒目,不成心想勾引人吗?说是想勾引人吧,偏偏又是冷冷的样子,拒人千里之外。岂不知愈是冷冰冰的样子愈勾人。

“哎哟”一个少妇一声轻呼,在苍嘉一身边路过时,好像崴了脚,正要跌倒。顾竣一个箭步冲上去,抢先扶住了少妇,笑着说:“二娘,平日里走山路都不曾崴脚,却在平道上闪了脚,可要当心呐”

二娘面色一红,啐了一口,笑骂道“讨厌”扭着柔软的腰肢离开了。顾竣觉得女人的背影很好看,不由得看了好几眼。

“怎么?顾小公子动心了?”耳边传来调笑声,是苍嘉一眉目弯弯地看着他。

“哪有,别胡说,二娘可是个厉害的人,我可不敢惹她。”顾竣见苍嘉一露出的笑颜,不由心情大好。“走吧,我新练了一套拳法,正在同你比试比试呢”边说着边一拳头打在苍嘉一的胸口上,苍嘉一纹丝不动,老老实实地挨了这一下,突然他一把捉住顾竣即将收回的手,反手一扭。

“混蛋,放手!”顾竣本想有面子地反击一下,不料痛得脱口而出。

苍嘉一立即放了手,有点担心地看着他,顾竣大感丢面子,声音高八度地吼着“我只是同你玩一下,你这么用力干什么?想找死啊”

“你不是想切磋一下吗?”

“不是现在,我没准备好呢,现在咱们走,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顾竣边揉着手腕边咬牙切齿地说道。

苍嘉一跟在顾竣的身后一步左右,默不出声。气氛有点古怪,顾竣是个话多的人,最受不了静默了,于是没话找话地说“你最近忙什么了,一走就是一个月?”

“生意上有点小问题。”苍嘉一见顾竣肯同自己说话了,高兴起来,轻快地说。

两人来到树林里的一块空地上,顾竣急急忙忙地脱去外衣,露出贴身的中衣,他双手交叉活动着手腕,左脚尖踮起旋转着,把左脚活动开了,又开始活动右腿,笑嘻嘻地说“这次我可不让你了,你擎好吧”

苍嘉一将外罩脱下,整齐地放在草地上。没有任何活动,眯起眼睛欣赏地看着顾竣。

顾竣是个活跃的人,刚活动好,就迫不及待向苍嘉一扑了过来,嘴里嚷嚷着“看招!”很有气势。

接触苍嘉一不久,顾竣就明白自己是打不过他的,苍嘉一不是肌肉发达的人,但拳脚落在他的身上就象打在铁板上,他反映速度极快。竟管如此,顾竣还是总挑战他,在苍嘉一闪转腾挪中,顾竣速度也快起来了,最让顾竣偷偷高兴的是,苍嘉一从不因为自己武功弱不愿意同他练习,也不会让自己输得太难看。

两人你来我往地打了半个时辰,顾竣面色发红,气喘吁吁“不玩了,不玩了,我要休息一会儿”顾竣没等话语落地,自己先“噗嗵”一声倒在了地上,手脚摊开,呈大字形。

苍嘉一走过来躺在他身边,侧过头来说“最近边境战火频繁,尼亚族要攻过来了,你们全家不打算向内地避一避?”

顾竣“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大声地问“真的呀?我知道一直在打仗,没想到尼亚人这么有战斗力,我要参军,男儿自当以身许国。”

苍嘉一也坐了起来,笑了笑“你父母会让你去吗?”

“不管他们,他们只知道挣钱,也不想想国都不存在了,哪来的家,我要去前线,偷偷地去,嘉一,你也去吧,你骑术好射箭好,咱们一起杀敌立功,扬名立万!”顾竣一把抓住苍嘉一的手,大力地摇晃着大声地说着。

苍嘉一略略沉吟了一下,遗憾地说“这次恐怕不行,我母亲生病了,要我回去尽孝”

“喔”顾竣有些失望,但很快就开始憧憬起来“我要到闵洲去参军,离家远些,他们就找不到我了,我会留下字条,告诉他们我去参军了,不用他们掂记,我得准备快马、弓箭、短刀,看我怎么杀敌立功。”

“我会为你准备好全部装备的”苍嘉一看着热血沸腾、英姿勃发的顾竣轻声地说。

20岁的年青人正处在激情燃烧的岁月,一往无前,不知道退缩不知道害怕,此时顾竣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战斗的渴望!

第3章:出征

顾竣将写好的信轻轻地放在桌子上最明显的地方,悄悄地走出房门,蹑手蹑脚地快速行走,很快推开大门,一跃而出,又将大门掩好,一路小跑,路到街道的拐角处,果然看见苍嘉一在等他。

“你来的好早啊,不过我也没迟到”顾竣有点气喘地说道,随手打了苍嘉一拳。

苍嘉一笑了笑“东西都准备好了,弓箭挎好,这把短刀很锋利,要随身带着,别把自己弄伤了,这里还有点散碎银子,路上花,你不是能吃苦的人,不要苛待自己”絮絮地说着,帮着顾竣挎好弓箭,将刀系在腰间。

“你怎么象老妈子一样,不是舍不得我,想跟我一起去前线吧?”顾竣觉得现在的苍嘉一向对孩子一样叮嘱自己,有点不服气也有点感激。

见苍嘉一没有说话,顾竣放肆地抬起苍嘉一的下巴,轻佻地说“小娘子,是不是没见过我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潇洒英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即将冲锋陷阵的勇士,是不是春心暗许了?”苍嘉一长得漂亮,顾竣常常说,如果苍嘉一是女的,自己一定会娶他,有时也会这样开玩笑。

苍嘉一偏过头,躲过顾竣的骚扰,不悦地说“说这么多废话也不怕噎着,你再不走,要不要我去告诉你的家人?”

“不要”顾竣立即翻身上马,“千万不要告诉我的家人,苍兄就此告辞,后会有期,保重。”话音未落,顾竣已经打马跑了起来。

看着顾竣风风火火的背影,苍嘉一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人莫不是猴子变的,说风就是雨,干什么都是毛毛躁躁,急三下四的。

年青真好啊,有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劲头、有敢为天下先的胆略,有肆意张扬的冲动。苍嘉一心头一下涌上了这些感慨,又隐隐有些后悔,不如一同去前线。但是流遍郊原血的战争,他见得多了,厌了,不想参与了。

顾竣日夜兼程地赶到了闵洲,这里果然在集结部队,顾竣很快报了名,加入了骑兵营。顾竣虽然是富家子弟,但从小习武,颇能吃苦,又会武功,很快在部队中崭露头角。

部队在闵洲训练了不久,就开拨去前线。顾竣一直处在兴奋中,他忙前忙后,照顾体弱者,鼓励同行人,每天都发挥他话多的特长,忙得不亦说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