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遇到狼 下+番外+小剧场+作品相关——钱三少

第一百零四章:病重

冷冷淡淡一句话,消散在空气中,却异样的惹得人心底发慌。

苏子瑞看着两人交织在一起的拳头,身上的冷汗冒的越发厉害了,眼前的事物明明看的清楚却又入不了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牵扯着自己的心智,叫嚣着离开。

秋卫懿看着百里长宁难得阴霾的脸,似是想到了什么,满腔的怒火一下散去,然后冷笑一声,收回了拳头,“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也对。现在赶紧装装好人,别等到最后,落到个连被他看一眼都嫌厌恶的地步。”

“你们……”感受到两人之间硝烟弥漫,苏子瑞有些艰难的抬了一下手臂,才发觉身体沉重如石头,未来得及说什么,便倒向了一边。

秋卫懿看着苏子瑞陡然闭上的双眼,一瞬间只觉被抽去了呼吸,心脏猛的抽搐一下,身体已经奔到他跟前。

瘦弱白皙的手臂早已被百里长宁握在手里,然而手指在脉搏上徘徊了几个回合,却感受不到一点的搏动。百里长宁的手指渐渐有些不听使唤的颤抖,怎么会什么都没有,明明就在刚才他还偎依在我的身旁,用手指漫不经心的划过那段鲜为人知的身世,为什么下一秒会停止了脉搏。

“你到底诊出什么了。”秋卫懿看着他木然的表情心下躁动的不行,一把粗暴从长宁手里扯过苏子瑞的手腕,附上手指。

平静,光洁的皮肤下方感觉不到丝毫血脉的流动。

秋卫懿用手轻轻擦掉苏子瑞手腕上的汗水,指尖冰凉,“他不会死的……”

不是没想过没有长眠山灵气的滋养小瑞受孕的体质会受到损害,但万万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严重,他的身体明明只是一般的虚弱,虽偶有晕厥但每次都有补充真气,这些在自己看来根本没有不会发展这样脉搏停歇的地步,竟然还来的如此迅速。

百里长宁用手掌贴着苏子瑞的背输了些真气,却感受不到任何反馈,真气都像进了虚无,有去无回。

两人正惶恐着,突然马车一震,有重物砸在了车顶上,然后就听见车门外红袖一声惊呼。

秋卫懿率先冲出门去,一脸压抑。

“宫主,青鸾!”红袖指着车顶。

什么?不是有人偷袭么。

秋卫懿顺着红袖的手指,果然看到青鸾一只脚踩在车顶上,对着自己扬了扬脖子,然后扑腾翅膀飞了下来。

秋卫懿下意识的从它的下颚摸出一颗药丸来,却没有信件。“这个是给小瑞的?”

青鸾偏了下头,用脖子蹭了蹭他的手。

来不及回应什么,秋卫懿掀开帘子,看见里面百里长宁还在输气,头上已经渗出汗水来,显然已经力不从心。感受到秋卫懿的气息,长宁睁开眼睛,却看到那人已经将一枚丸子喂进了苏子瑞的嘴里。

“师父送来的药,没有信。”秋卫懿刻意放缓声音,“青鸾白天显身,老头子肯定是知道了小瑞的状况,才会如此匆忙。”

……

第一百零五章:继承(上)

不知从何时起,身边升腾起一片白茫茫的雾气。赤脚走在有些阴霾的雾气中,脚下是露水的冰凉。

这里是什么地方?

苏子瑞愣愣行走了几步,从脚踝处传来的刺痛让他微皱了眉头。低下头,脚边的杂草割破了赤裸的皮肤,露水混合着些许的鲜血滴在了被战火烧焦的土地上,雾气渐渐淡去,隐约可以看到周围扭曲生长的灌木。

