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始卷一:魇梦] —— by:樊落

《囚徒》完结 [深情好文]—: 什么是好文?对我来说,能流畅的读下去,读过之后意犹未尽,过了许久仍然能回忆起其书名和情节乃至主角名字的,就是好文了。什么是好作者?能写出好文的作者就是好作者。

“聂没跟你说他今天回国吗?”他问。
“没有。”
听说聂行风要回来,张玄顾不得再玩游戏,按了暂停键,跳下床,扫视了一圈卧室,一边考虑先从哪里开始打扫,一边说:“董事长这几天一直在忙,每次都是我打给他,说到这里,请让我抱怨一下你们义大利的通讯服务业,搞得实在太差了,电话说不上几句就断线,讯号也不好……”
乔皱起了眉头,魏正义凑在他耳边一起听,当听到张玄的抱怨后,立刻一脸紧张地用力摆手,乔冲他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明白,他们今天都有看到聂行风给张玄打电话,说他回国,如果张玄没接到,那接电话的人是谁?能让聂行风听不出破绽的嗓音,那个人要装得有多像才能办到?
两人走出机场大厅,外面已是傍晚,夕阳余晖斜照,不过危险的阴霾不仅没因此消退,反而变得更加沉重,乔在脑海里迅速转了几个念头,却没点破,看着魏正义正努力跟他打手势,指指自己,又指指汉堡,表情因为焦急纠结成一团,他笑了笑,问:“师父,我跟魏这段时间也在玩游戏,很有意思,你要不要玩一下?”
张玄的嗓音一下子高了几分贝,颇感兴趣地问:“什么游戏?说来听听。”
“ANGRY BIRDS。”
“喔,这款我玩过,几只小鸟和笨猪的故事,有点单调。”
“不,师父,我说的是现实版的愤怒小鸟。”
乔的银眸扫过在前面乱飞的汉堡,嘴角轻微翘起,感觉到阴谋的气息,汉堡立刻转过身,头上一撮毛竖起,鸟眼狐疑地看他们,魏正义已经明白过来了,冲乔竖起大拇指,得到赞赏,乔的唇角弯得更深,说:“这是最近我跟魏常玩的游戏,非常舒压,要不要试试?”
“听起来很有趣,要怎么玩?”
“跟游戏版一样,不过手感很好,威力更厉害,师父你棒球玩得怎么样?”
“应该不会把球扔到后面去。”
“那就OK,我送你一只GREEN BACK,今天就快递过去,相信你一定会玩得很开心。”
“好啊好啊,等你,我先给董事长打个电话。”
等张玄兴奋地收了线,乔挂上电话,汉堡早已接收到那对银眸闪烁着的危险气味,不敢怠慢,翅膀一振就想开溜,魏正义早有防范,双指并起挥出,小鸟左脚上扣着的银圈亮光闪了闪,牵扯住它的灵力,然后它就啪答一声,很倒霉地摔到了地上。
魏正义灵力普普,只能暂时拦住汉堡,汉堡摔得狼狈,作为阴界信使的傲气涌上,不悦地高叫一声,展翅想变回原形,乔哪会给它这个机会,师兄弟虽然平时常常呛声,但关键时刻绝对配合默契,弹指挥出,冰冷的罡气瞬间将整只鸟身笼罩,魏正义就看着汉堡的毛整个炸开,却生生被罡气压下,然后在他们面前慢慢僵住,最后化成一只绿油油的毛皮玩具鸟。
乔弯腰将鹦鹉捡起来,并指在它身上飞快画了道符,金光沿着符籙隐现消失在小鸟体内,他说:“这道符可以镇它十二个时辰,等它醒来,就到师父手里了。”
“你什么时候学的法术?”魏正义在旁边看直了眼,“这不像是师父的手法。”
“定身术法诀是花十万美金请师父mail来的,不过结合了李派驭鬼术的心得,你不会想学的。”乔检视着手里毫无生气的玩具,淡淡地说。
以前乔为了报仇,曾跟仇人学过一些邪术,他很聪明,常将正邪两派法术融会贯通以为己用,这一点上魏正义很佩服他,魏正义资质和时间都有限,也没有乔对法术的那种痴迷,在灵学上早就被他甩得远远的,却不仅不在意,反而很兴奋。
“你太厉害了,刚才制住汉堡的这招,恐怕连师父都做不到!”