“有……有人吗?”苏子瑞怯怯的问一句,细微的声音消散在雾气中,没有一声回应,这里安静的诡异,冰凉的露水从疯长的藤蔓上滴落在皮肤上,叫人冷的发抖。

苏子瑞努力看清楚地面,缩回差点踩到坑里的苍白赤脚,移步勉强可以行走的草地,他没有回头,不然会发现随着自己的前进,身后的事物迅速的被苍茫的白雾吞噬殆尽。

眼前的景物换了一波又一波,渐渐出现了苍天古木潺潺溪水,脚边的雾气仍然没有散去,苏子瑞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还有继续前行多久,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东西正在前方等着他,被杂草划得血痕斑驳的下肢已经失去了直觉,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和寒冷。就这样走着走着,直到……嗅到空气中那一股浓烈的气味。

苏子瑞停住了脚步,那是鲜血的味道,从脚边蜿蜒出的血液如缠绵的水流散布在视线可以到达的边沿,遍地的残垣断壁,焦黑的树木残肢杂乱的倒在如今青葱的草地上,似是无声的控诉。

眼见着鲜血没过了脚底,苏子瑞惊叫一声快速奔跑起来。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离开这阴森荒凉的地方,雪白的亵衣被雾气打湿沾在微凉的肌肤上,衣服的下摆因为剧烈的动作被甩上了触目的鲜血。耳旁的风声呼啸,然而——逃不开躲不了,无论如何奋力的狂奔,满腔的血腥味只是越来越浓重,压迫着心脏剧烈的跳动……

“你是谁,到底要怎样?”苏子瑞用手撑着膝盖,大力的喘息。汗水顺着下颌砸在一颗刚冒头的青草上,似乎是在回应,脚边的雾气瞬间散去,眼前的一切袒露无疑,是尸体。

一具一具的尸体纵横交错在潮湿的草地上,他们都穿着月牙白的长袍,苍白的脸庞上空洞的眼睛看着天空。

苏子瑞惊恐的捂住嘴巴,他想喊,可喉咙似是被无形的力量压迫,发不出半点声响。

“吾皇!”

突然有声音从天而降。

什么。苏子瑞瞪大双眼,仰面看天。

“吾皇!吾皇!”

声音渐渐变大,从最开始一个人慢慢附和,最后如众人齐呼,一阵阵一声声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什么,是什么。苏子瑞费力的捂住耳朵,然而那声音犹如空气水汽渗透过身体钻进大脑。他蹲下身子,脚边的杂草渐渐消失,雾气再次升起,比之前更为浓厚。一层一层将所有的事物隔绝在外。

“站起来!”威严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是谁?

苏子瑞抬起头。

……

第一百零六章:继承(下)

苏子瑞茫然站起身,脚下何时变成了冰凉的砌玉阶梯延伸而上,眼前不远处的袅袅云雾中有一行人影若隐若现,挺拔的身形肃穆庄严。苏子瑞抬脚,发觉身上已是镶了金边的雪衣长袍,冗长的衣摆顺着身后的台阶铺开,雍容华贵。

心中一片安定,苏子瑞看着前方逐渐清晰的身影,有一股坚定的力量充盈于体内,撕碎了所有的茫然和胆怯。一步一步靠近,距离最后一阶,苏子瑞抬头仰望。

“过来。”人群中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厚重的沧桑和尊贵。众人似是回应着,侧身微笑着看向身下的苏子瑞。

苏子瑞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们的表情,自来到异世后心中便有的隔阂和遗憾在触碰到他们的眼神后消散的了无影踪。那是承认和肯定的神态,苏子瑞只觉得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归属感从胸腔应然而生,似是要冲破桎梏奔腾而出。

众人自行分开成两列,其间男女皆是俊颜如玉贵若神祗,衣袂飘飘似是要羽化登仙而去。他们神情各异的看着苏子瑞,看着他踏上玉阶走向队首。

“出云遗族第十代族长,即墨长清。”为首的男子垂眼注视着苏子瑞。身后有轻笑声,两边的众人轻声谈论,想细听却又不知说了些什么。

“九代族长触犯族规,为避祸事流放汝至异世,至此遗族危在旦夕。今时汝任族长,继承吾等历代族长之灵力,后必当以守护我族安定为任,切记。”

男人将手抬起抵在苏子瑞的眉间,一股暖流融入身体顺着经脉充盈全身,那暖流似乎有生命,在耳边轻吟低唱,苏子瑞眼皮渐觉沉重,终于抵不住睡意阖上了眼睛。

远处,有人声轻叹,“望汝能度过此关……”

身体在沉沦,思绪渐渐涣散,周围是一片漆黑,却不想改变。就这样吧,苏子瑞心想,就这样,不睁开眼睛就不用看到铺天盖地的黑暗,不去感受就不用触碰到周身彻骨的冰凉。身心疲惫,就让我栖身于此,孤身长眠。

“小瑞,小瑞。”

声音,犹如滴答水滴,打碎了黑暗里静谧的水面,荡漾出圈圈水纹。

“子瑞,该醒了,你想急死哥哥们吗?”