诚心实意的赞美,勉强博得乔的一瞥,魏正义跟他接触的员警都不同,虽然整天口中不离正义二字,却不会走极端,就像自己这种独辟蹊径的法术,在修行上已属邪道,他却不会乱加指责,这也是他会容忍一个员警卧底留在自己身边的主要原因。
银眸里闪过微笑,乔把玩具鸟随手扔了过去,魏正义手忙脚乱接鹦鹉的时候,他已经走开了,魏正义只听到轻飘飘一句话飞过来。
“马上送去快递。”
离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聂行风来到贵宾室,跟服务生要了份经济时报,报纸没什么新内容,他随便翻了翻就放下了,品着服务生送来的葡萄酒,考虑要不要带瓶PETRUS回去给张玄。
张玄最近很忙,除了侦探社的工作外,还应邀参加电视台经济时段的演说节目,虽然节目是提前录好的,但还是占用了许多私人时间,所以这几天他打电话过去,都是简单聊两句就挂断。
聂行风拿出手机,减去时差,张玄那边已经很晚了,不过他不认为张玄会乖乖睡觉,果然,拨打后,对面一直是通话中的忙音,他试了几次都接不通,只好暂时放弃,准备过会儿再打。
对面传来说话声,哈斯打着电话走过来,手里还提了好几个包装精美的纸袋,像是一只猫,猫步踩得优雅而轻捷,在简单的步行中散发出独特的魅力,如果不是之前乔有介绍,聂行风会以为他是久经训练的模特儿,但他的气场更像是明星,一路走来,已有不少人的视线被牵引着落在了他身上。
不过聂行风对他没兴趣,叫来服务生,点购了一瓶PETRUS,把信用卡交给他付帐,服务生离开后,他拿起时报正要继续看,身旁传来搭讪声。
“嗨。”
聂行风抬起头,是坐在邻桌的哈斯,他刚打完电话,手机还握在手里。
彼此不认识,不过既然对方开了口,聂行风也不好无视,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没想到哈斯自来熟地坐过来,眼眸扫过他放在桌上的登机牌,欣喜地说:“原来我们的目的地一样。”
聂行风记得乔说哈斯是回美国,而自己的航班是飞国内的,不过这种事没必要纠正或探询,他轻轻点了下头,这时服务生把包装好的酒和信用卡拿过来,等服务生走后,哈斯问:“是送给情人的礼物?”
一语中的,聂行风看了他一眼,哈斯微笑说:“这么贵重的葡萄酒,当然是送给最重要的人,希望她跟自己一起分享。”
聂行风不太喜欢跟陌生人聊天,不过哈斯这句话说中了他的心意,回道:“是的。”
“我也买了很多东西呢,”哈斯指指放在邻桌那边的几个大袋子,有点为难地说:“可惜我没有情人,这些都是给朋友的,朋友多是件好事,但有时候对懒人来说,又很麻烦。”
真是个自来熟又絮叨的人,跟他俊美的外表完全不相称,这种多话的感觉让聂行风想起跟张玄初遇的情景,不由微笑起来。
其实哈斯跟张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也许跟他做服装和形象顾问有关,哈斯的礼仪感相当好,言谈举止有度,却又可以轻易引起对方的兴趣,再加上老少通吃的俊美面孔,乔说他深受女士欢迎,不是没道理的,只是作为长年定居美国的人来说,他的汉语说得这么流利,有些出乎聂行风的意料。
哈斯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夹,从里面抽出一张递给他,说:“说了半天,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马灵枢,做牛做马的马,灵枢素问的灵枢。”
精致的灰金色名片,正面是用花体英文印的他的全名和公司名称及职务,反面才是汉文,只有马灵枢三个字,除此之外一切空白,让印刷显得有些空荡,像是在表明,他的一切成就都来自Haas.Gray,大家知道享誉国际的着名形象设计师哈斯,而马灵枢这个名字,只是他跟华裔这个身分仅剩的一点牵系。
“聂行风。”
礼尚往来,聂行风收下马灵枢的名片后,也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马灵枢接了,却诧异地盯着他看,半晌,嘴唇轻轻抿起,说:“聂先生,我决定了,我要跟你做朋友。”
这是什么天马行空的讲话?聂行风不解,就见马灵枢很郑重地把自己的名片收好,说:“你是第一个看到我的名字没有笑的人,就冲这个,你也有做朋友的价值。”
马铃薯?还好吧……
聂行风从小跟随爷爷出入商界,这点喜怒不形于色的道行他还是有的,更何况他跟各行业的人打交道,稀奇古怪的名字见得不少,相对来说,马铃薯这个谐音名根本不算什么。
马灵枢还想再跟他聊,几个衣着光鲜的义大利人走过来,跟他打招呼,他向聂行风道了声失礼,迎了过去,聂行风听到他用相当流利的义大利语跟他们交谈,然后很热情地坐到一起开始喝酒,看得出这是个相当精于交际的人,但这种人也通常不会跟任何人深交。