小瑞,小瑞……

一声声,不知疲惫,在耳边小声的呢喃。

“子瑞,我们很快就回家了,等到家了再好好休息好不好,青鸾来了,你不想见见它么?”

青鸾?那是遗族的圣鸟,有巨大的翅膀,我触碰过它的羽翼,温暖而柔软,手指轻轻的一颤。遗族的城墙在繁花绿树间依稀可见,那里是我的族人,城墙内有孩童的欢笑萦绕,古老的图腾在祠堂的墙壁上,在岁月的沧桑下愈显美丽。

原本平静的内心泛起片片涟漪,有迫切的情绪在心底疯狂滋长。

我不能再沉睡,既然这黑暗蒙蔽了双眼,那就让我撕碎。

……

“小瑞的手动了一下。”秋卫懿紧紧握住苏子瑞的手,眼中的焦虑更甚。

“恩。”百里长宁轻轻整理了苏子瑞贴在脸上的碎发,然而心中的不安却渐渐变大,对小瑞的清醒除了期盼竟然还带有一丝惶恐。

……

第一百零七章:苏醒

两人不再说话,马车里一时静寂。秋卫懿看苏子瑞脸上的细汗,有些心疼的抬手想要帮他擦拭一下,然而指尖在触碰到脸颊的前一瞬,一团闪烁的亮点出现在苏子瑞的眉宇之间,似乎是在挣扎着渐渐变大,将苏子瑞的脸颊照的璀璨,青丝轻拂飘动,如梦似幻。秋卫懿惊恐收回手指,看着那光点在两人的诧异间忽又泯灭,化作一颗朱砂痣点在眉心之中,鲜红如血。而苏子瑞的脸色也在之后变得红润鲜明,似乎还多了一丝平日里没有的神秘神韵。

两人对视一眼,百里长宁轻启薄唇,无声道:此为族长继承式,子瑞已安然渡过。秋卫懿虽说不懂,然看到百里长宁有些释然的表情,心知小瑞已无大碍,心下也平静了不少,两人站在原地,许久才觉身上都已经汗湿一片,衣角快滴出水来。正要相互嘲讽几句,一声急促的呼吸随之从苏子瑞鼻息间发出。

“小瑞,小瑞?”秋卫懿的脸差点贴到小瑞面上,被百里长宁从后面扯住头发拉起身,总算将两人隔开少许距离。

“小瑞,你醒了吧,是吧是吧?”秋卫懿顾不了后面人的偷袭,使劲挣着头对着苏子瑞小声叫唤。似乎是回应着,苏子瑞的眼皮动了一下,然后忽的睁开眼睛,那双乌亮的美眸,如平静湖面,干净而清明。

秋卫懿停止了挣扎,眼睁睁看着苏子瑞坐起身,却不再说出话来,小瑞的眼睛还是那么美,然而,却觉得少些什么,那么明亮的眼睛,什么都藏不住却又好像什么都在掌握之中。

苏子瑞环视了四周,然后对着秋卫懿微微一笑,“小懿。”

那笑带着疏离,礼貌而生分。

秋卫懿愣了一下,身后的百里长宁也微微皱了眉。

“小瑞,你身体觉得如何了?”秋卫懿强笑道,伸手去摸他的脉。

“谢谢。”苏子瑞听话的把手臂摊开,眼前两人错开,触碰到百里长宁的眼睛,苏子瑞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竟然都好了,也没了气血虚弱的迹象。”遗族继承的究竟是什么,秋卫懿诧异看着苏子瑞容光焕发的小脸,心中惊叹。