通知乘客即将登机的广播响起,聂行风站起身,把报纸放回去,无意中看到放在书架上的一本时尚杂志,封面人物是马灵枢,旁边印着时装教皇等噱头字眼,深金色的华丽封面上男人几近透明的白衬衫分外显眼,嘴角微翘,斜坐在镜头前,明明是故意做出的姿势,却不会让人感觉违和,反而更为之吸引,尤其是他保养得很好,皮肤光滑洁净,乍看去像二十出头的青年,不过从他成名多年来推算,他至少也有三十多岁了。
聂行风刚跟马灵枢聊过,觉得他本人要比杂志上更具魅力,但静态往往更能表现出一个人真实的一面,就比如照片里的他狭长眼眸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似魅力四射,但在聂行风看来,更像是一种算计,把身边所有人都掌控在手心里的自得表现。
精明、冷漠、世故,也许还有点玩世不恭,很符合马灵枢的身分和个性,所以刚才他说的做朋友,聂行风只当是玩笑话,跟这种人交友,他恐怕要时刻提防不被算计到才行。
聂行风坐上飞机,没多久马灵枢也上来了,很巧合地坐在跟他同一排的位子上,不过是走道另一边,当发现这个巧合后,马灵枢眉头挑挑,很夸张地对聂行风说:“这世上果然存在了各种意想不到的惊喜,就像是上帝在人间安排的一场闹剧。”
这句话带着浓厚的美国人风格,聂行风笑了笑,却没说话,马灵枢察言观色,说:“看来你不信上帝。”
“比起上帝,我更信我自己。”
“也许你是对的。”马灵枢很夸张地耸耸肩,表示赞同。
事实证明,这世上很少有人能跟张玄比聒噪,当机舱里响起即将起飞的广播后,马灵枢就再没扯着聂行风闲聊,而是要了份报纸开始看,之后的漫长飞行中,他除了就餐时稍有寒暄外,都很有礼貌的没介入聂行风的私人空间。
飞行时间很无聊,这让聂行风有些怀念身边有张玄的日子,有小神棍的地方虽然很吵,但永远不会感觉无聊,不像现在除了必要的饮食外,就一直躺在座位上睡觉。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感到身下一阵剧烈震动,聂行风睁开眼睛,发现不仅仅是震动这么简单,整个机舱都颠簸得很厉害,紧急救援装置从头顶落下,在他面前晃荡着,空乘人员的安抚广播声和乘客们的尖叫汇成一团,不断挑战着他的耳膜承受度。
不会是乔的乌鸦嘴真的灵验了吧?
周围太嘈杂,聂行风一时间无法辨别到底出了什么事,转头向窗外看去,发现飞机已经到达了机场,似乎是在跑道线上滑行中出现了状况,后面一片火光。
机舱震动得厉害,安全带似乎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他几乎被晃得跌出去,眼看着外面火势越来越大,巨响传来,一道灼亮光芒穿过火焰,以飞快的速度向他飞来,他想避开,身体却像是被捆缚住了,半点动弹不得……
“先生?先生?”
肩膀被轻轻拍了拍,聂行风猛地睁开眼,机舱里回荡着轻柔的音乐声,缓和了还猛跳不停的心房,空乘小姐站在他身旁,微笑说:“先生,我们已经到达机场了,请您做好下机的准备。”
聂行风看看周围,这才发现飞机已经着陆,乘客正在陆续下机,一切都跟他平时乘机一样正常,原来刚才他看到的只不过是疲累下的一场梦而已。
不过额头上还渗着冷汗,像在揭示他见到的那一幕有多恐怖,这让他有些不舒服,他很少作梦,更别说噩梦,不自禁地又想起乔的调侃。
真不像是一个好兆头。
他向空乘小姐道了谢,起身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物品下机,走进过道时看了眼邻座,座位已空,马灵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第二章
聂行风办完入境手续,取了行李走出机场,机场灯光明亮,却更加衬托出夜的黑暗,跟平时不太一样,国际机场门前居然没多少人,聂行风感觉很奇怪,他没等到来接机的助理,只好自己拖着旅行箱去事先约定好的机场车位。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决定有多笨蛋了,行李箱比想象中沉得多,里面有一大半是给张玄买的东西,购物时没想太多,现在有点后悔了,明明许多东西在国内都可以买的的。
于是聂行风打电话给始作俑者,准备训他几句,可是听到的却是不在服务区的电子语音。
《天师执位Ⅲ》完整版[卷二:  当我们在必须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是选择顺应安排?还是不断的掳取,用来填补失去的部分?当希望变成欲望后,人生是否也将会成为一台机器,只要轻松按一下上面的reset按钮,就可以让一切重新再来?那如果一切真的

发表评论