苏子瑞看他诧异表情,笑着收回手臂,然后移眼看向百里长宁,“皇兄,对不起,叫你们担心了。”

百里长宁不动声色,只是眼神里的许疑惑一闪而过,“你身体觉得如何。”

“恩,就像是睡了一觉,醒来觉得精神好了许多,以前的事情也都记起来了。”

“小瑞,你记起来了?”秋卫懿紧紧捏着他的手臂,一双眼睛似是想看穿他的灵魂。

“恩,该记的都记起来了。”苏子瑞安抚的抬手覆上秋卫懿的手臂,“这段日子多亏你们照顾,他日我百里长清必会衔环相报。”

“小瑞,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秋卫懿突然使劲拉下苏子瑞的衣袖,强迫他和自己对视,眼中的愤怒如火燃烧,“你都记起来了什么,你又是报什么的恩?”

……

第一百零八章:百里长清

“我……小懿,你先放开手好不好。”有些不明白秋卫懿突然的冲动,苏子瑞眉头微皱,“你照顾了我这么久,说声报恩不是应该的吗。

“可是,你跟我……明明……”秋卫懿紧紧盯着苏子瑞的眼睛,试图从他眼中找到往日那样闲散却真挚的神态,然而苏子瑞只是那样愣愣的看

着他,平日里两人之间的熟稔和默契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会这样,有些不可思议的松开苏子瑞的衣袖,秋卫懿黯然坐回到座位上。

一边的长宁微微抬眼,扫了眼苏子瑞愕然的表情,垂下眼睫,心中有些不快。

苏子瑞看着两人都不说话,有些懊恼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但思来想去也不知道究竟哪里说错了,只好咬了下嘴唇坐在对面,车里很安静,因为

是隔音的,外面有什么响动也听不见,苏子瑞反复回想着之前的场景,小懿怎么会突然这么生气,记忆里他对自己一直都很好,失忆的时候对

小懿曾经很排斥,但就算自己对他多反感,都不见像今天这样,竟然生气了。难道自己对他礼貌些不好吗?

“子瑞,你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忆的吗?”长宁突然问道。

“恩,那日去山上采药,从山崖上失足掉了下去,幸好被小懿找到,不然大概就这样死掉了。”苏子瑞抬头强笑了一下,“记得小时候去采药

的时候,师父都会让你和祈雨师兄带着免得出事,没想到长到这么大,我还是那样糊涂。”

这一句话说完,对面两人脸色都变了。

“子瑞,你还记得我跟祈雨,你记得小时候的事情?”白宁试探着问。

“难道我不该记得吗?”苏子瑞糊涂了,“那时候你我还有祈雨师兄,在卿晏斋跟着师父……”

“等等等等,”秋卫懿立刻打断,之前一脸的痛苦早已被兴奋所代替,“那小瑞你刚才怎么对我那么冷淡,弄的我心碎的一塌糊涂,小瑞你变坏了,竟然敢捉弄起师兄来,不过看在……”

“小懿,什么捉弄师兄……”一时马车沉默半响,正当两人心中忐忑,苏子瑞一击手掌,了然大悟,“哦,我说小懿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原来你是祈雨师兄?现在看起来你和小时候长的还是有一点点相似的,我竟然之前都没有看出来。”

秋卫懿见苏子瑞记起来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一时间心情开心到不行,再想到小瑞现在已经彻底和小时候的长清重合,又激动到不行,于是立刻扑上前去准备好好抱着子瑞亲热一番以解相思之苦,却被长宁一脚绊住。

“你干嘛。”某人不爽,横了长宁一眼,不过立刻被长宁的冷冻视线反弹了回来。

“子瑞,你说你是因为采药失足落下了悬崖?“长宁转移目光,很温和的看着苏子瑞。

“恩,对啊。那天师兄你不是去祭天么,我因看到了一株极罕见的草药,不顾你的制止……结果,还害得皇兄你差点也掉了下去。”

秋卫懿本是笑的极开心的,然而听了苏子瑞的话,脸色一下凝重起来。

第一百零九章:本章已修

秋卫懿本是笑的极开心的,然而听了苏子瑞的话,脸色一下凝重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